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富二代〕〔御用狂兵〕〔鸡毛蒜皮都是情〕〔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婚宠无度:这个影〕〔捡个校花做老婆〕〔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贴身战兵〕〔从1983开始〕〔法医王妃之邪佞王〕〔妙手狂医〕〔我的极品老婆〕〔我在人界掉马甲〕〔重生之多情王爷冷〕〔卿卿醉光阴〕〔苏家有女倾繁城〕〔晚风残〕〔重生之都市狂仙〕〔陛下宠妻无方〕〔你是我的小良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四十章 古刹交锋
    “两位恩客,我寺主持有请。”知客僧很快回来,带回来的消息倒是让吴明和陈武两人松了口气,如果对方拒绝的话他们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总不能直接闯进去吧?

    “两位远来,古刹生辉,不知两位恩客有何贵干?”吴明和陈武两人跟着知客僧绕过二祖寺前面的香殿到了后面的精舍之后,一位须眉花白但是精神看起来十分矍铄的老年僧人已经站在山腰的凉亭之内等候,见到两人前来是口宣佛号。

    “不速之客冒昧闯入古刹,打扰大师清修,实在是罪过。”吴明当先向老僧人行礼之后问道:“敢问大师尊号?”

    “贫僧正德。”老僧人的话让吴明赶紧又行了一礼笑道:“我等冒昧,请大师恕罪。”

    “两位恩客眉宇之间有煞气冲出,正好借这司空山佛禅之气化解。”正德禅师招呼吴明两人坐下之后笑道:“刚刚敝寺中人禀告说两位是岳西兵马使部下,久闻薛郎君在岳西三县所作所为令人称道,心系百姓,为苍生谋生路,老衲虽是出家之人,但也当为小郎君义举称赞。不知两位前来所为何意?是否为小郎君祈福?”

    “大师说笑,我等凡尘中人,难入大师法眼。今日到此也是因缘际会,想来和大师问道,只是怕人微言轻,不得见大师尊颜。”吴明和陈武点了点头,后者拱手一礼之后笑道:“不知以大师之见,我舒州上下十数万百姓于这乱世之中最终能够托付谁人?我等也是一腔热血,诚心诚意想为百姓谋福祉,只是前路茫茫,特来向大师请益。”陈武这几句话说的是诚诚恳恳,倒是让正德禅师不由得侧目,叹息一声道:“看来传言不虚啊,小郎君手下人才济济,两位虽然衣着普通,但是言谈举止之中却带忧国忧民之气,老衲佩服。以老衲之见,小郎君所作所为当为百姓托付之人。举目所见,不论是舒州刺史府林度还是此间的将军贝翊礼皆非心系百姓之人,舒州之未来定然非小郎君莫属。”

    “呵呵,多谢大师称赞,只是大师莫非是因我二人为小郎君效力而故意奉承?”吴明笑道:“大师这岳西翠竹茶香四溢,的确是茶中圣品,然乱世混沌,豺狼当道,佛门清静之地不该沾染凡尘,否则容易被奸人所扰啊。”

    “老衲生平从不打妄语。虽然未曾和贵主家小郎君谋面,然天柱山佛光寺慧心禅师曽传讯与我,小郎君乃是禅师看中之人,想来不虚。贵主家自入主岳西以来所施政事有条不紊,事事有章可循,此乃良政,不许赘言。”正德禅师摆手笑道:“至于外间豺狼涂炭生灵,我佛门虽是清静之地,但也有佛祖护佑,歪门邪道纵然一时猖獗也众不得善终,老衲拭目以待。”

    “大师仁者之心,我等佩服。”陈武点头道:“只是二祖寺乃是昔日佛宗传承之所,卷入红尘中事终究违背昔日二祖慧可大师旧事,不知大师是否允许我等僭越,助大师一臂之力。”

    “哦,两位次来不是为了为难敝寺?”正德禅师抬头,囧囧有神的目光盯着吴明和陈武,却见两人目光清澈,顿时道:“两位是小郎君属下,老衲说话也不兜圈子,自从老衲师弟七月十五在迎江楼一行,迄今已有月余,司空山下乱众纷纷,敝寺也曽试图劝说其离山他去,怎奈始终无法说动。如若两位有良策,还请不吝赐教,敝寺上下不胜感激。”

    “大师说笑,司空山乃是禅宗圣地,我等怎敢大逆不道在此梵门之所难为大师?今日此来确实有事相求,但替大师扫除蝇蚁之扰却是不在话下。”吴明点头道:“大师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我等也不兜圈子,我有一言请大师斟酌。”

    “七月十五日夜,贵寺禅师护送碗口城江防军郎将关天印突出贝翊礼陷阱一事,我家主公已然知晓。今日我等前来不是让大师将关郎将交于我二人,而是有一事相告,贝翊礼自从拿下江防军副将以及长史等人后已经在军中大肆清洗关郎将旧部,碗口城中每天都有无数人头落地,只怕时日一长关郎将旧部必然会被对方雷霆手段全部屠杀殆尽。“吴明起身肃然道:”江防军和我等刺史府下辖军兵没有统属关系,所以我家郎君虽然心忧却也无法出手干预。更甚者,贝翊礼此举旨在一举拿下江防军大部,然后伺机夺取府城大权,从而围剿我岳西兵马使府,未雨绸缪,我家主公让我等二人务必寻得关郎将,并且郑重承诺,可以无偿护送关郎将回碗口城夺回江防军兵权,防止贝翊礼携众祸乱舒州。“

    “还请大师放心,我家主公对于江防军恪尽职守,防止黄巢乱军北上之功由衷敬佩,断然不会趁机谋害关郎将性命。“吴明朝着正德禅师抱拳一诺到底。

    吴明的这一番话让正德禅师花白色的眉毛皱成一团,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复。但是看到他的神色,陈武和吴明却对视一眼,暗自点头。

    “两位此心老衲明白,小郎君防备舒州陷入战乱老衲也能理解。只是此事不是老衲能够做主,还请两位莫要见怪。”正德禅师沉思半晌之后抬头道。

    “我等二人前来自然不是为了为难大师,冒昧一问请大师转告关郎将,早做决断。我舒州军断然不会让贝翊礼阴谋得逞。如若郎将不便出面,我舒州军定然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贝翊礼。”陈武和吴明对视一眼之后道。

    “两位还请在敝寺盘桓一二,老衲定会将话带给关郎将。至于如何抉择,老衲无能为力。”正德禅师起身朝吴明二人做了个手势,旁边就有沙弥前来引路带着两人前往旁边厢房暂歇。

    “吴大哥,按照你我两部人手的行进速度,最迟今晚他们就会抵达司空山,到时该如何行事?”陈武见到小沙弥走后,和吴明商议道。

    “这样,你留在此处等待消息,我马上离开二祖寺在山外等候,等到人手一到先将山下的那些眼线全部铲除。至于关天印嘛,实在不行那也只好行断然手段了。主公军令写的明明白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为了舒州大局,些许罪过我一力承担便是。”吴明的话刚说完陈武笑道:“不是你一力承当,而是你我二人一同承担。”

    “好兄弟,你留在此处等我捷报传来,说不得这位关郎将会被说服呢。”吴明开了句玩笑之后走到门外看了看之后朝陈武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出,沿途倒也没有人阻拦。而等到他绕到后山出了二祖寺然后转到山前的时候天色已经见见暗淡,近在碗口城陈武的手下已经到了,在原地等到吴明之后立即被安排潜伏起来开始侦查这些在山前四处活动的贝翊礼手下的巢穴所在。而他自己则在等待从舒州赶过来的支援人马。

    吴明那边在紧急安排,陈武在寺内也很快被小沙弥叫起然后被带到后面的一处竹林,在里面一处竹舍之内,陈武终于见到了此行的真正要见的人——关天印。只不过此时的关天印还躺在竹榻之上,上半身还有好几处伤口,看样子似乎并未痊愈,而在他旁边正德禅师也端坐在那里。

    陈武和正德禅师见礼之后,后者指着躺在一旁的关天印介绍完毕之后问道:“不知那位吴明尊客现在何处?”

    “不敢欺瞒大师,吴队正已然下山调集人手准备助大师铲除这些碍手碍脚的眼线,防止贝翊礼狗急跳墙,加害二祖寺阖寺僧众。”陈武的话让躺着的关天印眉头一皱,但是未容二人说话,陈武自顾自的说道:“两位放心,我等不会对二祖寺动手,也不会依仗武力对关郎将出手。否则的话我岳西兵马使府和贝翊礼之流又有何区别?”陈武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在关天印看来,这位年轻人眼中闪过的一丝精光却让他感到心惊肉跳。

    “如果本将此时不出山,不知贵主上打算如何处置我关某?”关天印沉声问道。

    “我家主公和关郎将不相统属,自然无权处置郎将。”陈武摇了摇头道:“但我家主公身负舒州十数万百姓之望,也断然不会容忍江防军最终成为贝翊礼手中为祸舒州的帮凶。所以如果郎将不愿出山,我等也不勉强,但我舒州军定会以雷霆之势拿下碗口城,将祸患灭杀在萌芽之中。”陈武知道关天印在想什么,所以毫不迟疑道:“贝翊礼何许人也想必关郎将比在下清楚,为了一己私欲对您这位多年老友痛下杀手,那么也一定会为了保住手中权势朝我岳西挥戈相向。我家主公在岳西新政刚刚落地,百姓急需安抚,此时如若任何人胆敢依仗兵权破坏大局,我舒州军绝不姑息。”陈武这几句话说的是斩钉截铁,不留丝毫余地道:“任何挡在我舒州军面前的对手都是与舒州百姓为敌之人,我舒州军不会留情。乱世用重典,以战止戈的道理我想关郎将不会不懂。”

    “我若出山,不知贵主上打算如何助我?事成之后需要关某付出什么代价?”关天印在陈武说完之后和正德禅师对视一眼之后开口道:“江防军是关某旧部,只需关某一现身自然会迅速平顶乱局,贵主上所说的助我一臂之力不知从何说起?”

    “不瞒关郎将,在下就是我舒州军安排在碗口城内的主事者,来司空山之前,贝翊礼的清洗已经开始,他亲自坐镇,关郎将的心腹此时只怕是此刻也在煎熬。屠刀挥舞,心腹将领一旦如果一扫而空,下层士兵到底对将军有多大拥戴我想将军应该心中有数才是。如果关郎将觉得我舒州军不需要出手,那也正好。我家主公对于碗口城也没有兴趣,只要不是落入贝翊礼手中即可。”陈武傲然一笑,说出去的话却让关天印老脸一红。如果心腹将领真的被贝翊礼一网打尽的话,那么他贸然回去只怕真的只是送死无疑。这也是出事之后他始终不曾露面的原因所在。

    “关贤侄,容老衲说一句话。”关天印陷入沉默,旁边的正德禅师起身道:“为舒州安稳大局,老衲以为你应该出山了,收复江防军,避免旧部被屠戮是一条,另外更重要的是,也该为江防军数千将士寻找一个归宿了。江防军粮饷和兵员如何补充外人不清楚,你自己应该明了,一旦如果周围几个州郡出现变故,只怕汝等立即会陷入粮饷断绝之境地,到时候这数千将士该如何自处呢?”

    “大师莫非真的以为岳西的那位小郎君能够成事?”关天印浑然不顾正德禅师对自己的称呼引来陈武的关注,反倒是追着问道。

    “这是佛光寺的慧心禅师上月给我的信件,你看看吧?”正德禅师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件递给关天印道:“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小郎君的一举一动均被慧心师兄道明,你看完就该知晓为何老衲今日会带这位恩客前来见你了。”

    陈武心头一动刚要说话就见到外间有小沙弥匆匆跑过来道:“主持,山下传来厮杀声,似乎是有人在此打斗。”

    “大师还请吩咐寺内僧众勿要惊慌,吴队正想来已经开始绞杀山下的那些眼线了,今夜必要还司空山一个清净安宁。而且陈武在此保证,不论结果如何,贝翊礼都不会再派人前来骚扰大师。”陈武抱拳笑道,脸上闪烁着浓烈的自信。

    “不知贵主上现在何处?如若方便,关某想亲自拜会这位小郎君。”陈武的话让正德禅师点了点头,刚要说话旁边匆匆看完信件的关天印忽然从竹榻之上走了下来。

    “我家主公现在太湖兵马使府,如若关郎将肯屈尊前往,我家主公一定不胜欢迎。”陈武面色一笑道:“我岳西新景象也一定让所有有志于天下有志于百姓之人感同身受。”

    “既然如此,老衲也做一回俗人,随贤侄一同前往如何?”正德禅师此时跟着笑道,倒是让关天印急忙道谢,正德禅师陪同前往意义重大,他岂能不知背后的含义。

    “如此也好,我会派人知会佛光寺慧心大师,到时候一起在兵马使府等候两位贵客。”陈武侧耳听了听笑道:“厮杀声小了,想来吴队正应该已经办完事了,我去迎接一下。今夜只怕要麻烦大师,借大师宝地为我一行人提供一住宿之所了。

    “岂敢,老衲马上通知准备素宴招待诸位。”正德禅师也是跟着起身一起往外走,旁边的关天印也跟了上来笑道:“大师这等宴席岂能少得了关某?”三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一同出门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