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经年相思入骨,醉〕〔重生之娇妻追夫记〕〔我真不想躺赢啊〕〔都市绝品玄医〕〔都市透视医尊〕〔溟染天下〕〔超级正能量女友〕〔重生农家小娘子〕〔医品太子妃〕〔超强瓷婚:超拽新〕〔五行御天〕〔国医狂妃〕〔奶茶店主会法术〕〔来自娱乐圈的泥石〕〔书生倒插门〕〔战神,你家萌狐要〕〔霸道修仙神医〕〔冥捕司〕〔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之带娃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四十一章 釜底抽薪
    “吴大哥,就有劳你护送大师和关郎将前往岳西了。”司空山下,陈武和吴明拱手作别之后带着自己的手下快速消失在前方的山路之中,而吴明也召集自己的人手开始顺着山道朝岳西的方向而去。

    “吴明老弟,陈武兄弟此行为何?”关天印混在吴明的人马当中,一行人变成了正德大师的随从,不紧不慢的往前走。而在陈武率众离开之后关天印有些不解的问道。

    “昨夜贝翊礼安排在司空山的探子被我全部斩杀,他肯定会想办法报复二祖寺僧众。他此行就是想办法将对方的视线从司空山转移到别的方向,避免二祖寺遭受刀兵之灾。”吴明一边走一边道:“我等虽然是为了天下大义请郎将出山,但是也不忍因为自己的一言一行坏了司空山数百年来太平祥和的香火。”

    吴明虽然说的若无其事,但是本是军旅出身的关天印却敏锐的察觉到陈武此行绝对不会这么太平,不过他也没多问什么。看吴明的神色就知道只怕他们早就有了应对之策。

    事实上吴明和陈武昨夜的确商议过此事,能够化解司空山刀兵之灾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碗口城内营造出一种关天印已经秘密返回的气氛,通过十三司安插在城内的人手散布消息,一方面逼迫贝翊礼不敢轻举妄动,将打击的注意力放在城内,一方面也是给自己制造机会。当贝翊礼的精力都放在碗口城内的时候就不会注意到自己这一行人会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穿插到岳西。

    而陈武一行几乎在和吴明分手之后就立即飞鸽传书在碗口城内留守的人员开始安排布置,起先是安排人手将几名被贝翊礼逮捕下狱的关天印旧部将领给救了出来,然后暗中在江防军内部散布消息,告知关天印已经返回城内,要求军中将领做好准备,伺机截杀贝翊礼。

    这个消息原本就是十三司的眼线故意散布出去的,但是在此刻人心惶惶的碗口城江防军内部却掀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是截杀贝翊礼的消息被其弟贝翊青察觉之后,更是让他坐立不安。虽然现如今已经控制住了江防军的高层,属于关天印的旧部被贬的贬,被抓的抓,甚至还有不少人被他用各种名义直接斩杀。但是关天印毕竟统帅碗口城江防军多年,在士兵当中有着崇高的威望。如果对方一旦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些士兵难保不会相应对方,从而将自己彻底围在碗口城内。

    “大兄,是否要将李青龙的新兵营调过来护卫?”贝翊青的一句话虽然没有入贝翊礼的耳,但是却让他眼前一亮,拍手道:“调离原地倒是个好主意,还能够给不明就里的林远图一点压力。就这么办。你马上告知江防军副将高将军,让他马上过来一趟。”

    贝翊青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兄长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是还是很快的去执行命令。陈武此时人尚未抵达碗口城,但是已经让城内的局势为之大变。不过等他回来之后却被手下汇报的消息吓了一大跳。贝翊礼调兵出城,而且对于司空山那边的动静不闻不问?这到底打得什么主意?他此时自然不知道司空山那边的探子被吴明带人击杀一空的消息此时尚未传过来,但是自己安排的人手散步的消息却被贝翊礼察觉。而且等他亲眼看到打着去舒州运粮的旗号启程的江防军各部之后立即猜到了贝翊礼的意图。

    “这是要釜底抽薪啊,将忠于关郎将的部下全部调离,如此一来的话一旦关天印判断失误贸然出现在碗口城必然会被他彻底击杀。”陈武想了想之后立即传讯十三司总部,除了将这个消息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之外,建议舒州军本部立即采取动作防止贝翊礼的阴谋得逞。

    也幸亏此时关天印直接去了岳西,不然的话只怕还真的中了贝翊礼的奸计了。只不过不论是陈武还是贝翊礼都不清楚的是,此时的府城舒州的天也在另外一位人物的搅动之下悄然改变。林远图自从谋划出拉拢李青龙断掉贝翊礼根基的计策之后就立即采取了行动。并在第二天也就是吴明离开府城前往司空山的时候以林度的名义让李青龙来刺史府述职,并且为了掩护自己的行动,还特意拨付了一批粮草送到城外的府兵大营。如此一来的话李青龙于情于理都必须亲自过府答谢。

    而在李青龙到来的时候,林远图也说服了自己的父亲亲自出面宴请李青龙。对于刺史亲自出面请自己一个果毅都尉赴宴,李青龙虽然一时之间没猜出对方的用意,但还是特意换了一身戎装郑重拜见了林度,老老实实将最近一段时间军营内部的一些常规事务汇报了一遍。他知道贝翊礼和刺史府的争端,所以汇报的时候基本上只是汇报一些军营内部的日常操练,涉及到府兵营的核心机密和贝翊礼的日常安排基本上都是一句话带过。

    不过林远图对于这些都不关注,反倒是宴会之后将李青龙请进了书房,三人开始秘密谈话,虽然没人知道三人之间到底谈了什么,但是李青龙在出城之后却显得心事重重,以至于原本下午应该亲自带兵操演阵法的任务被他交给了副将,自己独自在营内徘徊。

    此时李青龙到底在思考什么没人知道,但是林远图这边却在不紧不慢的进行布置,在李青龙走后立即派人前往碗口城,他打算在李青龙和贝翊礼之间使反间计,加速李青龙倒向刺史府的速度。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原本秘密谈话谁都不知道内幕这次述职却因为他的这一次布置被抖露出来,很快这个消息在伴随着他安排的人手前往碗口城的同时,也被十三司得知。吴明在府城内部的安排已经不止当初的那一条,而是深入其中了。

    不过此时吴明并不在府城之内,十三司的留守成员在无法将消息上报之下只好采用老办法将这个消息直接送往岳西十三司总部,这样一来就明显耽误了时间。等到岳西这边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向杰深知情况重大,紧急去找薛洋和袁袭。

    “看样子府城那边林远图果然采取了反击措施,不过他这个反间计此时发动可不符合我舒州军的谋划。”袁袭摇了摇头道:“主公,应该立即传讯陈武,想办法截住林远图安插到碗口城的人手,至少在主公和关天印谈过之前不要暴露李青龙。”袁袭只是通过这道简单的情报就快速分析出其中的奥妙。

    “向杰马上给陈武传讯,就按军师所言行事。另外派人去迎接正德禅师和关天印,让吴明立即返回府城主持十三司事务,防止林远图再生事端。”薛洋点了点头道:“命令陆翊第一都所部全军戒备。”

    向杰出去传达命令之后袁袭道:“主公此时让陆翊戒备,是否是在担心关天印到时候无法收复江防军?”

    “吴明他们能够在司空山斩杀贝翊礼安排的探子,贝翊礼肯定会发现关天印被人救走。在舒州有能力做出这等事的又有几人?很容易就能猜到是我舒州军。所以他一定会做出应急举措。再加上陈武刚刚送来的消息,贝翊礼一定是将忠于关天印的旧部从碗口城调出,如此一来,在短时间内就能够完成控制碗口城的部署。而到了舒州府兵营的关天印旧部人生地不熟也会逐渐被分化拉拢,甚至被逐个击破。这才是贝翊礼的釜底抽薪。为了确保贝翊礼的这个计策在前期不会出现纰漏,就必须想办法阻止林远图的反间计,最起码要等到关天印旧部抵达舒州城之后。”薛洋的分析让袁袭点了点头道:“所以主公的打算是,如果贝翊礼和林远图相互拆台,那我舒州军到时候就分路出击,一部围攻碗口城一部攻击舒州府城?此时攻打府城只怕似有不妥,时机还未成熟。至少要等到新政有了成果,岳西三县有足够的实力和财力之后再进行更好。”

    “军师所言甚是。只是牵扯如此巨大的动静如果我舒州军不作出一些姿态的话必然无法说的过去。关天印这颗棋子掌控江防军目前对于我等来说是最合适的。”薛洋笑道。

    “那就让陆翊到时候抽调一个营的兵力伺机出现在舒州府兵营外围协助关天印即可。”袁袭点点头。他二人身在太湖县却仿佛掌控着舒州目前这扑朔迷离的乱局,于一团乱麻之中抽丝剥茧,把握着贝翊礼和林远图最深层次的谋划。

    此时不论是贝翊礼还是林远图自然不清楚他们共同的对手已经顺着两人各自布置下的釜底抽薪之计在坐看风云变幻。而身在碗口城内的贝翊礼在将关天印的旧部调出之后也收到了来自司空山的消息。只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无暇顾及司空山那边发生的一切了。关天印此时就算是回到了碗口城也无法掀起大浪。在失去了所有忠心的旧部支持之后,城内剩余的不到两千江防军可都是副将高金波、别驾和长史这些人的心腹。如今这些人已经全部倒向了自己,所以贝翊礼有理由相信自己只需要短时间就能够真正掌控碗口城。所以在随后不久就让贝翊青立即出发返回舒州府兵营,配合李青龙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收复关天印的旧部,这样一来江防军才算是完整。贝翊礼也能够借此重新恢复以前的巅峰势力,甚至,犹有过之。

    贝翊礼的谋划虽然仓促但是却很完善,自己坐镇碗口城压制剩下的江防军内部的异动,通过一系列手段打压异己,分化军中其他势力的心思。将关天印的旧部调到府城交给李青龙,不仅仅减轻了自己在碗口城的压力,还能让李青龙在短时间内将这支关天印的旧部收入自己的麾下。这两边的计划基本上已经安排的非常到位,只不过他此时忘乎所以之下,根本没有料到自己在舒州留守的李青龙会被人拉拢。事实上在关天印的旧部抵达舒州府兵营之后李青龙的脸色就变得更差了。

    他接过随军前来的贝翊礼心腹送来的信件,明白了贝翊礼的谋划。只不过让他亲手狙杀打压这些往日里和自己相识的江防军将领,他却实在是下不去手。因为以前贝翊礼就有节制碗口城江防军的权力,所以李青龙和这其中的很多将领都认识,有几人甚至还私交甚深。但是此时军令在前,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过李青龙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者说下不去手的时候,城内的林远图却飞速得到了消息,不过他不清楚碗口城的动静,还以为这是贝翊礼派来对付李青龙的人马,以为是自己的反间计起到了作用,让贝翊礼受到了刺激。所以情急之下直接派人前往军营去请李青龙来紧急商议对策。

    “或许,刺史府那边会有命令告诉我该怎么做吧。”李青龙叹了口气,挥手让刺史府的人退下之后一边安排这些江防军入营歇息一边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城内而去。这些消息在吴明返回府城之后被迅速处置,一边飞速报往十三司总部,一边吴明也在安排人手准备竭尽全力打探李青龙在刺史府的动静。

    “安排下去,想办法去试探一下这些关天印的旧部目前有什么动静。”吴明想了想之后开始安排自己在军营之内的暗线,准备去接触刚刚抵达兵营歇息的江防军将领。

    而也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远在太湖县的薛洋却带着兵马使府的众人出门迎接正德禅师和关天印一行,还有得到消息从天柱山佛光寺赶来的慧心禅师。

    “司空山佛光普照,舒州黎民百姓同感二祖禅师遗泽。”薛洋当先朝正德禅师郑重一礼道:“后学薛洋见过禅师,祈愿禅师修得无上正果。”

    “小郎君荧光内敛,想来是厚福之人,必能顾念苍生百姓。”正德禅师看着薛洋点了点头,口宣佛号之后转身道:“这位便是老衲俗家子侄关天印,也是碗口城江防军郎将。”

    “关郎将虽然日前遭受奸人陷害,但好在有佛祖护佑,终究是化险为夷,善人有善报。”薛洋走过来微微一笑。

    “多谢小郎君挂怀,关某感激不尽。”关天印倒是很冷静的回了一礼。

    “好了,岳西兵马使府已经备下酒宴,各位不妨里面坐,有任何事容我等边吃边聊。”袁袭在薛洋和慧心禅师见礼之后走上前来笑道,将众人的视线全部转移到这座新落成的岳西最高的权力机构上。

    众人跟着薛洋开始往里走,向杰却在此时悄然出现,走到了袁袭旁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给我一张复活卡〕〔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爱在夜色中盛开〕〔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