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风渺渺浮往昔花〕〔我爸给我二十亿〕〔盛世玄凰〕〔穿书之影后她黑化〕〔我真没想高调啊〕〔死得其所系统〕〔青天有鉴〕〔重生之大圣传说〕〔邪性总裁太难缠〕〔万古界圣〕〔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我真没想修仙归来〕〔神医仙婿〕〔永恒国度〕〔巧女喜当家〕〔六零俏佳人〕〔娱乐圈如此美好〕〔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佞臣惑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十六章 引蛇出洞
    “陆翊,你马上抽调精干力量密集先行,在楼牌前方的这个十里坡附近埋伏起来,记住要绝对的保密,沿途不得接触任何人。黄杰,尔等四人临时给陆翊当斥候,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你们。”从黄泥镇出发直奔天柱山所在地,一路上薛洋都在不停的指指点点,但是过了太湖通往舒州的官道之后立即喊来陆翊和黄杰等人吩咐道。

    “主公这是要伏击楼牌山贼?”陆翊有些惊疑不定,看了看这一行庞大的辎重队伍之后摇了摇头道:“主公,我等一行需要照料的辎重马车足有四十多辆,这还不算牛车车三十余辆、人力推车二十多辆,一旦抽调主力人手去战斗,万一辎重真被楼牌山贼打劫,该如何是好?”他的话甚至让一旁的黄杰这样的江湖人士都点头称是。毕竟谁都看得出来这么庞大的辎重仅仅是护卫安全都已经让这支林林总总也不超过百人的护卫队勉为其难,一旦将其抽调出来那么辎重队几乎没有任何保护的力量。那些临时雇佣而来的百姓赶车的可是丝毫不能指望他们。

    “呵呵,陆翊,你还是没有明白主公的意图。主公之意就是为了确保辎重队在通过十里坡的时候免遭楼牌山贼打劫。”袁袭在旁边乐呵呵的笑道:“这叫引蛇出洞,以辎重队为诱饵,吸引楼牌山贼主动来袭,然后我等集中主力在十里坡开阔地带设伏将其剿灭。此一计之要害在于,让楼牌山贼放弃十字坡居高临下之地利,主客之势必然在顷刻间彻底翻转。”

    袁袭的话让薛洋是不得不点头,自己一路上筹划了两个时辰的计策居然被对方随口道破,这个袁袭果然是不愧自己在历史上留下的名声。所以在袁袭说完之后看了看周围的几人一眼感叹道:“还是军师见识超远,一眼就看破我计之要害。你们等到回天柱山之后还要多多向军师请教,往后伴随军队扩充,你们将是顶梁之柱,沙场之上尔虞我诈,需要做到明辨局势,设谋定计,一样都不能少。”薛洋感叹一句之后看了一眼陆翊道:“现在知道该如何行事了吧?”

    “请主公放心,军师一席话让翊茅塞顿开,陆毅明白。”陆翊一拱手,面色虽然有些潮红但是却毕恭毕敬的向薛洋和袁袭行礼。

    “明白就好,除了陈烨留下来负责组织押运民夫之外,所有人全部同归你调遣,从现在起立即启程出发,不得有误。”薛洋点了点头,最后叮嘱道:“此一战考验的不仅仅是你的战术指挥之力,更在于你们众人相互配合的默契。我们没有时间去磨合,所以一切都需要在实战当中去摸索,尔等务必要听从陆翊调遣,但有违令指使此战失利者,杀无赦。”他这句话一说出口,等于是以自己主公的身份强制性压服所有人,也让所有人心头凛然,不敢违抗。

    薛洋在陆翊调动人手匆匆出发之后将辎重队的行进安排全部交给陈烨,让其不要顾及其他,只需要按照正常的速度往前走即可。不论是他还是袁袭都已经算定,抵达十里坡的时间差不多应该是在黄昏前,那时候对于埋伏伏击而言正是好时候。

    “主公此计虽好,但是却也凶险之极。如今我等已进入顺风顺水之时,不该行此险招啊。”袁袭看着薛洋有条不紊的安排所有人行事之后,跟在他身边策马前行,有些感叹道。打下黄泥镇倒是缴获了十几匹战马,只不过数量太少,所以薛洋并没有发下去,而是让陈烨集中看管,等回到天柱山之后再说。

    薛洋摇了摇头笑道:“时不我待。再说以目前看来,楼牌山贼不过区区百人而已,只是十里坡地势太过于险要,要想进剿需要耗费极大力气,此前尹知县之教训不得不汲取啊。而且先生该对陆翊有些信心才是,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将来必然成为独当一方的大将人选。这一次也是让他提前历练一二。”

    “倒也是。”袁袭原本只是担忧而已,但是见到薛洋如此有信心也就没再说什么,两人边走边商议抵达天柱山之后需要立即操办的诸多事宜,所以一路上根本没有时间去顾及其他,等到天色渐暗,陈烨从前方过来汇报的时候才发现此地已经进入楼牌镇了。

    “十字坡在前方不足五里的地方,为一道山涧道路,两侧为高坡,坡前道路难寻,有无数陷阱弥补,寻常之人难以上去,中间有一条崎岖道路通过。因其两侧山坡连绵起伏足有数里,所以得名十字坡。”陈烨对于这一代的地形很熟悉,所以一边说一边在地上画出了大致的地形。

    “记住,待会一旦楼牌山贼下山打劫,你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招呼所有民夫放弃车辆辎重往坡内暂避。”薛洋点点头道:“我们这一路走来只怕早就被对方看在眼中了,而辎重队根本没有任何武力,所以他们多半在道口就会动手,此一来也避免了对方搬运物资的难度,也就给了陆翊他们可趁之机。而一旦我等进入十字坡中间地段再动手的话,那么只有用山石封堵道路。他们看不出我等是官兵,所以不会如此行事的,直接在坡前动手,然后拖拽马车上山即可。”薛洋之所以让陆翊和辎重队分开就是让对方的探子看清楚自己是一支商队,没有武力护卫,防的就是对方从十字坡中间夹击自己。只不过此时薛洋不清楚的是,陆翊那边制定计划的时候是按照最坏的情况来考虑的,对于薛洋信心笃定的这种情况陆翊直接没有考虑。

    不过薛洋在让陈烨前往最前方引路之后也和袁袭暗自准备好厮杀,他自己是没有问题,但是再见到袁袭也悄然将长刀放在了马鞍附近之后忍不住笑了笑,唐代这一点就是好,就算是书生,也大多在习文的同时精擅武事,更何况这是乱世,只要有条件基本上都会学个一招半式来防身。

    车队在继续不紧不慢的往前走,距离十字坡是越来越近了,薛洋和袁袭两人看似随意的坐在马背上,但是半眯的双眼却在悄然大量周围的一切。而伴随着这一阵车轮滚滚,牛马不断嘶鸣之后,庞大的车队开始接近十字坡的入口,此地是一片开阔地。应该是故意被楼牌的山贼开辟出来,一方面方便自己观察对手,另一方面也是存心要给前来剿灭他们的官兵无藏身的所在。

    “呜呜”在陈烨领头的马车刚刚踏入十字坡的入口,空气中骤然响起尖锐的呼啸声,只见一瞬间无数的乌芒闪过天空,一蓬蓬箭雨开始从天而降,将原本被有条不紊前行的车队瞬间打乱。那些赶车的百姓民夫有数人当场中箭倒地不起,而其他人则是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开始丢弃马车私下乱窜。

    “大家跟我去逃命。”陈烨在混乱之中猛然间大喝一声,让所有无所适从的民夫迅速跟着他的步伐直接放弃马车然后逃入十字坡内。这样一来倒是直接避开了箭雨的袭击,但是辎重队的马车牛车还有那些人力推车全部都仍在了这片空地上。甚至那些后方尚未跟上来的车队马夫也在薛洋和袁袭的安排下直接就地隐蔽。无数的物资就这样直接丢在了这片空地之中,根本没人管。那些马匹和牛群在受惊之后四下乱走更是彻底将道路堵住。

    “哈哈哈,这真是上天对我过江龙不薄啊,大家快上,将这些辎重马匹什么的都给我拖到山上去。”庞大的辎重队扔在道路上没人管没人问,除了受伤倒地的几名民夫还在呻吟不止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了。刚刚那一幕加上他们原本就侦查的结果让楼牌山贼放心的走下山来,在匆匆检查了几辆马车发现几乎都是粮食稻米之后顿时连最后的戒心也没了。为首的一个犹如黑炭一般的大汉更是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招呼手下之人开始将那些受惊的马匹和牛群扯开,准备一一拖上山,这对于他们来说可真是一笔天大的收获。

    由于辎重车辆实在是太多,所以不断有大小山贼从山上各处跳出来来到空地上帮忙驱赶车辆,心情大好之下的过江龙和他手下的喽啰甚至没有为难那些中箭受伤的民夫,仍由对方离开,看得出来在巨大的诱惑面前所有人的心思都已经彻底转移。而伴随着大量的喽啰开始进入车队后方,这支山贼队伍几乎是尽数出动,前方在拉车马车牛车,安抚受惊的牛马,后方不断有喽啰前来扶起倒在一旁的人力推车准备跟上队伍。

    而一早带着后方民夫隐蔽的薛洋和袁袭这一刻却缓缓从后方空地边缘的树丛中站起身来,两道弯弓举起,箭矢上发出冰冷的寒光。薛洋估摸了一下距离,将手中的三石强弓拉到极限,然后瞄准视线中那个犹如后世黑人一般的壮实身影,在目光中箭矢和对方身形重合的那一刹那猛然间松开,但见一道乌芒闪电一般破开虚空呼啸而去,几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过江龙那健硕的身材猛然间顿了一下,然后紧接着轰然一声到地,砸的尘土飞扬。

    这一下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甚至过江龙身边的人直到对方到地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而当薛洋的这一箭射出之后,原本寂静的十字坡前忽然间爆出一蓬蓬箭雨,和他们此前出击的时候一模一样,无数的箭雨将猝不及防的山贼喽啰击杀在当场。而几乎在同一时刻,道路两侧的树林之中,冒出了一个个不知何时间埋伏在草丛、灌木丛甚至是树顶上人影,这些人一出现之后立即开始山呼海啸一般朝着四散而逃的楼牌山贼大队杀了过去。为首之人赫然是黄杰和陆明等人。

    “陆翊果然不错,黄杰四人新附就算是有我压制只怕一时半会也难以真正听从陆翊安排,而向冲兄弟本就随先生而来,指挥起来更加灵便,所以直接带人攻山而去。看似寻常分兵但是却用了心思,难得。”薛洋和袁袭将靠近自己的几名喽啰击杀之后就没有继续动手,反而看着围剿空地上的山贼是黄杰四人统帅,而向冲兄弟的身形却已经朝着楼牌山贼的贼窟而去,顿时含笑点头。

    “那也是主公有识人之明。此战之后,不论是向冲兄弟还是黄杰四人必然会对陆翊心悦诚服,从此不会再有反复。”袁袭也是跟着一笑,看着陆翊独自站在前方查看空地之上的战情变化有些感叹道:“主公这一战贵在隐秘,虽说不清楚陆翊是如何在楼牌境内瞒过这群山贼的耳目的,但是想来是费心筹谋甚久,小小年纪就能有此等谋划,袭生平未见。”袁袭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身边的薛洋一眼,也不知道他是说陆翊还是说自己这位小主公。

    两人边说话边走到陆翊跟前,而原本一直关注战场变化的陆翊刚要行礼就被薛洋拦住了,“马上命令黄杰他们停手,剩余众人责令其立即放下武器投降,违令者斩。”

    陆翊纵身一跃跳上一辆马车之上厉声高呼,被杀破了胆的残余山贼喽啰听到这句话不啻于晴天霹雳,慌不迭的扔下手中的兵器,只听得一时之间“咣当咣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陈瑜杨功二人立即将所有俘虏收押,黄杰陆明立即带队上山驰援向冲。”陆翊的命令之下,不论是黄杰陆明还是陈瑜杨功均是躬身接令,然后飞快行动。而此时袁袭和前方陈烨两人也带着此前逃出去的民夫再次返回场中,那几名受伤的民夫也跟在后方,虽然步履蹒跚,但是很显然经过了包扎,没有了性命之忧。

    薛洋将后续的事情全部交给袁袭处理,自己带着两人刚要上山就见到向天急匆匆的冲了下来,嘴里面还在不停地喊,“恭喜主公,山上发现大批库藏。”

    “库藏?”薛洋眼神一凝,看着这十里坡陡然间眼神都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