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锋天下林义〕〔最强幸运主播〕〔无限狗带〕〔致我们奋斗的时代〕〔炮灰她嫁了豪门大〕〔最红女主播:总裁〕〔主神公敌〕〔总裁爹地霸气宠〕〔兵锋天下〕〔我的2110〕〔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家有个仙侠世界〕〔这就是无敌〕〔总裁大人,又又又〕〔向往之欢乐大师〕〔都市之仙帝归来〕〔仙圣奶爸〕〔武道天下〕〔校花总裁的特种兵〕〔穿越六十年代农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二十三章 夜战无双(上)
    五月份的舒州进入了雨季,时常的阴雨在逐渐升高的气温烘托之下变得有些闷热起来,刚刚忙完农忙的百姓是丝毫没有觉得舒州的天已经开始变了。尤其是在舒州府城的兵马大举西进之后,这种变化甚至连带着舒州周边都开始感受到了。

    “速速回禀,就说舒州府兵主力现已经过了皖城故地,距离天柱山镇不足五十余里。”在大队人马开始朝着远处那座曾经皖城旧地而去的时候,潜伏在山林中丝毫不顾及雨水将浑身上下所有的衣服全部打湿的两人开始悄然露出自己的身形,其中一人在稍后开始消失在原地。这就是向杰领衔之下的十三司成员,基本上都是清一色身手灵活非常机灵的本地青年子弟组成,在漫漫的雨天这样的身影绝对不止眼前这两人。也正是因为这些人犹如幽灵一般潜伏在舒州府兵队伍的前后,才将对方的一举一动全部都报道了位于三祖寺内的舒州军前军总部之内。

    “主公,陈烨将那些粮食都收起来了,不然的话还真被这连天的雨水给打湿了。”袁袭披着一个雨席子匆匆走进来苦笑道:“这可真是算天算地,没算到还有这一出。这一出不光是咱们只怕贝翊礼的进军时间也会被生生推迟了。”

    “迟来就迟来吧,这样一来说不得更真实一点。就是苦了天柱镇上那数百户百姓。”薛洋摇了摇头,但是随即就道:“慈不掌兵,是我着相了。军师,我军目前各部士气如何?连绵阴雨让敌我双方都没有做足准备,但我军占据地利之便,说得好听点是以逸待劳,出其不意,但是说不好听点就是实力不如人家,所以只能内线作战,等着敌人上门。”薛洋没有说完,但是袁袭却笑道:“主公放心,兄弟们的士气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我和陆翊在各个阵地巡视过,各军兄弟们都已经住上帐篷,各部都在期盼贝翊礼早日前来,好能够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按照十三司汇报,贝翊礼如果冒雨而进的话明日傍晚应该就能进抵天柱镇。”薛洋比划了一下天柱镇和五十里外的皖城之后道:“只怕傍晚时分这帮人被杨功吸引朝三祖寺这边而来的几率实在是渺茫。去告知陆翊,准备好打夜战。”

    “主公为何如此确定贝翊礼明日会冒雨前进?”袁袭点点头但是随即就道:“贝翊礼虽说野心颇大,但是毕竟是经历过战阵之人,统帅舒州府兵也有数年之久。统兵作战冒雨攻击天柱镇实乃是犯了兵家大忌。”

    “因为贝翊礼也想偷袭,所以他就不能暴露在我军目前太长时间。而且冒雨而进本身就属于打破常理之举,在贝翊礼的考量当中区区雨天还不至于让自己的军队战力受到多大损失,但是一个出其不意啊,足够他拼尽全力。”薛洋这么说的时候脸色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贝翊礼念念不忘这个出其不意,他自己不也是一样?两军几乎是同样的想法,运用的兵法原则也是几乎一模一样。

    “既然如此,末将是否需要调整部署?将围攻各部提前调集到天柱镇东西两翼?”由于袁袭和薛洋两人说的时候神情专注,所以陆翊不知何时走进来他们俩都没注意。不过陆翊的话刚说完袁袭就摇头道:“不可,既然贝翊礼和我等打得主意一致,那就不要在临战之际调整部署了。如果明日贝翊礼真的冒雨前进,那么你真正需要调整的该是杨功所部和前出负责接应的黄杰所部。这两部必须坚持的时间足够久,而且还不能让贝翊礼转移注意力,值得你多多思索。”

    “主公军师放心,末将会亲自部署两部行动,务必不会让贝翊礼察觉出异常,给其他各部趁势进击赢得时间。”陆翊点点头道。

    三祖寺内在紧急研究因为连日阴雨带来的变故的同时,刚刚进入皖城找到避雨之所之后的贝翊礼也在考虑这件事。而紧随其后而来的贝翊青的几句话让对方彻底下定了决心。

    “你是说天柱镇毫无异常,而且前往佛光寺观礼的百姓也在陆续回归?”贝翊礼有些不信的追问道:“你确定?”

    “大兄放心,此消息千真万确。太湖县那个尹宗道传过来的,他在天柱镇上有自己的眼线,而且薛洋所部筹集的大批粮草也都囤积镇上,没有动一丝一毫。镇上除了几个陈家人和一队运粮的辎重厢兵之外没有过多的驻军。”贝翊青直接将尹宗道传给他的密报递给自己的兄长道:“此事事关重大,我军两个斥候也回报说,天柱镇内没有军队驻扎。”

    “难道说薛洋这小子还在黄猫山一带仍未返回不成?”贝翊礼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怀疑这份情报的真伪。天柱镇又不大,有没有军队驻扎还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真正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薛洋所部主力两千余人难道真的还在黄猫山不成?

    “那尹宗道现在在干嘛有说吗?”贝翊礼想了想之后问道:“我们派往太湖县城的探子有没有回报?”

    “尹宗道带着自己的厢兵已经出了县城,但是并未朝任何一个方向开进。”贝翊青虽然脑子不好,但是如此明显的意思还能不明白吗?嗤笑一声道:“他肯定是想着趁我们这边拿下天柱镇,逼迫薛洋回援的机会,伺机夺取黄猫山呗。”原本贝翊青往常说话贝翊礼基本上十句当中能听进去一句就不错了,但是此时却猛然间大笑道:“果然如此,三弟传令各部明日一早不论天色如何给我戮力西进,攻入天柱镇。”

    “放心好了大兄。”贝翊青听完贝翊礼的话之后兴冲冲出帐而去。而贝翊礼则大呼侥幸,幸亏这个尹宗道没有其他动静,不然的话薛洋肯定会被其惊动,那么自己岂不是功亏一篑?

    贝翊礼这一惊直接导致第二天一早虽然依旧还有些微的小雨,但是舒州府兵却大举开动,冒雨往天竺镇而去,甚至其行军速度比起往常还要快上不少。这一幕让沿途追踪的十三司斥候甚至都诧异不已。

    但是伴随着他们的急报沿着旁边的小路快速送达三祖寺之后,舒州军这边也已经完成了最后的部署。借助于陈烨的掩护,杨功的一个营的兵力完全潜伏在天柱镇内躲过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在阴雨笼罩之下的天柱镇一如往常一般,百姓在雨天除了部分出门干农活之外,大部分都待在家里,刚刚经历过农忙的天柱镇百姓基本上都在忙碌着陈家各个作坊交代下来的各式各样的手工活,以赚钱补贴家用。自从陈家和舒州军将天柱镇当做后勤基地之后,天柱镇的百姓也多了无数的赚钱机会,不论是承接陈家各个手工作坊分配下来的手工活计,还是后勤基地那些力气活都能够有不少收入,而且陈家还会从其他地方贩来盐铁等生活紧俏品,方便百姓生活。这一切也让天柱镇的百姓对于这支军队变得更加拥护,至少镇上那些往来的军兵路过的时候,这些百姓是丝毫不会害怕,有些碰到了自家子弟在队伍之中的还会上前热情招呼。

    不过随着长江沿岸的梅雨季节到来,绵绵阴雨让码头上的船只无法卸货,而后勤辎重基地内的物资也无法运进运出,只剩下各个作坊的手工活还能够进行,所以不论是谁在看着伴随着天色变暗而越发下的有些密集的梅雨,脸色都不好看,暗自都在观察这阴雨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

    “大兄,前方就是天柱镇。”傍晚时分的天柱镇各家各户都冒出一缕缕炊烟,虽然镇子不大,但是这些炊烟还是让贝翊礼放下了心。不管薛洋所部没有从黄猫山返回,至少这个天柱镇此时此刻已经到了自己的嘴边。

    “命令各部,给我杀进去,凡有抵抗格杀勿论。对了,那些粮草辎重给我派重兵拿下,不要糟蹋了。”贝翊礼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双狼目当中冒出一丝火花,随即下达了军令。一场大战伴随着他的命令在随后展开。舒州府兵艰难跋涉数十里之后在见到人烟城镇之后再也控制不住,几乎就在贝翊礼下达军令的第一时间就杀了出去。

    而这骤然出现的呼喊声也打破了天柱镇的宁静,无数军兵杀了过来,那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让无数百姓开始纷杂哭喊,混乱在这一刻遍及整个天柱镇。

    “舒州府兵前来抢我粮食抢我家园了,大家快随我去躲一躲。”陈烨几乎就在舒州府兵杀过来的同时带着十几人出现在镇上,不断敲打着铜锣,联络那些混乱的百姓招呼他们跟随自己逃命。而往常负责维持秩序的几位助手这一刻也因为为人所熟识逐渐得到了混乱之中茫然无助的百姓的信任,渐渐地这些百姓陆陆续续丢弃家财朝着北方的山区逃命而去。但是更多的还是混乱的四处乱窜,女人和孩子的哭喊声让整个小镇陷入彻底的混乱。陈烨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舒州府兵杀到近前,但是自己却始终无法号召起这么多的百姓跟随自己。

    雪亮的刀锋在傍晚时分昏暗的天色之中显得异常的刺目,而那些军兵脸色狰狞的笑容更是让陈烨目眦欲裂,操起一柄长刀就冲了上去,将最先冲进来的一名府兵斩杀。但是后续那近乎于无穷无尽的身影和刀光却让他忍不住纵声嘶吼:“想要活命的给我逃到山里去,其他人跟我上,挡住他们。”

    陈烨寥寥十几人根本挡不住这些舒州府兵的冲击,甚至那些逃的慢的老人小孩等直接被追上来直接就地砍杀。血淋淋的场面让场面更加混乱,再也顾不得其他,连滚带爬的朝着北方而去,而也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原本没有动静的两侧房屋之内忽然之间想起了“呜呜”的声响,无数的箭矢猛然间爆出,跟着两队人马瞬间杀了出来。

    “你们这帮畜生,我要杀光你们。”为首之人手中一杆长枪犹如蛟龙探海一般左冲右突,几乎瞬间就扫倒了好几人,而且来者几乎各个都是面露凶光,厮杀的时候根本就不顾一切,长刀雪亮,枪矛如林之上。

    “就知道你们也忍不住。”陈烨叹了口气,在杨功率兵出击之后果断退出战场开始紧急返回后方组织百姓加快速度撤离。而杨功率部阻击虽然一度杀退了舒州府兵的攻势,但是人数上的劣势却让他们没有挡住这如潮一般的持续冲击。而杨功这股阻击却让后方指挥的贝翊礼更加放心,尹宗道对于天柱镇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这些士兵应该就是守备粮草辎重的厢兵了。也就是说只要击杀这些厢兵,天柱镇也就犹如探囊取物。至于那些百姓,贝翊礼倒是根本就不在乎,那些粮食可比这些百姓重要多了。

    “三弟,你上前压阵,务必要将那些辎重所在给我拿下,不要让这些乱匪有时间毁掉粮草,其余各部给我全力攻杀,不要放跑一个。本将军有言在先,但有斩首者,本将军有重赏。”贝翊礼兴致勃勃的话让舒州府兵的攻杀势头变得更加凶猛,顺风战之下他们发挥出来的战力绝对不容小觑,即使杨功将自己的本部人马全部集中起来,却也挡不住这至少两千多人的攻击,根本就杀之不尽。而且舒州府兵虽然久受压制,而且装备奇缺,但是至少士兵身上还有一件甲胄在身,不管是什么材质的,至少比起杨功所部除了衣服以外根本没有任何防护那是有天壤之别。

    所以杨功几乎是一边招呼手下且战且退,一边不断让弓箭手不断用弓箭招呼,虽然雨天对于长弓的损害非常大,甚至对面的舒州府兵根本就没有让攻坚说出手,但是此时他根本就顾及不到这些。双方几乎就用这种相互纠缠的方式从镇头打到镇尾,杨功高呼酣战,勇猛绝伦,虽然是不断撤退,但是却将对方的脚步逐渐朝着西北方向拉了过去。

    “营正,杨将军已经朝我部而来,约计两百步远。”天柱镇镇北的一个小山丘,一个黑影前来汇报。

    “做好准备,随我杀,要杀出我军的气势来。”黄杰模糊的声音冷然一笑,那柄虎头大枪往前一指,身后无数的士兵蜂拥而上,大战随即在前方再次展开。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在天柱镇以南的一个偏僻所在,也有人将天柱镇的战况报了上去,那里还有一双眼睛在静静地注视着这场战争,“看来薛洋这一战是损失惨重了,真是可惜了我一场谋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