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115章 争执
    从石棺里面轰出来的一个掌印,所有人一时间都有些懵住了。

    这要怎么解释,难道说是帝轩辕,这个已经作古了几千年的人族皇者又活过来了?这完全不合常理啊,诈尸么难说是。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狂灾纪元开始以来,这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事又有什么时候是讲过常理的。

    大家伙儿又重新回到了墓室,每个人的脸上神情各异,有疑虑的,有沉重的,有低落的,有愤慨的,反正一时间这小小一间墓室真的是怨气四伏。

    “更奇怪的是,这个墓室中真的就只留下了一个掌印,如果说帝轩辕真的活过来,将石棺轰开,那也是要走出来的吧。都说鬼魂能飘,没听过尸体也能飘的。”怡儿所能够分析出来的情况很有限,她也只是将自己的所见所想,以最直观的方式表达出来。

    这个问题也是眼下大家都在考虑的,难道说这位帝轩辕也像马毅和莫安琪那样,掌握着时空异能,直接跳跃到了另外一片空间中去了?

    可要是那样的话,他还要轰开石棺做什么,这不是多此一举嘛!直接睁开眼睛,一秒飞走不就行了。

    几经折腾,也没有猜出个什么花样来,大家终于还是将注意力从石棺上移开了。

    “这个玉匣子之前是用来装什么的呀?”怡儿缓缓蹲下身去,这个匣子之前唐影已经开启过,确实是个空匣子,但是能够用这么大块玉石做成匣子来放置的物件一定是不一般的。

    “相传帝轩辕手中拿着远古十大神器之首的轩辕剑,从这个匣子的尺寸上来看,很有可能就是用来安放轩辕剑的。”李斯诺上上下下又打量了一翻这件玉匣长长得叹了一口气:“是昆仑玉材质,十有没错了。”

    唐影的脸色不太好看,这个空冢对于他的打击还是有一些的。

    他千里迢迢从西蜀赶过来,多半也是为了这冢中的物件,没想到这趟折腾下来,连瞅都没有瞅见。

    “这轩辕剑,多半就是咱们这次任务的目标了。”封紫儿看向白云溪。

    白云溪点了点头,她也是这样想的,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轩辕剑早就不在这间墓室里了。

    “那接下来怎么说,咱们就这么回去了?”唐影有点不甘心的看着李斯诺,可现在不甘心还有什么用,难道不甘心就能够把轩辕剑给找出来吗?如果说还有些什么蛛丝马迹留给他们,可以让他们顺藤摸瓜得找下去,那也就不说什么了,大家都是冲着这个任务来的,无论怎么样,也不会轻易放弃。

    可眼下呢,除了一个空墓,什么也没有剩下。

    就算是大家有心要查,那也完全没有调查的目标与方向啊。

    “咱们任务的周期时间线已经执行太长了,也不知道龙城那边的狂潮结束没有,我建议先回返龙城。”白云溪是队伍的领头人,换句话来说,她的决定就意味着眼下这些觉醒者们的决定。

    她的这个建议是争求非战队以外的其他人的意见的,就比如说李斯诺,莫安琪还有唐影。

    唐影倒还好说,他是西蜀分院的院长,是觉醒者里的武神,他随自己一行人同路并不存在什么问题。倒是李斯诺和莫安琪这边可就有些麻烦了,他俩的身份就实在是有些敏感了。

    就拿李斯诺来说吧,不管他现在的立场是什么样的,首先他身为六阶狂化者的事是无法改变的。

    再然后就是之前他担任狂者联盟的三长老,就冲这两点,他也是肯定不方便随队伍返回驻地的。

    而莫安琪,现在已经是泓溪城的城主,虽然泓溪城并没有正式加入到狂者联盟之中,从身份立场上来说并不在觉醒者联盟的对立面,可毕竟也是由狂化者聚焦起来城市,而她自己也是一位狂化者。

    莫安琪率先表态:“我得去找言毕方,然后带他回到泓溪城里去。不管他醒没醒,眼下我已经是泓溪城的城主了,许多事儿,还是需要我出面来处理的。”

    别看她莫安琪眼下还只是一副小萝莉的模样,一路上对于白云溪也是百般的依恋,但她却是很明确自己的责任的,从本质上来说她是一个有担当的姑娘,虽然很多时候她会也犯迷糊,可是在大体的方向上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偏差。

    白云溪点了点头,这一路走下来,她对莫安琪也是有了很深的感情。莫安琪把她当作姐姐来看,她又何尝不是真心将她看成是自己的妹妹,这种感觉本身就是要彼此相互的默契,才能够产生这种共鸣的。

    “安琪,回到城里,要好好加油知道嘛。”白云溪出言勉励。

    莫安琪用力得点了点头:“放心吧姐姐,下次你再看到我,我要让你见见六阶狂体下的我,那时候的我一定会更加的漂亮。”莫安琪笑着,她说的并不假,每多解开一层封印,她的能力就会有一次很大的飞越。

    就像她现在对应着四阶狂化者的力量,所展现出来的就是一个小萝莉的样子。

    随着她解除封印,进阶到五阶狂体后,她就会成长为一个少女。

    说实话,少女状态下的莫安琪已经是相当的美丽动人了,白云溪真的很想看看六阶狂体下的莫安琪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形态。

    李斯诺走到了封紫儿的身边,轻声道:“紫儿,眼下我还不方便陪你回去,我会在泓溪城里等着你的。”

    封紫儿有些不舍得拉着李斯诺的手,自己这才刚刚和父亲团聚,一眨眼的功夫竟是又要分开,不过她并不是不那种不懂事的女孩:“爸爸,你放心吧,等我得了空,我就会去找你。”

    李斯诺点了点头。

    “你呢?你怎么说。”李斯诺望向唐影。

    唐影摊了摊手:“我倒是真不想回去见马毅,任务失败,我铁定得被他训一通,可惜啊,逃不掉哦!”唐影的失落已经消淡了许多,他并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能够成为武神的强者,又有几个是心智脆弱的玻璃心呢,谁又不是在一次次得失败中爬上的巅峰。

    “那就这么定了,”白云溪见大家都已经表了态,也是安排起来“唐前辈,咱们就立即回返龙城去。李前辈,您也带着安琪回泓溪城。”

    “慢着!”突然武候开口,他身形向前挤了挤,神情有些古怪:“这次咱们的任务中好像还有一项没有去做。”

    大家纷纷朝他投来了疑惑的目光,轩辕冢都已经下过了,还有什么任务是没有执行的呢?

    倒是封紫儿,只用了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就反应了过来武候所指的那个任务是什么。

    自然就是武候之前执着于参加这次任务的主要原因,也就是为了他的老师罗颜。

    “罗颜老师的遗体还没有找到呢。”封紫儿轻轻开口向白云溪提醒道。

    白云溪这才反应了过来,武候他们参加这次任务的初衷就是为了要进入到泓溪森林来寻找罗颜的下落,无论生死,都要将他带回龙城去。

    经封紫儿这么一提醒,白云溪不由得暗暗骂了自己几句愚笨,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要找罗颜那也真的是无从下手啊。

    “罗颜你恐怕是找不到了。”说话的是莫安琪,她的神情有些黯然“那一次任务中,他们遇到了狂者联盟的沐苏鸾,我和言毕方本来想救下他们,结果……”

    “沐苏鸾!”

    “这不可能!”

    唐影和李斯诺先后出声惊呼,莫安琪接下来的话他们根本连一半句也没有听进去。

    还不待武候说话,唐影已经是一个箭步就蹿到了莫安琪的面前,面具下一双眼睛冰冷得透露着一股慑人心魂的鬼气:“丫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沐苏鸾什么时候成狂者联盟的人了!”

    原本一行人还是并肩作战的伙伴,突然间唐影的反应像是对上了你死我活的生死大敌一样。

    莫安琪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连连向后猛退了几步,白云溪赶忙上前扶住莫安琪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唐前辈,您这是干什么!”

    李斯诺也是在一旁忙着伸手拉住唐影,“唐影,你冷静一点!”

    唐影猛得挣开李斯诺的手,狠狠得瞪了他一眼:“那你来告诉我,沐苏鸾和狂者联盟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你不是联盟的三长老嘛,这种事你别告诉我你会不知道!”

    “唐影!小鸾的事我们也是没办法!”在沐苏鸾的事上,李斯诺确实对唐影有所隐瞒,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沐苏鸾这三个字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有谁能告诉我,这个沐苏鸾是什么人!她把我的师傅怎么啦!”武候眼睛红红得望着莫安琪,显然他的矛头也对准了她,毕竟这件事本就是莫安琪提出来的。

    现场的气氛可怕到了极点,就连身为局外人的怡儿也是被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黎朵儿小心得防备着两边,随时准备着冲上去劝架。

    唐影回头险些一掌朝武候身上呼过去:“臭小子,管好你的嘴巴,你几时听到沐苏鸾把你师傅怎么样了!”

    “我管她是谁,杀了我师傅,就得偿命!”武候完全不怂,扯着嗓子红着脸就要往前走,封紫儿拼了命才将他扯住。

    “武候,你也冷静点好不好!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大家都不要乱啊!”封紫儿大声叫着,李斯诺也是竭力得拉扯着唐影。

    谁会想到一个准a级的觉醒者,会有这样的魄力,彪着膀子要同一个成名了几十年的武神硬刚。

    白云溪彻底傻眼了,这一会儿的功夫,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大家怎么就突然要打起来了,她连忙晃了晃怀里的莫安琪:“安琪,安琪,你快说说,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下知道事实情况的,也就莫安琪一人了,归根结底她才是这次争端的源点。

    听到白云溪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刷得投向了莫安琪。

    莫安琪从来都不是个会胆怯的小姑娘,自来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那一日,罗颜带队进入到泓溪森林的腹地,恰巧我同言毕方也在那里。当时我们在寻找一处蓝晶矿岩。在一个不经意间,我们两方发生了接触并且进行了短暂的战斗。

    觉醒者队伍里虽然没有武神强者,可那五位觉醒者都不是弱手,配合战斗能力更是极强,一时半会儿和我言毕方也没法解决他们,所以就决定先行撤出了战斗。

    可是言毕方又担心这行人会摸去祖地核心,所以一路上,我们都小心谨慎得远远跟在后面,直到他们与狂者联盟的人正式接触。我看的很清楚,那人就是苏沐鸾,不会有错的,我在联盟时见过她!”

    “你还敢说!”唐影愤怒得已经扬起了自己的鬼手,要往莫安琪这边扇过来。

    李斯诺可不敢大意,直接在莫安琪的头顶虚空之中展开彼岸花来保护她“唐影!听她说完!”

    唐影一声怒哼:“还有什么好说的,完全是瞎说八道。就算是小鸾,她一个aa级觉醒者,怎么可能团灭罗颜他们五个,罗颜他们的实力你我还不清楚吗?那可是曾经的第一梯队!连她和言毕方都拿不下五人,小鸾怎么可能杀得掉!她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这个满口荒话的骗子!”

    莫安琪丝毫不示弱,唐影确实比她要强大许多,可她也不是能够让人随意污辱的:“拿不下他们?你开什么玩笑,你是第一天成为武神嘛?武神与aa级觉醒者的差别你不清楚?言毕方什么人,你不知道?”她丝毫不给唐影反驳她的机会“不杀,不意味着杀不掉。还有!你口中的小鸾根本就不是什么aa级觉醒者,她已经是六阶狂化者了!”

    六阶狂化者,六阶狂化者,六阶狂化者!莫安琪一口气将这五个字说了三遍,她毫不畏惧得直视着唐影那几乎要滴出血来的眼睛,连眨都不曾眨一下。

    她不惧,只是因为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那都是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