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狂灾纪元 第524章 威慑
    修罗笼斗场被封,武澜区那边的反应最直接。

    当天下午,武澜区的徐健超便带着人气势汹汹得赶到了天湖区幻视大厦来向楚梦可兴师问罪。

    近些年,武澜区发展迅猛,凭借着早些年先辈留下的大量的财资,徐健超可谓是在龙城大地上野蛮生长,横行无阻。

    虽然一直说戚风区吴家始终与其掣肘,但事实上戚风区的总体实力远不如武澜区来的浑厚。

    实力强大了,这腰板子自然也就硬了,腰板子硬了很多时候就容易膨胀。近些年武澜区已经越来越不把天湖区的楚家放在眼里了。甚至明目张胆得派人到天湖区域界来搜罗招揽异能者,扩张自己的军备力量。

    早年楚梦可选中徐家为武澜区掌兵人时,看中的就是他们徐家财资浑厚,基础建设又完善,还有就是当时徐家的掌门人,也就是徐健超的父亲,是一个有着与侵略文明对抗的坚定信念的人。

    谁也没想到的是,他的儿子会是一个野心勃勃的野心家。

    在楚梦可眼中,有野心并不是一件坏事,一切能够推进人类武装力量发展的力量,那都是可以利用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武澜区的飞速壮大,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若是这些年,仙妖联盟没有放松对龙城的进攻,或许徐健超真的会成为龙城抵抗力量的中流砥柱。

    然而偏偏这些年里,龙城的发展开始越来越偏向安逸。一百多公里以外的渚江源上一点动静也没有,似乎是将龙城给忘记了一样。

    外敌不进,这位野心家自然就闲不住的,于是疯狂得掠夺其他分区的资源来壮大自己成为了他的首要目标。

    楚家他肯定是不敢动的,不说别的,楚家以一已之力扶植起另外三家分区的军备力量,没人能说清楚他们背后还有多少底牌,龙城的人又有谁不知道当年的幻视集团与龙城军队之间那千丝万缕的关系。

    北新区的萧家,那是楚家的旁支,虽然萧家在四大分区的实力最弱,但是动萧家无异于也是在欺负楚家,而且北新区与天湖区仅是一墙之隔,确实是不好下手。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戚风区的,戚分区的老吴家也是楚梦可一手扶植起来的。最早时吴家的底子也是不弱于徐家的,奈何徐健超继任之后,武澜区发展的速度太过迅猛。

    还有就是吴家的掌门人吴琼,也是一个倔脾气,从不肯有半点服软,也就是因为如此,在争斗中吴家的损耗每次都是大的惊人,近些年吴家的状况是越来越不济,楚梦可已经几次亲自出面调停了两家的纷争,然而每次都坚持不了多久,两家又会再次斗起来。

    徐健超的霸道在龙城已经是出了名的,许多人背地里都会偷偷得称呼他为一代枭雄,事实上这家伙的处事风格确实担的起这个称呼。

    幻视大厦一百层,楚梦可的办公室中,徐健超满脸怒气得站在楚梦可的办公桌前。

    徐健超本身也是觉醒者,从样貌上看,他与楚梦可的年纪相仿,据说在狂灾纪元时代,他曾经在龙城学院学习过,之后进入龙城军团服役,服役结束后就回到了徐家帮父亲打理家族。

    “楚梦可,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徐健超原本就对楚家有怒气,前不久,他徐家的祖坟被莫名其妙得炸了,虽然几经证实都是仙陵组织所为,但是徐健超总是认为这件事多多少少与梦家有些关系,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对龙城动手的仙陵组织,会突然攻击龙城,还不偏不偏倚得打在他徐家的祖坟之上!那地方给炸的,一个几百米深的大坑,看得人是触目惊心,徐健超想给先人收敛一下尸骨都做不到。

    还有就是那天宴请武神,莫名其妙的一道红光破空而来,就连那位武神都没有来得及避闪,就给射穿了肩膀。很明显那红光也是从同一个方向射来的,除了天湖区,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出这些事。

    楚梦可微笑起身:“老徐,怎么这么大火气,有什么事儿慢慢说。上次炸你家祖坟那件事,咱们不是已经掰扯清楚了嘛,那是仙陵组织所为,不是针对你的。”

    楚梦可怎么会不知道徐健超为的是修罗笼斗场一事而来,她故意装傻又把问题引回了徐家祖坟被炸一事上,那是有意得在触徐健超的霉头。

    徐健超听得鼻子都快气歪了:“你给我少来这一套,我来是为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嘛!你为什么封我的修罗笼斗场!”

    “你的修罗笼斗场?”楚梦可眼神猛得一凛,一股子杀气自双眸之外溢散,

    徐健超被震得不禁连退了几步,楚梦可的觉醒等级那是远在他之上的,这聊着聊着突然释放出杀意,这令他原本一腔的怒火也是瞬间平息冷静了下来,眼前这女人可不是自己能够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你要说修罗笼斗场是你的,那我们今天可是少抓了一个人。”原本平端在楚梦可手中的一枝高脚杯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了密密麻麻一层的裂纹。

    徐健超眼睛余光瞟到楚梦可手中龟裂的高脚杯,心中也是沉了沉,她口中所说少抓的那个人自然就是指他徐健超本人了。

    “楚梦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然而毕竟是执掌了武澜区这么些年的人,要是就这样被楚梦可给唬住了,他徐健超也未免太怂包了一些。有些话要问清楚得,必须得问清楚。

    楚梦可并未立刻回应他,将那枝布满裂纹的高脚杯缓缓移到自己的嘴边,饮尺了杯中的红酒,轻轻将酒杯放回到酒台之上。

    哗啦啦,酒杯瞬间碎成了一堆的玻璃渣子。

    徐健超眼皮子跳了跳,他如何不知道楚梦可这是在向自己示威。

    “楚会长,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徐健超,我的底线你是知道的,平日里你要怎么闹腾,我都随你,可你要是逾越了我的底线,你也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楚家能给你的东西,自然也有能力将他们都收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