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朝万古一逆贼〕〔仙道长青〕〔狗头大军师〕〔剑域神王〕〔千秋不死人〕〔娇妻狠大牌:别闹〕〔大虞天行〕〔战神杨辰〕〔汉承天予杨辰秦惜〕〔都市战神殿〕〔不败战神杨辰秦惜〕〔不败战神秦惜杨辰〕〔秦惜杨辰〕〔不败神婿〕〔不败神婿〕〔不败神婿〕〔退役战神杨辰秦惜〕〔冷面战神又撩又甜〕〔末世之有一家便利〕〔抗日之铁血战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32章 庇护
    李慕和张春在宫门口等了许久,没有等到女皇,却等到了梅大人。

    梅大人走出宫门,对二人道:“没事了,回去吧。”

    张春愣了一下,问道:“里面怎么样了?”

    梅大人看着李慕,说道:“陛下以玄光术重现昨日场景,百官为之愤然,工部侍郎周庭教子无方,自请辞官,陛下已经答应,周处死于天谴,与你无关,你可以回去了。”

    张春问道:“没有别的什么了吗?”

    梅大人问道:“你想要什么?”

    张春摇了摇头,有些遗憾,却也没有多言。

    梅大人忽然从袖中取出一沓符箓,交给李慕,说道:“这是陛下给你的。”

    李慕看着手中的一沓紫霄雷符,若有所思。

    梅大人又交给他一块玉佩,说道:“这也是陛下赐你的。”

    李慕接过玉佩,翻来覆去看了看,也没有看出名堂,问道:“这是什么?”

    梅大人道:“这玉佩能够遮掩天机,你贴身带着。”

    李慕闻言,顿时觉得手中的玉佩重了起来。

    遮掩天机看似没有什么实质作用,既不能增加防御,也不能增强攻击,但它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便是阻挡至强者的推算。

    洞玄强者,已经初窥天道奥秘,能观星象,知命数,掐指一算,便能推演祸福吉凶,甚至算出某人的位置,通过玄光术,远程实施监控。

    若是身上有遮掩天机之物,便能屏蔽洞玄以上强者的推算,这在某些时候,能起到大用。

    这遮掩天机的玉佩,和一沓紫霄雷符,让李慕一时摸不清,女皇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按理说,第七境的强者,就算是能算出周处的死和他有关,应该也不能确定,他是直接还是间接死在李慕手上,千幻说过,天机难测,没有人能够算尽天机,所谓的算术,也不过是一些朦朦胧胧的感应,很难具体。

    他收下玉佩,对梅大人躬了躬身,说道:“梅姐姐替我谢过陛下。”

    梅大人叹了口气,说道:“陛下这次为了护你,承受了很多,希望你记着陛下的好。”

    一笔写不出两个周,李慕曾经有过某种担心,但今日之后,他的这种担心,已经烟消云散。

    从今天开始,他才真正的将自己当成是女皇的人。

    可惜今天没有得到召见,没机会见见她,不过也不用着急,现在的他,已经初步抱上了女皇的大腿,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周府。

    哗啦!

    一间小院之内,传来阵阵瓷器碎裂的声音,丫鬟下人们站在院中,全都低着脑袋,不敢言语。

    中年妇人拿起一个花瓶摔碎,大口的喘着粗气,咬牙道:“处儿就这么白死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她指着皇宫的方向,大骂道:“她也是周家的人啊,她怎么能这么狠心……”

    啪!

    周庭一个巴掌甩在她的脸上,沉声道:“住口,陛下也是你能妄议的!”

    妇人被他抽了一巴掌,傻傻的站在那里,片刻后,她抬头看着周庭,摇头道:“疯了,你们周家的人都疯了,我要离开这里,你不帮处儿报仇,我来报……”

    周庭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脚步抬起,最终又落下。

    一天时间,他整个人憔悴苍老了许多,今日在朝堂之上,那画面中的一幕幕,不断的在他脑海上演,他握紧拳头,咬牙道:“李慕……”

    皇宫。

    后花园,下朝之后,女皇已经在这里停留许久。

    她望着周家的方向,良久才收回视线,问道:“朕真的狠心吗?”

    年轻女官道:“周处之死,是罪有应得,怪不到任何人头上,陛下不必为此自责。”

    女皇似乎是在问她,又似乎不是在问她,她并没有再说什么,离开花园,走到一处宏伟的宫殿前。

    宫殿上方,写着“祖庙”两个大字。

    年轻女官在祖庙前停下脚步,大周祖庙,只有皇族能入,对她们来说,是不能踏入的禁地。

    女皇走进祖庙,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台。

    高台之上,从上到下,分别摆着十余位大周皇帝的牌位,牌位前方,檀香袅袅。

    除了这些牌位之外,祖庙内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只只小鼎,这些小鼎三足两耳,在大周历代皇帝的牌位之下,整齐的摆成一排,仔细数过之后,便会发现,这些小鼎,共有三十六只。

    三十六只小鼎,鼎身发出淡淡的金光,这些金光有强有弱,强的光芒刺目,弱的暗淡无比,每一只小鼎的金光,凝成一条条金线,汇聚在祖庙之中的一个巨鼎中。

    巨鼎有三足六耳,鼎身并无光芒,但鼎中,却有一条金龙游走。

    金龙感受到了女皇的走入,从鼎中游出,欢快的在她头顶盘旋了几圈,又飞回了鼎中。

    祖庙的角落里,有三个蒲团。

    蒲团上盘膝坐着三道身影。

    三人身上的气息极为晦涩,皆身穿玄色龙袍,仔细看去,便会发现他们的龙袍上,绣着的金龙,只有四爪。

    左边一位面容枯萎如树皮的老者睁开眼睛,望着三十六个小鼎中间,光芒最为刺目的一个,说道:“神都百姓的念力,在这一个月里,翻了数倍,你从北郡调来的家伙,有点本事。”

    女皇表情平静,看着游走在巨鼎上的金龙,问道:“这一道帝气,什么时候才能圆满?”

    老者道:“文帝时期,海清河晏,百姓归心,也用了二十年,两代先帝,穷尽一生近百年,才孕育出一条,已经被你所用,以如今的大周,距离下一道帝气圆满,至少要等三十年……”

    女皇皱眉道:“太长了。”

    老者笑道:“周家从数百年前,就有了窃国之心,谋划了这么久,数代先祖,以性命血祭,好不容易得到了一道帝气,你却不想做这九五之尊,真是讽刺啊……”

    女皇冷声道:“周家的事情,与我无关!”

    老者微笑道:“这个位置,恐怕你还要坐很久,你会慢慢的失去亲人,失去朋友,官员们尊敬你,畏惧你,却永远不会和你吐露真心,你的父亲母亲,称呼你为陛下,对你别有用心,没有女子会接近你,没有男子会喜欢你,你会慢慢失去爱,失去恨,失去喜怒哀乐……”

    “别说了!”

    “没用的,这是每一代皇帝的归属,你也不会例外……”

    ……

    女皇的手中,出现了一条金色的长鞭,一字一顿道:“朕让你,别说了!”

    老者垂下头,立刻陷入了沉睡。

    女皇走出祖庙,年轻女官恭敬道:“陛下。”

    女皇看着她脸上的尊敬之色,脸上恢复了威严,说道:“回宫吧……”

    神都,李府。

    李慕刚刚将府上的阵法做了升级,他在神都专门为修行者开设的商铺中,用一些用不到的符箓和法宝,换了灵玉,然后用灵玉,在另一间店铺购置了一套阵旗。

    神都虽然以平民居多,但也有几个坊市,专门供修行者交流交易。

    使用阵棋升级过的阵法,可以短暂的困住第五境修行者,想要悄无声息的闯入阵法,除非有洞玄修为。

    做完这些,李慕又将女皇给他的一沓紫霄雷符,分了一大半给小白防身,自己只留下了几张。

    女皇给他的玉佩和雷符,一个偷天换日,一个掩盖天机,李慕就算是再迟钝,此刻也明白,女皇的用意。

    紫霄雷符,是李慕以后使用雷法,事后拿出的凭据,否则,周处一事之后,他的雷法,便不能在人前显露。

    而这枚遮掩天机的玉佩,则是让洞玄以上的修行者,算不到他的身上。

    贴心的帮李慕准备好这些,女皇必然已经知道,周处的死,就是他所为。

    超脱强者,恐怖如斯。

    即便如此,她还是选择了庇护李慕,这说明李慕在她心里,还是有些地位的,不枉他这些日子为她做牛做马。

    不仅心中有公义,还如此护短。

    这样的女皇,当真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在玄幻世界冒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