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68章 混沌状态
    六阶狂化者,在整个狂者联盟中那已经是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物,即便称其为联盟真正的掌控者也不为过。

    用曙光学院眼下的大致定义标准来看,四阶狂化者对位于a级觉醒者,五阶狂化者对位于aa级觉醒者,那所谓的六阶狂化者就理所当然得对位上了aaa武神级的觉醒者。

    如今眼前站着的,正是与欧阳雪,言毕方处在同一高度的顶尖狂化者。

    不得不说,这个狂化者生的十分好看,给人的第一感觉,竟是个十分讨喜的奶油小生,是属于小鲜肉级的颜值标准。不过在那秀气的眉眼中,却是始终透着一股子邪媚。

    六阶狂化者,只要动用异能,身上就会显现出其本身异能所对应的狂纹。

    “是狂者联盟的五长老,倪染!”其它人或许并不认识狂者联盟里的人,可莫安琪却是认识。

    她不止一次得跟着言毕方去过狂者联盟,真正的高层中,除了联盟背后的大老板以外,其它人她几乎都打过照面。

    要真说认脸,莫安琪不敢说百分之百能够确认对方的身份。而倪染额间那朵月照花的狂纹,却是她所不会看错的。

    月照花,五长老倪染的狂纹图腾,这在整个狂者联盟中没有人不知道。每逢月照花开,都将个伴随着一场腥风血雨的到来。这朵似月般纯白的花朵,早已经成为了无数人心中恐惧的源泉。

    倪染眼下也是注意到了站在觉醒者一方的莫安琪:“哟,这不是一直跟着言毕方背后的那条小尾巴嘛,怎么?叛变革命了?想去当觉醒者了?”

    “我呸!”莫安琪可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六阶狂化者而有半分的畏惧,“我们泓溪城又没有加入联盟,我们想跟谁在一块儿,就跟谁在一块儿,叛哪门子的变啊!”

    倪染也不愿意和这小丫头多费口舌,伸出手指,笑着冲她所站的位置点了点,就转过身去望向了那个被他一脚从天上踩下来的林璃。

    林璃的身子并没有触地,在被狠狠踩下的最后时刻,她转手朝地就是一掌,气浪轰起,她的身子被送出了近一百米的距离。

    五色彩瞳凝视着倪染,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刚才有人在她脖子上狠狠得踩了一脚,而感到半点的愤怒。

    “神?”倪染一笑,额间的月照花似是迎风一展。

    “小心!”莫安琪知道这是倪染在发动异能了,当即出言提醒。

    她也不知道眼下的林璃是不是倪染的对手,虽然说林璃已经进化成了神体,可真正的战斗力却还没有人真实见过。

    “拳法家!”白云溪一怔,倪染出手的招式分明是拳掌套路,这个看似羸弱,文质彬彬的家伙,竟然还是个拳法家。

    莫安琪眉头紧皱,她曾经听言毕方提到过这位五位长老。

    他曾说过在五位长老中,倪染的异能算不上是最强的,可却的的确确是最不好对付的一个。这家伙极其善长算计,不说别的,和他战斗,很少有人能够猜透他真正的套路。除非是有着碾压他的实力,不然即便你比他强上一些,却也难以战胜他。

    碾压他的实力?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这世上还有多少人能够拥有碾压六阶狂化者的实力。

    倪染的拳风十分诡异,脚下步子更是虚实难辨。

    越是高阶的战士,不管是武神级的觉醒者,还是六阶狂体的狂化者,对于技击的运用都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程度。他们做的更多的,是去揣摩和研究自己的异能特性,以便进一步的拓展开发下去,那些层出不穷的技能就是如此得来的。

    林璃神情不变,望着挥拳直逼上前的倪染,她的手却是已经抬起。

    轰~!

    一道五色匹练被她轰出,比起之前的狂乱轰炸,眼下的她似乎已经开始捕捉敌人的运动轨迹了。

    就拿眼下的这道匹练来看,轰击的位置看似并不是冲着倪染去的,但却处在倪染冲过来的必经之路。这是攻击位置的预判。

    白云溪,楠心他们自然是能够看出这一点的。

    白云溪有些吃惊得望向林璃的双眼,依旧是那双五色彩瞳,并没有任何的变化,神情也没有一丝波动。林璃显然是没有苏醒的痕迹的。可她的战斗意识,怎么就突然变的这么强。理论上来说,混乱中的狂化者,虽然在攻击力上有着显著的提升,可在战斗技巧上却是一塌糊涂的,很容易就会被对手找到破绽,快速压制击倒。

    而眼下的林璃显然是对战斗有着自己的判断和思考,这这一点光凭战斗本能是无法做到的。另外,林璃此前也并没有多么丰富的战斗经验,一直以来她都是处在军师这样一个幕后的战斗位置。

    匹练极快,在寻常人眼中也就是一闪而过。不说它比狙击枪的子弹快,但也绝对不会比倪染的移动速度慢到哪里去。

    倪染的身形果然在下一秒出现在了匹练的轰击位置,不过他的身手十分敏捷,在反应到匹练攻击的一瞬间就已经做出了凌空规避动作。

    五色匹练几乎就是擦着他的面颊划过。

    倪染的神色出现了一丝凝重,林璃的状况似乎并不如他之前想的那么好对付。

    又是连续的几下跳跃腾挪,倪梁快速完成了近身。

    “让我看看新晋的神,究竟有多强!”说话间,拳上闪起一抹月色!

    月刃!

    他竟不是拳法家,而是刺客。月刃极薄,但却十分坚硬。刺客一向都是喜欢这类轻便,同时还具有良好隐藏性的武器。而眼下从倪染掌间弹出来的这柄月刃显然还要强上许多。

    在那月光闪动的锋锐之下,此刻还隐藏着一股冰冷的寒气。

    元素属性,这是在超级武器的研究中,经常会加入的强化资源。

    一来是因为元素之力,比较容易摄取,且资源十分丰富,方便进行大量的实验和研究。二来则是不同元素中所含有的特质,确实是对战斗有着极大的辅助效果。

    就拿冰元素来说吧,经过无限提纯和精炼过的冰元素,可以潜在的迟缓敌人的战斗动作。有时甚至连敌人自己都察觉不到。

    而眼下在这柄月刃之内就是附属着这样的冰元素效果。九极淬冰,眼下人类科技所能够淬取出的最强冰力。

    叮!

    月刃呈一条弧线自林璃的身前划去。然而想象中的断喉飙血并没有出现。

    林璃冷冷抬头望向倪染,倪染大惊,整个人身子像是被电到了一样,向后疾速弹去,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一掌挥出,林璃就像是凭空抽了谁一记耳朵一样,一股磅礴之力倾泄而下,直接将倪染结结实实得给扇飞了出去,连带着还砸倒了大片的树木。

    要知道眼下这些长在结界中的树木,受到整个泓溪森林灵力的滋养都已经长成了名副其实的巨木。这样的巨木要被砸倒,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力量可以做到的。

    “是狂者力场!”同样身为狂化者的莫安琪,比谁都看的清楚,可是狂者力场真的能够强到这样嘛!无视一位六阶狂者的夺命一击,甚至这个过程中,她根本就没有看到林璃有半点催动狂者力场的动作。纯粹就是自然而然的防御状态嘛!

    倪染月刃划下的那一瞬间,林璃的周身同样闪起了一抹琉璃光泽的空气波纹。那分明就是狂者力场的防御效果,只是实在是太强了。眼下这狂者力场,简直就宛如一道守护结界。即便是林璃站着不动,任由倪染攻击,单凭倪染的破坏力,恐怕也无法伤害林璃分毫。

    要知道就刚才倪染那样的一刀,若是换作了莫安琪,即便是她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将狂者力场催发到极限状态,恐怕也会被轻易的击碎。

    狂者力场本身的防御效果是很有限的。在同级作战的时候,狂者力场如果不加以有效的控制,那几乎是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更别提对方还拿着超级武器什么的。

    像刺客类的手刃型武器,主要就是以刺杀为主,谁还不加持个破防,破魔属性,对于他们来说,切开力场就跟切开豆腐似的。

    可即便是这样,倪染的攻击也只是在林璃的身前划开了一道微小的涟漪而已。

    现在,莫安琪十分能够可以理解倪染被击飞出去时,脸上出现的那种惊愕。如果说这样的攻击都破不了林璃的防,那么完全可以说这场战斗就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首先林璃就已经处在了一个不败的位置,极限刺杀破不了的防御,常规战斗那几乎是不要多想的,周围能量如此充郁,要说打持久战,林璃可以在这里陪他打上整整一个月。

    很快倪染已经从东倒西歪的巨木后面站了起来,林璃那一击看着都不轻,但六阶狂化者毕竟是六阶狂化者,要是说被一巴掌就给掴死了,那恐怕倪染死后连碑都不好意思立了。

    额间的月照花一张一合得摇曳着,就像是在配合着主人的呼吸一样,似是平稳,可内在却是难掩的急促。

    显然,倪染此刻正在努力得压制着自己体内翻涌的气息。

    莫安琪可不是个会随意放过这种嘲讽机会的人,当即就朝着倪染大笑起来:“五长老,我说,您老人家要是不行,就喘出来吧,别绷着了,容易受内伤的。”

    倪染恨恨得瞥了莫安琪一眼,秀丽的面容下透出了一股毫不掩示的杀机,莫安琪的这话可是暗暗得戳了一下自己的死门,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不过,五长老毕竟是五长老,这个攻于心计的家伙很快就恢复了一脸淡然的神情,拍打着身上的灰土,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装模作样的家伙。”莫安琪又补了一句。

    林璃的眼睛已经不再看向他,似乎在四周寻找着些什么。

    白云溪有些紧张得拉了拉莫安琪,示意她不要再去激怒倪染。眼下林璃并没有主观的意识,敌友不分,这种情况下可是帮不了他们的。如果真把倪染给激怒了,把他们这群人全给灭了,那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在六阶狂化者面前,他们这些a级,准a级,b级的觉醒者,根本就不够看。

    莫安琪也不是不分轻重,稍稍又刺激了一句后,就也收敛了起来,猫在一旁静静得看着林璃接下来的表现。

    “不对呀,宁宇呢!宁宇怎么一直都没有出现!”封紫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也开始四下寻找起来。

    她有着独特的瞳术异能,要在林子里找人,可比普通人方便快捷了许多。

    很快,她就捕捉到了一道身影。在茂密的树木间,这个影子不断得跳跃着,距离他们不远,但却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范围。

    封紫儿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静静得看着那道影子的移动。

    宁宇身上没有觉醒者的气息,不管是狂化者还是觉醒者,要单凭感觉去捕捉他,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林璃眼下在寻找的,似乎就是宁宇。

    “难道,她能够察觉到宁宇的轨迹?”封紫儿心中暗道不可能,要真是这样,林璃的感知力可就太强大了。

    要捕捉到一个人的位置,除了靠眼睛,那就是感观上的气息捕捉。

    林璃觉醒出瞳术的可能性太低了,虽然眼下她呈现出五色彩瞳的模样,但封紫儿可以肯定,这其中并没有瞳术的异能轨迹,对于瞳术而言,她实在是太过熟悉了,绝对不可能看错。

    如果不是瞳术,那只可能是感知捕捉了。

    难道是宁宇身上有什么能够吸引林璃注意力的东西?封紫儿心中想着,眼睛却是不动声色得在注意着宁宇身影移动的方向。

    突然,封紫儿眼中那道身影停住了。

    所在的位置竟是倪染身后左侧方三十度角的位置,从这个角度看,那个位置是!

    封紫儿突然意识到林璃所做出的攻击,为何会拥有如此精准的预判性,这个做出预判的人,分明是宁宇,而不是林璃。

    距离相隔太远,又有林木遮盖,要看到宁宇在做什么,封紫儿肯定是做不到的,但他就是停在了那里。

    出手了!

    封紫儿看着林璃的目光慢慢的扫到了宁宇所在的位置,刷的一下猛得抬起手,一道五色匹练呼啸而出。

    恰逢此时倪染也动了,运动的方向竟是迎头对上匹练射来的位置。

    倪染脸色瞬间大变,身子却已经滞空,这种时候要想凌空扭动身躯,改变移动位置,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这一招根本就无法规避。

    当即双掌猛得胸前一撑,狂者力场瞬间化为纯白,这是他在刻意得催动力场进行主动防御,被主动催发的力场防御,远远要比被动防御高出许多。

    与此同时,一面银晃晃的金属盾牌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挡在了倪染的身前。

    竟也是一件神器!能够这样凭空召唤出来装备的,不是时空异能者,那就只能是装备达到了神器级别,通过超级授权,将神器寄存入觉醒者或是狂化者的超级基因之中,需要使用时,激活授权调出即可。

    他的动作很快,几乎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完成了这些。

    五色匹练轰然而至,狠狠得砸在了银色盾牌之上。

    只是这一下轰击,盾牌上骤然银光大盛,且开始连续的闪烁起来。

    一下,两下,三下。

    当闪烁到第三下时,盾牌竟然凭空消散了去。

    三下银光足足消耗掉了五色匹练七成左右的威力,而此刻银光盾牌终于也是达到了极限,神器不会轻易被摧毁,但是却也是有其各自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特别是防御类的神器,当它们受到的攻击达到了它本身所能够承载的极限时,就将无法再继续起到任何作用。此刻,它们会重新回到召唤者的超级基因中,且在短时间内无法再进行第二次召唤,类似于一种技能冷却的机制。

    剩下的匹练只留下原来的三分之一粗细,然而就是这三分之一的攻击,却也是将倪染催动的月白色力场给瞬间轰成了碎片。

    倪染再一次被击飞出去,又是轰倒了一连串的树木。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一个混沌期的狂化者,怎么会有如此精确的战斗意识和战场判断,这样的攻击完全不像是无意识的出手,难道这是某种自己所未知的神秘力量,难道他此刻面对的,真的就是一位神嘛!

    反倒是眼下的封紫儿已经可以肯定,在帮助林璃做出判断的人是宁宇。他似乎掌握了什么方法能够将林璃的注意力始终都保持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而且宁宇对于这种吸引力是可以做到收放自如的,他只在需要让林璃察觉到自己的时候,才暴露出自己的位置。

    而他所暴露出来的每一个点,都是在为林璃做出的攻击定下方向标。

    倪染晃晃悠悠得站起身来,通过银盾和力场的两层消耗,匹练最后还是没能够真正伤到自己。

    可这一次的接触,他也是清楚的意识到了林璃攻击的可怕性。如果不加任何防御手段,直接任由匹练击中自己的话,那恐怕就算是不直接被轰死,也起码要丢掉半条命。

    最关键是,他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在林璃身上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原本带回新神,在他眼里不过是个轻而易举的任务,此刻看起来却似乎还颇为棘手。

    “哼,这家伙好东西可真不少,连银月盾都祭出来了!”莫安琪忿忿得嘟囔着,她实在是太希望林璃一掌将这家伙给毙了。

    六阶的狂化者啊,自从狂灾纪元以来,有记载的资料中,还从来没有过一个六阶狂化者死亡的记录。

    新生神祇的出现,拿一颗六阶狂化者的头颅来祭旗,简直是恰到好处啊。

    林璃的目光依旧似有似无的搜索着,而封紫儿再一次得看到宁宇奔跑移动了起来。

    倪染再没有轻举妄动,他在仔细得观察着林璃。他相信一切反常的背后,一定都会有一个可以解释的通的理由。但凡谋于心计之人,都不会是鲁莽草率之辈。

    对于战场的分析和解读,在逆境下的判断和进退,甚至是在挫败中的隐忍与让步,这些在倪染身上从来都是不会缺少的。

    除了一次自己的主动攻击,遭到了一掌反打,这一点像是林璃在条件反射下的还击动作,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匹练攻击,都明显存在着攻击位置上的预判。

    拥有判断力嘛!倪染突然心中生起一个念头,他打算再试一试林璃。

    只见他突然身形跃起,两枚飞蝗石被他从高空打出,分别以左右两道弧线的轨迹射向林璃,如果是条件反射,对于远程攻击的应急反应一定是会做出躲避或是迎击的,即便她眼下有着强大的狂者力场守护,但是面对攻击时下意识的反应却是肯定会有的,除非她的意识根本就不在线。

    砰砰!

    枪响,封紫儿直接两枪将那两颗飞蝗石在空中打爆。

    聪明的她怎么会不知道倪染是要试探林璃,眼下宁宇的存在可是万万不能暴露的。

    虽然她不知道宁宇在用什么方法控制林璃,但是只要有宁宇在,他们几乎就相当于有一个神级的战力可以供他们驱使。

    莫安琪此刻也察觉到了一些问题,轻声在白云溪耳边说道:“林璃好像在被什么东西吸引着,她貌似并不是在针对倪染做出攻击。”

    白云溪点了点头,这个她也看出来了,其实早在封紫儿察觉到宁宇身影的时候,她就已经从封紫儿反应中看出了端倪,之后的观察更加印证了这个问题的存在。

    “真不知道,那小子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可以控制狂化中的新神!”莫安琪轻声的抱怨着,目光却是若有若无得瞟向倪染:“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也会察觉到这个问题。”

    刚才短暂的几次交锋,倪染完全是被打懵了。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六阶狂化者啊,论智慧,论意识怎么也不可能输给眼下的这些小辈。

    眼下,他已经开始静心观察敌人,想必很快就能够想出解决的办法。要想瞒住这个谋于心计的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封紫儿的攻击打断了倪染的试探,倪染冲着这边看了两眼,却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愤怒。

    而就在他准备再次出手试探之际,林璃再次动了!

    而这一次,她再不是远远的发动远程攻击,而是甩动着身下的蛇尾,整个人低吼着朝着倪染的方向冲了过去。

    倪染刚刚镇定下来的情绪再一次的慌了!

    “这……这才是正式进入混沌状态吧!”莫安琪怔怔得说了一句,紧接着连忙叫道:“快!带上他们,咱们快离开这里!”她已经来不及再多作解释。

    虫洞亮起,她率先扶起了藏着言毕方的那个灵蛹丢了进去,接着整个人就钻进了虫洞之中。

    白云溪他们先是一惊,但很快也是照着莫安琪说的,开始行动起来。

    “这才是进入了混沌状态吧!”倪染看着直冲过来的林璃,眼眸里突然闪烁起一抹月色明芒。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