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上门女婿〕〔我有一本法书〕〔材料科技帝国〕〔第一个恶魔猎手〕〔足球裁决天下〕〔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逍遥小农民〕〔北朝求生实录〕〔万界挖土群〕〔春种秋歌〕〔哥谭之疯人院〕〔女主她一心想当状〕〔我大明武德充沛但〕〔国公嫡女太难娶〕〔异次元红警世界〕〔穿越之夫人来种田〕〔这个傀儡师有点那〕〔杨风叶梦妍〕〔私人修仙家教〕〔女团姐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31章 定论
    自从那夜被蹂躏八次之后,李慕的梦中,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名女子。

    这让他以为,那次的事情,只是一个巧合,直到此刻,这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的梦中。

    这让李慕意识到,那次的事件是巧合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李慕并没有第一时间退出梦境,他需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慕远远的看着那女子,问道:“你是谁”

    那女子淡淡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李慕试探问道:“你是我的心魔”

    以李慕的见识,除了心魔,他想象不到另外的可能。

    哪怕是洞玄,也不可能随意的入侵别人的梦境,这是连千幻上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心魔”女子看了他一眼,缓缓道:“也可以这么理解。”

    李慕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女子道:“我因你而产生,你不如问问你自己,你想干什么。”

    她的这句话,让李慕对她的身份不再怀疑。

    除了诞生于他自己体内的意识,没有人可以轻易的出入他的梦境,很多人将高等级的心魔解释为第二灵魂,根据李慕的理解,这更类似于第二人格。

    同一具**之中,诞生出数种不同的意识,他们的年龄,性格,甚至是性别都可以各不相同,这种设定,李慕在悬疑电影中已经看到过无数次了。

    李慕警惕问道:“你想吞噬我的意识”

    那女子摇了摇头,说道:“没兴趣。”

    李慕诧异道:“那你想干什么”

    那女子看着李慕,说道:“你杀了周处。”

    李慕看向那女子,心魔的意识与主体的意识互不影响,所以她并不清楚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懂得什么,但这具身体经历的事情,却无法瞒住她。

    虽然对面之人是女子,但李慕很清楚,自己就是她,她就是自己。

    自己和自己没有什么隐瞒的,李慕反问道:“这种禽兽不如之人,难道不该死吗”

    那女子道:“周处是周家人,陛下也姓周,你难道不怕陛下偏袒”

    李慕看了她一眼,说道:“你知道的不少啊。”

    那女子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想什么,我都知道。”

    李慕看着她,问道:“那你说,我现在在想什么”

    李慕在想,倘若心魔只在梦中出现,如果他做了一个春梦,在心魔看来,会是什么样子

    咻!

    他这个想法刚刚出现,便有一条鞭影袭来。

    李慕连忙闪躲开来,终于不再怀疑,连他在梦里想什么都知道,除了他的心魔,她还能是什么

    那女子其实并不知道李慕想的什么,只看到他的表情异样,猥琐中带着淫荡,总不会是在想什么好事,倒不如先抽了再说。

    李慕看着那女子,说道:“别冲动,打我就是打你……”

    这道鞭影缓缓消失,那女子又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李慕道:“你就是我,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

    那女子没有说话,李慕猜测,她能够了解他的想法,可能仅限于梦中,不由放心了许多。

    担心她恼羞成怒,再次将自己吊起来打,李慕说道:“因为我是捕快,除暴安良,为民伸冤,这是我的职责,更何况,陛下以诚待我,我要肃清神都的不正之风,凝聚民心,以报答陛下……”

    女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帮她凝聚民心……,女子为帝,前所未有,乃是颠覆伦理,扰乱纲常,男子汉大丈夫,岂能沦为她的爪牙”

    “你说话注意点……”

    李慕瞪了她一眼,说道:“陛下在位期间,施行仁政,改革法制,让多少百姓有了好日子过,反观先帝时期,三十六郡贪官恶吏横行,就连神都,也是一片乌烟瘴气,不辅佐这样的明君,难道去辅佐暴君吗”

    李慕对眼前的女子心生不满,作为他的另一个人格,却完全没有主人格的觉悟,李慕为有这样的人格而感到羞耻。

    那女子沉默片刻,最后望了李慕一眼,身影慢慢淡化消失。

    李慕指着她道:“你别走,我话还没有说完……”

    女子身影彻底消失,李慕也从梦中醒来。

    他摸了摸脑袋,一脸疑惑。

    这次居然没有挨揍,这一次见到的她,完全不像上一次那么蛮不讲理,他在书中看到的关于心魔的描述,无一不是充满暴戾和杀戮的怪物,这种类型的,李慕倒是第一次听闻。

    一夜无梦,李慕抱着小白睡到天亮,送她去都衙之后,和张春在宫门外等候。

    早朝已经开始,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到现在为止,他们都还没有得到召见。

    两人在宫外无聊的等候,紫薇殿上,部分朝臣们争的热火朝天。

    一名官员愤然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周处已经得到了审判,谁给他私自处决的权力”

    一名御史反对道:“周处不思悔改,丧心病狂,激怒上天,才引来雷火焚身,关别人何事”

    那名官员道:“这紫霄神雷是谁引来的”

    那名御史道:“你有证据吗”

    “已经有大人算出来,周处的死,和那李慕有关。”

    “他的死还和老天有关呢,你们怎么不去审一审老天”

    “你这是强词夺理!”

    “你这是欲加之罪!”

    “是不是欲加之罪,只要对那李慕进行摄魂便知……”

    ……

    对于周处一案,朝堂上分为了两派。

    一派认为,李慕作为捕头,没有权力处决任何人,这种行为,属于故意杀人。

    另一部分人认为,周处是死于天谴,天道大于一切,即便是天谴由李慕引发,也不应该将此事归咎在他的身上。

    两派争执不休,整个朝堂,显得十分聒噪。

    “肃静。”

    年轻女官的声音传到众人耳中,所有人都闭上了嘴,朝堂上落针可闻。

    不管他们如何争辩,此案的最终定论,还是要看陛下。

    殿内安静下来的瞬间,众人的前方,忽然凭空出现一副画面。

    画面是神都衙前的场景,已经死去的周处,赫然在画面中,百官心中震动不已,这一刻,他们才想起来,陛下除了是九五之尊外,还是上三境的强者,对于玄光术的运用,已经登峰造极,竟然能够让旧事重现。

    众人的目光,纷纷望向那画面。

    画面中,周处表情狂妄嚣张,对李慕道:“对了,我走以后,你要多留意,那老头的家人,要赶快搬走,听说他们住在城外……,走在路上也要小心,在外面纵马的人可不少,万一又撞死一个两个,那多不好……”

    一名御史忍不住,指着周处的画面,大怒道:“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他眼里还没有王法”

    另一名御史唾沫横飞,冷冷道:“简直是禽兽行径,死有余辜!”

    朝堂之上,不少人脸上都露出愤然之色,这是公然对律法,对公道的挑衅,他们只是听闻周处嚣张,却没想到,他竟然嚣张至此。

    在这种画面的强烈冲击之下,新党的几名官员,也缩回了脑袋。

    此事谁敢开口为周处辩解,必将触犯众怒。

    更让他们担忧的是陛下的想法,陛下以大神通,将昨日的画面重现,是否意味着,他并不站在周家这一边

    画面中,面对周处的威胁,那年轻捕头道:“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

    周处冷笑道:“神明,这么多年了,我倒真想看看,神明长什么样子,你若有本事,就让他们下来……”

    年轻捕头显然已经被激怒,指天大骂老天无眼,他话音落下,忽然有数道雷霆从天空降下,周处在最后一道紫色雷霆之下,化为飞灰。

    即便是朝中身居高位的某些官员,在看到这一幕时,体内也有热血上涌。

    几名御史,更是激动的胡须颤抖,目中满是羡慕和崇敬。

    这是天道的回应,是上天对一个人,最大的认可,没有一位御史不渴望得到这样的认可。

    “一身正气,撼动上天,这是何等壮观”

    “他还是那个李慕,那个写出《窦娥冤》的李慕!”

    “神都有这样的人,是陛下之福,是大周之福,陛下万万不可委屈人才……”

    ……

    帘幕之中,传来女皇威严的声音:“此案,众卿以为应当如何去断”

    朝臣最前方,一道人影站了出来。

    看到那站出来的身影,百官皆屏息凝神。

    第一个站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尚书令,周家家主,周处的大伯,也是女皇的生父。

    中年男子抬头看着那画面,说道:“民心乃是大周延续的根基,周处害死无辜百姓,不知悔改,最终激怒上天,降下天谴,当令朝中诸公引以为戒,约束己身,以及自家子嗣,不可欺压百姓,鱼肉乡民……”

    尚书令的开口,无疑是为此案定性。

    哪怕是新党官员,也不会再借此攻击那名小捕头。

    周庭双手握拳,低头跪在地上,闭上眼睛,颤声说道:“臣教子无方,对不起陛下,对不起百姓,无颜再位列朝堂,臣欲辞去工部侍郎一职,望陛下批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