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419章 酒友
    “久等了,久等了。”陈宫人还没有到楼上,他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小康,小叶,你看我找到啥了。”只见他捧了一个精致的小瓷壶,急冲冲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康医生鼻头微微一动,眼睛隐隐一亮:“竹叶青?”

    陈宫啪得一掌啪在桌子上,吓得埋头苦吃的大熊和小林杰差点没跳起来。

    “小康厉害,真厉害!这可是我花了不少口舌才讨来的,可以说是这家酒坊里的镇店之宝,快来尝尝。”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给康医生斟了一杯酒“不过比起你们的那坛花雕,品质怕是要低不少,兄弟将就着喝。”

    他还打算给叶奕也倒上一杯,叶奕连忙推说自己不会喝酒,陈宫少有的收起了自己的豪爽,并没有再劝酒。

    对他们酒鬼来说,现在这酒可是比黄金还要贵重的多的宝贝,喝完可就没了,让不会喝酒的人来喝酒,那本身就是对酒资源的浪费。

    康医生端起酒杯,在自己的鼻间稍稍晃了两下:“嗯,这得有小十年的陈酿了吧,好酒,好酒啊。”说完轻轻得泯了一口,那一脸的享受感让人看着很是不习惯。

    叶奕知道康医生喝酒的习惯,那可都是牛饮海喝,这会儿竟然喝的这么文雅,倒是令叶奕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陈宫见到自己遇到了酒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小康真是行家,真是行家,这竹叶青就是十年前埋土入窑的。没想到小康这都能够品出来,陈某自愧不如啊。”

    康医生则是摆了摆手,轻轻得放下酒杯:“陈大哥太客气了。”

    “来,康兄弟咱们走一下。”陈宫举起酒杯,朝着康医生敬酒。

    康医生这个大酒鬼这一次再是没有急着再端起酒杯来,“陈大哥,这次我们来龙门大集找你,是有事相求的。”

    陈宫见康医生一脸正色,便将酒杯放置一旁,坐了下来:“有什么事儿,你们尽管说,能帮到你们的,我一定会帮的。”

    康医生看了叶奕一眼,叶奕朝他点了点头。

    相比于叶奕,陈宫视康医生为酒中知已,这份关系倒是让康医生与陈宫的关系拉的更近了一些:“就在不久前,我们在城郊的据点农庄,遭到了别人的袭击,袭击者烧毁了我们的房屋,抢夺了我们的资源,最可恨的是他们竟然还想活活烧死我们的伙伴。

    虽然我们及时赶回去,救回了我们的家人。但是有家中的两位长者,却是因为受伤太重,离开了我们。”

    听着康医生的叙述,陈宫的脸色一也是一点点的冷了下来,他知道康医生找自己帮的忙一定和这件事有关,而这件事极有可能还与龙门大集内的人有关联。

    “那两位老者,与我和叶奕都有救命大恩,我们不能就这样让他二老枉死。”

    陈宫点了点头:“那是自然的,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尽管开口。”

    叶奕缓缓站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陈大哥,你们这边可有个男子,大概一米七左右,全身精瘦,贼眉鼠目的,在外负责带着几个女子,卖身换粮的人。”

    “皮条客?”

    叶奕点了点头,他们之前都管那人叫龟公男,其实他所做的事儿就是皮条客。

    陈宫仔细对照叶奕的描述思考了一下:“你说的这样的人,在逍遥窟里可是不少,为了换取一些资源,他们也经常会带着女人到周边的据点去转悠。不过这个我可以帮你查一下。”

    “有劳陈大哥了。”叶奕朝着陈宫拱了拱手。

    陈宫却是低低叹息一声:“乱世之年,这种事,总是难免的。两位兄弟也别太难过了。”

    “还有一件事,怕是要麻烦陈大哥。”康医生指了指大熊和小林杰“我们之前的据点农庄已经毁去,这两个都是我们的亲人,我们现在没有落脚点,还想请陈大哥帮帮忙,至于物资的话,我们会尽可能为他们补上。”

    听到这话,陈宫就有些不高兴了,“小康,你说的这叫什么话,都说了是你们亲人了,我还会计较这点物资?安排个住处又不是什么难事,你们今天先且在这家酒坊住下,过些日子我为你们安排妥了房舍,通知你们搬过去就是了。”

    众人连连感谢,那一壶的竹叶青本就不多,还要两人分饮,无论是陈宫还是康医生那都远未尽兴。

    不过这酒资源确实不像其他,这小小的一家酒坊,已经是整个龙门大集的酒源输出地了。

    人家酒坊能够匀上几两好酒,给你解解酒虫,已经算是陈宫有天大的面子了。

    既然此次陈宫如此帮忙,又是帮找凶手,又是安排屋舍的,康医生他们也不能太小气不是。

    就在陈宫遗憾得晃动手里的小瓷壶,时不时得发出叹息之际,康医生忽然解开了外套,那个大皮酒囊露了出来:“陈大哥,米酒喝吗?”

    陈宫吃惊得看着康医生愣了半天,眼睛都发直了,这家伙竟然把这么大一个酒囊藏在衣服里。

    从这酒囊的大小来看,这时硕起码昨好小几十斤的酒啊。

    康医生一边笑着一边将酒囊解了下来:“都是家中自己酿的,还希望陈哥不要嫌弃。”

    嫌弃?别开玩笑了,有酒喝,现在谁还嫌弃啊。

    原本两人喝酒用的都是小酒盏,换了米酒,那可就不方便了。

    陈宫飞也似的下楼去取了两个大海碗上来,不多时,几个服务员模样的小哥端着大盘的下酒菜上了楼。

    当他们看到康医生那个大酒皮囊时,都吓的眼睛直了,这年景竟然还有人这样喝酒,这简直不是一个阔字可以形容的啊。

    康医生给陈宫倒上了满满一碗酒,这倒酒的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酒水洒出。

    陈宫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伸出舌头,将桌上溅出的酒水都舔了个干净。

    “来,陈哥,咱们走一个。”康医生豪爽得端起酒碗。

    陈宫这下却是没有刚才那么爽快了,小酒盏那也就算了,一口下去也喝不了多少,这么一海碗酒,直接干,那多浪费啊。

    “别别别,小康,咱们慢慢喝,哈哈,这酒可是好东西,别糟蹋了。”这陈宫也是沉浸酒道的老酒客,这米酒入碗,观其色泽,闻其酒香,他心中便已经有了数目,恐怕这酒的品质,也是要远胜于自己刚才拿出来的竹叶青的。

    康医生也不强求,自己一口饮下了小半碗,朝着陈宫示意了一下。

    陈宫看了一眼,也是饮到了和康医生差不多的地方,这是酒道的规矩,受敬酒者饮酒,不可浅于敬酒者,酒道的礼仪还是要遵守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