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44章 战友
    战况紧急,前线急等着一大批的觉醒者小队补充支援。

    兵站方面将所有可以调动的武装直升机都安排了过来。六十多架代号‘战火’的武装直升机,不停得在学院上空盘旋,等待着分批接受引导降落。

    “准备登机,根据各自分配,到天湖兵站的小队,去北场停机坪。到戚风兵站的小队,去南场停机坪。行动!”指挥官一声令下。

    所有小队立马分列划分成两部分,整齐得迈开步子,向着南北两个停机坪跑去。

    武候目光复杂得看着单独跟随在大队伍后面,向北边停机坪跑去的封紫儿。

    不知怎的,这一刻他的心情格外的闷堵,就像被压了块千斤重的大石头一样,使他根本喘不过气来。

    根据分配,荣鹰战队是要去戚风兵站报到的。他们两人走的并不是同一条路。

    “走吧。”央措轻轻拍了拍他肩膀,他知道武候在担心封紫儿。可现在这样的情况,想什么都是多想。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战场,那还得两说呢。

    “虎跳战队!六号机!”登机引导员,大声通报着战队所使用的直升机编号,安排着所对应的战队进行登机。

    “黎明战队!七号机!”

    封紫儿快速出列,此刻依旧还有不少人关注着她这支一个人的小队。

    她快速得跑上了武装直升机,然后将门关上。

    飞行员有些诧异得回头望着她:“其它人呢?”

    封紫儿冲飞行员笑了一下:“他们已经在战场上了。”

    直升机升空,盘旋,最后冲着天湖兵站疾速驶去。

    宁宇说从这里到天湖兵站,从学院的专车得要六个小时。然而封紫儿仅仅只花了四十分钟,就来到了战场的边缘。

    透过舷窗向下看,此刻一道高耸巍峨的长城矗立在城市的交界线上。她知道,这是城市的应急墙。

    这些年,几乎每座人类聚居城市,都在建墙。墙的高度,强度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所在城市的安全性。经济军力越是强大的城市,所建的墙就越为稳固。

    而龙城的这座墙,比起其它那些而言,实在是有些特殊。

    这条长城,早期是在地底建设的。最早的那一段,从十五年前就开始建造。全墙高达整整四十七米,总长超过三百公里。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守护之壁。

    为了建筑这座城墙,当初的龙城几乎消耗了过往近十年所积攒的所有经济和资源。

    而在这接下来的整整十五年里,这座墙一直在建,却又从未被使用到过。

    政府方面曾经也想过要叫停这个项目,可被马毅坚决保留。若是为了所谓的减轻城市的负担,而放松这样的城防建设,那简直是太愚蠢了。

    哪怕是到现在,这个浩大的工程依旧没有停止。马毅的预计是能够在接下来五年内,将整座龙城近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都保护在这高墙之内。

    质疑声没有停过,来自政府的,来自民间的。然而这些都无法改变马毅的决心。

    而京都那边对于龙城的发展,给予了马毅极大的支持。所以,一直以来,反对没有停息过,工程同样也没有停息过。

    现在,真正的灾难到来。这一条条巨龙般从地底升起的城墙,将那些满腹抱怨的声音通通碾碎。

    如果没有它,那些整日叫嚣着要推行经济复兴的家伙,恐怕只能沦为狂人口中的碎肉。

    电视媒体中,铺天盖地得在赞扬着马毅的高瞻远瞩。同时对于那些曾经公开反对造墙计划的公众人士,展开炮火攻击。

    在生命面前,经济发展算什么,资源积累又算什么。这些东西不是本就该服务于人类的生存嘛。连自己的生存都无法保证,那些所谓的社会体又该如何推行?

    高墙外,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狂化者,发疯似得冲撞着城墙。

    也有一些等阶稍微高的狂化者,掌握有攀爬这一类的技巧。像在河口镇时那样,奋力得在长城外缘攀爬着。

    “怎么会这么多!”封紫儿内心无比震撼。难道这就是甲级的狂潮嘛!和这比起来,之前河口镇遇到的那些狂化者,简直连一小撮都算不上啊。

    其实,这点数量的狂化者,又算的了什么呢。

    要知道,经历了狂灾纪元的洗礼。如今这世界上,有着近六成的人口,成为了不同等级的狂化者。而这六成的人里,至少有百分之九十是变成眼这下这种没有智慧,只知杀戮的怪物。

    飞机已经飞到了城墙上空,这里也设有停机坪。在高空还感觉不到,下降才发现,城墙竟然整整有着一片足球场那么宽广。上面布置着各色各样的武器,甚至连坦克都开了上来。

    真是个大工程啊,封紫儿内心再一次被触动。她本身就是枪械全能机械师精通,她比任何人都知道这样的工程所要耗费的是怎么样的人力物力。

    若非倾国之力,何得国之重器。这一刻,对于外界常年抱怨龙城的高额赋税,封紫儿真切得觉得是物超所值。毕竟像这样的长城,恐怕连京都都不具备吧。这是数百万城民几代人花了几十年,活活供养出来的生命壁垒。

    “紫儿。”

    刚刚走下飞机,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封紫儿扭头看去,果然是熟人。

    她万万没想到来到战场后,第一个见到的人会是怡儿,云极战队的怡儿。

    见封紫儿走下飞机,怡儿挥着手,高兴得向这里跑来。

    “怡儿学姐。”封紫儿也是背着东西,向停机坪外跑了几步迎上了怡儿。

    “看到名单,我们就知道你来了。队长让我过来接你过去。”怡儿说着,指了指不远处一辆雪白色的小汽车“我带你过去吧。”

    封紫儿点了点头,随同怡儿一起坐上了车。

    这座长城眼下足足有三百多公里。戚风,天湖两大兵站的战士分守各处。各小队与各小队之间若要走动,那少不得借助一些交通工具。

    看着车里各种精致的装饰,封紫儿有些诧异“你们兵站的车,都做的这么精致嘛!”

    怡儿却是笑道:“想什么呢,军队那破车,哪里是给女孩子开的。这是我们队长的私人车辆。今天要不是是为了接你,平日哪儿舍不得拿出来给我们开。”

    原来是这样,封紫儿点了点头:“对了,宁宇到了吗?”

    “到了,眼下他和队长还有新来的一位补位兵员正在办理进入战场的手续呢。”

    在这片战场上,坚守长城那是军队士兵们的工作。而觉醒小队,是需要进入到战场的深处,去执行幸存者搜寻,还有定点清除这一类特殊任务的。

    “新的补位兵员?你们刚刚吸纳的吗?”

    怡儿摇了摇头:“好像是队长的什么朋友推荐过来的。本来是要随我们一同参加泓溪森林任务的。现在她以补位兵员的身份,随我们队伍一起被安排上了战场,全当是预先的磨合吧。”

    封紫儿当然清楚,像参加泓溪森林这样的高难度任务。每一支战斗小队都会希望自己能够达到一个战力值饱和的状态。对于那两个补位兵员的位置自然是要好好利用的。

    “听说你们也申请加入了煌凰战队的补位?”怡儿转头看了看封紫儿“这样也好,起码你们黎明战队,最后还是进入了那片战场,不管以什么身份。”

    封紫儿却是苦笑,早知道会是这个结局,大伙儿在幻视界时还拼什么命啊。

    不过再仔细回过头想想,如果不是在幻视界里他们黎明战队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像煌凰,云极这样的优秀战队怎么可能吸纳他们这样一群新生战队里的成员,作为他们的补位兵员。

    “对了,武候呢,按理你被分配到这儿来,他不是应该跟随你一块儿的嘛。名单上我看到的就是黎明小队啊。”武候申请离队的事,怡儿也是知道的。只是现在林璃还没有回来,没有队长的签字,那是需要走更为复杂的申请程序,才能够完成离队操作的。

    提到武候,封紫儿的脸上立马就有了怒气:“别提那个混蛋!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混球。”

    “吵架了么?”怡儿问。

    “谁稀罕跟他吵架,这个没心没肺的。一个人跑去给荣鹰战队当补位兵员去了。”

    “荣鹰战队么?”怡儿有些晕了,不是说给煌凰战队当补位嘛,怎么又成荣鹰战队了。这其中肯定还有故事,不过现在怡儿却并没有心思去深究。

    “荣鹰战队?对了,新来的那个补位兵员就是荣鹰战队过来的。”

    “什么?”封紫儿一惊,荣鹰战队和他们在河口镇一同并肩作战。那几个队员她基本都认识。可是好好的曙光护卫队不呆,怎么会跑过来,给一个兵站小队当补位兵员呢。

    这时,车子也已经驶入了云极战队的驻扎区。

    “就是这儿了。”将车停好,怡儿指了指眼前的一顶大帐篷“他们都在里面。”说完就下了车。

    封紫儿跟着怡儿一同走进帐篷,恰巧迎面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黎朵儿。

    “黎朵儿师姐?”封紫儿刚才就已经想到了她。如果说有谁会选择来到前线成为补位战士,那除了黎朵儿,整个荣鹰战队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来。

    黎朵儿看到封紫儿也是怔了怔,不过很快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快步走上前来:“你怎么也来了?”

    这会儿,白云溪和宁宇也是从后边走了出来。

    “宁宇。”封紫儿叫了一声。

    宁宇的脸上挂着笑,没错,就是挂着笑。封紫儿一时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队友,她几乎就没有看到宁宇笑过。这……难道是之前的战斗,把他的面部神经给激活了?

    “傻愣着干什么,看到宁宇,连我们队长都给忽略了。”怡儿笑着推了封紫儿一把。

    封紫儿尴尬的收回目光,很抱歉得冲着白云溪点了点头“云溪学姐。”

    白云溪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些的,缓步上前,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来了就好,接下来的战斗就跟我们一起吧。”

    “啊?”封紫儿一愣,转头看了看黎朵儿,又望了望宁宇:“可是,云极战队的补位兵员不是满了嘛。”

    “补什么位啊,联合作战听说过没有。”怡儿在一旁搭着腔“这么豪华的战斗,不挂上黎明战队的名字,岂不可惜。”

    是啊,补位兵员是无法将自己原队伍的名字挂入战场的。这样的战斗应该有黎明战队的名字!必须得有啊!

    宁宇认真得看着封紫儿,他确实也没有想到,此刻反倒是这个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女孩,一个人支撑着黎明战队走到了这里。

    “紫儿,谢谢你。”宁宇开口道。

    “啊?”封紫儿有些没有意识到宁宇在感谢她什么。

    宁宇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白云溪是明白的,但她也不点破,轻轻拍了拍封紫儿的脑袋“走吧,黎明战队的入场报表,我也帮你准备好了。签上你的名字,咱们就可以准备进入战场了。”

    “还有这份联合作战申明,也一同签了吧。”怡儿这会儿已经冲进去将报表还笔都拿了出来。

    这些他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她可是一早就已经完成了要独自一人进入战场的心理建设,眼下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时,紫儿还是激动得差点哭出来。

    再坚强,她也只是一个女孩。她会恐惧,她同样也会畏缩。外表的寸步不让,并不意味着她不会软弱。

    她坚强,只是因为她无路可退。林璃不在,宁宇也不在,石泰又消失了,武候那家伙一转身就去了荣鹰战队。如果她再离开,她再退让,黎明战队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这一刻,她有些意识到宁宇在感谢她什么。

    “任何情况下,你都不会是一个人在战斗。”宁宇看着封紫儿眼中涌动的水雾。他很少说这样的话,可说出来却全然没有任何的肉麻或是违和的感觉。

    封紫儿突然张开双臂,紧紧得抱住了宁宇。

    她压抑的太久了,自从上次自天湖郊外回来,她就一直处在一个极度压抑的状态。

    哪怕是前段时间回到家中,在家人们面前她也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的异常。

    如今,终于是找到了这样一个宣泄的机会。

    她努力不让别人听到自己的哭声,身子却是在宁宇的怀中不断得颤抖。

    宁宇同样伸出手来,抱住了她。轻轻得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他很明白这段时间封紫儿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压力。他甚至有些内疚,林璃不在,他本该照顾好这支队伍。可最终却是让另外一个女孩子来独自承担起这一切。

    大家并没有去打扰他们,白云溪招呼着怡儿还有黎朵儿悄悄退开。

    许久,封紫儿终于是止住了哭泣。她将头从宁宇的怀中抬起,眼睛微微有些红,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实在是叫人心疼。

    “好些了嘛。”宁宇问着,环抱着她的双臂也是恰到好处得将她松开。

    封紫儿的脸有些红,从小到大,她还没有这样失态过。而且还是在一个男生的面前。

    听到宁宇问起,她也是连忙点了点头。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个人竟然不约而同的说出了一声对不起。

    四目相望,各自愣了三秒钟。突然,两人又都笑了起来。

    “黎明战队,必胜!”封紫儿弯起手臂,将手掌伸到宁宇的面前。

    “黎明战队,必胜!”宁宇伸手与封紫儿紧紧得握了握。

    很多时候战士之间的情谊就是能够如此简单的构建起来,再然后在烽火交融的每一个瞬间,一步步的稳固,直至坚不可摧,直至生死不离。

    …………

    进入战场的手续很快就被办下来了。

    白云溪带着怡儿回来的时候,云极战队的其它队员此刻也都准备就续了。

    他们是兵站的战士,都分发了战队制式的战衣。

    云极战队的队服,是一身云纹浅色的紧身皮甲。

    和正规军的军装不同,兵站里的觉醒者小队都有着自己专属订制的服饰。

    而且不知道从何时起,对于甲胄的推崇在觉醒者之间传播开来。皮甲,板甲,锁子甲,轻甲,重甲各类五花八门的铠甲,成为了觉醒者小队与常规军队之间区分的主要特征。

    为此,觉醒者小队也获得了一个别致的称呼~铠甲勇士。

    当然,这个在很多很多年前,动画片里出现过的名字,并不招觉醒者们喜欢,他们更喜欢称自己为甲衣士卒!衣着铠甲,身先士卒!这就是他们每一个觉醒者的信念。

    而云极小队的队服主要选择了以轻便舒适为主的皮甲。如此即可以适当的提升队员的防御能力,也不会加大队员们行军战斗时的负重。

    “哇,云溪学姐,你们的队服真好看。”封紫儿发自内心得感慨着。由于黎明小队还处在学院学习期间,所以并没有打造专属的铠甲。此刻看到白云溪一行人这身行头,那般的英武,心中倒也是不由有些痒痒的。

    “哒哒哒噔!”怡儿突然从背后拎出了一副和她身上颇为相似的皮甲“云溪姐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

    白云溪在一旁笑着:“时间紧张,还来不及根据你们的习惯量身订做。就先以我们云极战队的标准多打了三副。

    紫儿是枪械师,皮甲应该还是比较适合你的。至于宁宇还有朵儿,白云溪冲他俩儿望了望。”剑士分很多种,像宁宇这样讲究一击必杀的快剑,皮甲也算合身。而黎朵儿除了轻剑以外还有着一柄重剑。

    通常重剑士,会选择较为厚重的板甲,来稳定自己的重心,以期在战斗中打出更猛更准的攻击。

    “我没问题的。”黎朵儿也是很高兴的接过了怡儿手上的另外一套皮甲。她在荣鹰战队的时候,也有着自己的一套专属铠甲,那也是一套紧身的皮甲。就是当初,她在河口镇战斗时穿的那身黑甲。

    这套装备其实她也带着,只是来时是坐专车来的,就先收了起来。战斗的时候,这样的穿着或许没什么。可要是穿着铠甲招摇过市,那可就有些中二了。

    仔细观察,白云溪也算是有心之人。虽然是按照云极战队的制式做出来的皮甲。可相比起来,还是有些差别的。就像紫儿这一身,轻甲上多出了许多装载各类机械道具的小暗袋。

    要说云极战队,那本就是没有机械师的。这自然是白云溪特意为封紫儿考虑的。

    而且之前,皮甲上代表着云极战队的云纹,和甲臂袖口处的金线太极图案也被取消掉了。

    宁宇和黎朵儿还好,他们是以云极战队补位兵员的身份登上战场。可封紫儿却终究代表着黎明小队。

    “这是!”看着袖口一轮鎏金色的小太阳徽记,封紫儿有些出神。这不是他们黎明战队的队徽嘛。

    金阳初升,黎明将至。这是当初他们一起商量订下来的队徽。

    白云溪缓缓走过来,伸手轻轻抚了抚那轮鎏金色泽的小太阳:“将你们的队长带回来,然后让所有人都看到黎明。”

    封紫儿的眼眶再度湿润了,她用力得点了点头。

    “准备出发!”白云溪转身,冲着云极战队的队员招呼了一声。

    所有人都开始最后检查自己的武器装备。

    “云极战队,黎明战队,准备进入战场。”广播在长城上响起。

    白云溪,怡儿,方横,韩臣,洪凯,黎朵儿,封紫儿,宁宇八人同时起身。他们都在等待着这一刻。

    每个人都从口袋里取出了各自战队的队徽配带在身上。补位兵员虽然以被补队伍的身份进入战场,可依旧是需要佩带原战队队徽入场的。

    宁宇,封紫儿分别在胸口别上了金色小太阳队徽,而黎朵儿带上的却是一枚十分英武的雄鹰章纹。曙光护卫队准备的队徽,确实要比他们这些兵站战队还有学员战队看起来要高大上的多。

    与此同时,远在戚风兵站,随同荣鹰战队一道的武候,也已经准备要进入战场了。

    队长央措同样给武候准备了一套铠甲,是一套相对比较厚重的板甲。不过防御力比起皮甲要高出许多,武候也是第一次着甲上阵,借着等待命令的间隙好好的适应了一下。

    很快通报传来,央措招呼他准备登机进入战场。

    “武候你的队徽呢?”央措看着武候胸前光秃秃的,没有佩带任何标识,不由得问了一句。

    “队徽?”武候怔了怔,伸手到口袋里去摸。那个小太阳队徽,他一直都是带在身上的“我是需要佩带荣鹰战队的队徽吗?”看着央措他们胸前别着的英武老鹰章纹,武候随口问了一句。

    队里的原本除黎朵儿以外的另一个剑术师,罗瀚却是冷冷得一笑:“带荣鹰章纹?你也配。”

    “小罗!”央措大声呵斥了一句,转头又看向武候:“他们就这样,别放心上。带原战队队徽就可以了,你带着呢吧?”

    武候点了点头。

    对于他抛弃队友,跑来荣鹰战队补位的行为。队里的其它三人,多少j 有些看不惯的。特别是当他们看到封紫儿一个人坚守着一支战队,倔强的不请求任何补位,孤身踏上征程。两相对比,对武候的印象就更差了。

    武候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他并没有去争辩解释什么。事实上,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

    他还有很多事要去做,他不愿意将宝押在别人身上。

    他要活着,他必须得活着。他要去泓溪森林,他还要将罗颜带回来,他还要努力让自己成为最厉害的觉醒者,他还有太有太多的事没做。

    “笨蛋。”武候心中狠狠得骂了封紫儿一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最后却还是望着天湖区的方向默默得祷告起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