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833章 生灭
    随着咔嚓一声破壳之音响起,混沌中的万物开始复苏。

    朦胧之中先是出先了一个亮点,这个亮点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并不明亮,却也是一道不容忽视的一道光。

    这应该这一方天地初开时的射进混沌之中的第一束光吧,光不知所起,不知何终,但却给予了万物一个起点,一丝希望。

    很快,这点光芒开始扩散,光明所过之处,混沌与黑暗被驱离,直到渐渐得,光与影的总量达到了某种平衡。

    这是最初的阴阳形态,光明与暗影共存,往复交替,有如日夜交替。

    也就是从这一刻起,这片世界出现了规则。日夜交替的规则,万物生长,一切都是从规则伊始。

    直到此时,混沌中还没有生灵诞生。一切运转顺畅,有如天道常在,可是天高地广没有半丝生机,死寂的天地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此时,虚空之中又有一道光明穿破混沌进入了这片世界。

    于是水中出现了游鱼虾蟹,地上有走兽四散奔逃,天空中也有了各种各样的羽禽翱翔。天地苍穹除了山川河流以外又有外其他的声音。

    猿啼虎啸,百鸟朝鸣,这世界一下变得无比热闹,处处尽显生机盎然。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风雨变化,一些生灵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带着对这美丽世界浓浓的不舍,他们闭上了眼睛。

    新生的后代们带着祖先们的遗志继续生活在这片世界之中,繁衍后代,开枝散叶。

    每个种族几乎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有生便有死,这算是第二个世界法则被刻入世界的核心。

    随着不同种族的生灵在这片世界的繁衍与生存,这片世界开始变得异常的繁华美丽。

    而到了这时,一些强大的物种开始猎杀弱小的物种。

    互不侵犯的局面被打破,天道默许了这种行为。强大的猛兽需要肉食来让自己更加强壮,而那些食草木的弱小族群成了它们猎食的目标。

    每次狩猎,都会有弱小的,衰弱的小动物被杀死吃掉。

    第三法则此时出现,那便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要想活下去,哪怕是食草类动物,也要变得比同类更加敏锐,更加强壮。只有跑得快,跳得远,才能够避开自己被捕杀的结局。

    这种竞争无处不在,同族之间,异族之间皆是如此,大家的目标都很简单,活着。

    强大的生灵要活,弱小的生灵也要活,大家各有各得生存本领,各有各的生存刚需。食物链就此造成,法则让这一切都成为了完善世界演化的一环。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人族开始崛起。猴子们走出了山林,开始学习制造工具,布置陷阱,随后成群结队得出去搏杀比自己更强大的野兽。

    过去轮为他族欺凌目标的人类,从亿万族群之中开始脱颖而出。

    仅仅百年,他们便形成了最初的社会群体,族群部落。他们开始自己制定属于自己的生存法则。

    当然了,那时的人类虽然比以前强了许多,但却仍然不是最强的。

    强大的生灵仍然可以随时随地的袭击他们的营动。猛兽可以轻轻松松得冲垮他们的土墙,越过他们的篱笆,然后一口咬断他们的脖子,或是叼走他们的孩子。

    岁月在推移,大地上的每一种生灵都在不断得演化。有些变得更强壮,有些变得更轻盈,有些跑得更快了,有些飞得更高了,而人类却是逐渐放弃了野性,开始朝着文明的方向靠近。

    放弃野性,让他们的力量较之野蛮时代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弱,但是他们拥有了坚固的石城,尖锐的长矛,锋利的金属阔剑,甚至还有了可以远程攻击的弓弩。

    石城中的人类再不用担心野兽的侵袭,便是再强壮的野兽也不可能用爪子撕开坚硬的岩石。

    到了这时,人类的文明再度推进,继部落以后,更为强大的族群体出现了,那就是国!

    国的建立,让人们可以将更多的资源进行整合利用,使之城池更加坚固,捕猎回来的食物也越加的多了。

    一切推演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问题出现。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一个良好的方向发展,如此向去,人类很有可能会走向万物主宰的地位。

    可是到了这里,问题开始出现了。

    因为国的出现,与之而来的诞生出了一个新的名词。

    人众们称之为‘王’。万民依托于国。而‘王’却能执掌一国。

    王的权利开始令人们不再安分,因为王可以享受最为优质的猎物,可以选择部落里最为美丽的女子繁衍后代。王可以随随便便得处置犯了错误的族人,但却不会有人去指责王的过错。

    于是,坚固的石城之内,暴发了战斗。人们的长矛不再去指向野兽,不再去抗拒敌人,而是纷纷扎向了自己同族的胸膛。

    他们想要杀死一切企图与自己争夺王的位置的人,他们渴望那高高在上的王位,想要成为那个受人敬仰,享万千尊荣于一身的王。

    权利的种子有像恶魔的诅咒一般蔓延了整个国,几乎所有的人都为之癫狂。

    为此,人们重新拾回了当初为了走向强大而舍弃掉的野性兽性。

    厮杀,鲜血,胜利,败亡,几乎每一刻都有强壮的男子倒下去,直到最后在那高高的王座旁只留下了一人。

    当他手握金刚石权杖,满心欢喜得望向台阶之下时,却发现早已经没有人了。

    与他争夺王位的人,都被他毫不留情的杀死。这座石城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万民依托于国,而王权掌一国。可若是当国失了万民,那国可还曾国。

    强壮的男子心头初次萌现出了这个念头,野性褪去,理智回归,他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男子挥舞起金刚石权杖,狠狠得砸在了自己的头颅之上。

    坚硬的权杖击碎了他的头盖骨,男子倒在了那张令他心心念念的王座旁,一个最原始得国之形态就此倾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