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平生至爱你一人〕〔悠闲大玩家〕〔盛世婚宠:前妻,〕〔总裁爹地宠上天〕〔长生不老混都市〕〔重返洛杉矶〕〔全球高武〕〔商场大咖〕〔盛世书香〕〔你是我戒不掉的甜〕〔绝世仙尊在都市〕〔狂医归来〕〔都市无上仙王〕〔婚途漫漫:甜蜜新〕〔婚前婚后:腹黑总〕〔一代狂婿〕〔进击的赘婿〕〔高冷总裁霸道来袭〕〔第一好婿〕〔机战天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四十三章 水落石出(下)
    舒州府兵营剧变来的突然之极,就算是身处其中的李青龙和林远图等人都不知道到底为何会在今夜发生。原本按照林远图的打算,是打算让李青龙设计诱捕江防军的将领之后收复下层士兵,这样一来短时间内林远图就能够掌握住这股三千多人的正军,加上李青龙本部的话那就是四千多人。如此庞大的兵力甚至让林远图都不由自主的开始畅想是不是在整合完毕之后反攻岳西了。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计谋尚未开始,兵营之中却发生了变乱,混乱之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往北逃窜而去。不过林远图虽然遗憾倒也没有责怪李青龙,反倒是在随后安排了大量的钱粮连夜安抚这些刚刚受到过惊吓的府兵,毕竟不论如何李青龙最后选择了刺史府,选择了自己。而按照林远图对李青龙的了解,这是一位可靠的将领,有着自己坚守的底线,这种人只要忠心于你就轻易不会背叛。而这也是林远图最后关头选择和李青龙合作的原因,不论将来如何,至少现在林远图对于李青龙还是很信任的。

    舒州府城的这场突兀起来的变乱快速落幕,但是碗口城那边却刚刚开始,在关天印带着自己的旧部绕道凤凰山之后折向西然后转道朝着碗口城而去的同时,陈武的安排也正式开始,假扮贝翊青亲卫的十三司眼线在入夜之后叩开了碗口城的城门,成功的将舒州府兵营变乱的消息送到了贝翊礼手上。

    不过黑灯瞎火的这么大的事情贝翊礼根本不可能轻信,而且贝翊礼对于李青龙的性格也很了解,这位副将能够在天柱镇大败之后还能够冒着军法处置的风险返回就说明他不可能这么轻易背叛自己。只不过这位亲卫送上来的的确是贝翊青亲笔所写的信件,而且身上的腰牌都是自己熟识之物倒是由不得自己不信。所以在思索半晌之后决定亲自派人前往府城查探,与此同时为了以防万一贝翊礼匆匆叫来江防军的几名将领开始下令全军戒备,防止出现意外。如果说李青龙有可能会被林远图拉拢,那么调往舒州的江防军也在今夜突然逃窜就让他隐隐然觉得有些不妙了。

    碗口城内骤然紧张的气氛倒是让陈武看在眼里,不过此时他该布置的也就都布置过了,所以只是躲在暗地里冷眼旁观这一切。今夜不论碗口城最终落入谁的手中,自己安排下的暗子都会趁机扎下根来。江防军留守碗口城的大部也会在战后迎来舒州军的棋子。

    从舒州府城到碗口城的这些路程在快马不间断的奔驰之下消息还是传得飞快,尤其是贝翊礼派的人在半路上就碰到了贝翊青派来的第一波报信之人,二者汇合之后再次返回城内,这一次得到几乎一模一样的消息顿时让贝翊礼不得不信了。而且这一次的这名亲卫贝翊礼还认识,是贝翊青的心腹,基本上是随身跟随贝翊青左右的人。

    得到确切消息的贝翊礼差点咬碎了钢牙,他料不到李青龙果然背叛了自己,居然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率兵投靠刺史府。这样一来自己在舒州府城的根基会瞬间断送无疑,林度明天一早就能够利用自己刺史的身份发布命令直接取消府兵大营,那些往日里依附自己的势力也会瞬间倒戈。而林远图得到了李青龙的支持之后势力也会瞬间大增,甚至都不需要出手整治就可以瞬间将府城内部收拾的妥妥帖帖,到时候除非自己举兵攻下舒州,不然的话大势逆转从此会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贝翊礼毕竟不是自己的弟弟贝翊青,在愤怒之后很快冷静下来,开始想到了另外一个可怕的问题,李青龙如果说是和林远图勾结背叛自己的话那么江防军为何会集体在今夜逃窜?难道说?

    贝翊礼瞬间就猜出了事情的原委,脸色也顺便变得铁青。果然当初没能杀掉关天印现如今真的变成了祸患。只有他出现才能够让人心未定的江防军旧部瞬间凝聚起来,然后趁着李青龙背叛之际逃离军营。只是对方一旦逃出府兵营那么下一步会指向哪呢?对,一定会全速返回碗口城,在自己猝不及防之际攻下碗口城,夺回要塞。

    “立即命令全军戒备,所有人等人不卸甲,马不离鞍。今夜我们的老对头回来了。”贝翊礼看着面前神色紧张的高金波等人冷笑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各位,关天印已经和自己的旧部汇合,正在朝我碗口城而来。如何抉择请各位好自斟酌。”虽然贝翊礼的话说的是让高金波等人自己抉择,但是其语气却带着丝丝的杀气,而后更是道:“关天印是如何对待背叛自己的人我想不用我多提醒吧?”

    “将军,事到如今我等也没有退路,还请将军示下,我等一定遵从。”高金波见到旁边的几人无一不是在看着自己,顿时咬了咬牙上前一步拱手道:“末将高金波唯将军之命是从。”他这句话一说出口剩下的人赶紧上前一致低头。

    “如此便好,如今我等是风雨同舟,只有度过眼下这道难关才有生机。”贝翊礼满意的看了看高金波笑道:“而且你们也不用担心,关天印此时已经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只要我等守住碗口城他就根本没有任何活路,而且我在府城的援兵也会随后赶到,到时候我们前后夹击,一举灭掉这个祸患,也只有这样,我军才能真正摆脱掣肘,脱颖而出。到时候你们也不必窝在这个小小的碗口城内了,跟着我去府城,我们掌控整个舒州。”贝翊礼鼓动人心的本事还是不错的,至少他很快就稳定了高金波等人的心思,这样一来在外敌面前这些人很快就开始整顿各自的部下开始在城楼上紧急戒备。

    贝翊礼这边在紧急安排城防,准备依靠着江防要塞的优势据城而守。而此时从舒州紧急赶来的关天印却一边带着自己的旧部紧急赶路一边和随行的向天商议随后如何攻打碗口城。在见识到舒州军那种紧凑但是却别开生面的军事会议之后关天印对于眼前的这支一千多人的舒州军是丝毫不敢笑看,言谈举止之间对于向天是毕恭毕敬。

    向天在向氏兄弟当中属于生性谨慎沉默寡言的那种,此时他在听到关天印的询问之后开口道:“郎将放心,我家主公事先已经安排了一支人手赶来和我等汇合,到时候三部合力足有四五千人之众,只要我军能够在今夜赶到城外,然后黑暗之中三面围攻,贝翊礼不知内情一定会以为我舒州军倾巢出动,到时候他一定不会致自己于险境之中,碗口城定然会不战而下。”向天的这些话干巴巴的倒像是在传达什么命令一般,但是却让关天印瞬间明白过来,不由得感慨道:“小郎君果然谋算无双,关某佩服。既然如此那我等加快速度,务必在天明之前赶到碗口城下,到时候举兵攻城。”得知了攻城诀窍的两人催促部下加快速度,一夜之间急行军近百里这不是个轻松的任务,而且还是在夜里。虽然此时两军已经不再掩饰踪迹,无数的火把让尝尝的行军队伍宛若一条长龙一般奔驰在官道之上。好在从舒州到碗口城的官道基本上都是在平原之上,一路通途。不过关天印却越看越心惊,自己的部下已经算是强军了,但是这般快速行军之下都已经渐渐支持不住,但是旁边的向天所部全副武装,一身的黑衣黑甲急行军跑了大半夜却始终速度不减,整支军队就如同向天本人一般沉默寡言,但是却透着一股让人越来越心惊胆战的气息。

    “这到底是支什么样的军队?”关天印喃喃自语之后倒是激起了自己的争斗之心,不断催促手下各部加快速度,而江防军见到和自己一路同行的这群友军速度如此之快,渐渐地也和自己的主将有了一般心思,你争我夺之下行军速度硬是跟上了向天的步伐,虽然部分士兵累得不行但是却咬牙向前,不愿意拖后腿。这一点倒是让旁边的向天暗自点头,至少有了关天印之后这些江防军有了主心骨,也就有了战力。

    两军急行军大半夜硬生生的走完了七十多里路赶到了碗口城外,和早就等在一边的黄杰所部汇合。向天和黄杰简单交流之后立即合兵一处然后和关天印攻打西北两门。而且为了增加攻城的威慑力,不仅仅黄杰将携带而来的攻城器械全部摆了出来,而且还在二龙山上查了无数的旌旗然后点起了无数的篝火,再加上他们行军亮起的火把,黑夜之中隐隐然有近万大军开到了城外。

    “传令下去,攻城要猛,不能让贝翊礼看出破绽来。”向杰跟黄杰叮嘱了一句之后后者立即率兵上前,只见顷刻之间西北两面城墙的外面就传来了喊杀声,无数的火球被投石车投射出来砸在碗口城的城墙上,黑暗之中箭矢如雨而出,大规模的野战攻城开始打响。虽然关天印所部没有分到多少攻城器械,但是作为本地的地头蛇他们出手之际的凌厉程度却丝毫不逊色黄杰所部。无数的箭矢不要钱一般朝着城楼上洒了上去,硬是依靠着弓箭手压得亲自镇守的贝翊礼根本不敢探出头来查看城外的具体动向。

    “启禀将军,西面也有喊杀声,而且黑暗之中二龙山至西城一路都是火把旌旗,想来不下于近万大军。”高金波的汇报让贝翊礼大吃一惊,急忙亲自前去查看,黑暗之中果然见到远处的二龙山上人影闪烁旌旗招展,篝火堆下似乎不断有军队开过来。而且城下军队的攻势也是异常猛烈,根本就不像是关天印分兵所致。

    “一定是薛洋,一定是他派兵前来夺取碗口城。该死的关天印居然投靠薛洋这个毛头小子也不愿意和本将合作,我要杀了他。”贝翊礼钢牙咬得滋滋作响。在舒州能够集结这么多兵马围城的想也不用想只有西面的薛洋才有这么大的实力。贝翊礼虽然恨不得宰了关天印,但是此时却猛然间一声断喝,带着高金波走到旁边道:“命令下去各部立即相互配合从东门撤出,我们返回府城。”

    贝翊礼的命令虽然让高金波吃惊不已,但是此时却丝毫不敢怠慢,急忙安排人手组织大军步伐,然后和贝翊礼一同从东门撤退。他们两部一撤出城,城内的防务就彻底混乱了,大部分士兵和将领自发的跟着从东门撤走,但是还有部分士兵混乱之下四下乱窜,让整个碗口城彻底陷入大乱。

    “启禀将军,江防军所部已经爬上城墙,东门城外发现军马出城。”向天没有出手只是站在后方看着黄杰所部不断冲击城防,与此同时也在等待关天印的进展。此战对于舒州军而言更多的还是历练,而不是赔本帮助关天印打仗,而且此时也不应该首先冲入城中,以免破坏了薛洋定下的计策。

    “传令黄杰将军,立即把主力人马撤下来,不要再攻了。咱们自己的弟兄性命金贵,不能白白牺牲在这碗口城下。”向天的命令很快被传令兵带到黄杰那里,虽然他是意犹未尽,但是也知道此时大局不容破坏,所以只得带着手下撤了下来,在城下保持着足够的压力,以免城内出现反弹。不过此时城内除了乱作一团的部分江防军之外大部分都已经跟着贝翊礼高金波从东门撤走。所以关天印那边很快就传来了好消息,越过护城河和城墙阻拦之后的江防军甚至一路没有丝毫阻碍的打开了城门,大军蜂拥入城之后,城内的喊杀声也开始变得热烈起来。

    “派人飞马传报指挥使,就说我军任务已完成。”向天点了点头看着黄杰朝自己走来迅速让亲卫传讯后方。

    城内的动乱在黎明之后才渐渐落下帷幕,早已经整顿好兵马的向天和黄杰和出城迎接他的关天印作别之后开始返回岳西,没有接受关天印的邀请。这一点倒是让关天印大松一口气,看向西面的眼光也一变再变。

    而伴随着关天印拿下碗口城,贝翊礼率部逃回舒州,这场涉及到整个舒州所有势力的变局落下帷幕,各部势力开始急剧变化,舒州开始走到了最关键的历史关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