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299章 苦练
    韩秋被掳出曙光之城,使韩冬心中的阴毒几乎被全部凝聚了起来,他现在就想着要看宁宇和神河文明拼个你死我活。

    宁宇有多强直到现在韩冬还没有估计出一个准确的值,但神河文明的强大,韩冬曾经可是见识过的,能够令整个仙道文明不敢触碰的文明,究其根源就在于其无法撼动的硬实力。

    无性神使之前说过,宁宇消融太阳神合金依靠的是太古穷奇的力量,韩冬心中其实一直在怀疑,无性神使最后是不是死在了穷奇的手里。

    这些韩冬都不得而知,无性神使在离开前并没有同韩冬讲太多有关他应对宁宇的行动细节。而这些韩冬都将其视作了神使对于杀死宁宇有信心的表现。这也是会何最后他会带着那么多人亲自去堵越境之人。

    可万万没想到,越境之人没堵住,还把自己的儿子给送到了宁宇的手里。

    第二次的圆桌会议一直从凌晨,一直举行到了当天的下午,而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人离场。

    这些人都是曙光之城真正的骨干人员,他们恋栈眼下的这种安逸生活,谁都不愿意就此终结这种日子。

    而要保证这样生活能够继续下去,就必须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而且这个人必须是宁宇。

    还有不超过二十四个小时,神河舰船就会降临地球位面,进入曙光之城,他们必须做好一切准备,以求万无一失。

    不过直接怼宁宇,他们恐怕是没这个胆子了。一个眼睛不眨一下就噬杀了两位神使的家伙,究竟有多么可怕的力量大家都吃不准,眼下所能够用的招数,也就是诛心谋划了。

    宁宇并不知道,眼下还有这么多人在算计着自己。

    最后一天,他和小舞早早就起了床,收拾妥当下了地下室,进行最后的训练。

    一天的时间,也就是说她在幻视界中还能够进行至少一天的实战训练。

    原本最令宁宇担心的,就是小舞的心无法硬起来,不敢面对真正的死亡,无法亲手杀死敌人。

    可是经过唐柔的死,宁宇已经可以明显得感受到小舞内心的变化,她的内心在一点一点得变得强大且坚韧。

    她渴望力量,渴望着自己强大到拥有能够保护身边所有人的力量。她不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身边任何的人为自己而死,为此她可以杀人,可以杀死一切想要伤害她还有她的亲人朋友们的敌人。

    幻视界中的场景被一点一点得加载,这一次再没有什么虚拟的角色数据出现,小舞和宁宇面对面的站在了渚江源。

    在片场景本来在昨天宁宇和祁琼的战斗中已经被毁去,不过修复地图这种事,对于数据位面而言,那实在是太简单了。

    为了更加贴近实战,宁宇决定亲自跟小舞对练。小舞需要提升,而宁宇也需要更加进一步得了解小舞眼下实力所处在的位置。

    战斗毫无预兆得就暴发了,宁宇站着不动,而小舞起手依旧是粗暴之极的强袭者之怒,手持战矛,一往无前。

    这种战斗风格和武候十分相像,不过在气势上比起武候始终还是差了一些。

    直到战矛贴近宁宇不到三寸处,宁宇稍稍让过身子,回手一掌按在了小舞的胸脯之上,小舞整人直接喷血飞出,宁宇下手并不留情,这里是虚拟世界,他不用担心真的会伤到小舞。

    宁宇从柔情的小男友,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无比严厉的教官:“站起来!”

    冰冷得斥喝声,令小舞委屈得吸了吸鼻子,这还是宁宇第一次这样打她,她强忍着心中的委屈,支撑着战矛站了起来。

    被攻击失去血量,虽然小舞不会感受到痛感,可是失去生命值后的虚弱感还是会有的,刚才宁宇一掌直接打掉了她百分之三十的血。

    “战斗时,要不杀,要不退,最忌讳的就是攻击中出现犹豫,你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宁宇刚才切身得感受到小舞战矛在距离自己一尺时就开始攻势衰减,本来她的这一招,宁宇要避开还是要花上一些功夫的,可她倒好,自己将攻势一减,不仅没有对宁宇产生逼迫,还给了宁宇一个攻击反打的机会。

    将自己的近身空当,完全暴露到了宁宇的掌下,如果当时宁宇手中的是剑,小舞这一刻已经被秒杀掉了。

    “再来!”宁宇扬了扬手,示意小舞继续攻击。

    小舞咬了咬牙,手中千机匣变化,变成了那柄细软的长剑,剑体技能瞬身术发动,她剑指宁宇,直接化作一道银芒就刺向了宁宇。

    比起初时使用瞬身术,眼下的小舞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在瞬身的过程中,她的速度更快了一些,而且身子的残影也是越来越淡了,待到残影全消,无影无踪,那么她的这一招也算是学到家了。

    宁宇的眉头皱了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就在小舞剑刃刺到他的一瞬间,宁宇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小舞一剑穿过了宁宇的身子,可是宁宇早已经不在那里了。

    “以已之短,攻敌之长!这就是你的战术?”啪,又是一掌,毫不留情得拍在了武小舞的后背。

    噗的一口鲜血,喷到半空,大团的血雾爆散开来,给人一种极为惨烈的既视感。

    小舞整个人被击到了半空,又重重得摔落在了地上,灰溜溜得翻滚出去了好远。

    “宁宇,你要再这样欺负小舞主人,我就把你踢出系统!”双子星愤怒的声音在空间里响起,她一直都在关注着两人的切磋,眼下她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在这里,就算小舞不会疼,可是人家毕竟是女孩子,你将人家打成那样,这也太难看了。

    听到双子星的话,小舞原本的委屈也是再也绷不住了,眼泪刷刷得往下掉:“双子星,你不要管,是我没用,我活该被打!”

    “现在被打,是为了你以后少被打!”宁宇的声音同样是带着一丝心疼,可是如果不叫小舞受些委屈,她又怎么能够将这些宝贵的战斗反应,铭刻进自己的骨子里。

    这些在未来的战斗中,可都是用来保护她性命的知识。

    “我知道!”小舞扯过斗衣的衣袖,将眼泪擦了擦“再来!”

    手中剑一晃,千机匣再次变化成了一枝法杖。

    宁宇点了点头:“终于是选对了战斗方式。”

    “雷符!”只见小舞右手法杖指天,左手双指一夹,空中扬起,一张蓝紫色的符纸出现在了自己的掌中。

    强烈的雷元素在朝她聚焦,风云际会之时,一道雷电自天空狂策而下,轰向宁宇。

    宁宇弹身越位闪躲,而雷电在即将轰到地表之时,突然又回返折身而上,直取宁宇落点而去。

    雷符召雷,法杖引导,宁宇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次小舞使用天师符法要配合法杖了,法杖虽然可以提升雷元素的强度,但是其最重要的作用还是在引导天雷的攻击轨迹上。

    “很好!”宁宇本可以轻松再次瞬身躲过这一击,可是他却只是轻轻得说出了这两个字,随后任由暴虐的雷电轰击在了自己的身体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