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苏迎夏 上门〕〔凌锋〕〔云倾月慕纤尘〕〔矿海〕〔我给时空打补丁〕〔横推山河九万里〕〔十年皇后不如猪狗〕〔全世界都为我神魂〕〔重生之侯门凤女敖〕〔弈胜〕〔敖雨辛苏长离〕〔叶灵蔓〕〔无敌大佬要出世〕〔不妻而遇:双面总〕〔百无禁忌,她是第〕〔苟个富贵盈门〕〔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叶不凡徐清婉〕〔乱舞火影之照夜卷〕〔辅炎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43章 弄到身边
    ,大周仙吏!

    刑部。

    周仲回到衙内,用指节敲击着桌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刑部郎中敲了敲门,走进来,将一份卷宗放在他面前的桌上,说道:“侍郎大人,安义县令的履历,下官去了一趟吏部,让他们抄录了一份,就在这里了。”

    周仲望着前方,心神似乎并不在此,问道:“有问题吗?”

    刑部郎中道:“此人的履历,每三年的考核,都是甲中,不过,吏部的履历,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用来擦屁股都嫌太硬,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连阳县县令都能年年甲上,这安义县令本就出身吏部,吏部袒护再也正常不过,想要知道安义县治下到底如何,只有派人亲自去安义县看看……”

    “吏部?”

    刑部郎中的话,似乎触动了周仲,他翻开安义县令的履历,扫了一眼之后,目光微微一凝。

    随后,他将这履历放下,说道:“此案本官会差人处理,你不用再管了。”

    丹阳郡山高路远,前往安义县调查极为麻烦,刑部郎中其实也不想管这件麻烦差事,闻言心下一喜,说道:“既然如此,下官就先告退了。”

    他大步退出侍郎衙,周仲看着安义县令的履历许久,这份来自吏部的履历,与桌上一封安义县令被刺身亡的案情卷宗,缓缓飘飞而起。

    噗……

    空中忽然出现一团火光,那履历和卷宗,很快就被火光吞没,瞬息之后,消失无影,连灰烬都没有剩下。

    ……

    李慕走出刑部,气愤依然难消。

    以他的性格,本来不会和刑部侍郎说那么多,但周仲此人,在十多年前,也曾经是神都的一道清流,他提出的律法改革,即便是如今看来,依然具有十足的先进性。

    恶人会做恶,这是亘古以来都不会改变的。

    屠龙的英雄变成恶龙,才更让人可惜和愤然。

    李慕不是周仲,无法得知他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改变,但仅就刑部对江哲的处置,其实也不尽然都是坏事。

    若是刑部公正的处置了江哲,百川书院难免的会损失一些颜面,毕竟书院的学子出了这种丑事,本来就是令书院蒙羞的事情。

    这种颜面的损失,微乎其微,可能数日之后,就不会再被提起。

    但江哲犯案之后,在书院的庇护下,依然逍遥法外,这件事情,就会在民间掀起更大的舆论,百姓们以后难免不会用有色眼镜看百川书院。

    不得不说,书院的某些人,高高在上习惯了,才会做出这种因小失大的愚蠢决定。

    周仲也不是在帮百川书院,他为百川书院解决了一个小麻烦,却为他们埋下了一个大祸根。

    一旦书院的信誉崩塌,再想重建,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如果女皇陛下能抓出机会,未尝不能趁机改变朝堂的一部分格局。

    李慕觉得他真的是为女皇陛下操碎了心,作为一个月俸只有几两的小吏,操的却是宰相的心。

    刑部之外,围观的百姓还没有散去。

    一名男子凑上前,问道:“李捕头,那个江哲,怎么大摇大摆的从刑部走出来了,他真的没有罪吗?”

    李慕没有说话,只是长叹一声,说道:“刑部已经宣判江哲无罪,大家散了吧。”

    “怎么会这样,李捕头,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这还不明显吗,你就不要再为难李捕头了,他也有难处。”

    “谁敢招惹书院,搞不好李捕头连职位都丢了,李捕头为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们也要为他想想……”

    ……

    百姓对于江哲的结局,大为不满,若是没有外力干预,这种不满,会在短时间内达到顶峰,然后慢慢消减。

    人类是健忘的,过上几日,若是神都有新的事情发生,这些旧事,就会被替代和忘却。

    李慕对于周仲的事情依然耿耿于怀,回到衙门,翻开周律疏议,找到当初周仲曾经主张的那些律令,越看越气。

    代罪银法,他在十多年前就主张废除。

    大周从立国至今,开始奉行的是以礼治国,在这种礼治之下,贵族和官员阶级,享有极大的特权,后来有帝王开始接受法治的思想,形成了如今礼法共治的情形。

    代罪银法,其实就是将特权阶级的特权法制化。

    周仲坚决反对这种做法,认为这是对法制的侮辱,律法不分亲疏贵贱,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想要施行彻彻底底的法治。

    除此之外,他还指出了书院的弊端,建议朝廷应该在书院之外选材,可以有力的避免官员结党,书院干政的情况。

    后来他失败了。

    他的失败,不出意外,因为他挑战的是官员,是权贵,是书院,他因为这件事情被削官,险遭流放……

    看到这里,李慕的气愤与怨念消了一些,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为百姓抱薪者,冻毙于风雪,为公道开路者,困死于荆棘,这是周仲当年的真实写照。

    李慕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看他如今的地位与权柄,其实也不难猜想。

    张春踱着步子从外面走进来,看了李慕一眼,面露得意之色,问道:“陛下有没有赏你什么?”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张春笑了笑,随后有些遗憾的说道:“陛下赏赐了本官三个贡梨,比本官从你那里吃到的甜多了,可惜只有三个,否则本官分你一只,让你尝尝……”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我家里还有半箱,大人留着自己吃吧。”

    感受到一道熟悉的气息,李慕走到外面,看到梅大人从衙门外走进来。

    她身后两人将一个大箱子搬到衙门院子里,梅大人对李慕道:“这些灵玉,是陛下赏你的……”

    李慕快步走上前,打开箱子,看到满满一箱品质极佳的灵玉,立刻将之收到壶天空间,从郡衙抢来的灵玉耗光之后,他正在为新的灵玉发愁,没想到陛下居然如此的贴心,这么快就为他送来了。

    有了这些灵玉,短时间内,他和小白都不用担心修行资源的问题。

    张春远远的看着装着灵玉的箱子,摸了摸袖中的两个贡梨,忽然觉得,刚才吃的那个贡梨,好像也没有那么甜了。

    李慕心知他只是做了职责之内的事情,不好意思道:“我也没做什么事情,陛下怎么忽然赏我……”

    梅大人道:“你的想法,怎么能瞒得过陛下,你是不是想借机找书院的麻烦,好替陛下出气?”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女皇是第七境强者,稳坐宫中,掐指一算,便能知天下事,李慕一定以为她在自己身上安了监控。

    不过既然说到此事,正好可以借着梅大人,和陛下说说他的想法。

    李慕道:“刑部包庇了江哲,倒也不全是一件坏事,百川书院的副院长,之所以敢当朝指责陛下,就是因为书院地位超然,在民间和朝廷的信誉很高,倘若书院失了信誉,陛下就能顺理成章的削减书院学子入仕的名额,出了这种丑事,他们到时候,还有什么脸面反驳陛下?”

    书院地位超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为朝廷输送了很多人才,百姓信任他们。

    一旦百姓对他们不再信任,他们也自然就失去了超然的地位。

    女皇作为大周的掌控者,又拥有绝对的实力,原则上说,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事情,便没有做不到的。

    只是,若是她独断专行,不顾书院和百官的意见,对维持朝政稳定不利,也不利于聚拢民心。

    她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若是被女皇抓住这个痛点,借题发挥,书院失去的,可就不仅仅是信任和地位了。

    梅大人目中闪过一丝异色,说道:“你说的不错,我这就进宫禀报陛下。”

    她临走的时候,李慕又补充道:“你记得提醒陛下,江哲事件的影响有限,百川书院屹立神都百年,没有那么容易失去信誉,百姓们很快就会忘记这件事情,除非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煽风点火,将百川书院彻底推到风口浪尖……”

    皇宫。

    某殿。

    殿内空间一阵波动,“梅大人”的身影凭空出现。

    她的身体一阵变幻,逐渐变成另一道身影。

    她看着一旁真正的梅大人,说道:“你说的不错,他的确对朕忠心耿耿,又聪明机敏,若是有他在朝堂,朕应该会舒心不少,想个办法,把他弄到朕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