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尘凌雨瑶〕〔独家宠婚〕〔星际淘宝网〕〔百花大帝〕〔长恨缘歌〕〔三千韶华为君狂〕〔报告总裁爹地,妈〕〔我家夫人病好了〕〔总裁的绝命爱人〕〔九零农媳有点甜〕〔八十年代的小媳妇〕〔妖女宋姬传〕〔三生梦千年〕〔邪灵战神〕〔重生九零:鲜妻甜〕〔娇妻狠大牌:别闹〕〔我是系统管理员〕〔泰坦在手〕〔最强逆天神医〕〔我这穿越有点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十三章 首战告捷(上)
    “主公,这是我们招募兵员的通告。”袁袭这些天算是最忙碌的人了,不仅仅和县衙兵曹以及县丞等其他属员联络,将尹宗道事先答应下来的武器装备和部分粮饷给领了出来,并且还要配合陈烨和向杰等人招募兵员。由于薛洋此前说过在三个月之内解决太湖境内大大小小二十多股盗匪贼寇,所以尹宗道并未答应直接抽调县城青壮年来为薛洋募集兵员,所以薛洋只能另想办法。

    “县城募兵处搭起来之后让陈烨将主要经历放在外来流民身上,太湖县内本地百姓承平多年,而且此前知县出兵数次大败,他们根本不会相信我们会有办法打败这些越来越猖獗的山大王们。”薛洋已经带着陆翊等人将城外的兵营给搭建起来了,所以在见到袁袭走进大帐招呼对方坐下之后继续道:“至少城内百姓短期之内我们没办法,不过周边的山民或许可以想想办法,告诉陈烨可以动用陈家的力量,至少十天之内我们需要募集三百人左右。”

    “主公放心,袭会办好这件事的。”薛洋直接将袁袭和向氏兄弟都编到了自己的属员之中,这样一来此前的逃犯身份也就不存在了。这件事也让袁袭显得有些意气奋发,虽然这几天忙碌异常但是精神头却非常好。

    “先生,我打算以目前的陈家子弟为骨干,先期剿灭盘踞在黄泥镇和楼牌两地盗匪,先生以为如何?”这几天薛洋画了一幅大致的太湖县地图,和后世稍微不同的是,此时的太湖县比起后世要大不少,而且薛洋从一开始就没有将岳西三县分开,所以这份地图上不仅仅是太湖一县之地,而是舒州西部三县的轮廓。

    “袭没有意见,黄泥镇和楼牌两地盗匪不是外地流民所致,而是本地的豪霸势力所为,一旦将他们除去必能一举收复两镇民心,而且这两地一左一右将前往舒州的道路夹在中间,如果不能提前除掉的话,只怕县城到舒州之通道随时都可能被其切断。”袁袭笑道:“就是不知主公打算如何出手?”

    “我已经让陆翊秘密带人出发了,黄泥镇悍匪乃是张天雄,实则就是镇上的大财主。”薛洋道:“他们在县城之内肯定会有眼线,所以我打算我出面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由陆翊暗中偷袭。”

    袁袭对于薛洋的办法没有意见,反倒是在薛洋走后一面让陈烨安排募兵之事,一面开始让其调动陈家的人员秘密准备,张天雄一旦被打掉那么张家的财产和田亩必须事先安排好人手进行接管,袁袭可一点都没有打算将其当成缴获上缴给县衙。

    薛洋带着五十多人的陈家家丁晃悠悠的从县城出发朝着黄泥镇而去,原本就对城外的兵营好奇不已的百姓自然是第一时间发现这股五十多人拔营启程的事情,很快就关于这些人即将开始去围剿黄泥镇山贼的消息就不胫而走,甚至县衙的尹宗道都在当天下午听到了传闻。对于薛洋贸然出击,只带着区区几十人就敢上路的鲁莽行为尹宗道是懊恼不已,同时也暗自庆幸没有同意对方按户抽丁招募兵员,不然的话这么冒冒失失还没抵达就闹得满城风雨的做法除了白白给这些贼寇送人头根本没有丝毫作用。

    不过此时薛洋却在脱离县衙等人口稠密地区之后迅速留下向天带着几人寻机掩护,准备截击县城内张天雄回去报信的眼线。而他自己则带着其他人手加快速度朝着黄泥镇快速奔去。黄泥镇位于太湖至舒州官道的东南方向,距离县城只有数十里之遥,所以众人加快脚步之后只需三个时辰就和提前出发的陆翊汇合。

    “张天雄在黄泥镇建立了乌堡城垣,而且还在镇前的丘陵山腰上建了一个贼窝,约计有百余人左右。”和薛洋带来的五十余人基本上都是长枪横刀长短武器齐全不同,陆翊带来的先遣人手基本上都是弓箭手,而且还是经过一定训练的弓箭手,自从上次在霍州官道上遇袭,陈安就下定决心组建陈家自己的护卫,此时薛洋手中的这一百多人基本上都是陈家护卫。三十多人的弓箭手部队隐藏在暗中,足够在关键的时刻给予张天雄致命一击。

    “张家乌堡守备情况如何?”薛洋看着陆翊在地面上画出了大致的两地地形之后皱了皱眉头听得陆翊继续道:“这两个地方距离足有一两里地,也就是说除去沿途的岗哨之外,乌堡之内的守备最起码也有数十人。张天雄正是依靠着这些人不仅打劫过往商客而且还欺凌乡里,对抗县衙差役,此前县衙曾经派人过来过但是不论是攻打乌堡还是攻打山腰的贼窝,都因为地形原因无法成功,因此也让他的气焰更加嚣张。”

    “那看样子必须要想办法断掉乌堡和这个山腰据点之间的联络了。”薛洋点了点头道:“这件事交给你去办,今夜子时出发,我带人攻击山腰据点,你负责拔掉这中间的无座岗哨,然后合力会攻张家乌堡。”

    两人详细规划了黑夜之中两部人马如何配合之后,薛洋也看着隐藏在这片小山谷之中的陈家护卫暗自松了口气,幸亏自己带来的是陈家护卫,基本的身体素质都很好,没有夜盲眼这种情况发生否则的话自己的计划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

    “主公,向天回来了。”陆翊原本要带人出发,毕竟此地距离黄泥镇还有五六里的路程,而此时天色已经快要黑了,他也要对自己的手下进行安排。但是还没起身就见到后方向天带着几人快速赶了过来,手中还拎着一个绑成了粽子一般的布袋子。

    “主公真是神机妙算,我果然守到这家伙,身上有写给张天雄的密信。”向天将布袋子扔在一边里面传出了一道呜咽的声音。

    “好了别管他了,等打下来张家乌堡再说。”薛洋看了看天色,让陆翊马上去准备,然后让向天安排所有人休息,自己带着向冲摸着已经暗下来的天色朝着那个山腰据点而去,沿途记录道路特征。

    由于在县城有眼线所以张天雄及其手下是丝毫不担心自己被人偷袭围剿,今天晚上不论山腰的那个贼窝据点还是乌堡之中都是灯火辉煌,似乎是在举行什么热闹活动,人声鼎沸,不时的还传出了几声丝竹之声。惹得向冲暗中发笑,这个大财主看样子还颇好附庸风雅。

    薛洋和向冲都身手不错,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快速摸到了山脚,绕过山口的明哨,从偏僻之处上山,然后将沿途的道路以及各式各样的陷阱详细的摸了一遍之后悄然返回。

    “主公,这个贼窝据点只有山脚下有一个明哨,顶多守备十人左右,没有什么打紧的,主公交给我就是。”向冲随着薛洋侦查回来之后就信心满满道。

    “也好,给你十个人三个时辰之后先行出发,给我干掉这个明哨。”薛洋算了算时间之后道:“其他人由向天压阵务必给我悄无声息的摸到山腰,将这帮匪患全部清除。”

    由于这是第一次出击,所以包括薛洋在内的所有人都有些激动,虽然被强令休息,但是这些人即使是在寒冷的夜里也是热血沸腾,有些人还不断的抽动着手中的横刀,随时准备出击。

    三月份的寒夜显得有些漫长,以至于有些百无聊赖,甚至向冲都是一点一点在默算着时间,直到见到只有两根火把照耀之下薛洋那消瘦的身形猛然间一顿,顿时眼睛一亮,只见薛洋朝前挥了挥右手,发出了预定的出发命令。向冲当即带着自己的十名手下快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主公”向天在自己的大哥向冲出发之后来到薛洋面前低声道:“我们该何时出发?”

    “陆翊此时应该已经开始清除暗哨了,你带着剩下的人半盏茶时分随我跟上。”没有后世精确的计时器,所以薛洋只能暗自估算着时间,然后带着已经整装的剩余四十人跟在向冲身后。

    由于已经是子时,时值深夜,不论是张家乌堡还是这个据点都从喧嚣之中陷入寂静,大部分人手都已经沉沉睡去,只有寥寥几名放哨的小喽啰缩在角落里时不时的睁开蓬松的睡眼扫一眼周围然后继续睡去。所以向冲几乎是大摇大摆的从大道上逼近这个山脚的明哨,然后悄悄的翻过两边的鹿砦,然后分出两人一点一点的将挡路的栅栏搬开一个空隙让其他人一点一点钻了进来。

    向冲蹑手蹑脚的靠近这名值守的喽啰,然后单手捂住对方的嘴巴在他还没醒转过来之前,手臂一勾,然后左手一推,只听得沉闷的“咔嚓”声响起,一道模糊的呜咽声响起,这名暗哨被他给轻而易举的扭断了脖子。紧接着向冲举着手中的横刀往前一举,众人快速拿着旁边火堆中的烧着的干柴当火把,跟他直接掀开旁边那座木屋的大门闯了进去,只见一屋子的喽啰睡得七零八落的,在向冲闯进来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睡醒就被明晃晃的长刀剁翻。

    “快去通知主公,其他人灭掉火把,跟我摸上山腰,给主公打前站。”向冲抹了一把溅射在脸色的鲜血,带着众人出来之后让干柴重新扔回火堆之后带着众人快速往山腰而去。而随后向天也带人跟了上去。五十人在黑暗之中一点一点一个接着一个朝山腰而去。

    而在薛洋这边主力迅速接近山腰的时候陆翊那边也在一个接着一个拔掉山腰据点和乌堡之间的联络暗哨。他们的动作甚至比起向冲的速度还要快,陆翊带着几名神射手亲自一个接着一个将值守的喽啰射杀,然后其他人冲上去之后长刀挥舞很快就灭掉了这五个暗哨。而且在灭掉暗哨之后陆翊兵分两路,一路去接应薛洋另一路在他的亲自指挥下摸到了乌堡附近,开始在一个偏僻的角落甩绳索攀爬,在进去五六个人之后,陆翊一点一点朝着乌堡的门洞而去,他打算悄无声息的打开大门,只有这样才能让大部队抢进来。

    而此时薛洋的队伍也已经进入了山腰的据点之中。这是一个典型的简易的几个草寇搭建起来的简易房子,五六栋建筑里面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听得出来这些人睡得正香。以至于在薛洋手下冲入各个屋子里大肆屠杀之后,几乎没有人醒过来反抗,“噗噗噗”的长刀入体之声和间或的还有人惨叫声也断断续续的传出,让站在外面吹着冷风的薛洋不禁感慨,但是不到片刻之后向冲就带着一身的鲜血冲了出来低声道:“禀告主公,所有人全部被击杀,无一漏网。”

    “马上下山,去张家乌堡,我们去抓张天雄。”薛洋冷然一笑,率先带头朝着张家乌堡而去,身后五十名浑身沾染鲜血但是却情绪高涨的陈家护卫紧紧跟随。

    “陆翊果然是个可造之材。”薛洋他们从山腰上下来就碰到前方的几道身影朝自己而来,这是陆翊派来接应自己的人手,双方打了几下手势确认身份之后迅速合兵一处朝着乌堡疾驰而去。

    而此时陆翊已经到了门洞附近,只不过此地有人守备,而且还足足有五人这使得他不得不使了个伎俩才将这些人骗到一起,然后被身后的弓箭手射杀。

    “快开门。”陆翊被最后一人死前的一声惨叫吓了一大跳,急忙一面安排人去打开大门一面亲自在旁边警戒。这个包着铁皮大钉的大门被一点一点打开,由于不需要全部打开,只需要容纳一个人进来就行,所以那令人牙酸的门轴转动声被降低到了最小。但是即使是这样还是从乌堡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很显然这些反常的声音引起了注意。

    “快,抢占两边角楼,掩护其他人进来。”陆翊心念如电立即招呼在门口迅速抢进来的弓箭手在前方构筑反击阵地,不过他在见到不远的地方有大团的黑影朝这边而来的时候顿时放下了心思,立即发出两声猫头鹰的叫声,这是在传递消息,很快对面也传来同样的声音。

    “给我上,直接去抓张天雄。”听到薛洋的命令之后向冲两兄弟联手飞一般的冲入已经被陆翊搬开的大门冲入乌堡之中,随后就传来了喊打喊杀声。由于乌堡是张天雄最后的据点,这一次不需要偷偷摸摸的伪装,本着能有多快就有多快的速度,厮杀声快速响起。

    薛洋身边只有三个人护卫但是却直奔乌堡后面的主宅,也就是此时仍然两者灯光的所在,沿途不断有人衣衫不整的从各间房屋中冲出,但是凡是手持兵器的几乎都在第一时间被陆翊和向冲两兄弟联手击杀,混乱虽然伴随着喧嚣达到极致,但是薛洋却丝毫不管不顾,见到前面的那座打扮的金碧辉煌的院落直接闯了进去,手中寒霜剑一瞬间出手直接将门口两名手持长枪的守卫劈翻在地。

    “主公,那个长胡子就是张天雄。”薛洋身边的三个人就是此行当中唯一三个认识张天雄的人,所以在跟着薛洋闯进去之后立即见到有一个长胡子的中年男子**着上半身正好和薛洋闯了个面对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影后归来:霍少,〕〔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爱在夜色中盛开〕〔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