刚刚更新: 〔我的微视通西游〕〔秦时明月之无限打〕〔穿书后我成了影帝〕〔刘备的日常〕〔活在月球之上〕〔丹宫之主〕〔漫威的氪星人〕〔少年风水师〕〔我可以点化诸天〕〔穿越明朝当皇帝〕〔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麻衣神婿〕〔豪门龙崽三岁半〕〔鬼手医仙:殿下,〕〔本宫的鹅会宫斗〕〔上门神医〕〔我有一座典当铺〕〔仙界第一卧底〕〔冠冕唐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19章 威胁
    半个月前,代罪银法,还是神都这些有权有势官员权贵的保护伞,自从李慕来了神都之后,他就将这把伞收起来,当做武器,抽在他们的身上。

    此法多存在一天,他们就要多被李慕威胁一天。

    几人商议之后,终于忍痛决定废除此法。

    既然此法已经不能为他们所用,也绝不能被那该死的李慕利用。

    一直以来,阻挠废除代罪银法的人,都在这里,只要他们统一口径,废除此法,便没有什么阻力了。

    制定和修改刑律,向来由刑部负责,刑部郎中道:“这件事情,我需要请示两位大人。”

    刑部,后衙。

    刑部尚书问道:“你们想废除代罪银法”

    刑部郎中点了点头,说道:“那神都衙的捕头,受神都尉指使,倚仗着代罪银法,为所欲为,将神都搞的乌烟瘴气,此法不废,刑部就成了神都笑话了……”

    刑部尚书膝下无子,代罪银法废除与否,他并不在乎。

    他看向身旁另一人,问道:“周侍郎,你怎么看”

    刑部侍郎头也没抬,说道:“小事而已,他们自己决定吧。”

    刑部尚书想起一事,忽然道:“周侍郎之前,不是也主张变法改革,想要废除代罪银法吗”

    刑部侍郎抬起头,说道:“是啊,那时候年轻,天不怕地不怕,总想为朝廷做些什么大事,可惜,本官没有这小捕头幸运……”

    刑部尚书道:“他的天不怕地不怕,倒是挺像周侍郎当年的,不过此法废除了也好,至少神都,能少一些乌烟瘴气……”

    刑部侍郎只是一笑,说道:“神都的乌烟瘴气,可不止因为代罪银法,本官真的想看看,他最终能走到哪一步……”

    得到了两位大人的许可,刑部郎中重新回到自己的值房,开始为废除代罪银之事盘算。

    逼不得已做出这个决定,他的心中异常憋闷,却也无可奈何。

    李慕走了他们的路,让他们无路可走,所以他们只能将路毁掉。

    两日后,紫薇殿。

    当刑部郎中重新提起神都尉张春的那封折子时,态度一改往常,竟是支持朝廷废除以银代罪的方法,转为银刑并罚,户部员外郎,礼部郎中,太常寺丞等,接连站出附议。

    这一举动,让朝堂的部分人惊掉了下巴。

    每次有人提出,要废除代罪银时,以刑部郎中为首的这些官员,都会站出来反对。

    就在半个月前,他们还义正言辞的驳斥了废除代罪银的折子,这才过了半个月,怎么就纷纷改口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知道,这半个月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正是因为这些人支持代罪银法,家中的子嗣,被那名神都衙的捕头,逼得生生不敢离开家门,只能躲在家中,这件事已经成为了神都的笑话。

    这些人搬起石头,最终却只是砸了自己的脚。

    殿上,一名御史站出来,问户部员外郎道:“魏大人,你之前不是说,代罪银是国库每年重要的进项,皇城官衙的修缮费用,各位大人的俸禄,下拨各郡的赈灾费用,都是从这里面出吗,没了代罪银,这些钱从哪里出”

    任谁都听得出来这位御史话语中的嘲讽,户部员外郎脸不红心不跳,说道:“代罪银虽然废除,但此后触犯律法,银刑并罚,且罚银数目,比以往更高,户部进项缩减之忧,便可解决……”

    那御史又看向礼部郎中,问道:“代罪银之制,是先帝在时创立,若是轻易推翻,岂不是对先帝不敬”

    这是他半个月前刚刚在朝堂上说过的话,礼部郎中老脸一红,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先帝时的朝局,和此时大为不同,我等朝中官员,不可因循守旧,要知变通,如此才能更好的辅佐陛下,治理国家……”

    那御史对他投去鄙夷的目光,却也不再说话了。

    代罪银的废除,毕竟于民有利,嘲讽几句足以,若是将他们逼急,或许会适得其反。

    帘幕之后,年轻女官缓缓开口:“对于废除代罪银之事,各位大人,可还有异议”

    殿内鸦雀无声,一片安静。

    连平日里反对此法的官员,都转而支持废除,其他人即便心中不愿,也不会站出来,表露他们的私心。

    片刻后,年轻女官道:“既然无人反对,着刑部立刻废除此律,此后任何犯律之人,不得以银代罪……”

    ……

    神都衙。

    梅大人手持圣旨,念道:“神都尉张春,勤政爱民,忠心直谏,……,赐官邸一座,陟神都丞,钦此。”

    张春面露笑容,双手接过圣旨,躬身道:“谢陛下……”

    李慕站在一旁,暗自叹息。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在外奔波的是他,被官宦子弟记恨的是他,七进七出刑部的是他,到头来,得了宅子的是张大人,官升半级的,还是张大人,李慕忙活了大半个月,白白为他打工。

    梅大人念完圣旨之后,走到李慕身边,问道:“这些日子花了多少银子,我回宫的时候为你报备。”

    李慕道:“三十两。”

    梅大人挑眉,语气惊讶:“三十两”

    他惊讶的不是李慕花的银子太多,而是太少。

    代罪银的废除,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多少有识官员想要废除此法,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可见办成这件事的艰难。

    她本来已经做好了三千乃至于三万两的准备,没想到李慕只用了三十两。

    李慕点了点头,重复道:“是三十两,大部分都花在刑部了。”

    如果不是飘香楼的那顿饭,其实二十多两就够了。

    对付恶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比他更恶,想要逼迫刑部郎中等人就范,那就走他们的路,让他们无路可走。

    只要找对了方法,银子反倒是次要的。

    皇宫,御花园内。

    女皇欣赏着花丛中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轻声道:“三十两”

    梅大人微微躬着身子,站在她的身后,微笑道:“这半个月,他可是将代罪银法用到了极致,只用了二十多两,就将户部,礼部,刑部那些官员的子嗣,挨个揍了个遍,若非如此,那些官员,又怎么主动要求修改此法……”

    她身边的年轻女官道:“陛下下令废除代罪银法之后,神都百姓的反响也很激烈,神都万人空巷,百姓们都自发的前往国庙参拜……”

    女皇的视线从花苞上移开,淡淡道:“出宫看看。”

    她转过身,衣袖拂过那那朵花苞,转瞬之间,满园的牡丹,争相盛放。

    神都街头。

    李慕和王武走在街上,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今日并没有几个行人。

    此时,神都百姓,大都跑到国庙之中参拜了。

    代罪银法,自先帝时期,荼毒百姓十余年,终于在今日废除,神都百姓无不感恩女皇陛下的仁德,纷纷前往国庙参拜,导致本来想要从百姓中获取一些念力的想法,直接落空。

    不过,代罪银法的废除,虽然李慕的胜利果实,大部分都被张大人窃取,但那只是朝廷方面的,百姓对李慕的信任,并不会减少。

    这都是他一拳一拳,在神都街头打出来的。

    远远的,李慕看到一群人从远处走来,竟然全都是李慕熟悉的面孔。

    有户部员外郎的儿子魏鹏,礼部郎中的儿子朱聪,刑部郎中的儿子杨修,太常寺丞的孙儿……

    这几天,李慕在街上守了他们好久,可他们就是闭门不出,今日好不容易见到,但代罪银法已废,不能再无缘无故揍他们一顿了。

    那几人看到李慕,第一反应是掉头就跑,随后才意识到,代罪银法已经废除了,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们大步向前走来,目光在李慕身上聚焦,饱含怒意。

    魏鹏在李慕身上吃亏最大,目光也最为凶狠,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

    那一百杖,即便是刑部差役下手并不重,也让他在家里躺了近半个月,这段日子里,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找李慕报仇,一雪当日之耻。

    李慕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看什么看”

    魏鹏冷冷的一笑,说道:“看你怎么了”

    李慕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毕竟代罪银法一改,他此刻无缘无语的揍魏鹏一顿,不仅要受杖刑,还要被处以巨额的罚银。

    见李慕站在原地,魏鹏扯了扯嘴角,问道:“怎么,不敢了吗,这可不像是你啊,李捕头……”

    李慕看着他,说道:“我警告你,你不要太嚣张……”

    魏鹏嘲讽道:“嚣张又不触犯律法,你打我啊”

    见李慕还是没有什么动作,他脸上的嘲讽之色更浓,无比嚣张的凑到李慕耳边,压低声音道:“我们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李慕掏了掏耳朵,说道:“你说什么,大点声,我听不到。”

    魏鹏声音提高了一个音调:“你我之间,还没有结束!”

    李慕看着他,问道:“你这是威胁我吗”

    魏鹏冷笑道:“威胁又如何,犯法吗”

    众人都面露嘲讽,唯独刑部郎中之子杨修愣在原地,下一刻便惊声开口:“魏鹏住口!”

    作为刑部郎中的儿子,他对于大周律的了解,比魏鹏这些人深的多。

    以言语或暴力威胁、恐吓朝廷公差官员,真的犯法……

    情节轻微者,拘五日以下,情节严重者,拘五日以上,十日以下,并处罚银……

    杨修想要提醒魏鹏,然而为时已晚。

    “不知道了吧,威胁我真的犯法……”李慕看着魏鹏,摇头说道:“走吧,去都衙坐坐,以后记得多读书,没坏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