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牌宠妃惹君心〕〔不死剑尊〕〔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真不想躺赢啊〕〔都市透视医尊〕〔攻约梁山〕〔无敌从来到地球开〕〔种田神医:小媳妇〕〔快穿:大佬你人设〕〔重生之先声夺人〕〔首富们,该还钱了〕〔都市狂少〕〔快穿女配生存计划〕〔次元法典〕〔我的女友是偶像〕〔苏家有女倾繁城〕〔主播小傲娇〕〔甜心特工:腹黑Bo〕〔美利坚纵享人生〕〔猫小二寻情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十二章 太湖县尉
    袁袭的到来让薛洋终于有了一位可靠的幕僚,而且两人的眼光都不约而同的瞄准了离天柱山不远的太湖县。太湖位于天柱山以东不到百余里,是岳西山地中难得的拥有大量平原的县域,物产丰富,钱粮广多而且百姓生活相对来说条件好了不少。自然在乱世之中这种情况也吸引了大量来自江对岸和大别山西面的百姓逃难而来。特别是黄巢在黄州和对面江州等地肆虐之后大量死里逃生的流民源源不断的进入岳西地区。

    流民的大量涌入带来了各式各样的问题,小到打架斗殴达到和当地百姓争夺资源,抢占土地,甚至在附近占山为王,阻断往来商旅,剪径抢劫。这些问题已经让原本还算太平无事的太湖县衙焦头烂额而无力应对。太湖知县上报舒州府要求派遣府兵前来征剿,却也是杳无音讯。而县衙本身组织的部分厢兵和捕快组成的围剿队也曾经四下和这些越来越多的山贼匪盗打了几次,但是在亡命之徒面前,这些没有经过专门训练的厢兵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剿匪不成反倒被对方打得溃不成军。

    “主公,伤势可有大好?”这段时间的修养和佛光寺的伤药让薛洋的伤势好了不少,这两天已经在尝试摆开架势习练拳脚了。而很显然袁袭也在等待自己这位小主公伤势痊愈,因为毕竟不管是他还是薛洋都在等待一个机会。

    “有劳先生过问,刚刚潇潇已经看过了,背部枪伤已经无碍,结痂的地方新肉也已经长成,创口愈合已无大碍。”薛洋放下手中的寒霜剑招呼袁袭坐下之后道:“这是陈烨在太湖县城及其附近明察暗访数日的记录,先生请看。”陈潇潇一大早在给薛洋换过药之后就带着陈烨和陆翊等人去接陈老爷子和陈安去了。原本薛洋只是通知陈安南下一趟,但是没想到老爷子也赶过来了。

    “主公手下倒是人才济济,这陈烨记录的倒是非常有用,不仅统计了城内和县域中的大致人口数量,而且还有田亩情况,城内各家势力分布。咦,这里还有太湖县内山贼和绿林的分布。主公,他是如何得知这么多的机密?”袁袭一边看一边点头,陈烨即在其中的有太湖县的人口数量和城内的具体状况就已经让他很吃惊了,这需要调动很多关系才能够得出结论,不过在结合了对方有对太湖县衙包括太湖县令尹宗道的记载,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想来陈家这样的大商家在县衙之内事先有安排人手。但是最后末尾的太湖县内的盗匪势力分布和其中记载的大量的机密消息就让他吃惊不已了。

    “陈家有专门的行脚商队,此前被打劫过几次之后陈烨的父亲就开始让人着手调查这些盗匪山贼到底出没何方,然后让商队避开这些道路和区域,没想到此时派上了用场。”薛洋也是有些感叹,原本只是一个自保的举动但是没想到现如今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帮助。陈家正是依靠着这种调查帮助避开了大部分危险的地段,从而快速在太湖县内将生意门路打开。

    “袭以前从未接触过商事,但是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的门道,今日真是大开眼界。”薛洋将其中原委大致说了一遍之后引来了袁袭的赞叹,紧接着又听他道:“主公如今我们手中已经掌握这么多太湖县的底细,下一步窃以为应该尽快解决两个难题,才可快速在太湖站住脚。”

    薛洋点了点头,他知道袁袭要说的难题是什么,不过还没等他说话,旁边就传来了慧心禅师的声音,“袁丈夫所言之难题,老衲虽不才倒是能够帮助解决其中一个。”

    “大师这么早从寺中下山莫非是有事要出山?”薛洋现在和袁袭等人住的是佛光寺在山脚附近的别院客房,而佛光寺僧侣都是住在山腰寺中。所以薛洋见到慧心禅师一大早下山有些奇怪。但是此时袁袭却豁然道:“恕在下冒昧,大师真有办法?”这些天他一直在想办法,但是却没有什么头绪,此时听到有人能有办法自然是有些迫不及待。说起来袁袭此时毕竟年轻,没有经过岁月和生活洗礼和磨炼,没有历史上记载那样在辅佐杨行密的时候能够运筹帷幄,有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镇静。

    “哈哈,确实有一个办法,至于你所言另一难题,没看你家主公神情自若,必然是有了解决之道了,你又何必着急呢?小郎君,老衲那位老友,你陈家世叔此刻已经快到了,你去迎接一二?”慧心禅师深深地看了一眼薛洋之后笑道。

    “本来就要去的,只是潇潇那丫头说我伤势未愈,不要冒着风寒出门。此时正好跟着大师一同前往。”薛洋也是哈哈一笑,拉着袁袭走在慧心禅师旁边边走边道:“先生所言两个难题,一个大师已经有了办法,另外一个嘛,只怕还需要世叔帮忙,调动陈家在霍州老宅的人手南下了。”

    “陈家人手南下?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陈家人手也不用惊动老爷子了吧?主公你都快成陈家女婿了,区区人手还不是张嘴就能直接调过来了?”袁袭恍然大悟,但是随即的一声嘀咕却让慧心禅师哈哈大笑,这倒是让薛洋颇为不好意思,急忙瞪了他一眼。

    三人出山不到里许就碰到了陈安带领的大队人手,随后陈老爷子和陈潇潇两人的马车也抵达跟前,众人见面一阵寒暄之后,陈老爷子被慧心禅师迎入寺中。而陈家带来的人手也被陈烨和陆翊带到山下的佛光寺别庄暂留,陈安则跟着薛洋等人随后进去。看得出来陈烨应该是跟自己的父亲透露了点什么,所以陈安此次带来的近十辆马车当中大部分都是切切实实的兵器和弓箭等制式武器,这一点就连薛洋都很吃惊,陈家到底是怎么暗中搜集到这么多武器装备的,而且看样子质量还不错。

    “老友重逢甚是难得,老衲已经安排下去,中午寺中排素宴,算得上老衲尽地主之谊如何?”慧心禅师让身后的小沙弥回到寺中安排,自己则和薛洋等人在青龙涧附近的凉亭内陪陈老爷子说话。

    而陈老爷子很明显对于上次在舒州城让薛洋独自断后的事情很内疚,所以亲自询问了薛洋的伤势之后一阵感慨道:“孩子啊,你这是第二次救老朽和潇潇性命了,实在是不知让老朽该如何用言语来表达感激之情了。”

    “呵呵,老友啊,以老衲看你这感激之情最好还是别要了,小郎君救你还不是应该的?”慧心禅师拉着陈老爷子坐下之后笑道:“老友想必也知道小郎君此刻停留寺中近月所为何事吧?老衲有一个俗家弟子,就是太湖县知县尹宗道,我已传讯于他,举荐小郎君出任太湖县县尉,想来近两日必有消息报来。”

    “这是好事啊,老朽没有意见。”陈老爷子是将薛洋真正的当成自家子侄甚至看了一眼坐在薛洋身边的爱女一样点头笑道:“这孩子如果能够出世为官的话那才不辜负他的才情,此前老朽还担忧我陈家虽然家资巨富但是也只是商人之家,怕是要委屈他了。大师此举真让我感激莫名。”

    “哦,大师谋划之道袁袭佩服。”慧心禅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袁袭如梦方醒,急忙大拍脑袋笑道:“亏我此前苦思良谋许久也未能想出办法,甚至都要和主公商议是否再去舒州城内找那林度火中取栗了,还是大师高明。”袁袭此时开口顿时将大家伙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他身上去了。而陈老爷子和陈安也才注意到薛洋身边居然还有另外的陌生人。

    “好了,你们年轻人自己去聊吧,老衲和老友去旁边的三祖洞中叙叙旧。”慧心禅师见到陈老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色,知道对方八成是猜出了什么,所以站起身来拉着他走远,想来是要单独和老爷子述说这件事。

    不知道慧心禅师是如何跟陈老爷子分说的,但是那天素宴之上陈老爷子看着薛洋的神色都开始变了,仿佛带着一丝期盼和莫名的探究意味,这一点甚至坐的离他最近的陈潇潇都看出来了。不过此时陈潇潇一门心思都扑在了薛洋身上,对于他要做的事情她自然是没有意见。而也就在第二天慧心禅师就收到了尹宗道的回信,对于自己的师傅能够在自己束手无策的时候推荐关门弟子前来分担这块烫手的山芋,尹宗道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老衲这位俗家弟子这些年在太湖县也算得上有些作为,只是性子柔弱无法驾驭这乱世复杂多变之大势。”慧心禅师接到回信之后立即带着薛洋一行以及陈家此次聚集在佛光寺别庄的所有家丁护卫前往太湖县城。路上慧心禅师也在给薛洋和袁袭等人介绍尹宗道的为人秉性以及性格特点。他是尹宗道的师尊,对于这位太湖知县的了解比起此前陈烨汇报的要更加详细。

    “太湖目前已有人口三万余,还有大量流民涌入,实际人口只怕超过五万之众。按理说太湖县已经足够升任上品大县,尹宗道这位师兄也该从知县上一个台阶晋升县令了,但是并未见他上报舒州刺史府,想来是不愿多事。”薛洋自言自语的分析道:“看来此行也只能拿下一个县尉的头衔了。”

    “有县尉头衔就足以了。”袁袭看着随行的陈家百余名家丁笑道:“主公这一出山就有这百名精锐随行,再加上有县尉头衔名正言顺招募厢兵,区区盗匪贼寇,不过是养兵练兵的陪练而已。”

    从天柱山到太湖县城不足百余里,一行人一路上不断商议以后的事情第二天中午时分就已经进入县城之内。陆翊和陈烨带着陈家家丁护卫分散进入城内陈家的店铺等处静候,而袁袭则和薛洋一起陪同慧心禅师见到了迎出县衙的尹宗道。

    尹宗道四十岁上下,微胖身材,看起来倒是一个富贵人家之人,只不过此时看起来却有些神情恍惚,精神也不太好,以至于再见到慧心禅师的时候都有点神思不属强颜欢笑的意思。

    “师父,这位小郎君便是小师弟?”几人进入县衙之后,尹宗道让奉上茶水的仆人退出之后见到慧心禅师含笑点头之后有些诧异的说道:“师父教导下的衣钵传人想来比我这个不肖弟子要天赋好得多,只是小师弟这看起来年岁却不大啊,县尉乃是一县之中主管缉拿盗捕之事,原本如果太平时节师弟前来应征倒也无可厚非,有我这个师兄在断断不会让师弟吃亏。但如今太湖县内却匪患不断,县尉之职实在是需要率领城内厢兵和捕快缉拿匪首、平定祸患,所以师弟要想任县尉只怕是时刻面对危险难关啊。”

    “师兄放心,小弟既然能让师父举荐,那么就一定还会协助师兄治理好县内治安的。”薛洋对于慧心禅师将自己算作关门弟子一事没有什么意见,所以在听到尹宗道的迟疑之后起身朝着他拱手一礼之后微微一笑道:“而且如果师兄不放心的话,师弟愿在师父和师兄面前立下军令状便是,以三月为期,三月之后定让太湖县内匪盗尽数灭绝。”

    “三月之内?师弟你确定?”尹宗道直接站了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薛洋,继而苦笑道:“师弟信心可嘉,但是——”

    “宗道,依为师看,这件事不如先这样定了,毕竟让你师弟一试也不算是一件坏事,而且为了不给你添麻烦,你师弟准备自行招募兵马而且粮饷也不用你县衙出,只需要你给一个名号即可。”慧心禅师最后压上这一块宝之后终于打消了对方的疑虑,点头答应让薛洋出任县尉,自行招募人手剿灭县内各处盗匪。

    不过尹宗道在慧心禅师面前也不能显得自己小气,所以当天下午除了给薛洋送来了县尉的官服印信之外,还额外送来了一部分粮草,并且在城外给薛洋腾出来一块地方作为兵营和训练场,并且告诉薛洋可以以县衙的名义招募人手。看得出来他也想让薛洋能够成功,毕竟此前他亲自出手被打了个灰头土脸。

    “好了,咱们也准备开张了,让陆翊和陈烨将我们带来的人手都叫过来吧。”薛洋吩咐向冲去传讯陆翊和陈烨之后朝着袁袭笑道:“这当了县尉就免不了和县衙还有县丞打交道,而且还要招募兵员和人手,还请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哈哈,乐意之至。”袁袭也是哈哈大笑,站在薛洋身边看着远处的那片空地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