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仙侠天骄〕〔奏静温乔舜辰〕〔大道玄途〕〔上门女婿林炎〕〔辅炎汉〕〔开局鹰爪铁布衫〕〔林炎柳幕妍〕〔盖世医婿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风水师秘记〕〔仗剑走江湖〕〔左道江湖〕〔守卫者之星际狂飙〕〔王者荣耀之最强路〕〔天才相师〕〔农家弃女〕〔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厉凌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36章 女皇的另一面
    砰!

    李慕话刚出口,脑袋上就挨了梅大人一下。

    梅大人瞪了他一眼,说道:“我不是告诫过你,不许非议陛下吗,要是让内卫其他人听到,非得把你吊起来打……”

    李慕揉了揉脑袋,说道:“这不是在你面前吗……”

    梅大人冷哼一声,说道:“在我面前也不可以。”

    李慕连连摇头:“好好好,我以后不问了……”

    八卦是人类的天性,地位越高的人,人们对她的八卦之心就越重,不止李慕,神都不少人都在八卦这件事情。

    “好了,陛下的赏赐我送到了,我回宫了。”梅大人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陛下冰清玉洁,以后不得在背后妄议她,不仅你不能议论,也不能让别人议论!”

    李慕站直身体,肃然道:“遵命!”

    他平日里梅姐姐长梅姐姐短的,果然没有白叫,她最后还是侧面回答了李慕,满足他的八卦之心。

    一个冰清玉洁,便解了李慕心中之疑。

    八卦之火熄灭,李慕看到张春站在偏堂门口,问道:“大人,要不要吃个梨,这梨很甜,是陛下赏赐的贡梨……”

    张春走出来,问道:“你干什么事情了,陛下为什么忽然赏你”

    李慕道:“没干什么啊,可能江阴郡的贡梨太多,陛下一个人吃不完吧……”

    张春闻言,看了李慕一眼,十分想啐他一口。

    就算是陛下的贡梨吃不完,想要赏赐给官员们,也没理由略过他堂堂神都令,赏赐给神都衙的捕头。

    更何况,陛下赏赐一座宅子,和赏赐一箱梨,是意义截然不同两件事情。

    因为立下功劳,被陛下赏赐宅子的人有不少。

    这一箱梨,虽然价值很低,比不上官宅,但它代表的是帝心。

    这说明,陛下心里有李慕,哪怕是没有立下什么功劳,陛下也可能在起床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想起他……

    这是何等的天恩

    张春拿了一只梨,咔嚓咬了一口,说道:“什么贡梨,真酸!”

    他将那只梨咬在嘴里,两只手又从箱中抓了两个,扬长而去。

    小白啃着梨,说道:“这梨明明很甜啊,一点儿都不酸……”

    李慕道:“可能是他碰巧挑了一个酸的吧……”

    他对门口的王武挥了挥手,说道:“这是陛下赏赐的贡梨,拿去给弟兄们分了吧……”

    区区一箱贡梨,却是收买人心的利器,趁着这个机会,正好为自己和女皇陛下收揽一波人心。

    梅大人说的没错,民间很多人对女皇夺位过程颇有非议,即便是大周的官吏们,有很大一部分,也看不惯女子为帝。

    李慕对被王武招来的众人说道:“吃完了就出去巡逻,若是发现有什么作奸犯科的行为,你们处理不了,就来找我……”

    捕快们各自领了梨,对李慕道:“谢头儿!”

    李慕挥了挥手:“这是陛下给你们的赏赐,要谢就谢陛下……”

    皇宫。

    长乐殿。

    殿内的虚空中,有一副画面静静流淌。

    年轻女官冷哼一声,说道:“此人又对陛下无礼,不如将他抓进内卫,好好教训一番!”

    梅大人从殿外进来,看到那画面中呈现出神都衙的场景,又听到年轻女官的话,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说道:“陛下,李慕虽然说话放肆了一点儿,但他对陛下,绝对是忠心耿耿,处处维护陛下,想着陛下……”

    年轻女官冷着脸道:“这次如果不好好教训他,不知道他以后还会说出什么冒犯陛下的话。”

    女皇面色平静,似乎一点儿都不生气,只是道:“梅卫,明日再给他送一箱贡梨吧。”

    梅大人躬身道:“遵旨。”

    年轻女官不忿道:“陛下……”

    “陛下,我们先退下了。”

    梅大人拉着她的手,将她拉到殿外,年轻女官甩开她的手,不满道:“他对陛下不敬,你为什么总是护着他”

    梅大人对她道:“陛下若是想处置他,自己会处置的,我们就不要管了……”

    年轻女官面露不忿,说道:“他到底有什么好,对陛下不敬,你护着他,陛下也这么包容他,不仅赏他陛下自己最喜欢吃的贡梨,还特意用玄光术看他……”

    她胸口起伏,显然气的不轻,对于将女皇陛下视为信仰的她来说,难以接受这一切。

    “嘘……”梅大人对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传音道:“正是因为他对陛下不敬,陛下才对他和其他人不一样。”

    年轻女官皱了皱眉,显然不明白她的意思。

    梅大人传音解释道:“你还年轻,有些事情不懂,高处不胜寒,陛下处在那个位置,包括我们在内,人人都敬她畏她,时间久了,陛下也会累,有时候,她需要的,正是一个不敬她的人……”

    年轻女官道:“你这是什么歪理”

    梅大人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坐上这个位置,本就不是她愿意的,她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孤独,她在我们面前,只会展露出一面,但其实被她掩藏起来的一面,才是真实的她……”

    ……

    李慕走出都衙,抬头看了看天空,有些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

    从刚才开始,他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人在暗处窥视着他。

    这种感觉时有时无,李慕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源头。

    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他产生了错觉,要么是窥视之人修为比他高出太多,动用了玄光术之类的高阶神通。

    后者的可能性不大,李慕有女皇给他的玉佩,可以隔绝天机,能够屏蔽超脱修行者的推算,也能阻挡玄光术的窥探。

    出了都衙,这种感觉就彻底消失。

    他带着小白巡视到下衙,夜晚,盘膝坐在床上修行时,困意忽然袭来。

    这种无端产生困意的感觉,李慕经历过数次,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果然,眼前一阵雾气涌现之后,那女子的身影便在李慕眼前出现。

    她伸出双手,手里就出现了一根鞭子,一根李慕许久未见的鞭子。

    李慕眼皮一跳,面色大变,立刻道:“你想干什么”

    女子淡淡道:“没什么,就是想和你切磋切磋……”

    什么切磋,分明就是单方面的蹂躏,李慕连忙伸手,说道:“停,就算是想切磋,也不一定要动武,我们可以文磋……”

    女子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个文法”

    李慕想了想,问道:“围棋会不会”

    女子道:“略懂规则。”

    李慕闭目冥想,两人的眼前多了一张石桌,两个石椅,石桌上刻着一个棋盘,棋盘旁放着棋笥。

    李慕拿起一颗黑子,下在棋盘边角位置,立刻道:“该你了。”

    在梦里,李慕打是打不过她的,只能当机立断,替她做了文比的决定。

    李慕的围棋技术虽然也不高,但虐一虐略懂规则的菜鸟,还是很轻松的。

    女子看了李慕一眼,拿起白字,落在另一处。

    李慕松了口气,怀疑她今天是每个月特殊的日子,幸好他机智,当机立断,才免于被她蹂躏。

    片刻后,女子落下一字,对李慕道:“你输了。”

    李慕愣愣的看着棋盘,这才意识到,她说的略懂规则,和他理解的,根本不是一个意思。

    女子看着他,摇头道:“文磋没意思,还是武磋吧。”

    “等等!”

    李慕再次伸出手,说道:“一局说明不了什么,我们三局两胜……”

    他闭目凝神,桌上的棋盘陡然一变,出现了楚河汉界。

    女子看着这奇怪的棋盘,问道:“这是什么棋”

    “象棋。”这个世界没有象棋,李慕笑了笑,说道:“你不会,我可以教你……”

    这女子学的很快,李慕只是给她讲述了一遍象棋规则,她就能有模有样的走起来。

    当然,二十步之后,她就输给了李慕。

    李慕松了口气,抱拳道:“承让,承认……”

    女子头也没抬,重新摆好棋子,说道:“再来。”

    虽然以他的长处,去攻她的短处,有些无耻,但为了不被蹂躏,李慕也只能无耻一次。

    这一次,那女子下的很慢,走了三十余步之后,李慕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没想到对方居然学的这么快,再这么下去,这一局,恐怕他就得输了……

    他拿起一枚棋子,想了想之后,吃了她一个棋子。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问道:“为什么你的卒可以走两步”

    李慕解释道:“你不知道吧,这只中卒,是卒中精锐,可以走两步。”

    女子没有说什么,继续下棋。

    李慕拿起棋子,又吃掉了她一个子。

    女子皱眉道:“为什么你的马走“目”不走“日””

    李慕解释道:“这只是千里马,可以走目。”

    女子不再开口,重新挪动棋子。

    李慕的车拐弯吃掉了她的炮,她抬头看向李慕,问道:“为什么你的车不走直线”

    李慕笑了笑,问道:“马车会拐弯,不是常识吗”

    女子沉默片刻,伸出手,那长鞭再次出现。

    她站起身,看着李慕,说道:“亮兵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