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无敌仙帝〕〔平头哥的直播生活〕〔哥哥万万岁〕〔最强赘婿〕〔伊人何求〕〔科技传播系统〕〔无限电影世界〕〔长路难行〕〔契约宠婚,温总请〕〔弟弟凶猛:男神走〕〔爷,上门女婿〕〔良奴为妃〕〔我家夫人病好了〕〔都市之超级神农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这个男人来自农村〕〔皇叔:别乱来!〕〔人间阎王〕〔不死帝尊〕〔盛世娇宠之名门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四章 舒州疑云
    霍州县城,孤处于大别山余脉的包围之中,地势狭小,境内多山地,地贫民弱,自来都无人关注这一处。原本默默无闻的一个山区小城但是却在短短数年之间涌入了不少外地人,他们或是从东方连天战场之上侥幸活下来的幸存者,或者是从南方大江之畔进入此地逃避苛政的逃亡者。这些人涌入之后倒是让小城这几年变得稍稍兴盛起来,至少人口增加了不少。

    秋去春来,当初薛洋随陈家来到霍州迄今已经快半年时间了。陈老爷子感激薛洋当日的救命之恩,对他是奉若上宾,专门在老宅拨出一个院落给他单独居住,陈家上下因为都见过当日薛洋那连环箭法,所以个个对他都很尊敬。没了别人打扰,薛洋也安静的待在陈家习文练武。有了陈家的支持,薛洋也就不需为了生计苦苦挣扎,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这个乱世,薛洋也开始有了一点自己的想法,当初被生计压弯了腰的昔日想法也开始重新在脑海中回荡。

    “难道这也是另类的兼济天下的想法在作怪?”薛洋忍不住喃喃自语,现如今是广明元年,这是唐僖宗的年号,这也是黄巢起义军肆虐中原各地的年代,大唐江山正是因此都陡转之下再也没有转圜余地的。而自己,在这样的乱世,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呢?一个孤儿,什么都没有,就算是算上这个将自己当做“恩人”的陈家,只怕在如今这个乱世也没有丝毫崛起的本钱。自己究竟该如何行事才能和这个时代那数不胜数的“牛人”同台竞技呢?

    所以想清楚这一点之后,薛洋打算跟陈安学武,至少乱世之中,武力能够保命,这是所有的志向能够生根萌芽的根本。只是陈家虽然安全的从光州撤回了老家霍州,摆脱了李罕之的威胁,但是在北方各地的生意却丢失了大半。所以一旦家族安定下来,陈安立即协助老爷子将北方的人手能撤的都撤到南边,然后又和霍州县衙商议好,将城外霍邱附近的荒山和荒地买下一大片,准备先开荒,保住家族根本再说。这样一来陈安就忙得脚不沾地,薛洋无奈之下也只得求助这位陈家大小姐,乖乖地跟在她后面当起了学徒,两人由此也快速熟络起来。

    春寒料峭,刚刚过完年节的霍州没有一丝一毫的春意,皑皑的白雪覆盖住了整座大别山,万籁俱寂,生灵绝踪。霍州百姓也都学着动物一般蛰伏起来。也唯有陈家这样的大家才会在冬日里也忙个不停,陈家在这个冬季捐出不少粮食,还开设了粥棚,让很多缺衣少食的流浪百姓得以熬过这个看起来尤为寒冷的冬季。

    陈家虽然上上下下都在忙碌,但是却打扰不到陈潇潇,她每天除了督导薛洋练习武艺就是在家宅之中四下乱转,偶尔也会带着人出门走走,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自在。

    此时陈潇潇手持一柄长剑递给薛洋笑道:“喏,你这武功也很有火候了,这是送给你的,看看这寒霜剑如何?”薛洋的院子在老宅的最西边,这原本是陈家的客房,被改造出来一个单独的院落专门给薛洋居住,所以陈潇潇过来得时候是穿过整个陈家老宅的,所以说话冒着白气,红扑扑的俏脸配合着滑若雪肌一般的貂裘,让她宛若一朵雪莲花一般,绝世玉容。

    寒霜剑是陈家前代的珍藏,之前一直存放在仓库中没人注意,年代久远之下,只是稍微一动就有一种古朴沧桑的气息迎面扑来。薛洋点了点头,接过之后直接拔剑出鞘,但见冰寒的气息瞬间让周围原本就寒冷的气温似乎再次下降,看得出来是一柄传世利器,所以微微凝神道:“这应该是一柄重剑吧,看样子足有三尺两寸有余,剑刃也比你的碧翎剑要宽出近一半,不过倒也适合我。”薛洋微微一笑,这半年来饮食起居变好之后他的个头和气力开始疯长,身高已经接近前世,足有将近八尺,站在陈潇潇面前足足比对方高出大半个头来。

    “你力气大,要是换做碧翎剑这样的兵刃只怕被你使出来也是轻飘飘的,反倒是这种重剑合你的意,不过很可惜,我家中并没有长槊,所以你的枪法也就这样了,正好也不是真的要上战场。”陈潇潇白了对方一眼,将用白铁通体包裹住的剑鞘拿在手中笑道:“这也不知道是我陈家哪一代先人搜集到的兵器,看样子似乎有点老,说不得是百年前的物件了。”

    陈潇潇自顾自的说了这么多,却见薛洋盯着长剑似乎在发呆忍不住推了他一把道:“你这整天窝在家里不是看书就是习武闷不闷啊?要不我们出去走走?”

    “不去,最近外面不安生,只怕中原那边又要大战连天了?淮泗之间也不会好到哪去的。说不得也只有霍州这样的边边角角才能暂时避开这第一波战火。”薛洋收起寒霜剑之后摇摇头道:“你得空和老爷子说道一二,陈家主业暂时不妨放在舒州地区,如果还有余力的话就沿大江开辟去江东的航路,其他地方最好还是不要投入过多人力,否则的话大战一起空耗金钱。”

    薛洋的话让陈潇潇皱了皱秀眉,但是随即笑道:“之前已经和他老人家说过了。我这次说的地方正是舒州,老爷子已经和舒州刺史联络上了,他们之前就认识,所以我打算去舒州转转,你一起去吧,正好散散心。”

    “舒州啊,那也好,去看看。”薛洋心头一动,若有所思:“这地方暂时应该还波及不到吧?不过这淮泗大地还会持续混乱下去吧?也好,这说不得也能给自己一点机会。”对于舒州这个此时尚不起眼的州郡,薛洋倒是很看好,至少比北边的庐州要好不少。乾符年间淮泗地区除了黄巢起义军不断攻略,已经形成气候的诸藩镇内部也是攻讦不断,反叛者此起彼伏,杀之不绝。而今年黄巢自南向北渡江北上,几乎不战而得和州和亳州等地,差一点还直接拿下了庐州城。

    黄巢此时正在江南一带肆虐,只要舒州本地守住沿江各隘口倒也问题不大。而薛洋记得历史上黄巢也没有跨江截击过舒州,否则的话他也不用费心费力从江西一路东进最后在采石矶渡过长江。所以尽管沿江防务日益严峻,但是舒州内地还是比较安定,至少本城没有多大动乱。

    陈家这一次打算在舒州发展扎根下来薛洋没意见,战乱之中偏安一隅的舒州吸引了大量的人口,不仅仅庐州以北的难民扶老携幼南下,就连南岸的池州等地百姓也多有扶江北上者来舒州讨生活。人口增加之后自然就带来了巨大的商机,而且境内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确实可以作为一个长期发展的地方。薛洋在陈潇潇走后一边回忆后世这一代的地理情况,一边想着舒州的地形优劣,思考着以此作为基地的可行性。毕竟在一个人口不缺而且没有经历大乱破坏的地方,不仅仅是陈家需要的,也是自己需要的。薛洋一连几天没有出门,一直在暗自筹划,只不过有些事情自己不到实地走访一趟永远都是雾里看花。

    所以陈潇潇提议倒是让薛洋越发的感兴趣,两人静等出了正月之后跟随老爷子南下,走潜山县城经过天柱山然后折而向东,进入舒州地界。因为时任舒州刺史的林度偏好天柱剑毫,所以陈安已经入山去寻找大佛寺主持慧心禅师求购顶级剑豪茶叶,薛洋则跟随陈老爷子提前一步进入舒州城内。

    在薛洋一行出发之前,陈安就已经安排人手在城内购得一处宅邸作为落脚点,所以他们入城之后暂时休整等待陈安到来,陈老爷子也抽空让人将自己的名剌递到了刺史府门房,然后在家开始布置人手处理陈家落地舒州的后续事宜,不论是买田置地还是购置产业,发展商路,还是联络城内商家等等这些都是千头万绪,事事繁杂,陈老爷子在随后赶到的陈安协助下几乎是每天都在应酬和谋划,倒是陈潇潇闲的没事,整天拉着薛洋到处乱转。

    “你不会真打算将这半年窝在霍州的怨愤都发泄在这几天吧?”不管是前世今生薛洋对于逛街都有一种天然的恐惧,这几天被陈潇潇拉着都快将整个舒州地面都踩过来了却还是不罢休,所以今天一大早薛洋见到对方还要去江边看看顿时直接拉住了她。

    “我只想去看看明月照大江而已,放心好了。”薛洋坚决的态度让陈潇潇大感头疼,急忙拉着她的手保证道。

    “现如今皖口城那边只怕是全力戒备吧?这时候跑过去还能出得来吗?而且听说东边的雷池水贼也是蠢蠢欲动,就不要出城了,你要是想转就在城内吧。”薛洋见对方死缠烂打甚至撒娇的办法都用上了,实在是受不了只好陪着她出门,但是却言明不得出城。

    薛洋自己这些天已经对舒州有了一定的了解,确实是人口不少,虽然南边的池州被黄巢攻击,东边的雷池也有贼寇出没,但是毕竟本土没有受到战乱影响,所以周边百姓都不断往舒州跑,各种各样的物资也非常丰富,百姓也很富庶,比起周边的其他各州郡要好上不好,是一个理想的地方。

    “实在受不了你了,这舒州城你算是逛遍了吧?”薛洋对于舒州有了了解之后心里也就隐隐然有了底,倒是对于这个掌管舒州的刺史林度有些好奇了,正在思索要不要跟陈老爷子说这件事,却被陈潇潇又给拉到了大街上,忍不住无奈的苦笑道。

    “闲来无事而已。”陈潇潇撇了撇嘴,见到薛洋手中依旧抱着寒霜剑忍不住学着他的样子摊手道:“我也实在受不了你了,这到哪都抱着这柄剑啊?它又不会飞,你还怕它跑了不成?”陈潇潇对于薛洋这种天天抱着寒霜剑的样子忍不住娇嗔道:“早知道就不给你找兵器了,现在看来你看它的时候比看我还多,我有长得那么难看吗?”这一幕娇嗔似怨似怒的样子,靥生红霞,刹那间似乎夺了日月神采,倒是让薛洋看得一呆。而陈潇潇似乎也反映过来自己说的话似乎有些过火,所以急忙低下头,双手摆弄着自己的裙带,两人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半晌,薛洋才有些尴尬的打破了这些微的沉闷,指着前方道:“要不,继续逛街?”

    “你不是不喜欢逛街嘛?”陈潇潇抬头看了一眼薛洋,刚问了一句就似乎有些后悔,倒是薛洋接过来的一句话让她忽然心头莫名的一暖,“但是你喜欢逛街啊。”

    少女天性,宜喜宜嗔之间转换的都似乎是毫无来由,一句话又让陈潇潇恢复了之前的活泼,拉着薛洋开始穿街走巷,不断在各个店铺中穿梭。不到半个时辰时间,楚风手中就提了大大小小好几个包裹,全都是她买来的各种各样的商品。

    “大小姐,在逛下去我可没手去拿东西了。”薛洋拽住了兴致越来越高的陈潇潇,苦笑道:“要不明天再继续?反正在舒州应该会停留不短时间,留点新鲜的来日方长如何?”

    陈潇潇意犹未尽的看了看薛洋,尚未说话,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骚乱,打断了两人的拌嘴。只见不知何时间数十名士兵从城门口冲了过来,瞬间将两人围在了中间。

    这一下轮到薛洋和陈潇潇两人莫名其妙了,这些士兵围着自己干嘛?本来春寒料峭路上行人就不多,就是有也是行色匆匆,此时见到士兵出动更是一哄而散,刹那间整条大街就没剩下几个人了。

    “给我将这两个乱党拿下。”陈潇潇本欲上前说话,却被对方这一句话给堵了回来,而且直接扣上了乱党的大帽子。这让薛洋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按理说陈老爷子此时已经在刺史府做客,两人之前还是熟识,这林度为何突然如此行事?坊间传说这个林度是个文人出身,对于商旅一向都是很优待的,就算是和陈老爷子谈崩了也不至于让士兵直接出动捉拿自己吧?

    “你们是哪位将军的部下?”薛洋心头忽然一动,心头悄然出现一缕忧色,上前挡住了对方的动作问道:“诸位说我二人是乱党,可有凭据?可有刺史府文书?”

    “抓你们两个乱党还需要什么凭据?告诉你小子,爷们才不管什么刺史府呢,爷爷这里只有抓人的镣铐。”对面领头的应该是个有职位的人,穿着一身还算完整的甲胄看着陈潇潇姣好的面容狞笑道:“这个娘们就是乱党,给我拿下。”他伸手一指身后士兵立即挺着长枪冲上前来。

    “看样子林度也控制不住舒州这群牙将了。”薛洋心念如电,扔下手中的包裹,寒霜剑一拨瞬间上前,剑鞘左右穿花敲在面前这两名士兵的脖颈处,薛洋手力大的出奇,当场将两人给敲晕过去。看着两人瞬间身形委顿倒在地上,来自后世的灵魂自然是明白这“一招制敌”的诀窍所在,但是眼前这群人却很显然不清楚这些,所以他这一招也瞬间让在场的所有人停住脚步。

    “我再说一遍,没有刺史府文书,谁敢上前,杀无赦。”薛洋指着对面那名甲胄军官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舒州军如今乱成了什么样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当街抓人。”此时陈潇潇也明白过来了,上前道:“跟他废话什么,直接拿下这个领头的,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她本就脾气火爆,刚才那个军官那淫邪的目光更是让她火冒三丈,所以闻言也不顾薛洋的眼色径直冲了上去,手掌连连挥动,一掌击出将刺向自己的一根长枪打偏,然后冲到了军官面前,掌印如电直接朝着对方面门而去。

    “我不是让你上前动手。”薛洋见到陈潇潇瞬间冲上前去和军官动手,这丫头还真是风风火火,但是乱世之中还真是什么怪事都能发生,不仅仅军队不听刺史府的私自拿人,自己居然以百姓之身对抗军队了。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这些,那个军官已经抽出长刀朝着陈潇潇劈面砍了过来,他也不再迟疑,跟着上前,寒霜剑也不出鞘,直接拿着长剑当大棍使,乒乒乓乓之声乱响,身边那些围攻自己和陈潇潇的士兵瞬间被他打倒好几人,个个都是直接倒地。他的身形也瞬间到了军官身边,长剑在手中一转,猛然下压,只见原本绕过陈潇潇的掌击劈向对方面门的军官身形忽然之间一矮,寒霜剑出鞘一半直接压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冰冷的剑锋横在他的脖子上。

    “哈哈,孺子可教,你这功夫学的可真快啊。”陈潇潇见到寒霜剑剑柄直接递到了自己跟前,柔柔一笑然后素手一扬,抓住剑柄冷喝道:“再不住手我就把你这颗脑袋给切下来。”寒霜剑粗大的剑刃映衬着寒光瞬间让对方安静下来。

    “赶紧住手,大娘子,还请息怒。”军官在陈潇潇干脆利落的动作之下再也不敢妄动,他身边带来的那些士兵也是面面相觑不敢再动。

    薛洋见此却是摇了摇头,舒州军备如此之差,别说黄巢过江袭扰,就算是已经在庐州等地闹得天翻地覆的那些叛乱只怕也能够轻而易举的拿下这看起来外表光鲜的舒州城吧?看样子陈家这么早就过来只怕是自己考虑不周,陈家不能将宝压在林度身上,他根本控制不住这群骄横的牙将牙兵,但是这种混乱对于自己的谋划而言反倒是另外一种便利,只不过这个想法在一瞬间之后就被他压了下来。

    后世模糊的记忆使得薛洋明白,这个时代藩镇割据带来的另外一个毒瘤就是牙兵牙将骄横异常,甚至很多时候左右地方稳定和节度使废立。但是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识这种事情的发生。如果自己料得不错的话只怕此刻林度尚未得知这里发生的事情。只是这些牙兵牙将单单过来抓自己,只怕也是害怕林度借助陈家之力增强刺史府的实权然后反压军方,所以他们才会先发制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只怕自己一行进入舒州就步入别人设下的圈套之中了。

    这可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自己这还没打舒州的主意呢,自己就被别人给算计了!想到这里,薛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看向刺史府方向的目光也变得异常冰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流泪的春天〕〔邀约天下〕〔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捡到一张刮刮卡〕〔贺先生的钟情宠溺〕〔不义侯〕〔漫威之永恒之火〕〔超级无敌世家主〕〔医妃惊世:殿下宠〕〔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最强Vtuber〕〔笑傲之问道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