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尘凌雨瑶〕〔独家宠婚〕〔星际淘宝网〕〔百花大帝〕〔长恨缘歌〕〔三千韶华为君狂〕〔报告总裁爹地,妈〕〔我家夫人病好了〕〔总裁的绝命爱人〕〔九零农媳有点甜〕〔八十年代的小媳妇〕〔妖女宋姬传〕〔三生梦千年〕〔邪灵战神〕〔重生九零:鲜妻甜〕〔娇妻狠大牌:别闹〕〔我是系统管理员〕〔泰坦在手〕〔最强逆天神医〕〔我这穿越有点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二章 官道袭杀
    “爹爹,这么着急要回霍州老家做什么?”从光州到霍州的官道上,一队人马簇拥着十数辆马车遥遥的路过大别山余脉,沿途青山绿水,虽是已经进入秋季,但是这片山清水秀的地方却看不到多少秋意,反倒是仿佛是处在夏日荫荫之中,甚至就连这气温也没有多少降低。以至于少女银铃般的声音也忍受不住这炎炎的火热。

    “潇潇啊,这光州我们陈家是待不下去了,刺史府那边早就盯上我家资财,那个衙内公子对你更是垂涎欲滴。我等商民之家又如何和官家相抗衡?”一个苍老的声音此时从马车中传出带着无尽的疲惫,“霍州是我陈家的起家之地,而霍州本属舒州府管辖,两地官府本是我家旧交,我陈家根基在此,此时回家也正好算是告老还家了。”

    那个被老者称作为陈潇潇的女孩此时却不屑一顾道:“李成儒这个废物还天天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不是爹爹阻拦,我早就要他好看了。可惜了我陈家在光州数十年的资财和家产都要拱手被外人所夺。”顿了一下,马车的车帘忽然被打开,露出一双乌黑的双眸,银铃般的声音此时也清晰的传了出来,“陈安,我们距离霍州县城还有多远?”

    “大娘子,不远了,前方还有七十多里地就到霍州县城了。陈安已经提前派人回去安排,到时候咱们回家就好了。大娘子和老爷但请安心,一切有陈安料理。”陈安是个中年男人,一身劲装,骑着马走在侧前方,马背上还挎着长弓箭壶,此时转头回道:“大娘子,此地左右皆是山岭,山势陡峭,地处险地,听人说不太安全,还请大娘子扶老爷坐好了,咱们一切小心。”

    陈安的这番话让陈潇潇缩了回去,车帘也随之放了下来。这一路走来,陈安看着道路两侧越来越陡峭的山势,又看了看自己带过来的五十名随行的护卫点了点头,从光州到霍州绕着大别山东麓一大圈就是因为这一路过来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剩下的还有那数十车的家财,这寥寥无几的护卫此时就显得太少了。只是陈家在光州得罪了刺史李罕之,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就算是陈家势大却也不是这手握光州兵权的藩镇相抗衡。陈家被迫退出光州,临行之前竟然找不到几个护卫保镖随行护卫,偌大的一个陈家就此分崩离析,想来陈安就心里难安。陈安是陈家的家生子,自小就在陈家长大,也是陈老爷子最得力的手下,陈老爷子没有儿子,只有一幼女,今年才过及笄之年,陈家大半事情都是陈安在处理。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有陈安在外帮扶着陈老爷子,只怕陈家这个淮泗大家就要轰然倒塌了。

    陈安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这马上就到霍州县城了,按理说自己也应该放松下来了,只是没来由的陈安总觉得自己的眼皮子老是在打颤,似乎冥冥之中总有事情要发生一般。多年在外打理生意走南闯北锻炼出来的直觉却让他隐隐然觉得不妥,正要转身让周围的护卫多加防备小心就听见前方的队伍发生一声呼啸,原本正在凝神赶车的两名车夫忽然直接倒地不起,两根漆黑的白茎长箭插在了两人身上,而失去了车夫的驾驭当前的这辆马车开始失控,两匹驽马嘶声高鸣,开始冲向道路一侧,而随后的马车也是跟着失去控制,无数马车奴仆被这大变给吓到了,嘶鸣哭喊开始让前方彻底失控。

    “有敌,快快护卫老爷。”陈安纵马上前一声厉喝,与此同时身后的这些护卫也开始围住了陈潇潇的马车。陈家从光州撤离携带了无数的钱财,这一路上如果不被人所觊觎那才说不过去,只不过陈安没有料到的是竟然是在快到霍州老家的时候被人截杀。而此时道路靠山一侧的密林之中无数的箭雨仍在持续朝着车队暴风雨一样爆射,看其锋锐到发寒的箭锋,竟然都是军中所用的强弓利箭。陈家的仆人和前方的护卫猝不及防之下,无数人被击杀当场,而剩下的那些人大部分当中原本就是仆人侍女之类,大变之下哪有能力应变?哭喊声在这时让陈安率队前来支援的护卫都一时无法展开反击。

    “弯弓,给我对射。”陈安一声嘶吼,首先弯弓搭箭朝着密林一箭射了过去。他这一举动让身后的护卫如梦方醒,跳下马背之后就地寻找掩护展开对射,这样一来有了陈安的掩护,前方车队的人手得以撤回,避免了持续被箭雨伤害。

    “爹爹,你在马车内安坐,待女儿出去杀敌。”陈潇潇陡然间从马车上跳了出来,只见一道亮丽的身影落地之后立即娇斥道:“陈家护卫立即护住家主,其他人随我上前杀敌。”

    陈潇潇出来之后立即带着十余名护卫刚刚抵达近前,就将陈安吓了一大跳,但是还没等陈安说话,密林之中的人终于等不住了,只见原本只是不断冒出箭矢的密林此时冲出了一票人马,各个黑面蒙巾掩住本来面目,手中长刀雪亮朝着陈安而来。

    “大娘子快走,带着老爷快快回霍州县城,这里陈安来料理。”陈安嘶吼一声之后将陈潇潇推到一边,自己率队杀了上去。

    “想跑?告诉你们,今天一个人都走不了。姥姥的,陈家的家财今日注定为我等所得。”为首之人桀然一笑,声音犹如寒鸦嗓音一般,让此地所有的陈家人都感到后脊梁发寒。

    “那可未必,有我陈安在焉能让汝等草寇毁我陈家基业。”陈安手中长刀一亮瞬间和对方对砍一刀,瞬间双方的人手在此地展开生死大战,血肉横飞,兵器飞舞之下,更是让江湖杀戮就此展开。

    “贼寇,看剑。”陈潇潇见到陈安杀上前去没有时间去管她也跟着冲了上去,手中一柄碧莹莹的长剑分出数朵剑花将和自己对阵的一名蒙面之人打得节节后退。但是她这一出手瞬间就吸引了对面的注意力,只见这名蒙面之人被击伤退下之后另外三名蒙面之人揉身复上将陈潇潇围在其中。原本这些蒙面之人人数就比陈家护卫的人数多了数倍,加上之前一阵箭雨护卫在前面车队的护卫基本死伤殆尽,所以现在基本上一名陈家护卫都会被对方三四名人手围攻。时间稍微一长顿时陈家护卫就出现了死伤,而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死伤是越来越多,而腾出手来的蒙面之人更是让剩下的陈家护卫更加岌岌可危。而此时陈安也是看出了不妥,但是和他对战的那名蒙面头目武艺和他相差无几,甚至刀法凌厉内息绵绵不绝,让陈安每和对方对攻一招都感觉虎口俱震,此时他根本无力去帮助其他人,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被围攻的陈潇潇让他需要随时分出心神关注。

    “潇潇,你要小心呐。”此时身在后方被一众仆人围住的陈老爷子见到陈潇潇被对方三人围住忍不住颤声道。但是他话音未落就见到前方的陈潇潇被对方一个泰山压顶,长刀直劈而下硬生生的逼退一步,紧接着另外两人手中刀芒一闪,一左一右封住了陈潇潇的所有的退路。只见陈潇潇手中的长剑被其中一名蒙面人的长刀圈住,结果原本完整的防御圈被打破,另外两柄长刀紧接着搂头劈下。

    “大娘子!”陈潇潇骤然遇险,陈安在一旁是目眦欲裂,但是他一个不妨神差点被这名头领直接砍中,不得不将注意力从陈潇潇身上抽了回来。而此时陈潇潇见到自己根本避不开这两柄长刀,顿时面露绝望,静立不动待死。娇美的容颜中那一缕绝望犹如秋天里的花朵,绝世凄婉。

    “大娘子。”陈家无数家仆在此时大喊,但是却都无法前往救援,那些腾出手来的蒙面人甚至已经开始杀向陈老爷所在的位置。陈家在此时已经到了最绝望的时刻,一旦陈潇潇被击杀,心神大乱的陈安势必无法挡住蒙面人的攻击,这样一来陈家最后的防线也会轰然崩塌。

    “咦”一道奇异的惊诧声忽然响起,紧接着空气中在此时闪过一丝细微之极的声音,“噗嗤”两道黑芒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混乱的杀戮场内,而此时不论是眼看胜利在望的蒙面人还是心神大乱已近绝望的陈家众人都没有注意到,生死在这最后一刻悄然出现逆转。那原本已经快要砍到陈潇潇面门的两名蒙面人却在这一瞬间愣住了,然后轰然倒地,两支白茎长箭就插在了这两人背上。

    另外一名原本圈住陈潇潇长剑的蒙面人却不解的回头,他不知道为何从背后会有暗箭射来,那里可是他们自己原本埋伏的地点啊。而也就在这一瞬间,陈潇潇手中长剑犹如出水蛟龙一般划过长空,瞬间一蓬鲜血飞出,黑色的身形在这刹那仰天倒下。而也就在这一刻,陈潇潇几乎是没有任何犹疑,长身飞起,裙带翻飞之间长剑陡然朝着陈安的对手而去。而也就在这一刻,空中再次闪过两道乌芒,犹如两道长虹一般射向在场的蒙面之人。猝不及防之下几乎根本没有人能够预料到自己的身后居然不知和时间出现了敌人,犀利的箭矢不断射出,和他们之前伏击陈家人一样,而且几乎每一箭射出都会有一名蒙面人倒地。

    “到底是谁,哪条道上的朋友敢来做我离山虎的买卖?请出来一见。”和陈安对战的蒙面人一开始没注意,但是自己身边不断有同伴倒下,身后不断传来箭矢划过长空的声响让他立即察觉到异常,顿时一刀挡住陈安的攻势怒吼道。

    “离山虎?难道白云寨的头领就叫离山虎?这名字听起来倒是很有气势。”离山虎的话音刚落,此前他们埋伏的那片荆棘林中就响起了一个轻微的声音,赫然就是薛洋。正是他在离山虎带人窜了出去之后摸进了荆棘林。原本他没想好要不要介入这场争斗,但是陈潇潇绝境之中脸上的那一缕绝望的神情却让他的心陡然之间仿佛被揉了一下一般,让他自己的心头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窒息和绝望,仿佛在这一瞬间自己竟然和这位素不相识的少女心灵相通一般。这种诡异之极但是又感同身受的绝望让他不由自主的捡起了被陈安他们对射之时射杀的那几名蒙面人的弓箭,在关键时刻救下了陈潇潇。

    薛洋那近乎于自言自语的话离山虎自然是听不见了,所以见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换来的却是继续不断激射的箭矢,离山虎的双眼之中似乎要冒出火来。而且在这一刻,陈潇潇和陈安联手不要命一般的围攻离山虎,两人联手之下顿时将离山虎压制得死死得,任由他不断怒吼,但是却丝毫没有办法。而剩下的陈家护卫此时也看出了事情的转机,这个神秘的援手虽然没有露面但是却在不断以长箭支援自己,所以这些护卫全部都是死命的拖住自己周围的所有蒙面人,避免他们反身去击杀这位神秘的援手。而冷眼旁观的薛洋将陈家护卫的反应看在眼里,也明白他们的心思,所以也骤然加快了射速,箭矢不断飞出,都是射向那些被陈家护卫逼到不得不进行全力护住命门而无法分心防住身后的蒙面人,这样一来即使蒙面之人有心想要回去杀向密林却根本无法实施,而且伤亡还在不断增加。薛洋几乎是每一箭射出都会带走一名蒙面人的性命,即使没死也会被陈家护卫找到破绽从而被当场击杀。这样一来,蒙面人的数量骤减,陈家护卫得到了极大地喘息之机。有了薛洋的神箭支持,双方的天平逐渐被平衡下来。

    “所有人迅速集中然后结圆阵,给我杀了陈老头。”离山虎见到自己的手下被薛洋一一射杀眼睛都红了,但是也在瞬间想到了对策。剩下的近五十多名蒙面人在接到命令之后迅速开始相互靠近,然后生还者四十余人一旦相互结合立即逼退了此时剩下的不到二十名陈家护卫的攻击,朝着陈老爷的方位迅速逼近。

    “爹爹,安叔你来挡住这离山虎,我去护卫爹爹。”陈潇潇一见顿时急了,马上放下围攻离山虎然后朝着陈老爷的方位攻了上去,和所有护卫一起死死阻拦蒙面人上前。但是她这样一来虽然一时之间挡住了蒙面人,却将陈安独自一人留在了场中。而此时离山虎一声厉啸立即从圆阵之中召唤两人随他一起围攻陈安。

    陈安本来就稍微不敌离山虎,此时更是多了两名对手瞬间就变得危机万分,根本无法防住离山虎的疯狂攻击。而陈安一旦倒下凭借着这最后的一点人手根本挡不住蒙面人的屠杀,陈家的危难只怕马上就要来临。

    “安叔。”陈安的遭遇被陈潇潇看在眼里,但是她此时被对方的圆阵围在中间根本无法出阵援助陈安。离山虎简简单单一个调令却让陈家原本逐渐好转的局势瞬间逆转。

    薛洋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眉头也开始紧皱,但是还是在片刻之后想到了办法。“噗嗤”长空之中乌芒忽然一闪,原本协助陈潇潇打算助她打开局面的箭矢此时随着薛洋的想法调转了方向,开始指向围攻陈安的蒙面人,而且还专门朝着离山虎身边的那两人而去。“噗噗”两声之后,被陈安拖住的这两人翻身倒地,身上同样插着两根白茎长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影后归来:霍少,〕〔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爱在夜色中盛开〕〔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