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混烘培圈的〕〔娇刃〕〔神魂丹帝〕〔变臣〕〔都市灵剑仙〕〔重生后正派大佬盯〕〔七十亿分之一的遇〕〔巨人的大航海时代〕〔乔夫人她总想着离〕〔绝域之星〕〔我混烘焙圈的〕〔重生之再无遗憾〕〔我的爱情得了一场〕〔山村小神医〕〔重生资本狂人〕〔先婚后爱:老公轻〕〔不死帝尊〕〔妖龙狂神〕〔我的帝国〕〔三国之黄巾神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四十二章 水落石出(上)
    “潇潇啊,你陪两位大师先去城北转转。”薛洋陪着慧心禅师和正德禅师走出兵马使府见到陈潇潇走了过来顿时笑道:“两位大师,军务繁忙,请恕薛洋无法陪同了。”

    “小郎君请自便,老衲二人对于这太湖县也是好久没来,正好领略一二小郎君新政之后的民情变化。”慧心禅师朝着陈潇潇颔首笑道。

    “你放心去吧,我来陪同大师去城内走走。”陈潇潇此前去接陈安去了,所以耽误了兵马使府的宴席。自从岳西三县一统,陈家的产业重心也开始从中原其他地方陆续朝着岳西转移,大量的产业根基也随之陆续在岳西各地铺开,也由此带动了大批的商家跟随而来,越来越多的物资伴随着这些商旅商队促成了如今岳西越来越繁华的商业盛景。不过此行陈安是跟着武器押运商队而来,顺便去望江处理陈家船队的事务。

    薛洋返回兵马使府二楼的军政司大厅的时候,袁袭已经和从天柱镇返回的陆翊等人在核对汇总十三司从府城和碗口城送回来的所有情报,而旁边的关天印很显然对于舒州军的这种新颖的军情处置办法很好奇,站在旁边不断倾听,时而还会皱眉思索。

    “军师,汇总情况如何?是否和此前预料有出入?”薛洋进来的时候大家纷纷过来行礼,但是随即就被薛洋干脆利落的话语给打断了。

    “主公所料不差,汇总十三司所有的情报,可以知晓,舒州府城内,林远图已经在抓紧时间拉拢李青龙,虽然目前尚不知晓进展如何,但从李青龙目前的反应来看,至少林远图的计谋已经成功了一半,李青龙并未将其告知贝翊礼。”袁袭刚刚说完,门外向杰匆匆推门而进,递过来一份急报道:“十三司舒州紧急汇报,李青龙独自前往刺史府,返回之后舒州府兵营开始暗中戒备,所有府兵已经暗中得到命令,更换值守所部番号。”

    袁袭闻言拍手道:“李青龙定然已经接受了林远图的劝说,此计已成。”说完之后看着薛洋笑道:“主公,依袭之见,关郎将此时应该紧急赶赴府城,在李青龙动手之前将江防军旧部带出府兵营,防止林远图阴谋得逞。”

    薛洋点了点头道:“军师所言甚是,关将军,此行我会派人秘密协助,但是我舒州军有言在先,只要将军觉得能够掌控局势,我军绝对不会出手。”

    “如此关某在此多谢郎君,但请郎君放心,此恩此情,关某铭记于心。日后但有差遣,关某万死不辞。”

    薛洋和袁袭对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之后笑道:“将军言重了,舒州目前好不容易维持的太平局势不容任何人破坏,所以只要将军以后能够统帅江防军谨受江防要塞,不介入地方政务,我舒州军绝对不会对友军下手。”

    关天印看着薛洋俊朗的面盘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拱手一礼。旁边的袁袭则立即道:“陆翊,立即抽调向天所部跟随关郎将秘密前往舒州,协助郎将夺回江防军旧部的控制权。十三司立即命令舒州分部竭尽全力配合此次行动,不得有误。”袁袭一边说一边将早已经草拟好的命令交给薛洋,等到后者签字之后立即交给旁边的向天。

    关天印朝着在场众人再次行礼之后跟着向天匆匆出门而去。而此时旁边的黄杰却有些忍不住了,叫嚷道:“主公军师,为何要将江防军白白还给这个姓关的?主公只要给我一纸军令,黄杰保证彻底拿下江防军和碗口城,如有迟误提头来见。”

    “呵呵,主公,看来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袁袭看着旁边神色如常的陆翊和其他人几乎和黄杰一模一样的神情忍不住笑道:“谁告诉你们白白还给他了?这不是还有十三司在吗?”

    “好了,此时说出来也无妨了。”薛洋摆摆手笑道:“向杰,十三司立即将陆翊挑选出来的人手安插进江防军内部,记住不管是关天印的旧部还是碗口城被贝翊礼控制的余部,我们都必须安插进我们的人手。”

    “主公此计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啊,此次江防军变乱之后,就算是日后关天印对我舒州军有异心,凭借这些人翻手之间江防军就会变成我舒州军的一部分。”向杰点头道:“主公军师,诸位放心,向杰定然不辱使命。”旁边陆翊见到袁袭看来点了点头,随后陈瑜立即和向杰联袂而去。

    “主公,闹了半天合着没我们几个什么事啊?”黄杰摸了摸脑袋叫屈道:“来之前我还和下面的兄弟说有仗要打呢。”

    “我说你的性子什么时候能够磨平一点?”陆翊瞪了一眼黄杰让其赶紧缩了缩脑袋躲回去之后朝着薛洋点头道:“主公打算安排谁去碗口城外潜伏?”他的这句话一说出口,在场的向冲等人都是惊奇的看着他。

    “军师啊,你可算错了啊,我就说陆翊早就猜到你我谋划的一切吧?”薛洋哈哈一笑道:“说好了啊,和韵大酒楼请客。”

    “我说陆翊啊,你就算猜出来能不能别这么快抖搂出来?我来舒州军大半年了,这才发了两个月饷钱,这一下肯定会被主公全都给敲诈去了。”袁袭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之后笑道:“此次去碗口城,只是以防万一,所以有可能劳而无功,需要的将领——”

    “军师,我都叫唤半天了,您可不能再把这最后的差事给别人了。”袁袭还未说完,黄杰赶紧上前道:“指挥使,赶紧帮我老黄说句话啊,回头我单独请你。”他一句浑话倒是让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袁袭和陆翊都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这家伙点了点头,陆翊紧跟着叮嘱道:“记住,等到关天印和向天率部前来之后,你立即和向天合兵一处,不得参与攻城,如果贝翊礼从城内撤出,你也不要阻拦,除非贝翊礼据城而守顽抗到底——”

    “指挥使您放心,黄杰不会误事的。”黄杰赶紧拍胸脯表示自己肯定会遵照军令,然后从袁袭手中抢过命令之后蹦着出门而去。

    “好了,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过了,剩下的就等老天爷站在哪一边了。”薛洋坐了下来笑道:“大家中午就别走了,一起去和韵大酒楼,等着军师请客。”他这句话引起了剩下几人的一阵哄笑。

    岳西兵马使府内安排的这一切让原本就复杂的舒州局势变得更加扑朔迷离。首先是府城那边李青龙安排军营内部自己的部下暗中戒备之后,吴明也接到了来自向杰的紧急命令,并在随后半天时间内接到了陈瑜派过来的十几名舒州军自己的基层将领,会同十三司的耳目被吴明悄无声息的送到了军营内部。这些将领都是舒州军的中坚,他们换上了吴明搞来的江防军的军服之后开始潜伏。

    而此时向天一行和关天印虽然没有十三司的速度快,但是也在当天下午秘密绕道凤凰山偏僻的山道进入舒州城的北部潜伏,等待入夜之后行动。

    舒州府城这边行动迅捷,但是作为当事者的另外两方,林远图和贝翊礼也丝毫没有闲着。因为李青龙并没有将林远图拉拢他的消息传递给贝翊礼,而跟随关天印旧部回来的贝翊青的脑子根本就察觉不出来这位往日里任劳任怨的老实副将此时的心思,使得这件事根本传不到府城之外,自然远在百里之外的碗口城内的贝翊礼根本无法得知。还在一心一意的分化瓦解碗口城内的这些江防军余部,打算整合江防军内部势力,短时间内形成一个整体,作为自己重新崛起的班底。

    “队正,太湖十三司总部急报。”在碗口城内焦急等待的陈武此时终于接到了来自向杰的命令,在打量了一下天色之后点了点头道:“安排人手,入夜之后立即假扮府城贝翊青的亲卫,将这个给贝翊礼送过去,让他感受一下腹背受敌的境地。”陈武安排人手快速去准备之后朝着西面的天空看了看喃喃自语道:“这战场之外的算计还真是一点都不输于真刀真枪的拼杀啊,果然是一点都不能马虎,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陈武的感慨在不久之后得到了验证,当天夜里府兵营内,当李青龙在营帐之内左右踱步内心的煎熬达到极盛的时候,在吴明的内应接应之下,关天印悄然出现在江防军旧部的军营之内。由于李青龙调整营寨,将江防军集体安置在左营,这样整个府兵营原本往北突出的左营有意无意的被其所部围在了中间。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吴明直接从府兵营的边缘将人送了进去。

    吴明没空去管关天印如何去说服自己的旧部,他此时要做的就是去点火,将府兵营的最后一层迷障彻底挑开,帮助李青龙下定最后的决心。不过此时不论李青龙如何选择却终究逃不出舒州军的算计。

    原本已近金秋的夜色忽然之间一点火星子冒起,很快府兵营内就不断传来火起的呼喊,短短时间内吴明的人在府兵营内点燃了十几处大火,滚滚的浓烟和呼喊声让原本就没有睡意的李青龙瞬间出营。但是随即传来的呼喊声让他起疑的同时却发现左营那边也传来了呼喊声,无数的江防军开始不断出了各自的营帐然后硬生生的砸开了北面的栅栏和防御工事,径直朝北而去。

    “江防军军变?不好。”李青龙耸然一惊之下下意识的要派人去追但是随即又退了回去,面色挣扎了一会之后忽然咬咬牙道:“传令各部立即集结,往府城靠拢,记住不要通知三将军他们。”李青龙身边的都是他自己的心腹,自然明白自己的主将这句话的意思,低头瞬间而去,庞大的舒州府兵营此刻是混乱到了极点,不仅仅府兵自己因为四处冒烟的大火开始四下慌乱而走,而且江防军破开北面营寨的消息也快速传来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而李青龙此时下达的这个命令也是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只不过这一营新兵毕竟是李青龙亲手带出来的,慌乱之中他的命令还是让大部分遵从,很快大部分府兵开始蜂拥而出朝着府城城门口急速而去,只将原本处于中营的贝翊青等少部分贝翊礼的心腹孤零零的留在了原地。

    “三将军不好了,李青龙将所有兵马全部带到了府城城内,江防军也逃亡北部凤凰山,府兵营就剩下我们了。”贝翊青尚未反应过来,还以为是炸营了,但是旁边的亲卫此时的带着哭音的话还是让他察觉其中的蹊跷,不过他的脑袋根本无法在这种慌乱的时候想出什么应对之策,只是来来回回的狂吼,甚至直接开骂道:“好你个李青龙吃里扒外的东西,枉我还以为他是忠心于我大兄,上次还是我出面求情才让他逃过败军的处罚。”

    “三将军,此时不是说李青龙的时候,还是赶紧派人通知大将军,赶紧想想对策吧。”亲卫的提醒让已经根本没有任何章法的贝翊青如梦方醒。不过此时他自己也根本不敢再留在兵营之内了,急急忙忙带着最后的两百多人慌忙朝着碗口城而去。

    “走吧,马上急报主公,舒州事了,李青龙带兵撤入城内,贝翊青仓皇朝碗口城而去。”吴明让副手紧急派人回报十三司总部之后看了看碗口城的方向点了点头笑道:“只怕碗口城那边今夜也会很热闹,就是不知道这最后的角逐是不是真的会打一场。”

    吴明此时的感慨除了他自己外人自然是无法知晓,但是此时府城内部林远图却抑制不住心头的狂喜,看着李青龙带着千余名府兵顺利撤入城内,他是顾不得此时乱哄哄的军兵在舒州城内掀起的喧嚣走过来拉着李青龙抚掌大笑。倒是李青龙本人面色有些羞赫,目光闪烁,有些不敢去看林远图那张笑脸。在借口安排军兵驻扎和林远图分离之后,李青龙禁不住看着碗口城的方向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息之中到底蕴含了多少重含义只怕他自己都不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凡侵染〕〔听说皇后是拐来的〕〔关于我成为元素使〕〔不与君言夏〕〔网游之勇士黎明〕〔陈青阳〕〔我的甜心冤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