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78章 流光屠龙
    武候得令,丝毫没有犹豫,飞也似得开始继续向上攀爬。

    黎朵儿的快速攻击并没有奏效,与此同时狙击手飞快得从腰间掏出双枪猛得指向黎朵儿攻来的方向。看也不看,甩手就是砰砰连续两枪。可就是这样看似随意的两枪攻击,竟是准之又准得击打在了黎朵儿的两柄剑尖之上。

    如此近距离的快打射击,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松做到的。

    剑刃的攻击位置此刻已经发生了偏移,那么再继续攻击下去已没了意义,黎朵儿很是果断,立刻抽身退开了两步。

    枪体术,没想到这样的一位狂化者,竟然还身怀枪体术这样枪械师的高端战斗技巧。而且从他的施展上来看,似乎还是特别精通此道的样子。难怪在初见敌人是剑士的那一刻,他并没有表现出一个狙击手应该出现的慌乱和无助。他很自信,即便是与善长近战的剑士交手,自己也不会毫无还手之力。

    对于在技巧方面,无论是觉醒者,还是狂化者,这些几乎都是通用的。

    只是不同的人,对于攻击技巧的使用和理解,各不相同,因此即便是同样的技巧,在不同人的手里施展出来,效果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黎朵儿眼角微微一挑,即便是如此,那又能怎么样!

    这么近的距离,剑客遇上狙击手,枪体术纵然有用,但能够起到的效果也就是那样而已。这家伙眼下能做的,也就是拖延到自己的队友过来救援自己。

    手枪的枪击声极大,要不了多久,队伍里的其他人就会发现这边的情况。

    等到了那会儿,自然而然就会有合适的人来对付这位双剑女剑客。

    黎朵儿眉头一蹙,双目如电,对方的目的性已经是十分的明显了,而她眼下要做的就是速战速决。

    手里的短剑不断得翻舞着,在她身着凝成了一片片剑幕:“你见过流光屠龙吗?”

    “什么?”狙击手一怔,一个很陌生的名词,似乎确实是从来没有听到过。

    黎朵儿的嘴角却在此刻挂起了一抹傲然而又残忍的微笑:“没事,过会儿你就知道了。”

    刷,剑动了。

    狙击手连忙双枪齐探,双手连抖开始了交替射击。然而他的弹道轨迹似乎是在刻意得躲避着黎朵儿的剑刃一般。

    两柄剑影,就似是游龙一般在弹雨中穿梭。

    近身!

    狂人狙击手的眼中在此刻终于生出了恐惧的情绪。

    刷~刷~刷~刷刷刷~!六剑飞舞,狙击手依旧在凭借着本能做着简单得枪体术防御动作,可这些都已经没有用了。

    每一道剑光划过都会带起一连串飞舞的血花扬起,血花在空气中炸成一小团一小团的血雾,弥漫在四周。

    黎朵儿的嘴角沁着笑,手中剑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这一刻,她似是变成了一个技艺高绝的一流雕刻大师,眼下正专心舞动着手里的刻刀,尽情得雕琢着自己的艺术作品,她不是在杀戮,而是在宣泄着她灵魂深处的创作灵感。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她的眼中开始显露出略带腥红的暴戾,一股残忍的气息不断得借附着她手中飞扬的双剑被喷泄出来。

    这一刻的黎朵儿,好似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毫无感情的挥舞着手中的双剑。

    锐利的剑刃避开了狙击手身上的所有的骨骼,一块块切口整齐的肌肉组织被寸寸剥离下了他的身体。

    狂人狙击手想要痛呼,想要哀号,可他哪里还叫的出来。在黎朵儿挥出第二剑时,他的喉管就已经被切开了。只是黎朵儿的剑劲控制得相当好,这一剑斩下并没有直接取下他的性命,只是单纯得将他的嗓子声带给挑断了,她素来不喜欢嘈杂,更不喜欢这些极度痛苦下发出的哀号声和惨叫。

    那样的声音,实在太破坏眼下的美感了。

    随着最后一剑的落下,狂人狙击手的双瞳这才慢慢得涣散成了灰白。

    一块块身体上的肌肉组织被完整得切割下来,甩在一旁,眼前的这个敌人此刻除了脑袋和四肢以外,已经被完整得剥去了所有的血肉。

    “好久没有体验过这么残忍的杀戮了。”黎朵儿擦拭着剑上的鲜血,转头望向那个瞭望洞,她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是以腹语在说话,而她的眼眸中早已经被充满了鲜血,这个样子,和之前封紫儿异能反噬时的模样简直是如出一辙。

    希望白云溪他们没有见到这一幕吧!不然即便是战友,恐怕也会畏惧她吧!

    此刻,黎朵儿的眉眼中尽是阴郁和狠毒。

    这些神情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脸上!

    好在凭借着那样一个小小的瞭望口,封紫儿他们也无法观赏到这场血腥的屠杀。

    鲜血顺着剑尖一滴滴滚落到了地上,空气中洋溢着刺鼻的血腥气味,整个瞭望室内,到处都弥漫着稀薄的血雾,这是她一剑剑斩击带起的血气。那位可怜的狂化者狙击手,体内恐怕有十之七八的血液,都被扬到了这片狭窄的空间之中。

    而此刻,外面的的激烈打斗声已经传来。

    黎朵儿知道,武候已经和这支队伍里的其它人交上手了“狙击手已经清除。”

    开启通讯频道,黎朵儿先是通报了一下自己的战斗情况,转身也向着外边的石道跑去。

    根据白云溪的任务安排,他们的第一目标就是摘除敌方队伍里的狙击手。没有了狙击手的掩护,封紫儿也无需再有什么顾及,直接立起身来,将巴雷特长长的枪管架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从她的这个角度来看,她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得攻击到战场的任何一个角落。

    通过瞳术辅助她更是能够很好的锁定眼下她的每一个敌人。

    除了那个被黎朵儿击杀掉的狙击手以外,这支队伍里还有一位枪棍师,一个刺客,一个拳法家和一位剑客。

    他们都是近战职业的战士,甚至连坚盾手都没有出现,对此封紫儿还是比较满意的。

    在这种情况下,狙击手的毁伤能力是最直接的。特别是她的第一枪,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的住。

    砰,第一枪击发,这一枪的目标对准着的是距离武候距离最近的那位刺客,一直以来刺客都没有进行像样的攻击行为。从始至终都在队友的攻击缝隙间游走,他显然是在寻找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刺客这样的职业就是这样,他们十分善长寻找和判断机会。

    一旦让他们找到了这样的空档,往往只需要一击,敌人恐怕就要重伤甚至死亡。

    赤芒托着长长的光弧转瞬即至。

    噗,命中!

    刺客此刻正扬着手刃,佯作进攻姿态。谁料此刻会有一发子弹突然从他的脑后袭来。

    子弹瞬间就穿过了刺客的狂者力场,在无意识防御状态下,这样的狂者力场防御力是十分有限的。更何况这次封紫儿可是身后偷袭。红光瞬间就贯穿了刺客的身体,一团血霉在空气中炸开。

    “远处有狙击手!”枪棍师手中长棍一甩,转身朝封紫儿所在的位置指了指。

    他的这话应该是在提醒身边的队友,最主要的应该还是在提醒瞭望室内的那位狙击手。毕竟五人里,也只有狙击手能够对对方的远程输出职业造成有效的威胁和打击。

    可惜啊,就算能看到我又有什么用,你们已经不具备任何的远程攻击手段来对远处火力进行牵制和压制了。封紫儿连移动走位都懒得去做了,直接将枪口朝向微调了一下,又是一枪放出。

    噗,弹无虚发,又是一个人倒下,这次倒下的是剑客。

    枪棍师大怒,他明白眼下自己这伙人,恐怕很难再翻起什么浪来了。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拼掉自己眼前的这个枪棍师武候。

    然而,武候哪里会被他给唬住,蟠龙战棍迎上那根森黑的铁棍,交击声不绝于耳,两人都完全放弃了自己的防御,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攻击之中。

    刺客,剑客相继死去,队伍眼下早已战意全无,剩下的那个拳法家不知所措得站在那里,望着酣战一处的两人,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封紫儿抬起了枪口对向了最后的那位拳法家,可这次她的扳击却是没有扣动,因为此刻,黎朵儿已经进入到了她的视线之中。形如鬼魅,剑似光影,黎朵儿的动作,就连封紫儿都吓了一跳。

    两柄短剑被同时送入了那位拳法家的喉管以及心脏,对方连反抗的动作都没有来得及施展出来,就已经断绝了生机。

    “杀!”武候一声低吼,战棍狠狠砸下。枪棍师仗棍格挡下了这记攻击,即使是格挡住了战棍,蟠龙棍端的龙头却是已经压在了敌人的胸膛之上。

    “死吧!”铮一声金鸣,矛尖弹出,被狠狠得送进了敌人的胸腔。

    那位枪棍师满脸不可置信得望着武候,直到死去他的眼睛都是瞪得大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