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南辰〕〔宁染南辰〕〔林辛言宗景灏_〕〔蚀骨前妻太难追林〕〔总裁诱妻成瘾〕〔总裁诱妻成瘾一见〕〔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你是我的风景〕〔穿成小可怜后我被〕〔仙武大帝〕〔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宗景灏林辛言〕〔农门小厨娘:夫君〕〔重回七零:老公大〕〔我可以点化诸天〕〔嫡女贵嫁〕〔超强狂婿〕〔玄清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28章 刑部激辩
    周庭拳头紧握,额头青筋暴起,但在梅大人面前,也只能暂时压制住丧子之痛,以及对李慕和张春的怒火。

    他根本不信什么天谴,天道玄妙缥缈,所谓的天谴,不过是愚民们用来自我安慰的借口。

    阳县恶灵一事,根源不在她的冤屈,在于那一句真言,周处之死,也绝不是因为什么天谴!

    他目光中涌现血丝,看着梅大人,说道:“梅大人也信什么天谴吗”

    梅大人并不确定,他目光从李慕身上扫过,说道:“无论如何,紫霄神雷,都不是聚神境修行者能够引来的,此事和李慕无关,具体内情,还要调查之后才知道。”

    神都白日惊雷,很多百姓和官衙都听到了动静。

    刑部的两名捕快姗姗来迟,看到神都衙门口的一个焦黑土坑,两具尸体,以及额头青筋暴起的周庭,瞬间就知道这里的事情不能掺和,正要离开,周庭忽然道:“此案牵扯到神都衙,神都衙应避嫌,交由刑部调查……”

    刑部两名捕快脚步一顿,脸色彻底垮下来。

    一名捕快咬咬牙,走上前,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此二人是何人所杀”

    场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地上的这两具尸体,这捕快认出了他们是周处的护卫,竟然双双死在了街头,只是不知道周处去哪里了……

    李慕道:“此二人意图刺杀本捕,已经被我当众彻底斩杀,周围百姓可以作证。”

    “我作证,这两人刚才想要害李捕头,死的不冤枉!”

    “他们整天跟着周处作恶,早该死了!”

    “刚才那几道雷怎么没连他们一起劈死……”

    ……

    有周围的百姓作证,这两名护卫的事情,很好揭过,捕快们做的,本来就是追凶捕盗的危险差事,面对妖鬼邪修,自身性命极易受到威胁。

    在遇到致命危机的情况下,他们有权力对威胁到他们性命的恶徒就地格杀。

    作为捕快,他能感同身受,对李慕的做法,十分理解。

    他略过此事,又问道:“刚才那几道雷又是怎么回事”

    一名百姓道:“周处作恶多端,对上天不敬,老天降下了几道雷,劈死了他。”

    那捕快愣在原地,看了周庭一眼,难以置信道:“周,周公子被雷劈死了”

    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这已经不是他们两个能够处理的事情了,那捕快连忙道:“此案事关重大,须由刑部大人决断,和此案有关的人员,跟我们回刑部受审……”

    李慕和周处的死,没有直接关系,也有间接关系,自然要走一趟刑部。

    张春吞了一颗丹药,说道:“本官和你一起去,周大人刚才那一掌,本官也要到刑部讨个说法!”

    周庭脸色发黑,这神都丞张春,有着不输他的实力,却在刚才故意装成被他重伤,简直无耻至极……

    “我们也和李捕头一起去,我们给李捕头作证!”

    “有本事就去找上天讨公道,李捕头是无辜的!”

    “大家一起去刑部,给李捕头撑腰!”

    ……

    百姓们群情激愤,浩浩荡荡的跟着李慕,往刑部而去。

    刑部门口,守门的差役看到这一幕,差点儿连魂儿都吓了出来,以为是神都有人造反,打上刑部,仔细一瞧,才发现走在最前面的,是他们刑部的两位同僚。

    “怎么回事”

    “你们怎么带了这么多人过来”

    那捕快走上前,说道:“快去叫尚书和侍郎大人出来,出大事了……”

    刑部尚书和侍郎都不在,衙门内,暂时主事的是刑部郎中。

    刑部郎中闻言大惊:“什么,周处死了,他不是被判徒刑了吗”

    那捕快道:“郎中大人您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刑部公堂,刑部郎中花费了一刻钟的功夫,终于从几名在场百姓口中了解到了真相。

    周处被判了流刑之后,当着李慕和这些百姓的面,威胁那受害老者的家人,态度狂妄至极。

    李慕难忍其恶,指天叫骂,言语中透出希望上天能为民除害的愿望。

    然后上天真的降下来数道雷霆,将周处劈了个魂飞魄散。

    如果不是所有的人证都这么说,刑部侍郎一定以为他在听故事。

    倘若说上天真的有眼,会惩治人间的罪恶黑暗,那要他们刑部还有何用

    按理说,以他和李慕之间的仇怨,这次他好不容易落到自己手里,刑部郎中一定会竭尽所能,在刑部给李慕一个难忘的体验。

    但他不敢。

    事实已经证明,堂下站着的,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他刚刚引动天谴,诛了恶人,若是激怒了他,他又上演指天叫骂的一幕,下次被雷劈的,可能就是刑部郎中自己。

    他做刑部郎中,判处了无数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诡异棘手的。

    周处的死,要说和李慕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要说他和有关系,就必须承认,上天能够听到他的诉求,根据他的意愿,劈死了周处。

    这样一来,他需要给李慕安一个什么罪名

    雇凶杀人

    雇佣上天,杀死周处……

    雇主是抓到了,他们是不是也要抓捕凶手

    问题是------刑部怎么抓上天

    作为修行之人,他连这种对天不敬的念头都不敢有,毕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李慕的胆子。

    刑部郎中看着周庭,说道:“天谴之说,实在谬,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杀死令公子的,其实是一名隐藏在暗处的第五境强者,他看不惯周处的作为,却又不敢明着出手,于是就借着李慕骂天的机会,顺势用紫霄神雷杀了令公子,为民除,除害……”

    周庭刚刚死了儿子,刑部郎中本来想要斟酌用词,最终在良心的驱使下,还是说出了这个词。

    虽然他这些年,也昧着良心做了不少恶事,但扪心自问,和周处相比,他勉强可以算是一个好人。

    纵马撞死了一名无辜百姓,周家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将周处从牢里捞出来,可他不仅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刚刚出狱,便在神都衙的捕头面前,威胁他刚刚撞死的受害者家人------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但凡他还有一点点的人性,都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很显然,周家这三年,在神都太过显赫,以至于周处倚靠周家,狂妄到丧失人性。

    周庭沉着脸,说道:“第五境强者,只是你的臆测,无论如何,姓李的和我儿的死,脱不开关系,刑部要怎么处置他”

    刑部郎中闻言,心中已经生出了几分火气。

    刑部倚靠的,不是新党,周家是势大,但这里是刑部,他一个工部侍郎,有什么资格这么和他说话

    退一步说,刑部要怎么处置李慕

    处置李慕,就是认同他借天杀人,处置了雇凶之人,总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吧

    他们又该怎么处置上天

    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审判天道

    刑部郎中道:“天谴之事,还需调查。”

    周庭阴沉道:“天谴只是他们编造的借口,我儿之死,必然和他有关,刑部将他押下,严刑逼供,一定能问出什么。”

    刑部郎中冷着脸道:“周大人在教本官做事吗”

    这时,张春上前一步,怒道:“周大人,你儿子的死,死有余辜,但你身为朝廷命官,竟然对本官和朝廷的公差下杀手,又该怎么算”

    他盘膝往公堂上一坐,冷冷道:“今日,刑部若不能给本官一个满意的交代,本官就在这里不走了!”

    向来胆小如鼠的张大人,忽然变的硬气,敢直接和周家翻脸,李慕只是稍稍一想,就想通了他的目的。

    他是铁了心要将事情闹大,从而达到调离神都的目的。

    这个时候,不能让他一个人孤军奋战。

    将此事闹大,对于李慕自己,也有极大的好处。

    只要他们占着道理,此事闹得越大,对他们越有利,最多到时候辞职不干,去白云山和柳含烟晚晚双宿双飞。

    李慕上前一步,指着周庭,厉声道:“你颠倒是非,黑白不分,难怪会教出这么一个畜生,周处害人性命,不知悔改,伺机报复,禽兽之心,人尽皆知,他死于天罚之下,简直大快人心,大丈夫闻之,当浮三大白!”

    他的声音洪亮,传到公堂上诸人的耳中,也传到了公堂之外。

    百姓们群情激昂,体内念力涌动,望向堂内的李慕时,身上有某种无色的情绪涌动。

    刑部诸衙,无数官吏闻言,短暂愣神之后,胸中亦是有豪情涌动。

    无论立场,能当着周家之人的面,说出这样一番话,即便是他们的敌人,也值得他们敬重。

    大丈夫当如是!

    刑部侍郎走到刑部门口,脚步停下,望着公堂之上,目光陷入追忆。

    刑部尚书问道:“周侍郎,怎么了”

    刑部侍郎目光看向前方,说道:“他很像本官的一个故友。”

    刑部尚书目光闪动,刑部公堂内的一幕,他为官多年,也只见过两次。

    巧合的是,这两次事件的主人,都在这里。

    公堂之上,周庭脸上肌肉抖动,额头青筋直跳,厉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辱骂本官!”

    李慕直视着他,冷冷道:“我上骂天,下骂地,骂尽世间不平事,天地我尚且不惧,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