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桑榆陆凉城〕〔分身的次元聊天群〕〔学神今天表白了吗〕〔长生不老混都市〕〔荒野幸运神〕〔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妃倾天下:王爷请〕〔重生媳妇有点甜〕〔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你就吃点吧〕〔魔改红警在超神〕〔混蛋爹地妈咪要改〕〔落难男尊国的女尊〕〔极品天医〕〔衿生今世〕〔空间农女种田忙〕〔万欲妙体〕〔万灵苍穹〕〔最强重生之学霸女〕〔青梅竹马之丫头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三十六章 阴谋阳谋(下)
    “大兄,这是安插在城内眼线送来的最新急报,林度乔装出了刺史府,朝城东一处叫做角奎客栈的地方而去。”舒州城外的府兵大营这段时间冷清了不少。自从贝翊礼领兵西进在天柱镇铩羽而归之后,原本两千多人的府兵营甚至在一段时间内只剩下了不到几百人的辎重兵在撑门面,这让贝翊礼甚至日夜担心林度会不会趁机对他下手。毕竟林远图在刺史府内蓄养死士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在天柱镇的时候他甚至被对方摆了一道,这些死士的战力他可是亲眼所见过的。所以这段时间他根本不敢去招惹林度,连林远图秘密出兵试图去搅乱太湖县的局势的时候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至少在李青龙招募和征召的新兵归来之前他不打算过渡去刺激刺史府。不过此时贝翊青带回来的消息却让他疑窦丛生,林度出门就出门,为何要乔装?难道是打算秘密会见什么人不成?

    “知道林度去角奎客栈到底去见何人吗?”贝翊礼沉思半晌之后问道:“还有,林远图这小子到底回来没有?”伴随着主力部队在天柱镇被薛洋近乎于全歼,贝翊礼对舒州府城的控制力度弱了不少,林远图如今的行踪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然此前他也没刻意去打探。

    “角奎客栈被不明势力严密把守,我们的眼线根本就进不去。”贝翊青摇头道:“客栈东家是外乡人,但是在府城之内倒是很有名气,仗义疏财,喜好结交江湖人士。至于林远图——”贝翊青看了自己兄长一眼道:“目前并无林远图的任何消息,刺史府内传来的消息是他率军秘密潜伏在宿松尹家,准备伺机协助尹宗道杀回太湖县。”

    “哼,什么杀回太湖县?只怕他自己此刻都被薛洋给抓起来了。”贝翊礼摇了摇头道:“那尹宗道和林家非亲非故,值得他林远图拿自己好不容易蓄养起来的死士为其卖命?”贝翊礼冷哼一声道:“只怕林度此次要大出血,不然的话薛洋又如何会把林远图放回来?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是——”贝翊礼本来只是自说自话,但是此时却耸然一惊,急忙道:“你马上想尽一切办法打探出林度到底在角奎客栈里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越快越好。然后派人传讯李青龙,把他手中的新兵全部调回府城大营,有多少算多少。”

    贝翊礼说到最后脸色变得铁青,让贝翊青没来由的一阵恐惧,急急忙忙出帐安排。很快角奎客栈之中发生的一切在吴明刻意的放出消息之后传到了贝翊礼这里。而在这一刻贝翊礼也彻底失去了往日的镇定,一掌狠狠的拍在面前的案几之上,将上面的几样摆件给全部震到了地面之上,“林度这个老匹夫,这是存心要要我的命啊。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去通知碗口城的江防军郎将,就说八月十五我在迎江楼请他喝酒赏月,请他务必赏光。”

    事态紧急贝翊青亲自前往碗口城去安排一切,而在第三天傍晚,来自另外一个消息也让贝翊礼下定了最后的决心。林度果然和薛洋达成了秘密协议,从刺史府在城外仓库中秘密调出的五千石粮草开始启程朝西而去,而第二天一大早林远图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府城之内。刺史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常态,但是这种平静之下却让贝翊礼越发感到不安。在手中无兵可用的情况之下,急急忙忙将在同安县李青龙手中刚刚招募连武器都不齐的民夫全部调了回来,以此来护卫自身的安全。而李青龙这位本来戴罪立功转入后勤辎重的被俘将领也在此时被贝翊礼重新重用,执掌这一营新兵的日常操训。

    不过贝翊礼这边全力防备刺史府和薛洋联手夹击自己的同时,仍然逗留在府城之内的向杰却在此时冷眼旁观,等待着自己的计划最后一幕的发生。林远图在被自己放回来之后很快就了解到自己的父亲为了将自己换回来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这让他忍不住顿足不已。薛洋得到岳西兵马使的头衔等于是补齐了自己最后一块短板,更别说林度还给了一个监管民政的权力。这等于以后岳西三县会变成铁板一块,舒州刺史府将永远失去了对于岳西三县的掌控权,而失去了岳西三县,舒州也等于失去了自己的战略腾挪的余地,那自己父子的命运?

    “父亲,为今之计,只有设法和贝翊礼联合起来才能够和薛洋对抗,我刺史府也只有这样才会有一线生机。”林远图此时也顾不得修养了,匆匆和自己的父亲商议后续事宜,实际上他在太湖县倒也没人为难他。因为向杰的计划,甚至连审问的人都没有,只是软禁了他的自由,断绝了他和外界的联系。

    “和贝翊礼合作?这无异于是在与虎谋皮。那贝翊礼为人比薛洋更甚,你此时要和他合作,只怕你我父子将死无葬身之地。”林度摇了摇头,虽然对于阴谋设计他不在行,但是并不代表他看不清楚贝翊礼的为人,所以对于林远图的设想他不同意。

    “父亲,此一时彼一时。贝翊礼在天柱镇损失惨重,两营府兵大部都是有去无回。他如今的日子比起我刺史府只怕是更为艰难。”林远图摇了摇头道:“此时只需要将薛洋的舒州军壮大的情况透露给他,贝翊礼只要是不傻必然是只会选择和我刺史府结盟,不然的话一盘散沙之下只会被薛洋各个击破。至于到了那时候,贝翊礼一定会求着我们结盟的。”林远图倒是胸有成竹,道:“父亲只要以军情邸报的方式将薛洋的任命状原样照抄一份给贝翊礼,然后孩儿在给他送上一千石粮草,他自会明白我刺史府的意图。”

    “唉,为父老了,所谋的也不是自己的个人荣辱进退。生逢乱世,为官为宦之人性命更是朝不保夕,如今天下大乱,有兵有权才能在这个世道上立足。为父也知道,这一切均不是为父所长,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那就放手去做吧,说不得我林家也能崛起一把呢。”林度苦笑一声之后,看着自己的长子道:“不过为父有一句话想提醒你,你所擅长的谋划布局均是剑走偏锋,不是堂堂正正之道,也不是长久之计——”

    “父亲放心,待我解决了薛洋和贝翊礼两股心腹之患,定然遵循父亲教诲,堂堂正正做人做事。”林远图起身道:“阴谋诡计虽然上不的台面,但是却是一个猛药,值得我一试。”

    林远图没有理会自己父亲的忠告,在当天就直接以刺史府邸报的方式将消息传给了贝翊礼,而且还仔细清点了此时薛洋的势力分布。

    本来这的确是吸引贝翊礼主动上套的好计策,只不过在向杰提前透露和林度会谈内容之后,这份迟来的通报反倒是让贝翊礼疑窦丛生,再加上随后林远图以刺史府名义送过来的一千石粮草让这种疑虑直接变成了深深地戒备。

    “他这是要让我去给他打先锋啊。”贝翊礼在收到这一千石粮草之后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冷笑,不过他还是很郑重的亲自前往刺史府表示感谢,并且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将竭尽全力听从刺史府命令,维护舒州的繁荣安定,并且意有所指的表示,舒州西部地区屡经匪患,急需安定,舒州府兵将会定期前往岳西地区和舒州兵马使薛洋一起剿灭乱匪。

    “这个贝翊礼,还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刺史府的眼线将他们的谈话内容一五一十的汇报给向杰的时候,旁边的吴明都忍不住笑道:“营正你不知道,这个贝翊礼以前依仗着手中的兵权和节制江防军的授权,是根本就不把刺史府放在眼里,不仅仅纵容手下军兵为非作歹,鱼肉百姓,更是三番五次插手刺史府的行政教令,甚至最嚣张的时候号称舒州各地官员必须在他和林度之前二择一。没想到如今却甘愿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越是这样说就说明他越是明白林远图的算计,这种人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向杰摇了摇头,不过吴明刚才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他,但是还没等他想出对策,外间匆匆走进来一名十三司的下属,“启禀营正,贝翊青带人赶过来喝酒了,而且明言要吴对正出面,他说有要事相商。”

    “哦?”向杰和吴明对视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笑意,吴明更是点点头笑道:“既然他想见我,也罢,我去会会这个号称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去吧,贝翊礼既然派他前来想来是想和我舒州军达成一种默契。”向杰叮嘱了吴明之后独自走到后堂开始思索另外一件事,贝翊礼有节制江防军的权力。这是舒州军高层以前忽视的一个点,按照贝翊礼的性子,有节制江防军的权力他一定会运用到极致,很难说现如今的江防军是否已经被其控制了。要知道江防军可不是舒州府兵,这还是当年朝廷留下来的专职防守江防要塞的正军,其战力比起贝翊礼的府兵要高出一大截。每年江防军的粮饷都是庐州府协调周边几个州郡来提供的,也正是如此,贝翊礼才有这个授权,节制碗口城的江防军。

    “营正,我回来了。果然不出所料,这个贝翊青带来了贝翊礼的一句话。”吴明不知何时走进来打断了向杰的筹谋,“贝翊礼愿意和主公和平共处,共同维护好舒州的安定。”

    “这果然是贝翊礼的原话,不然的话就贝翊青那个脑子他根本就不懂其中的弯弯绕。”向杰点点头道:“不过这样也好,十三司也算是完成了主公和军师交代下来的军令了。吴明啊,你的角奎客栈如今已经暴露,倒是可以作为我舒州军在府城之内的一个公开据点,但是你们还需要建一个暗堡,一明一暗才能以防万一。”

    “另外,贝翊礼虽然如今看清楚了林远图的算计,所以不愿意充当刺史府出头鸟,但是贝翊礼这种人贪得无厌,如果林远图真的舍得下血本也难保他不出尔反尔。”向杰继续道:“所以你必须时刻安排人手叮嘱他们两人的动静,一旦发生特殊情况要当机立断,不要给他们一丝机会。”

    “营正放心,我吴明虽然到目前为止尚未见过主公的面,但是还请营正代我向主公保证,府城之动静,林远图和贝翊礼之间的龌龊我定然会紧盯不放,断然不会让此等奸诈无常之人坏我舒州军大事。”吴明郑重一抱拳道:“至于我个人安危还请营正莫要挂怀,舒州府城还没有人能够拿我怎么样,就算是被通缉,我也会安然无虞。”

    “如此我也可以安心回太湖向主公缴令去了。”向杰知道吴明在舒州内的人望,所以点点头道:“主公说了,最多两月,舒州军就会度过最关键时刻,到时就算是贝翊礼和林远图联手,我等也丝毫不惧。你且安心在府城静候我大军开进舒州,完成舒州军政统一。”

    向杰叮嘱完吴明之后就趁着天色尚未暗淡,城门未关之时出城回太湖复命。不过在路上向杰在思之再三之后还是安排人手朝着碗口城而去。之时他自己都没想到,这本就是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却在其后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不过在此时,伴随着向杰的离开,舒州军针对府城两大势力的一系列安排暂时告一段落。而贝翊礼和林远图两人的明争暗斗还在持续,但是两人不约而同的都在同时抓紧时间扩充自己的实力。不论是刺史府还是府兵营在此前都损失掉了自己的主力,所以身居其中的吴明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这二者会在短时间内有什么其他的动静,毕竟不论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最终都需要落实到真刀真枪的拼杀上,否则的话都是水中月镜中花。而贝翊礼和林远图在扩充军力,已经完整掌控了岳西三县之地的薛洋却在此时放下了所有的军务,开始启动新政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陈平江婉全文免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