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66章 女娲
    神秘的五色结界内,一切的事物早已不复了其本来的面貌。

    浓郁的生灵气息充斥在结界中的每一个角落,就连空气都是显得那么的氤氲粘稠。

    这里的每一株花草,每一颗树木较之先前都足足粗壮了近三倍以上。土地完全化作了漆黑,似是要滴出油来。

    眼中能看到的一切都好似被神奇的力量赋予了生命一般,肆无忌惮得洋溢着其本有的生命光辉。

    莫安琪设立的这个时空节点就在祭台的附近,而眼下林璃依旧默默得漂浮在祭台之上。她的眼睛始终是闭合着的,不曾睁开过片刻。

    随着言毕方,言灵凰,宁宇,吕萌萌,刘少羽,黄羽梵六人的进入,整个空间原本已经充盈静止的能量,突然好似又找到了突破口一般,发了疯似得向着这六人身体的位置涌去。

    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言毕方,如果将觉醒者比作一个缸,觉醒能力比作水的话。眼下言毕方就是这六个人中最大的缸,而缸中的水,他却是已经干涸了的。

    只有当能量浓郁到一种境界,才会以有形有色的可视形态出现,可这会儿呢,整个五色结界中的能量那都是以匹练的形态出现的。

    动辄呼啸而来,动辄呼啸而去,铺天盖地,无边无垠。

    无数绚烂的能量光华在穿插交织着,围绕着六人的身体飞速得环绕飞旋,不一会儿功夫已经将他们的身型完全遮掩在了灵气光团之中。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做蛹的蚕,用充满灵气的丝线将自己的身体一层一层的包裹,等到蛹内的生命足够强大之时再破茧重生。

    不出一会儿的时候,多色匹练已经在六人身上都织起了大小不同的蛹包,。

    其中最大的那个就要数言毕方了,如果有人能够看到此刻灵蛹之内的言毕方,一定会发现,他的头发,皮肤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恢复着原样。那本已苍老不堪的面容,一下子又恢复了年轻。

    可是奇怪的是,明明已经出现了肉体复苏的迹象,可他的气息却始终游离,无法凝聚。一直处在气若游丝的微弱状态下。

    反倒是宁宇,言灵凰,吕萌萌,刘少羽和黄语梵五人,他们在灵蛹中,气息被疯狂的提升着。

    他们完全不用像外面那些人担心被晋级拖垮了根基。

    首先,宁宇和黄语梵两人连觉醒星尘都没有,根本不是觉醒者。这些能量都是直接强化在他俩的肉体之上的。充其量在肉体强大后,其中一部分反馈给了灵魂,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灵魂能量。这种能量肉眼不可见,感知不可察,但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肉体力量的强大,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带动灵魂能量的壮大的。而其外在的表现就是在于每个人在精神力上的强弱。

    然后再是吕萌萌和刘少羽,他俩的预计等级可都是至少应该是aa级以上,从武魂返体的情况来看,不到武神级之前,他们的异能是不会达到饱和状态的。

    言灵凰倒是个例外,她和言毕方一样,是一位元素火法师。在觉醒中,她的基因被确认为远古神禽灵火凤凰。

    虽然她的觉醒并不如言毕方那样气势惊人,却也同样得到了学院的重视。可结果依旧与言毕方的初始等级一样,只是准a级。事后学院也曾考虑过用言灵凰重启造神计划。可也就在那时,花小萌明令禁止了造神。

    马毅院长事后还是将她拉到了龙城学院学习与战斗。对此花小萌也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证明,对于超越了人类文明的超级基因觉醒,学院方面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

    不管是面对祖魂返体者,还是对于含有远古神性血脉的基因携带者,学院的仪式都没办法将他们开发到极限。

    而眼下这座补天大阵似乎就是在做这件学院没有做到的事。

    完善这些强大基因组的基因组合,成就真正的神体。

    铮,突然宁宇所在的灵蛹出现了异常。

    在五色匹练的紧密包裹下,勿得射出七八道锐利的锋芒。

    砰

    一声脆响,宁宇手执贯日白虹从蛹中脱离,他成为这六人中的第一个破茧者。

    直到破茧的那一刻,他的眼中依旧还是处于模糊混沌的状态,他是全凭着自己的本能,破开的灵蛹的束缚。

    “我这是在哪里!”眼中的光芒一点一点的清晰,他的意识也慢慢恢复了。

    抬头望向大阵,林璃此刻正静静得漂浮在上面,四条鎏金锁链紧紧得缠绕在她的四肢之上。

    “林璃!”宁宇一惊,几乎想都没想,一步跃起,举剑就要去劈那些鎏金的锁链。在他眼中,此刻林璃是被束缚住了,救下她这几乎算是下意识的动作。

    叮~!

    突然一道金芒闪动,宁宇的这一剑还没有彻底挥出,整个人就已经被一股大力劈得倒飞出去。

    “什么人!”宁宇凌空扭转身形调整了落地姿势,猛得一剑指向刚才自己遭到攻击的位置。

    然而此刻,一柄古朴厚重的金色战剑飘浮在了之前的那个位置。

    熟悉!这柄剑他一定在哪里见到过!

    剑体边缘铭刻着的那无数复杂的太古字符,剑身之上覆盖着的满满一层龙鳞!通体鎏金,气息厚重!

    轩辕剑!

    宁宇几乎在瞬间想起了这柄剑。

    在泥河镇的那座钟楼里,第五层图书馆中,他遇到的那个圣教廷红衣主教的尸体。一瞬间当时的画面都被他回忆了起来,还有那柄血晶钥匙。

    自己就是在触碰到了那柄血晶钥匙的同时,被送入了那个诡异的梦境。

    见到了那个眸拂白绫,自称是东方轩辕的少年。想到这儿,宁宇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胸口的暗袋。

    虽然换上了白云溪提供给他的皮甲,但内装他却是没有更换,自从泥河口回来以后,血晶钥匙就被他贴身藏在暗袋里,他总觉得之后可能会用的上。

    通体鎏金得轩辕剑飘浮在半空中,剑刃上发出着一阵阵得嗡鸣,剑体上的龙鳞仔细去看,竟是在一张一合的,就像是人在呼吸一样。

    宁宇总有着一种感觉,那就是这柄剑此刻也像他一样,正在上下打量着自己。

    伸手进入暗袋,血晶钥匙入手,依然是那种凉凉的手感,并没有因为贴身放了这么久,而出现半点温热。

    钥匙取出的一瞬间,周围空气都是猛的一震,宁宇险些将血晶钥匙脱手抛出。

    “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原本只是微微嗡鸣的轩辕剑,眼下整个剑体都颤抖了起来。

    “你终于来了。”轩辕剑的金光背后,一个身影缓步走出。依旧是白绫拂眸,只是这一次,他的衣服再不是被血染成的朱赤,而是素净高雅的纯白。

    少年东方轩辕背负双手,面带笑容从虚空中缓步走出。

    “是你?”宁宇一早就已经想到了是他,只是奇怪的是,上一次是轩辕剑从这个少年的体内被召唤出来,这一次却是少年从轩辕剑剑体中走了出来。

    他们之间到底谁是宿体,谁是宿主,宁宇一时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了。

    东方轩辕走出,只是冲宁宇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目光直接转向了半空中的林璃,神色中充满着愉悦与激动“女娲,没想到最后一个离开世间的你,反倒是第一个重新回到世上的。”

    “女娲?”宁宇此刻也是疑惑得望向半空,可那里除了林璃再没有第二个人,难道东方轩辕说的女娲就是林璃?

    东方轩辕凝视许久这才转过头来看向宁宇:“要不是你刚才打算破坏阵势,激活了轩辕剑的护神机制,女娲眼下都该进入化神了。”

    “化神?”这一个一个的都是什么啊,宁宇完全不明白东方轩辕在说些什么。

    东方轩辕显然也没打算去跟宁宇多解释,许多东西,特别是像这样常识性概率性,却又远远领先于当前时代科技认知水平的问题,眼下跟他说再多,他也无法理解。等他的记忆一点点的苏醒后,自然是什么都知道了,眼下完全没有必要多费口舌。

    “相比于上次想见,你的元神有了很大的恢复。”细细得上下打量了一番宁宇,东方轩辕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

    “元神?”依旧是一脸的茫然。

    东方轩辕一笑,这个问题多解释一句倒也无所谓:“用你们现在的理论来解释,神体分为两种,一种是神魂,一种是神躯。元神就是神魂,一种建立在你们所谓超级基因之上的中枢控制系统,用来帮助你们更好的控制神躯,发挥其应有的神力。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呃!

    宁宇还是一脸茫然,其实现在的这套理论,他也并没有掌握多少,他的时间通常都是沉浸在战斗课程和战术科目上的。对于这样太过理论性的东西,他接触的实在是不多。

    再者,以目前的学院教学,还远远没有达到涉及神的领域,东方轩辕所说的那是曙光造神部当年对于神的结构定义。不过很奇怪,这些连曙光学院高级导师们都不一定知道的东西,东方轩辕却是很清楚得掌握了,他就像可以读取当前世界的一切信息一样。

    “现在都不重要了。”东方轩辕笑着摇了摇头“总之看到你如今的模样,我很高兴。”

    很高兴?对于东方轩辕的这些话,宁宇实在是一头雾水,他为什么要高兴,两人明明才只见过一次面,谈交情谈不上,说友谊那更是没有的。

    而且,相比于上次相见,自己真的有那么大的变化吗?

    不过眼下这些都不是宁宇所关注的,他最关心的人此刻还被悬挂在祭台上空,被锁链给拴着呢。

    见宁宇又要上前攻击聚灵锁,东方轩辕连忙上前阻止“你这样做是在害她,这是她的觉醒仪式。如果强行中断,她很可能会遭到反噬。眼下她已经步入到了化神期,这个阶段渡过,她就将拥有真正的神体,化身为神。”

    听到东方轩辕的话,宁宇手里的动作也是停了下来“你之前说,林璃是女娲?”

    女娲这个名字,要说全地球人都知道那不可能还没那么普及,但华夏大地上,谁会没听过女娲。

    捏土造人,炼石补天,在神话传说中,那可是人类的创造者,最了不起的大神之一。

    甚至在一些传说体系中,更是将女娲,伏羲,神农列为三皇,伏羲掌天,神农辖地,女娲育人,是以尊三皇为华夏神系之祖。

    “没错。”东方轩辕指了指林璃此刻头顶悬浮着的那枚五色彩石“那便是当年女娲以神力炼出的五彩神石,也叫作补天石。”

    林璃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血脉传承,宁宇都是大吃一惊,“可是在之前的觉醒中,她明明是觉醒失败的啊!”

    东方轩辕闻言只是一笑:“用觉醒凡人的仪式来觉醒一位神,你不觉得有些可笑嘛。”

    “那言毕方又是怎么一回事?”宁宇想起了那个在幻视界中与欧阳雪大战的神勇男子,事后他也曾了解过一些关于言毕方的情报,这些信息大多在学院里都是有记载的。

    如果真的要追溯某一个时期的一段历史的话,在曙光学院中都是可以找到蛛丝马迹的,除非是真正的机密,需要被历史掩盖的。

    然而造神计划,别说掩盖了,他所造成的影响,直到现在还留存于世。

    当年被闹的沸沸扬扬,稍稍年长一些的人,就没有不知道这事的。

    而言毕方更是身居纪元榜首的绝顶天才人物,像他这样的人,就算别人想忘记,可那一项项的榜单数据,也足矣将他的名字无数次的被人重新提起。

    “言毕方?”东方轩辕显然是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的,事实上他还没有与眼下这个世界有过真实的接触。一直以来他所接触的,也就是宁宇一个人而已。

    “一位了不起的觉醒者,传说中拥有神禽远古毕方鸟血脉基因的传承者。如果说,因为林璃是神,所以才无法觉醒。那言毕方的血液中同样具有神性,甚至他的妹妹也同样具有神的基因,可他们俩都完成了觉醒者仪式。”宁宇将他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些都算不得什么秘密,但却都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信息。

    东方轩辕沉吟了许久,从他的表情上来看,出现这种情况应该是不合理的:“你所说的情况,按常理来说,确实是不合理的,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读取一下这两人的具体信息。”

    “他俩现在都在这里。”宁宇指了指已经被灵蛹包裹的言灵凰和言毕方两人,突然他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何我醒了,他们却还没有!”宁宇大概猜到了,这些人的情况和自己应该是差不多的,都是在看到五色结界后,产生的异常反应,这才被一起送进了这里。

    东方轩辕缓步走到言毕方的灵蛹前,缓缓伸出一指,点在灵蛹表皮之上,一涌金光透入蛹内“原来是他发动了补天之阵。”

    “什么意思?”宁宇问。

    东方轩辕却只是摇了摇头,继续感知着灵蛹内的情况:“他的身体深处似乎还隐藏着一股强大的能量,这种能量的品质,甚至还要在神力之上。”

    “神力之上?”

    东方轩辕很是肯定得点了点头:“他应该就是被这种超越神力的能量引导觉醒的。”

    超越神力?难道是曙光总院的那位神秘院长?宁宇心中思量。

    不过东方轩辕的脸色却是十分凝重的:“很可惜啊,他启动了这座大阵就意味着要发动献祭,这种献祭是深入灵魂的完全献祭,即便是补天之阵修复了他的身体,恢复了他的异能,可要想重塑他的灵魂也是极难的了。不然借着这次补天之阵完善他的毕方血脉,他也是很有可能也一同成就神体的。”

    说完东方轩辕已经收回了那道金光,同时目光转向了一旁的言灵凰:“她的身上有着类似的味道,也是那种超越神的力量引导她完成的觉醒。只是比起这个男子,她身体里的那股力量实在是稀薄了许多。”

    毕竟言毕方是造神计划的参与者,在他身上倾注的资源远远要比在言灵凰身上大的多。

    “至于其它这几位。”东方轩辕的眼睛从吕萌萌,刘少羽,黄语梵三人的身上一一招过,最终也只是在吕萌萌的身上停了下来“很强大的血脉,不弱于神。”

    “他们……”

    “他们没事。”东方轩辕开口直接打消了宁宇的顾虑“他们三个都是祖魂返体者,那个没有觉醒的,还是一个祖魂残缺者。能够走到补天阵中,简直是他天大的福份,如果没有这个大阵,这个少年或许永远也无法觉醒,倒不是不能觉醒,而觉醒会给他带来灾难。

    你放心吧,阵法会将他们的祖魂潜能彻底开发出来。这些人,都很优秀啊。”东方轩辕的目光最后还是投到了宁宇的身上:“有没有考虑过,和他们组建一支队伍,投入到神战中去。”

    “神战?那是什么!”宁宇感觉自己和东方轩辕确实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说的很多东西,自己完全都没有听说过“不过不管它是什么,我觉得都没这可能了。我已经有战队了,我很满意我们的队长,还有伙伴。”说着,他的目光再一次得投到了林璃的脸上。

    再次见到她,宁宇总觉得自己能够从林璃的影子里读出另外一个人的信息,随着他记忆深处的碎片被一点点拼凑,那道身影也是越来越清晰起来。

    东方轩辕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宁宇会这么说,那完全是因为他还没有想起神战是什么。

    从真正的意义上来说,他现在的那些伙伴们,并没有参加神战的资格,甚至他们是否能够活到神战来临的那一天,都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明天?未来?这些谁又知道呢。

    “我还有一个问题。”虽然眼前这人时不时会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但宁宇总觉得他知道的东西很多。眼下有这样的交流机会,他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的。他要尽可能将自己所需要知道的事,都问清楚一些。即便是现在理解不了,也可以记下来,等以后慢慢想,或是再次见到欧阳雪的时候,可以问问欧阳雪。

    “说来听听。”东方轩辕表现的很大方,大有一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感觉。

    “林璃觉醒失败,是因为她是女娲大神的后裔。那我呢,我为什么会无法觉醒,还有我的记忆,我的记忆是怎么丢失的。”这两个问题,要换成之前的宁宇,他或许还真的不在意。

    失去记忆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对他来说,从被带到曙光京都总院的时候开始,这才是他眼下这段记忆的起点。

    经历了五年的训练,完成了学院的考核成为曙光学院的正式学员,眼下又来到龙城学院,眨眼又是过去了两年的时间。这整整七年的时间里,他从来没有尝试着去寻找那段自己丢失的记忆。

    哪怕灵魂深处,时不时的会有一些碎片在跳动,那些残破的画面会让他感到烦躁,可他却始终没有想着要去查出个究竟。

    然而自从上次受伤醒来后,他突然开始有点想弄明白自己的过去了。

    不管是对于林璃的熟悉感,还是对于身边那一些未知却又好似与自己千丝万缕牵扯不断的事务,都让他萌生了要搞清楚自己过去丢失那段记忆的欲望。

    可是如果从时间上来算,来到曙光学院时候的宁宇才十二三岁的样子,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又会有什么样的经历呢。

    东方轩辕听了宁宇的话先是怔了怔,即刻哈哈大笑起来:“觉醒?你没有搞错吧!”

    宁宇不解,为什么东方轩辕会有这种反应。

    东方轩辕停住了笑声,认真得看向宁宇:“你没发现,你已经是神体了嘛!一个拥有神体的人,你竟想着要觉醒?”

    震惊!大大的震惊!

    宁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竟然已经拥有了神体,这怎么可能!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这种问题。

    “你是不是很少会感觉到疲倦,除非是特别高强度的战斗,不然你几乎不会感觉到体能的消耗的。”东方轩辕直接问道。

    没错啊!就是这样。宁宇几乎有着连a级觉醒者都无法企及的体能,当然更高级的他也没有比试过。之前在泥河镇的时候,武候已经切身体验过了。

    在幻视界里,宁宇也察觉到,无论自己多么剧烈的奔走,跑动,也不会出现体力数值的消耗。这可绝对不是什么bug,当时不少觉醒者都开玩笑说,宁宇是一位隐藏的觉醒者,而他的能力就是长跑和耐久力。

    再说到战斗,他使用的武器并不是像封紫儿那样的远程武器。

    要说神狙巴雷特,眼下以封紫儿的能力,也就是将它当作一把普通的狙击枪来使用,可别忘了它其实是一把神器,在超级武器中那都是最顶尖的东西,那些真正强大的手段,眼下纯粹只是她无法使用罢了。

    宁宇的武器贯日白虹,虽然不是神器,可却是仅次于神器的超凡级品质装备。

    就像之前冷锋他们说的那样,不管是使用神器还是超级武器,那都是有着极大消耗的。通常使用这种武器的,不是等级极高的觉醒者,就是将这些装备藏作杀手锏来使用的。正常情况下,战士都会挑选自己可掌握范围之内的超级武器装备,一来不会过大的加大自己的战斗消耗,二来也可以切实的提升自身的战力。

    可宁宇竟是直接可以将超级武器当作普通装备来使用,这一点哪怕是他身边的这些队友,老师都还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这只能够说明,宁宇有着完全驾驭操控这种武器的能力。

    而完全驾驭操纵超凡级武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有着武神甚至武神级以上的力量,第二种他压根就不是人类。

    在神体面前,超级武器或许也就只是那样罢了。在这个等级,神器甚至噬神武才是他们真正应该使用的装备。

    为什么莫安琪会一而再的折在宁宇的剑下,这一点从来都不是偶然。连莫安琪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和宁宇之间本就是存在着差距的,而这个差距中,身为普通人的宁宇是将她远远甩在身后的。

    “洞察力,耐受力,精神力,感知力,暴发力,你的五维属性没有一项是低于那些所谓的高阶觉醒者的。”东方轩辕隔着那层白绫轻轻得揉捏着自己的眼睛“刚才,我趁着你发愣的那会儿功夫。读取了这个世界眼下的一些信息,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时代呢。”

    “你可以随意读取这个世界的信息?”宁宇一愣,这是什么能力,他倒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东方轩辕一笑:“那是当然,不过说起来,要读取你们这个世界的信息,真的是太简单的。你们似乎在使用一种叫作网络的东西,你们把一切所知道的,和所需要知道的都记录在了这个载体上,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你们这个世界,对于更高文明而言,几乎是透明的。”

    “你是在嘲笑我们的文明落后嘛!”宁宇从东方轩辕的话里,听出了一点莫名的意味。

    东方轩辕脸色却是一沉:“你们的文明?不不不,你搞错了,你不属于这个文明,那是他们的文明。”

    宁宇并没有去争辩,他连自己的过去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去争论他的出身问题。

    “你刚才说的你的过去,这一点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自己去找回。你确实不需要觉醒,但还需要成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