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从火影开始的王座〕〔花都兵王赵东苏菲〕〔美女的超强近卫赵〕〔我只是一个支教老〕〔保安赵东〕〔一人之万恶之源〕〔夜少追妻99次〕〔寻唐〕〔苏菲〕〔温言穆霆琛〕〔神医毒妃不好惹〕〔南明第一狠人〕〔我才不是毒奶呢〕〔魂之泰斗〕〔亿万娇宠:萌妻买〕〔魔帝奶爸〕〔天师造孽〕〔假婚真爱:总裁,〕〔我的二十四诸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26章 上天无眼!
    关于张大人提出的这个问题,其实李慕已经调查过了。

    陛下赏赐的其他东西,比如绢帛,法宝等,是可以自行处理的,但官邸不行。

    皇帝,或是朝廷赏赐的官邸,官员可以在此基础上改造,翻新,甚至是重建,但却不能用于售卖。

    当官员离开神都时,要将房契和地契再交回去。

    也就是说,不管是张大人的两进小宅,还是李慕的五进大宅,实际上还是归属女皇,归属朝廷。

    张春听了之后,长叹口气,说道:“亏了……”

    李慕不再和他讨论宅子,问道:“周处之事,后续会如何”

    张春摇头道:“即便刑部有旧党很多人,但恐怕也不会和周家如此的对立,旧党和新党的矛盾在皇位的继承,除此之外,他们其实是一类人,他们都是大周特权的享受者,更何况,周处姓周,陛下也姓周啊……”

    李慕想了想,说道:“若是连陛下也偏袒周处,这神都衙的捕头,不做也罢……”

    张春忽然警惕道:“你想去哪里”

    李慕道:“回北郡去,可能会拜入符箓派祖庭吧……”

    他来神都,是为了获得百姓的爱戴,获取念力,以及女皇富婆手里的修行资源,这一切的前提是,李慕认可女皇。

    若是女皇的作为让他失望,李慕也会改变初衷。

    大爱小爱都是爱,和心爱的女人谈情说爱,阴阳双修,又能圆满七情,又能加快修行,虽然修行速度或许比不上直接抱女皇大腿,但起码不用受气。

    听说李慕是去符箓派祖庭之后,张春明显松了口气,想了想之后,又道:“其实吧,本官觉得,你拜入符箓派祖庭,比在神都当差好多了,何必每天受这份累呢,干脆辞职算了吧,辞呈你会不会写,不会本官可以帮你……”

    张春对于促使李慕辞职这件事情,表现的十分积极,李慕摆了摆手,说道:“看情况吧……”

    周府。

    周处醉酒纵马撞死人,被神都衙判处斩决的事情,已经传回了周府。

    即便是周府的丫鬟下人听闻,也有些难以置信。

    在陛下还不是当今女皇时,周家就是神都最为显赫的几个家族之一,周家有多少年,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

    神都令离开都衙之后,就匆匆来到周家,经门房带入,在周府穿行许久,不知道穿过了多少月亮门,来到周家一处院落。

    周府的大人物很多,大多他都没资格见,所以他直接找到了周处的父亲,时任工部侍郎的周庭。

    他刚刚走进门,周庭便问道:“如何了”

    神都令咬牙道:“那个该死的张春,铁了心要和公子过不去,下官去晚了一步,他已经将判词递交到了刑部复核,这下恐怕绕不过刑部了。”

    周庭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冷冷道:“张春,本官记住这个名字了。”

    他看了神都令一眼,说道:“行了,你下去吧。”

    神都令离开之后,周庭走出房间,身影在阳光下消失。

    刑部。

    刑部侍郎周仲正在翻看一件案情卷宗,某一刻,他合上手中的卷宗,望了一眼门口的方向,两扇房门缓缓闭合。

    他望着对面的虚空,说道:“周大人现在来刑部,难道就不怕惹人非议”

    他对面的椅子上,显现出周庭的身影。

    周庭端起桌上的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说道:“你若不知道我会来,这杯茶又是给谁泡的”

    刑部侍郎笑了笑,问道:“这茶如何”

    周庭皱眉道:“本官不是来喝茶的,本官只问你一句,刑部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儿子”

    刑部侍郎摇头道:“令公子醉酒纵马,撞死一名百姓之后,意欲逃离,又拒捕袭捕,行为及其恶劣,神都丞判处他斩决,合情合理。”

    周庭直视着他,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有很多种办法,能够保住他,无非通过你们刑部,是最简单的一种,我不想麻烦,但也不怕麻烦。”

    刑部侍郎想了想,说道:“南阳郡郡尉的位置,我们要了。”

    “不行!”周庭毫不犹豫,怒道:“你不觉得,有些狮子大张口了吗”

    刑部侍郎摇头一笑,说道:“莫非周大人觉得,你儿子一命,还抵不了一个南阳郡郡尉的位置”

    周庭沉默片刻,说道:“这不是我能够做主的。”

    刑部侍郎道:“那就让能够做主的人来谈。”

    周庭目光望向他,身影逐渐虚化消失,一刻钟之后,再次出现在刑部侍郎对面的椅子上。

    他表情平静,淡淡的说道:“南阳郡郡尉,是你们的了。”

    刑部侍郎将那封卷宗扔在一边,说道:“他虽然能免于斩决,但行径太过恶劣,即便是取得了死者一家的谅解,仅凭杀人逃窜,拒捕袭捕,也能关他几年,去外面避一避,过几年再回神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周庭道:“没有。”

    代罪银法没有废除之前,此案不过是有些麻烦,用银子就能摆平。

    但现在代罪银法已经废止,在神都,任何人想要用简单的方法摆平一条人命官司,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再次看了刑部侍郎一眼,身影淡化消失。

    刑部侍郎周仲,虽然与他同姓,但却坚决拥护萧氏旧党,是周家的政敌。

    不过有些时候,最值得信任的,恰恰是敌人。

    刑部侍郎看着那份神都衙送来的卷宗,摇了摇头,低声道:“你会怎么办呢”

    神都衙。

    李慕还在外面巡逻时,便收到王武传话,刑部将张大人斩决的奏请,打了下来。

    都衙有都衙斩决的理由,刑部也有刑部否决的理由。

    都衙给出的理由是,周处醉酒纵马,致人死亡,后来又意图逃窜,拒捕袭捕,行为过于恶劣,当处过失杀人的极刑。

    刑部没有批示,原因是周家赔偿给死者家人一大笔钱,那老者的家人出具了谅解书。

    一般情况下,对于过失、非故意杀人,只要能取得家属的谅解,官府在量刑之时,便会极大程度的轻判。

    一旦周处获得了死者家属的原谅,他必然可以逃过一死。

    这是合乎律法的,哪怕是李慕经历过的后世,也是如此。

    李慕回到都衙,张春摇头说道:“没办法,死者的家境并不好,周家给他们赔了一大笔银子,足以让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死者的家人出具了谅解书,刑部酌情轻判,处以周处流刑,前往九江郡服三年劳役……”

    王武叹息口气,补充道:“九江郡……,都是新党的人,周处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快活,九江郡远离神都,周处在九江郡,会比神都更舒服……”

    孙副捕头走进来,对李慕道:“李捕头,外面有人要见你。”

    李慕走到衙门口,看到一对中年男女,领着一对七八岁的男童女童,站在衙门外面。

    李慕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

    中年男女跪在地上,那男子面露羞愧,说道:“李捕头,我们不是为了银子,您斗不过周家的,神都没有我们可以,但绝不能没有您,请您原谅我们……”

    中年男子一开口,李慕便明白了他们的身份。

    他们是那老者的家属,收了周家的银子,出具了谅解书,周处才从死刑改为了流刑。

    李慕扶起他们,说道:“我知道,你们没有什么错,节哀顺变……”

    他能够看出来,这对夫妇的话是发自真心,没有半点虚假。

    虽然李慕也希望周处这样的人,能被尽早处决,以免日后继续祸害百姓,但对他们一家来说,死者不能复生,目前的结局,是最好的结局。

    他们能为李慕着想,他已经很欣慰了。

    送走了这对夫妇,李慕回到衙门,张春叹道:“看开些吧,你已经为神都,为大周百姓,做了很多事情了,若是代罪银没有废除,你以后在神都,还会经常看到他。”

    半个时辰之后,刑部来人,将周处从都衙提走。

    都衙之外,站满了围观百姓。

    他们表情愤慨,恨不得周处去死,却又无可奈何。

    在大牢中待了几个时辰,周处又从都衙走了出来。

    他走到李慕面前的时候,微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说了吧,没用的……”

    李慕表情平静,漠然的看着他。

    “我们还会再见的,或许用不了三年,那时候,希望你还在这里……”周处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看着李慕,说道:“你是第一个让我知道神都衙大牢是什么样的人,好不容易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真舍不得现在就离开啊……”

    说罢,他便径直离开,两名和他一起下狱的中年人,也跟在他的身后。

    周处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对李慕道:“对了,我走以后,你要多留意,那老头的家人,要赶快搬走,听说他们住在城外,房子是茅草混着泥土盖成的,说不定哪天就塌了,他们走在路上也要小心,在外面纵马的人可不少,万一又撞死一个两个,那多不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压低声音。

    围观的百姓瞪大眼睛,脸上露出极度的愤怒。

    威胁,这是**裸的威胁!

    此人居然胆大妄为至此!

    刚刚纵马撞死了那名无辜的老人,又要威胁他们的家人……

    这神都,难道没有一点儿王法了吗

    李慕拳头紧握,很快又松开。

    他的这幅样子,让周处很满意,他对李慕笑了笑,说道:“我只是提醒你,我可什么都没有做,你们做事要讲证据的,千万不要冤枉好人,哈哈……”

    李慕道:“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

    周处不屑的一笑,说道:“神明,这么多年了,我倒真想看看,神明长什么样子,你若有本事,就让他们下来……”

    李慕一只手缩在袖中,一手指天,抬起头,大声道:“贼老天,你若有眼,就不该让好人蒙冤,让这种恶徒为害人间!”

    周处冷笑一声,抬头望去,脸色骤然一变。

    轰!

    一道紫色的雷霆,当头劈下。

    噗……

    紫色雷霆劈在周处头顶,他的怀里传出一声异响,一张符箓化为灰烬。

    轰!

    一道之后,又是一道紫色雷霆,劈在周处头顶。

    他依旧无恙,只是脚下踩着的一块青砖,却轰然炸开。

    与此同时,他袖中的一张替身符,燃烧起来。

    轰!

    第三道雷霆落下,周处胸口的一枚玉佩,化为齑粉。

    轰!

    第四道紫色雷霆落下,周处的脸色狂变,眼神中透出极度的恐惧,惊声道:“不!”

    这一道紫色的雷霆,将他整个人彻底吞没。

    瞬息之后,只在原地留下一个焦黑的大坑,周处的身影,彻底消失,仿佛人间蒸发。

    嘈杂的街道,忽然变得静谧起来,落针可闻。

    咕咚。

    不知道是是什么人,率先吞咽了一口口水。

    刷!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望向李慕,包括周处那两名神通护卫。

    李慕还保持着指天的姿势,悄然将袖中的手印撤掉,举起双手,说道:“别看我,不关我的事,你们不会以为,我一个第三境的小修,能释放出紫霄神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