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乡里〕〔赵旭〕〔总裁求取名妻太惹〕〔玩家凶猛〕〔罪妻来袭:总裁很〕〔我的小人国〕〔凌依然易瑾离〕〔赘婿出山〕〔李航〕〔漫游在影视世界〕〔开局重生宇智波鼬〕〔娱乐超级奶爸〕〔飞越泡沫时代〕〔重生浪潮之巅〕〔神秘大佬的心尖宠〕〔夏乔司御北〕〔陆凡龙门龙魂〕〔靳总蜜宠小甜妻〕〔夏乔司御北〕〔丑女逆袭:神秘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39章 孰不可忍
    李慕本来也就是做做样子,瞥了刑部郎中一眼,说道:“是郎中大人先不和我好好说话的……”

    刑部郎中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说道:“只是一件小案子,没必要麻烦上天,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李慕肃然道:“或许这对大人来说,只是一件小案子,但对我来说,却事关我妹妹的清白,甚至是身家性命,大人还觉得不至于吗”

    刑部郎中尴尬道:“李捕头何时有妹妹的……”

    李慕淡淡道:“刚认的干妹妹。”

    “我们慢慢说,慢慢说。”刑部郎中指着一名捕快,说道:“去给李捕头搬张椅子……”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已经彻底看明白了。

    李慕其实并不是专门和旧党对着干,他今天敢大闹刑部,得罪旧党,明天就敢彻底得罪新党,把周家的子弟一道雷劈成渣渣……

    他不属于任何党派,任何势力,他就是一个不要命的愣头青,他自己和李慕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过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摩擦,不至于把自己性命赌上去。

    那捕快搬来了椅子,李慕坐下之后,刑部郎中才道:“刚才是本官不对,李捕头不要往心里去,江哲是书院的学生,书院地位超然,没有书院的允许,刑部若是扣了他们的学生,来自民间,朝廷,各方面的压力,本官实在是扛不住啊……”

    李慕问道:“难道因为担心得罪人,就要让此等恶徒逍遥法外”

    刑部郎中想了想,忽然道:“神都令张春刚直不阿,不畏权贵,要不,刑部把这案子,发到神都衙,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慕道:“既然刑部已经判过一次,再转交给神都衙,恐怕不太好吧,到时候卷宗混乱,简单的案情,岂不是会变的更复杂”

    刑部郎中叹道:“令妹只不过是受了一点小伤,李捕头又何必要得罪书院呢,书院最为护短,又手眼通天,得罪他们没有好处,本官也是为你好……”

    小七扯了扯李慕的袖子,小声道:“姐夫,算了吧……”

    李慕本不想这么揭过,但眼看小七都快要哭出来了,也只能先带她们回去。

    刑部郎中站在衙门口,对李慕挥手道:“李捕头,慢走啊……”

    送走了瘟神,他才走回衙门,长舒了口气。

    看到站在院中的刑部侍郎,他微微躬身,说道:“周侍郎。”

    周仲问道:“如何”

    刑部郎中长舒口气,说道:“下官算是明白了,李捕头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你和他硬,他比你更硬,而且他硬起来谁也不怕,幸亏他没有在刑部,否则,我们刑部会被他搅的鸡犬不宁……”

    周仲道:“本官是问,你觉得,李慕这个人如何”

    刑部郎中想了想,说道:“以前觉得他很张狂,让人生厌,现在觉得……他其实挺了不起的,他做的,都是别人不敢做的……”

    周仲笑了笑,背着手走进衙房。

    刑部郎中跟在他的后面,说道:“妙音坊的案子,只是一个小案子,倒是丹阳郡那里,出了一桩大事,丹阳郡下辖安义县,县令忽然暴死家中,丹阳郡衙调查之后,查出他死于刺杀。”

    “刺杀”周仲挑了挑眉,问道:“安义县令,为官如何”

    刑部郎中摇了摇头,说道:“这就不知道了,大人怀疑他为官不仁,鱼肉百姓,引来义士不满,所以才招致杀身之祸”

    周仲点了点头,说道:“是与不是,还很难说,先让人去吏部调一份安义县令的履历吧……”

    神都街头,小七低头捏着衣角,小声道:“姐夫,你不会怪我吧”

    李慕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这样,只会助长神都的不正之风。”

    音音劝李慕道:“姐夫刚来神都不久,不知道书院在神都,在大周的地位有多么超然,历朝历代,朝廷的官员,都出自书院,百姓们对书院也十分尊敬和信任,得罪书院,他们可以轻易的毁了你的前途……”

    小七和音音等人都是为他着想,李慕也不能斥责她们,将她们送回妙音坊后,和小白回到了都衙。

    妙音坊,那中年女子指着几人的脑袋,怒骂道:“你们以为老娘的背景有多大啊,刑部是你们能胡闹的地方吗,一个个没良心的,是不是非得害老娘关了铺子,再将老娘送进牢里才罢休”

    她在几女的屁股上各自抽了一下,说道:“老娘还指望你们赚钱呢,都回自己的房间去,以后在雅阁独奏,不要关门……”

    李慕回到都衙,看到张春在院子里徘徊。

    见李慕回来,张春问道:“那梨还有没有”

    李慕问道:“大人不是嫌贡梨酸吗”

    张春道:“本官就喜欢吃酸口的。”

    贡梨被李慕放在了壶天戒指中,他一翻手,手心出现了一只梨,递给张春。

    李慕的壶天法宝,周处死那天,张春已经见识过了,此刻再次亲眼目睹,不由在心中感叹人与人的差距。

    女皇陛下对他的恩宠,真的是从大到小,无微不至。

    他拿着那只梨,说道:“别这么吝啬,再拿一个。”

    李慕又扔给他一只,张春并没有吃,只是将之收在袖中。

    李慕问道:“大人,今天朝堂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倒也没什么大事。”张春回忆了一下,说道:“就是陛下想要削减书院学生的出仕名额,遭到了百川和青云书院的反对,百川书院的副院长,更是在朝堂上直接数落陛下,说陛下想颠覆文帝的功绩,让大周百年来的积累毁于一旦,提醒陛下不要成为千古罪人……”

    书院虽然不能参政,但书院中的少数高层,却可以上朝,这是文帝时期就立下的规矩。

    因为地位超然,且没有利益牵扯的缘故,遇到昏君,他们甚至可以指责君主,这也是文帝授予他们的权力。

    李慕问道:“陛下说什么了”

    张春摇头道:“陛下什么也没说。”

    被人这么指责都能保持沉默,看来梅大人说的没错,女皇果然是一个胸怀广大的明君。

    但女皇能忍,李慕不能忍。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就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食君之梨,为君分忧,女皇受辱,如果他不为女皇做些什么,他也没脸再去吃她赏赐的贡梨了。

    李慕想了想,忽然问道:“大人,如果有人强暴女子未遂,应该怎么判”

    张春问道:“是中途被人制止,还是自行醒悟停止”

    李慕道:“那女子反抗,引来别人,制止了他。”

    张春道:“强暴未遂,杖一百,一般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徒刑,情节严重者,最高可判处斩决。”

    李慕道:“神都刚刚发生了一起强暴未遂案。”

    张春问道:“人抓回来了”

    李慕摇头道:“没有。”

    张春瞪了他一眼,说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抓人”

    李慕抱了抱拳,说道:“遵命!”

    “等等!”

    他正欲要离开,张春忽然叫住了他。

    他狐疑的看着李慕,问道:“你说的人,该不会是周家哪个子弟吧”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张春摸了摸下巴,说道:“那就是萧氏皇族。”

    李慕继续摇头:“也不是。”

    “是神都权贵”

    “不是。”

    “是四品以上官员家中子弟”

    “也不是。”

    ……

    张春终于舒了口气,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抓人,本官最痛恨的就是强暴女子的犯人,朝廷真应该改一改律法,把这些人全都割了,一劳永逸……”

    片刻后,王武和李慕出了都衙,问道:“头儿,我们这是去哪里抓人”

    李慕道:“百川书院。”

    王武愣了一下,问道:“哪里”

    李慕看着他,问道:“你在神都生活了二十多年,不知道百川书院在哪里”

    王武立刻解释道:“属下当然知道百川书院在哪里,可是头儿,书院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别说进书院抓人,我们连书院的大门都进不去……”

    李慕眉头蹙起,书院可不是刑部,那里强者无数,闯进书院,不比闯进符箓派祖庭容易多少。

    李慕还没有自大到要硬闯书院,他想了想,转身向衙门里走去。

    王武舒了口气,看来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头儿也知道,书院不能招惹……

    很快的,他就看到李慕又从衙门走出来,只不过他身上的公服,换成了一件常服。

    王武挠了挠脑袋,问道:“头儿,还没放衙呢,你这是……”

    片刻后,百川书院,门口。

    李慕刚刚靠近书院门口,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名老者,老者伸手拦住他,问道:“什么人,来书院干什么”

    书院不愧是书院,连门卫都是神通境界,李慕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我是江哲的亲戚,我找他有要事。”

    老者面无表情,说道:“非书院学子,不能进入书院,你有什么事情,我代你转达。”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此事非常重要,我必须亲口告诉他,我不进书院也可以,麻烦老人家通传一声,让江哲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