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势攻婚总裁的叶〕〔总裁的叶清欢邵允〕〔我在人界掉马甲〕〔我有个神级选择系〕〔天降我才必有用〕〔都市妖孽狂兵〕〔众圣之门〕〔陛下宠妻无方〕〔掌欢〕〔农门恶女是团宠〕〔超凡赏金猎人〕〔农家小福女〕〔秦桑榆陆凉城〕〔农门小辣妻〕〔镇鼎〕〔你的爱如星光〕〔妃倾天下:王爷请〕〔你的爱如星光〕〔日月同辉〕〔顾少的独家挚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三十一章 虚则实之
    “启禀军师,十三司急报,林远图率刺史府护卫数百人出城西进,主公命军师速速拿下望江县城,回军驰援太湖。。”十三司的这份急报在薛洋率领翊卫营紧急出发的同时送往望江,信鸽传书的速度比起人力自然要快得多,所以几乎就在当天下午袁袭就收到了薛洋的命令。

    “这个该死的林远图,最好别让我逮着他。”袁袭只是唯一思索就看明白了林远图的目的何在,顿时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将手中的急报揉成一团,怒声道。

    袁袭的神情让旁边的雷凌和严明吓了一跳,两人虽然没有袁袭那等见识和眼光,但是林远图此时西进能够攻击的地方也只有太湖县城了,只不过有翊卫营在手的话区区几百人的刺史府护卫根本就不可能成事。而且出征之前薛洋之所以留下翊卫营就是防止刺史府在此时插手岳西事务,但是看袁袭的神情好像情况比这个严重多了。

    “军师,林远图此举莫非还有别的意图?”严明想了想之后问道。

    “主公原本留下翊卫营在太湖县城就是想以逸待劳,逼迫林远图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没有料到的是,对方反手就来了一个攻其必救,我舒州军摆在最东面的可不是太湖县城,而是天柱镇,那里背靠天竺山,依托长江水道,已经是舒州军的后勤大本营,除了大量的手工作坊和粮草储备,更重要的是大娘子还在天柱山别院。一旦被其袭扰得手,必然是让我军上下投鼠忌器,从而任由其摆布。而主公一旦率军驰援天柱镇,则必然造成太湖县城空虚,又会给他奔袭太湖县城提供良机。此等阴险小人这一次绝对不能放过他,不然的话后患无穷。”袁袭解释了几句之后道:“主公如今已经率军出击,天柱镇应该无碍,剩下的我们必须抢在林远图之前拿下望江然后回兵驰援太湖县城,必要的话还需和主公一起前后夹击他,将此一举击杀在太湖境内,彻底消除祸患。”

    “雷凌,马上射箭书入城,再给那个汪知县一个时辰,告诉他一个时辰以后如果我看不到他出城投诚,那就全力攻城,城破之时我第一个拿他的人头祭旗。”袁袭此时也发了狠,身上的书卷之气踪迹全无,声音也变得更大了,“让独立营全军立即整装在城外列队,所有攻城武器都给我推出来,此战所有人都必须给我竭尽全力。”

    袁袭这边紧急改变招降准备强攻的同时,远在天柱山别院的陈潇潇也被十三司的人通知,准备紧急撤离。

    “大娘子,主公急令,让您带着所有成衣作坊的女工紧急撤离。”陈潇潇被这道命令给说的呆了一呆,但是随即就蹙眉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薛洋他不是说回来接我的吗?”

    十三司只是飞鸽传书通知陈潇潇紧急撤离,所以在天柱镇负责接收消息的人员也不清楚其中内幕,但是凭着十三司的敏感,这位情报人员想了想之后还是道:“只怕是出现了新的危机,或许就和上次贝翊礼袭击一样,主公身在太湖县城,应该是怕救援不及,伤及大娘子,所以希望大娘子先行撤离,这样主公也好放心对敌。”

    “薛洋此举有些急切了,天柱镇这里有数十家作坊和店铺,还有数以千计的粮草仓库,不能就这么白白丢了。”陈潇潇脸上一红,随即点了点头微一沉吟之后有了主意:“我马上安排成衣作坊的所有人撤离,你安排人沿途护送,另外通知薛洋,就说我会带着全镇所有百姓还有守备人手在天柱镇迎击敌人,让他不要着急。”陈潇潇挥挥手示意对方不要劝阻按照自己的吩咐去办。

    “沐雪姐姐,你带着他们赶紧走,天柱镇马上又要开战了。”陈潇潇打发走十三司的人之后返回住处换上了一身戎装,然后找到张沐雪。

    “开战?现在太湖县不都被他给拿下了吗?还有谁有这么大胆子?”张沐雪被陈潇潇这一身盔甲的模样吓了一跳,随即就道:“潇潇你这是要干嘛?不是要撤离吗?你这身打扮要做什么?上战场?”

    “薛洋的援兵估计一时半会赶不到这里了,所以我必须带人坚持到明天早上。”陈潇潇拉着对方边走边道:“时间紧急,我来不及去见姐妹们,姐姐你马上带着他们出发吧,我要去召集镇内所有的青壮年马上警戒了。”陈潇潇说完之后匆匆出门而去,等她到镇头的时候,三叔公已经带着大队的百姓都开始集合了,看样子是此前的十三司情报人员在帮忙通知了。

    “三叔公,你们来了。”陈潇潇刚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众多的百姓给打断了,三叔公拄着拐杖上前道:“大娘子,听刚刚那个兵娃传报,又有敌人要来袭击我们天柱镇了是吗?”

    “三叔公,各位父老,刚刚十三司的人来报,小郎君率兵星夜兼程从太湖县城赶来此处。但是我要说的是,我南岳父老面对强敌要靠自己,要自救,要让我们的敌人知道,任何人胆敢偷袭我天柱镇,我们都会让他有来无回。”陈潇潇点点头道:“小郎君让镇上所有的妇孺全部撤往天柱山内暂避,其他年轻力壮的跟我一起保护家园。”

    陈潇潇的话让众人的喧嚣声都停了下来,此时大家才注意到这位陈家大娘子一身甲胄,武器齐备,身后还不断有手持武器的守备辎重基地的舒州军后勤士兵从各处赶来。三叔公走到陈潇潇跟前,不顾气喘吁吁高声道:“大娘子说得好,我南岳百姓从来都不怕死不爬打仗,之前偷袭我们的府兵不就是小郎君带人打败的吗?这一次还有把力气的都跟着大娘子去好好教训教训他们,给小郎君争取时间。”三叔公的一句话让下面所有的百姓热血上涌,随着上次天柱镇受到袭击,百余名百姓战死,那些家属眼睛红红恨不得去府城去找贝翊礼拼命,此时被两人一番话点燃之后,群情激愤,所有人都怒吼着要跟着陈潇潇去打仗。

    “多谢三叔公,我想小郎君看到诸位父老乡亲也会赶到欣慰的。”陈潇潇朝着三叔公一鞠躬之后右手高举道:“天柱镇的儿郎,随我速速在镇口戒备,大家随陈主事去领取武器军服,大家都是舒州军。”

    陈潇潇将储存的军服全部发了下去,顿时间无中生有变出了数百名舒州军然后在镇口修筑的箭楼等地严加戒备,不断安排巡逻人员沿着各条进出天柱镇的小路来回游弋,从远处看倒是真像那么回事。

    而陈潇潇在天柱镇的举动也被十三司的人飞速汇报给了在紧急往东开进的薛洋手中,虽然只是寥寥几句,但是薛洋却大呼侥幸,自己还真是关心则乱。如果真的只是安排陈潇潇等人撤离而忽视了天柱镇的百姓生死,那么只怕自己好不容易在天柱镇建立起来的民心威望就此毁于一旦。但是陈潇潇此举却分明是把自己放在了最危险的地方,如果她的举动被林远图看破,必然会被对方全力攻击。不过她的这个办法倒是让薛洋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所以急忙让亲卫通知在前面压阵的陆明赶过来。

    “陆明,把骑兵队集中起来随我出发,提前赶往天柱镇,剩余人马由你统帅,经楼牌十里坡往北。记住,我会在十里坡安排人手,如果情况有变,你就在十里坡埋伏起来,伏击林远图。”薛洋的话让陆明有些疑惑,所以呐呐的问道:“林远图不是应该去攻击天柱镇吗?他怎么会去十里坡?”

    “潇潇已经在天柱镇全民皆兵,摆了一个虚则实之的*阵,如果林远图判断失误就会以为我们的主力已经提前一步到了天柱镇,那么他们就只有一个去处。”薛洋看了陆明一眼,后者恍然大悟道:“林远图就只剩下奔袭县城一条路了,而从天柱镇到太湖县城,楼牌镇十里坡是必经之路。”

    薛洋在陆明反应过来之后立即带着亲卫和骑兵队纵马脱离主力朝前而去。这支人数不到三十骑的小队是薛洋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骑兵种子,抽掉的是全军最擅长骑术和精锐的人马组成的。此时纵马扬鞭朝着天柱镇狂奔的时候,天柱镇外先一步抵达的林远图也在秘密潜伏。因为此前他和贝翊礼两人几乎同时在天竺镇被薛洋算计,损兵折将。所以这一次林远图变得谨慎得多了,他手下的这数百护卫可是刺史府最后的家底,如果不是上次一战贝翊礼的府兵主力被薛洋消灭殆尽,躲在舒州府兵大营内不敢乱动,只怕他根本就不敢带人出来。

    “大郎君,天柱镇镇口有大队军兵把守,而且人数看起来不少。”护卫的汇报让林远图双眼都开始瞪圆了,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看清楚了是正军?”

    “的确是正军无疑,舒州军的军旗也在镇内高挂,而且还看到了陈家那个女公子在阵前,不过没有发现薛洋的身影。”护卫的话让林远图一下子坐在了地上,道:“陈潇潇居然出现在阵前?她都在了,想必薛洋就躲在暗处。”

    “那大郎君,我等现在该如何行事?”林远图的脸色开始变幻不定,但是随即就一咬牙道:“我要亲自去阵前看看,别被这个小娘子给耍了。”

    林远图亲自前来查看,是因为他心中有疑惑,一方面他知道陈潇潇和薛洋的关系,陈潇潇能够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那就意味着即使薛洋不在此地,也会留下足够的人手护卫,所以如果自己贸然攻击这要是踢到了铁板上那自己的损失就大了。但是另一方面他又不太相信薛洋能够在分兵南北大举出击的时候还有足够的人手守备天柱镇,加上自己本身就是突然出击,没有任何预兆,对方根本就不会有太多的警备时间。

    此时陈潇潇自然是不知道外面有人正在探查她的一举一动,不过她的确是在全力以赴进行警戒,为了保证战力,他将数十名后勤兵调到了第一线,其他民夫都放在了后面。虽然这些后勤兵比起正军差了很多,但是到底是有过基本的操训,至少围绕着防御工事执行守备任务看起来还是不错的。陈潇潇明白如果对手要进攻的话那么一定是急攻,那么最初的一波自己必须投入最强的力量将对方压下去,否则的话这仗根本就没发打。只不过她这种无心之举却在无意当中帮助林远图做了决定。那些手持武器娴熟的在镇口巡逻的后勤兵让林远图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观察了半晌之后带人退了回去。

    “通知下去,所有人立即转道,我们去太湖县城,另外让宿松那边的人给我将尹宗道带过来。这一次由不得他不听我的。”林远图冷哼一声之后上马带人朝西而去,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异常狰狞。

    远在镇内的陈潇潇自然是不知道这场无妄之灾已经消于无形,而此时已经转道楼牌路过十里坡的薛洋却开始看着天色若有所思,带着人马从原地转道消失在旁边的丘陵之中,留下的两人也开始掉头往后追大部队而去。

    薛洋的骑兵全力奔驰而且抄小路翻山越岭自然是速度极快,从楼牌到天柱镇短短一个时辰不到他就已经看到镇口严阵以待的士兵了。

    “小郎君,是小郎君来了。”远远的在箭楼上瞭望的士兵就看到了薛洋的马队,很快镇内就冲出来一队人马,当前一人红色的头盔盔缨煞是夺目。

    “潇潇。”薛洋从奔驰的马背上一跃而下,这是时隔数月再次见到陈潇潇了,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她居然能够想到如此计策,所以一下马就拉住了她的素手,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和缓的笑容。而面对薛洋的笑容,陈潇潇也是拉住了他的手,柔柔一笑,晕生双靥

    “小郎君果然率兵前来驰援我们了。”人群中三叔公的声音缓缓传来,让薛洋回过神来,拉着陈潇潇走到众人眼前,笑道:“三叔公,各位兄弟,天柱镇的父老乡亲们,薛洋来迟,让大家担惊受怕,实在是罪过。”

    “小郎君,我们可不怕,我们手里的武器还没捂热呢。”三叔公旁边的一位中年男子拄着一杆长枪笑道:“刚刚大娘子还说要带着我们一起保卫家园呢。”

    “三叔公,带着乡亲们回去吧,危机解除了。”薛洋和三叔公吩咐了几句之后后者带着有些意犹未尽的众人散去,后勤兵也开始恢复正常的守备任务。不过薛洋尚未说话陈潇潇就道:“你还要去打仗吗?”

    “走吧,潇潇,带你去抓林远图这个阴险的家伙。”薛洋微微一笑,看着对方一身戎装点了点头,两人上马带着身后的骑兵反身离开天柱镇开始朝着十里坡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死亡工厂〕〔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