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43章 曙光与战争
    时间过的很快,半个月的时间一晃又已经过去了。

    眼看着泓溪森林的任务执行期将近,可马毅院长却迟迟都没有出面做出相应的指示。

    一时间学院内有关马毅院长受伤的消息被传的沸沸扬扬。

    天湖郊外的狂潮灾祸被解除后,马毅曾亲自深入泓溪森林解救被莫安琪掳走的林璃。

    可就在几日前,马毅独自回到了龙城学院中。而他身旁并没有出现林璃的身影,大伙儿都纷纷猜测此次马毅院长的营救任务算是失败了。

    据当时见到马毅院长的学员形容,当时的院长看起来十分憔悴,有点像来是刚刚举行完大型的觉醒仪式一样。受没受伤大伙儿看不出来,当然绝大多数人,也并不愿意相信,他们心目中的曙光战神会被别人打伤。

    从那一日起,马毅院长就开始了闭关。任何人都没法联系到他。

    院长闭关了,而之前来到龙城学院的女武神欧阳雪也不知所踪。虽然各部门之间依旧在保持着自己正常的日常工作。然而一股莫名的恐慌情绪却是在学院的学员之间渐渐发酵上升。

    以前不管是做什么,训练也好,战斗也好。大家内心深处总有着那么一个伟岸的身影。或许在战场上,战神无法站在自己的身边,可只要知道有这么个人在,大家心里都会格外的踏实。

    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一类人,只要他们活着,就会给予无数人希望。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主心骨吧。

    而这些宁宇是并不了解的。在白云溪过来拜访过他的第二天清晨,宁宇就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去办理了出院手续。

    尽管护士叶小爱一再得强调,他的身体还需要调养。可奈何宁宇的去意十分坚决。

    她也没理由去强行留住一个要走的病人。只得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注意休息静养。再三确认后,这才放他离去。

    他从来都是一个没什么牵挂的人,来龙城学院时,也就是空手跟着欧阳雪就那样来了。

    如今要去兵站找白云溪,准备接下来的任务,倒也实在是没什么好准备的。

    他没有提前通知任何人,而学院里每天都有往返于学院和兵站之间的专车。

    白云溪所在的兵站也处于天湖区,只是比起西青湖镇还要远上一些。

    位置位于龙城的最北方与津陵市交界处。坐专车到那儿大概要六个小时左右。当然,大巴的速度是远远比不上学院专供的作战越野的,开的自然会慢上许多。

    滴滴滴滴……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这么简约风格的铃声了。大多都会挑一些自己喜欢的歌曲作铃声。可宁宇却没有,他的这个来电铃声听起来,就跟个闹钟似的,枯燥乏味得令人抓狂。

    原本,他是从来不用手机的。这个手机还是叶小爱为他准备的,说是自己以前用过换下来的手机,放着也不用,就送给了宁宇,还特意去给他办了个新的号码。

    按理来说,这个号码除了叶小爱,还没有谁知道。手机是旧的,可号码他还来不及告诉其它人。

    宁宇拿出手机一看,确实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并不是叶小爱打过来的:“喂?哪位。”宁宇开口询问。

    “宁宇,我是紫儿啊!”这个电话是封紫儿打过来的。她刚刚从家中赶回学院,立马就去了学院的医务处。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宁宇当时已经办理完了出院手续,离开了学院。

    “你也真是的,怎么不好好休养一阵,距离任务还有一段时间的呀。”封紫儿有些责怪得质问宁宇。

    当时宁宇那命悬一线,送回学院时的场景,她可还是历历在目呢。没想到这家伙,几天不见就又蹦哒下床,跑了个没影,真是个叫人不省心的主。

    宁宇笑了笑:“我都好了,想先去白云溪学姐那里适应一下。”

    封紫儿有些惊讶,宁宇此刻竟然是在向自己解释。原本她也就是随口抱怨上那么一句。若是换作平日里,以她对宁宇的了解,宁宇铁定是不会多说什么的,更别说开口解释什么了。

    在他身边熟悉他的人眼里,宁宇就是这么一个做任何事,都不需要去向别人解释的人。

    最多不过是回上几个嗯,哦,啊之类的语气词,证明一下自己确实在听对方说话。

    “紫儿?”半晌没有听到封紫儿说话,宁宇有些疑惑得唤了一声。

    封紫儿那边连忙啊了一声继续道:“那……那什么,我就随便问问。晚些时候,我和武候一起去看你吧。”

    “不用了吧。”宁宇看了看手表“再有几天,就到任务执行日了。到时候咱们自然会见面的。这里坐车还得六个多小时,往返太麻烦了。”

    封紫儿怔了怔,宁宇的话虽然多了,可不知怎么的,她却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距离感,这种距离感让她有些难受,这种难受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难道是她回去的这几天,发生了些什么吗?

    “宁宇,其实……其实在天湖郊外那事,我并不怪你,我知道你不会那样做的,对吗?”这样的问题,封紫儿并没有想着要去绕开它。她知道,身为同队伙伴的他们,如果要在一起配合无间的战斗,这个问题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

    信任,团队的基础,就是建立在彼此的信任之上的。如果出现了信任危险,团队就会出现无穷多的破绽。这些破绽给团队带来的除了任务失败,甚至还会是死亡。

    宁宇沉默了一会儿,声音略带有些沉重:“紫儿,当时我的脑子里除了救林璃,别的什么也没有想过。不知道,我这样说,你能不能理解。”

    紫儿很聪明,但却并不多疑,她没有主观性得去深入挖掘宁宇话里的其它意思。既然什么也没有想,那自然也不会考虑是不是要杀自己换林璃这样的问题。

    知道了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她想的没有武候多,自然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恐惧。

    两人又互相拉扯了几句,这才挂掉了电话。

    走到医务台前,叶小爱此刻也在整理相关的病历资料。这是她们这些小护士每天的日常工作。

    看到封紫儿走出来,叶小爱很客气得走过来打了个招呼:“联系到了?”

    封紫儿笑着点了点头,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谢谢你,我已经联系到他了。”

    “呃……”

    看着叶小爱眼神突然有些闪烁,封紫儿知道她肯定是有话要说的“小爱,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跟我说。”封紫儿问。

    叶小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封紫儿:“紫儿姐,我知道宁宇可能险些伤到了你。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给他一个机会,我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坏人。”

    “什么啊!”封紫儿乐了,难道连小护士都已经知道了黎明战队在天湖郊外的战斗细节了吗?竟然还跑来帮宁宇向自己解释,这种问题连她当事人都不介意,可在外人看来好像是严重的不行。不管是武候还是眼前这个叫叶小爱的小护士,他们都好像异常得看重这件事。

    叶小爱神情很认真得看着封紫儿:“宁宇他真的已经很可怜了,队长被抓走了,同队的伙伴又失踪了一个,剩下你们俩儿,现在又提出要离开黎明小队,这样他真的就只剩下孤单一人了!”

    “什么……!”封紫儿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什么要离开黎明小队,这都什么时候的事。她连忙抓住叶小爱的手腕,紧张道:“什么离开黎明小队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跟我说说呢。”

    叶小爱也疑惑了,她不明白封紫儿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激动,不过还是一五一十将当日武候拿着离队申请书找到宁宇的事说了出来。

    “靠!”安静的医务大厅内突然传来封紫儿的一个靠字,周围的人一时间都将目光投向了这里。

    叶小爱也是连忙按住封紫儿,不让她继续出声。这里可是公共场所,是禁止任何人大声喧哗的。

    “该死的,武候竟然瞒着我做这样的事!我去找他!”封紫儿气冲冲得跑出了医务大厅。

    叶小爱整个人都愣住了,突然间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些什么。

    本来看着温温柔柔的封紫儿,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火药味十足的战斗女。叶小爱都快被惊呆了。

    砰!一声闷响,男寝宿舍612房门被封紫儿一记大脚给直接踹开了“武候你给我出来!”

    “你这都进来了,还要我出去干什么!”看到封紫儿气势汹汹的样子,武候显然也是猜到了封紫儿是为什么而来的,不过他并不慌张“你知道了?宁宇跟你说的?”

    封紫儿快步上前伸手就要抓他,武候已经是先一步避开了,借势钻到了一旁“本也没想瞒着你。”

    “你还有脸说!”封紫儿气性更大了“你忘了你不人不鬼那会儿,是谁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是谁关心你,安慰你。还想尽办法去赢取幻视界的选拔赛!你这样做,对得起队长嘛!”

    “我……”武候刚想开口,封紫儿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

    “喂,你不至于就为了骂我两句,就冲过来拆我门吧!”武候连忙追上去,想要拉住封紫儿。

    “还说什么?我觉得我要说的都已经说了。战斗,我一定会参加,但是黎明战队,我是说什么也不会退出的。”话说完,她猛得甩开了武候的手,径直向男生宿舍外走去。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阵急促的警报声从学院的各个角落传来。

    封紫儿身子一顿,紧接着飞也似得冲了出去。武候也是立即回身冲入宿舍,拿上装备也跟着一起跑了出来。

    全院警报,这是少有的警戒状态。

    不,准确的说,这并不是警戒状态,而战争状态。打仗了?在城市?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封紫儿抓过一个看起来比较眼熟的导师“老师,发生什么事了!”

    “狂潮!甲级狂潮!”老师话说的很快,说完已经迫不及待抽身跑向了校场。

    整个学院里,所有的学员,导师,护卫队甚至是后勤保障部门,都沸腾了。大家都在奔跑,有的跑向校场,有的跑向武库,有的赶往宿舍。每一个人都进入到了一个极度紧张的状态。

    学院广播中,原本的警报声也已经停止。

    播报员的声音不再似往日那般慵懒,每一个字眼音符中都充斥着紧张和焦急的情绪:“学院所有学员,导师,请按照各自战斗小队序列,完整武装,到校场集合。”

    封紫儿闻言,连忙转头冲向枪械部。她的装备比起其它人来说要多出许多,平日里都是寄存在枪械部的私人储物箱里的。

    别说眼下这些一二年级的在校学员,就算是已经到各大兵站中去服役的高年级,乃到真正的兵站觉醒者小队,恐怕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阵仗。

    现在估计不会有谁还蠢到要去问发生了什么。

    除了打仗,还会是什么呢!

    …………

    “甲级狂潮!”

    “甲级狂潮啊!”

    “天呐,这不可能!”

    “会死的,咱们会死的。我不想去啊!”

    “喂,咱们可是觉醒者!”

    “可咱们还是学员啊!”

    “我只是一个d级,我真的也要上战场吗?”

    一时间,校场上嘈杂一片。焦虑,恐慌,无助,迷惘,兴奋各种各样的情绪在不断得发酵着。

    荣鹰战队这边,央措早已经带着队伍里的其它三人来到这里。曙光卫护队永远是最快反应速度的队伍。

    “唉,朵儿刚走就打仗。她可真没赶上好时候!”央措身旁,那个队里另外的一个剑术师有些感慨得说着。黎朵儿的离开,大家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反倒是纷纷祝福她能够找到一个更加适合自己战斗的队伍。

    央措笑了笑:“傻子,连学院这边都动了。兵站那边怎么可能会闲着?”说完摆了摆手“别废话了,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一会儿,接下来的战斗恐怕会不轻松啊。”

    而另一边,武候和封紫儿孤零零得站在校场上。这一刻,他们的内心是从未有过的无助。

    按战队序列到场,可他们的黎明小队此刻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里而已。而他们所要补位的煌凰战队,却是远在百里之外的戚风兵站里。现在赶去显然是来不及的。

    “我们……”武候有些尴尬得看了看四周“没有战队啊!”

    封紫儿却是连瞧都不瞧他一眼,摆弄着她的机械箱,认真检查着自己的战斗装备“那是你!哪怕黎明战队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会以黎明战队队员的身份,参加这次战斗!”说完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枚鎏金色的小太阳徽章,带在了胸口,那是黎明战队的晨曦徽章,每个队伍都有各自的标识徽记,眼下武候的口袋里也是有着一枚一模一样的。

    说话间,校场上的点名已经开始。

    “晨澜战队!”

    “到!”

    “云霄战队!”

    “到!”

    “破晓战队!”

    “到!”

    最先开始清点的,是列属曙光护卫队的队伍。这些队伍都是真正的精英战队。就像其中的晨澜和云霄两支队伍,那都是挤进过纪元榜前十的强队,虽然之后掉出了排行榜,可却也没人敢去质疑他们的实力。

    “封紫儿,你……”武候心中有些憋闷,他明明一直都在想着如何去保护封紫儿,可她怎么就半点都不能理解自己呢!

    “别说了,准备战斗吧!有什么事,等能活着回来再谈!”说完扣起了武器箱背到了身上。

    武候叹了口气,只得默默得站在她的身旁。

    “荣鹰战队!”

    “到!”四人开口。央措此刻高高举起了手:“报告,荣鹰战队申请补位兵员一位!”

    点名者看了看央措身后的队伍“战损?”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央措摇了摇头:“队员暂离,需要补位兵员补充队伍。”

    “需要什么职业。”

    央措略略思考了一下,开口道“枪棍师吧!”

    听到这话,武候的心中一动。那可是曙光护卫队,整体实力比起学院中的其它队伍都要强上许多。如果能够跟他们一队,将会大大提升他们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

    他们本就缺一人,两个补位兵员的位置那都是空着的。把紫儿捎带上问题肯定是不大的。

    “紫儿,我们……”武候刚想说一起补到荣鹰战队中去吧。

    可话还没说完,封紫儿已经是转头看向了他。眼中那无法掩盖的失望,让武候的整个心都凉了半截“如果你愿意去,我不会阻拦你。但是,除了泓溪森林的任务外,我不会成为任何一支队伍的补位兵员。我永远是黎明战队的战士!永远!”

    “你简直是疯了!”武候也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喊道。

    周围的人此刻都向他们投来了好奇的目光,可武候却是根本不管这些“你以为你将要面对的是什么!甲级狂潮!你想干什么!你想去送死嘛!凭你一个人?”

    “请安静!”报名导师的眉头皱起,这种时候队伍里还暴发争执,这种情况对战斗是十分不利的。

    封紫儿的神情却比武候要平静的多:“哪怕战死,我也是以黎明战队队员的身份,而不是任何队伍的补位兵员。”

    “你…………好!随便你!”武候愤怒得扬起手:“老师,我愿意补位荣鹰战队枪棍师!”

    “姓名,等级,所属战队!”报名老师低头拿起笔,准备开始记录。

    “姓名,武候!觉醒等级,准a级!所属战队……所属战队!”武候的拳头攥得越来越紧“所属战队……”他始终无法说出那四个字。

    “所属战队,黎……明……战……队!”封紫儿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得将队伍的四个字念了出来“怎么?这么快就入戏了?连战队名字都给忘了!”

    看着封紫儿眼中的不屑,愤怒,鄙夷,武候就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百丈的冰窖里一样难受。为什么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他不得而知。但他很清楚,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

    “好了,纪录好了。”报名导师招呼了武候一句。

    “你可以滚了!”封紫儿也不再看他,将头扭到一边。

    武候无法看到的是,此刻封紫儿眼角有一阵阵水雾泛起。她是多么坚强的一个人,从小到大,她从来不会允许自己轻易得流下泪水。可现在,她内心从未感到如此的无助过。

    她还在坚持,她要帮林璃,帮宁宇把这支队伍撑下去。

    黎明战队不像别人看到的那么不堪一击,哪怕最后只剩下一人,那依旧会是所有队伍中最具有战斗力的那一支。

    “黎明战队!”

    不知道过了多久,报名导师终于点到了黎明战队的名字。

    武候站在远处荣鹰战队的队伍里,看着这边的封紫儿。

    “黎明战队!”报名导师再次开口点了一遍这个队伍名字,同时抬起头来看向这边。

    封紫儿深吸一口气,望向报名导师大声道:“黎明战队,全体,到!”

    “黎明战队,全体,到!”

    两遍,她同样是回答了两遍,声音一次比一次响亮。

    所有队伍都冲这儿看了过来。

    小队?哪有什么小队,分明就只有她一个人。

    “你不申请补位兵员?或是参加其它小队的补位?”报名导师等了一会儿,并不见封紫儿开口申请补位兵员,难道她是想一个人代表一支战队作战吗?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封紫儿却是十分认真得看着报名老师的眼睛:“不需要。”

    “什么!”

    全场哗然,没有想到这个女孩会说出这样的话。

    就连荣鹰战队这边的几个人也都看向了武候,他们都知道武候就是从这支黎明战队中补入他们小队的。

    “你们队伍的这个小姑娘,很有胆魄啊。”队里的另外一位枪械师,一脸戏谑得望着武候。

    央措却是一脸担忧:“希望她不是在赌气啊,不然到了战场,那可就危险了。要不武候,你去劝劝她,一起到我们战队里来吧,我们还有两个补位兵员的位置。”他这是真心的邀请,他可不想看到这样年轻的优秀学员,因为赌气莫名其妙得葬送在战场上。

    武候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很清楚封紫儿的性子,没有人能够去改变她的想法。

    报名导师,再三确认,同时又翻看了两遍战队相关的规则条例。其中并没有找到限制不满员战队进行战斗的规定。不管怎么说,黎明战队的番号和编制还是保留在学院内的。他们拥有独力的战斗权,这是战争时期,任何人所无法剥夺的。

    面对封紫儿的倔强,报名导师无可奈何,却还是再三强调了这次战斗的凶险性。可惜封紫儿依旧不为所动,这些对她而言,一早就是了然于心的,根本用不着别人来提醒她。

    导师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继续游说,开始接着点名。

    可接下来的时间,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年轻女孩的身上。他们并不了解在这个姑娘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开始交头接耳,彼此询问着黎明战队的相关情况。封紫儿的举动,已经挑起了他们对于这支队伍足够的好奇心。

    很快,全学院在院的四十多支队伍加上曙光护卫队的诸多队伍,全部清点完毕。

    “同学们,相信大家都清楚,接下来迎接你们的会是什么!”上台说话的是龙城学院的一位高级管理,类似教导主任一级的人。眼下院长不在,在场人中就数他的职位最高了“接下来,我们会将你们分开转送往天湖,戚风两个大区的兵站中。到时候,会有兵站的指挥人员,给你们安排各自的战斗任务。”

    天湖,戚风两大兵站,比肩相邻。

    竟然需要两个兵站联手阻截狂潮,这传说中的甲级狂潮到底得有多少狂化者在其中。

    不以千计不为潮,数千人的狂潮那是最低级别的。

    而狂潮本身是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的,最低级别的狂潮自然是丁级的。

    就连丁级的狂潮都有数千狂化人汇聚成潮,那甲级该是什么样的呢?学员们无法想象。

    “会死的,会死的!”队伍里一时间,甚至有哭声传出。

    场面混乱的有些无法控制,说到底这些都还是学员。他们没有经历过兵站中的生死战斗,他们还没有完成各自的心理建设。他们需要时间来面对这个现实。他们觉得自己还远没有成长到可以独立面对战争的地步。

    然而就在此刻,突然间天际上空出现了一阵强烈的空间波动。

    “院长!”几乎每一个人都抬起头来。

    已经消失了很久的马毅院长,终于在此刻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没有人不会死!”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回应队伍中那层出不穷的“会死的”这样的言论。

    “可你们是觉醒者!做为觉醒者,咱们的血就该洒在战场上!”马毅的声音充满着威严,他静静得飘浮在半空中俯视着眼下的每一个学员:“还是那句话,没有人不会死。哪怕是我,也终将会迎来那一天。可是,身为战士的我们,难道不该将战场视之为自己人生的最高归宿吗!

    难道,要像每个普通人那样老死,病死在床上?

    那样的死亡才是身为一个战士,最应该恐惧,最应该抗拒的!

    我们有我们该去的地方,我们有我们该做的事!别在需要你们的时候退缩,这是我们每一个龙城学院学员,必须牢牢谨记的!”

    马毅的声音并不大,却回荡在校场的每一个角落。他并没有演说家那样的情绪起伏,抑扬顿挫,可却将校场上每一个学员的心都给牢牢得栓住了!

    “曙光必胜!龙城必胜!”突然人群中暴发出这样的呼喊声。

    恐惧被替代,取而代之的是热血,是激情,是一往无前,有进无退的拼劲。

    他们本都是具备着成为战士品质的人,只是他们的热血需要有人来点燃,而恰巧马毅就是这个手里握着火把的人。

    别忘了,龙城学院是从来不会招募残次学员的。无论是能力上还是心态上,这些人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或许觉醒能力是有高有低的,可这却无法抹灭他们本就携带着的优秀品质。

    马毅看着,听着,脸上没有出现任何的激动或是兴奋。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孤零零站在人群中的封紫儿。

    两人就那样静静对视,封紫儿很冷静,她知道马毅院长是在看着她。

    从最开始,她就没有退缩。而现在,她却也并不像周围的那群人那样的亢奋。

    马毅并没有对她说任何一句话,可封紫儿却在他的眼睛里读到了许多。

    他在说:“去吧!让黎明的曙光,来的更绚烂一些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