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风渺渺浮往昔花〕〔我爸给我二十亿〕〔盛世玄凰〕〔穿书之影后她黑化〕〔我真没想高调啊〕〔死得其所系统〕〔青天有鉴〕〔重生之大圣传说〕〔邪性总裁太难缠〕〔万古界圣〕〔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我真没想修仙归来〕〔神医仙婿〕〔永恒国度〕〔巧女喜当家〕〔六零俏佳人〕〔娱乐圈如此美好〕〔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佞臣惑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二十七章 生变
    李青龙的脸上青筋暴露,垂在膝盖上的双手也变得有些青紫,似乎有一股浓烈的气息在胸中凝聚,等待着骤然爆发。不过旁边的薛洋却摇了摇头,转身道:“军师,安排人将这等懦夫驱逐出镇,我舒州军的粮食不养这样的废物。”这句话就犹如一个导火索一般将李青龙再次点燃,原本跪坐在地上的身形也瞬间拔地而起,瞬间朝着薛洋冲了过来,嘴里面发出犹如野兽一般的怒吼。

    “还有点脾性。”薛洋原本就一直在观察李青龙的反应,这等为了舒州府兵奋斗了数年甚至是十数年的老牌军官如果不能将其心底最后一丝对府兵的牵挂完全击碎,是不可能低头的。所以薛洋一把将袁袭推到一边,反身上前,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记鞭腿瞬间提出,将对方急速冲过来的身形给一脚踹飞。

    李青龙此时的攻击更像是发泄,临死之前的挣扎,根本没有章法,也不需要什么章法。薛洋将其踢飞之后冷笑道:“怎么?还想来证明自己不是废物?”

    李青龙恍若无觉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也因为刚才和地面相撞而出现了血迹,但是他丝毫不管不顾,起身之后犹如野兽一般死死的盯住薛洋,似乎下一瞬间就打算直接扑上去和对方同归于尽一般。

    “我不是废物,我是一名守护舒州百姓的老军。”半晌之后李青龙渐渐调匀气息,似乎也让自己的心情恢复了平静,只不过那眼神之中的那股锐利依旧不减,始终死死地盯着薛洋不放。

    “你是一名老军,一名值得敬佩的老军。但是仅此而已。”薛洋点点头但是继而又摇摇头道:“你对不起自己自己的职责,身为果毅都尉,执掌一个营的将领,没有约束手下严明军法,你有愧!身为同僚,你没有规劝其以身作则,挽救舒州府兵最后一股精气神。身为下属,你对贝翊礼的携兵权自重了若指掌却视而不见,你也不配去当好一名下属。”

    “乱世之中,苍生离乱,百姓疾苦,需要所有人奋发向上,去奋死一搏。而不是独善其身,一心一意去坚守所谓的底线。在天下大势面前没有任何底线比得上百姓重要,比得上结束战乱重要。”薛洋走了过去有些叹息的说道:“不要去祈求别人来大发慈悲救苍生于水火,要靠我们自己,靠你我他,一起奋发图强,为这迷乱的大局挣开一丝光明和希望。”

    “所以你就起兵了对吗?”李青龙此时自然是将薛洋的话都听进去了,不过随即就抬头问道。

    “不错,起兵太湖县,剿灭匪患,清除为祸一方和为富不仁者,恢复太湖县的平静。”薛洋倒是不隐瞒,反而继续道:“以岳西三县为根基,东向鲸吞府城,然后据舒州全境,内修政理,抚民以静,外争强权,夺占根基,十年间必然可成大事。”

    “你这是要割据一方,还不是要用将士们的鲜血为你打下一片江山?”李青龙的话让薛洋放弃了最后一丝念想,摇摇头冷笑道:“乱世用重典,以战止戈,你这些年身在军中真是白学了,说你是废物你还真是废物。你回去吧,我也懒得为难你,滚回你的舒州府兵营去,去好好抱残守缺,独善其身吧。”薛洋一脚将李青龙踹飞之后匆匆而去,本来还对于这个李青龙寄予厚望的,没想到这脑筋打结的让他自己都感到诧异。

    “主公,碰壁啦?”袁袭在薛洋将李青龙踹飞之后走过来低声笑道:“头一次见到主公的王霸之气收服不了一个败军之将的,也算是难得了。”

    “军师啊,这种事情本来不该是军师出马的啊?”薛洋被他这一调笑倒是消了火气,摆摆手道:“放他回去吧,反正他就算是回去贝翊礼只怕也未必能够容得下他。”

    袁袭点点头道“李青龙不过一个小卒子而已,不值得主公生这么大气。但是主公,我军也是时候出动了。”

    “军师是说县城?”薛洋和袁袭两人边走边谈,战俘营这边的所有事务已经全部交给陆翊和陈烨两人负责,所以两人倒是说起了下一步的打算。袁袭点头道:“主公说的是,根据十三司回报,尹宗道已经将出城的厢兵又撤回了城内,而且还加强了对陈家各店铺的监视,想来是已经知晓了我军在天柱镇打败了贝翊礼,所以放弃了偷袭黄猫山的行动。”

    “哼,这个尹宗道,看样子是真打算和我不死不休了。”薛洋点点头道:“军师,你速速传讯给严明雷凌二人,着令独立营星夜兼程秘密从太湖西南转移到县城西北方位秘密潜伏,同时让陆明立即率领翊卫营紧急出动,两部汇合之后给我突袭县城。既然这位师兄不打算给我这个师弟留后路,那索性,这太湖县就送给我吧。”

    对于薛洋的这个办法袁袭倒是没有意见,两部合力拿下太湖县城舒州军的势力在太湖县内就彻底连成一线,而占据县城之后的舒州军也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补充,下一时期必然会飞速崛起。所以袁袭紧急出动刚刚装备上的信鸽传讯严明星夜兼程东进,而陆明所在的翊卫营是目前舒州军中建制最完整战力最强的一个营,在其他各部都在整编的时候也只有这支军队能够保持着最强的战力。所以当天夜里就秘密出发前往太湖县。

    不过不论是薛洋袁袭还是主管十三司的向杰都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太湖县衙内也在酝酿着一股暴风骤雨。尹宗道原本的如意算盘在薛洋指挥舒州军横扫了贝翊礼的府兵之后就彻底落空,急急忙忙将原本打算趁乱偷袭黄猫山的厢兵撤回城内据守,但是在此时却得知自己送给贝翊礼充作军粮的五千石粮食在随后被舒州军在皖城全部缴获,其中押运人员也未能幸免。要知道那可是自己派过去的人,因为没有来得及交接所有被滞留在贝翊礼军中,结果一样成了对方的俘虏。

    预感到自己的阴谋败露之后尹宗道打算先下手为强,拿下陈家在县城的所有产业,以此为质试图和薛洋进行谈判,但是却被县丞霍同宇打断,后者坚决反对尹宗道的这种做法。

    “明公此举莫非是要和薛县尉公然决裂?”霍同宇看着面色铁青的尹宗道稍微一犹豫之后还是开口道:“明公和贝翊礼是上下级关系,贝翊礼出兵太湖县让我县衙出具粮草支援是合乎情理,县衙和明公均无法拒绝。但是明公若是直接扣押陈家产业和人手,一来会导致县城动荡,陈家可是普通商家,生意遍及整个舒州各处,就算是上次薛县尉在府城闹出那等大事,刺史府不也是没有对陈家各产业进行查封吗?动了一处就等于自绝于整个舒州商界啊。”霍同宇一拱手继续道:“再者说,薛县尉并没有战报传来,也无问罪明公之意,说明县尉暂时并无要和县衙决裂,此时明公先出手不真是授人以柄吗?”

    “你的意思,让我继续受制于人?坐视不理,然后等到他羽翼丰满再来将我这个师兄赶下台?”尹宗道冷笑道:“霍同宇,霍县丞,你吃的是我县衙的饭,食的是我尹宗道的俸禄,如此胳膊肘往外拐是何用意?若不是看你积年功绩,我就该将你当初薛洋乱党打入大牢了,休要复言,此事我自有决断。”尹宗道虽然将霍同宇赶了出去,但是最终却也没有直接将陈家的店铺作坊查封,只是派了很多人监视其一举一动。只不过此时在县城内经营陈家产业的所有陈家家丁在陈烨和向杰的暗地里运转之下几乎已经全部换成了十三司的潜伏暗线了。所以这种情况一出,这些人马上意识到只怕县衙要对他们下手。

    不过这等严密监视之下,消息却无法传递出去,加上太湖县城也已经被尹宗道封闭了城门,进出都需要一一检查,所以在无法和舒州军本部取得联系之后这些人果断将主意打到了县衙内部。十三司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是陈家本身在情报这一方面就有准备,几乎每到一地经营买卖都会事先和当地官府打好关系,其中甚至有些关系埋藏的非常深,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的。十三司成立之后这些关系也陆续移交给向杰,使其变成了舒州军的助力。

    “陈主事,我等该怎么办?”陈家店铺正常营业正常关门,在避开门外的那些监视之人的视线之后,几人悄悄聚集到一起,商议对策。

    “尹宗道如此而为肯定是主公在天柱镇打赢了贝翊礼,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害怕将四境全部封锁。”这个叫陈武的主事是陈氏族人,在陈老爷子表明陈家会全力支持薛洋之后,陈家部分有才能的子弟也陆续被陈安安排出来。不过这位和陈潇潇一辈的陈武此时脸上却闪现出一丝决绝的意味,“此时尹宗道肯定向将我们扣在手中作为人质以此来要挟主公,所以我们不能让其得逞,我们要反其道而行。”

    陈武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心腹点点头道:“既然尹宗道想把我们扣为人质,那我们何不来一个依样画葫芦?将他的家人给秘密抓起来?”陈武的这个主意胆大之极,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闻言眼光之中却都闪烁着一股强烈的兴奋的光泽。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我来说,大家分头去准备。”陈武开始低声将自己构思了大半天的计划一点一点说出来,太湖县城也由此走到了一个骤然而变的时刻。那边霍同宇被尹宗道赶出太湖县衙之后也是无奈,县丞虽然权力很大,但是却不是正式官员,只是知县县令自行征辟的小吏,自然是知县想不用也就不用了。只是可惜了他那一番想有所作为的心志了。是夜,霍同宇打算出去找几位友人喝喝闷酒的,但是没想到的是他在此时却被一帮人盯上了,此人正是陈武一行。霍同宇在太湖县城之内对于薛洋和陈家比较同情,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也是尹宗道明知道霍同宇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依旧没有采纳反而将其赶出县衙的深层次原因。而陈武的打算就是希望霍同宇能够帮助自己潜伏县衙。

    “你们此举实在是添乱。”霍同宇被陈武拉到自己的秘密据点之后三言两语就听明白了陈武的计划,所以急声道:“薛县尉此时和知县大人的关系正是势同水火,你们一旦行动就会将这种关系彻底挑明,那才真的是太湖县城的大难。”

    “难道霍县城还真以为我家主公和知县大人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陈武冷笑道:“虽然陈武只是一介草民,但是莫非县丞真以为知县大人秘密从县衙仓库中调集大量粮草送到贝翊礼手中做的人不知鬼不觉?我家主公平定太湖县所有的匪患,让百姓重归太平,难道这也有错?霍县丞,您是明白人,如今大局如此您还看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对太湖县百姓最好的父母官?”

    “可是他毕竟是我太湖县的知县,一县之父母官。”霍同宇叹息一声之后道:“而且薛县尉和知县还是师兄弟。”

    “他想致我家主公于死地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一点?”陈武冷笑一声道:“县丞大人,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上次尹宗道要陷害我家主公的时候您没有出手阻止我等理解,毕竟您是知县大人一手提拔起来的。但是这一次我等还希望县丞大人看在全县百姓福祉上做出正确的抉择。”

    “你们,你们。”霍同宇被陈武说的脸色变幻不定但是最终却是长叹一声道:“需要我做什么?”

    “看样子县丞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了,我代表舒州军全体将士感谢县丞,也替太湖县的数万百姓谢过县丞。”陈武一行人大喜朝着霍同宇齐齐的一鞠躬。

    “你们别谢我,我也是想看看,这太湖县变一变是不是会更好一点。”霍同宇苦笑着看了看自己来时的路,叹息一声之后道:“明天晚上我会去跟知县大人正式拜别,然后返回老家,倒时你们就是我雇来的随从帮我收拾行装的。”

    “请县丞放心,我等一定注意。”陈武一拱手,将霍同宇送出门,然后朝着自己身边的同伴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