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之路〕〔公子如兰,美人如〕〔村野女人香〕〔八零福运娇娇女〕〔战士之天狼劫〕〔重生之时代霸主〕〔最强妻管严〕〔妙手狂医〕〔重生:令妃的逆袭〕〔都市透视医尊〕〔最佳赘婿〕〔最强枭皇〕〔圣手玄医〕〔我真不是学神〕〔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大亨崛起〕〔甜蜜的冤家〕〔逆道狂枭〕〔婚内有诡:薄先生〕〔都市至尊狂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四十九章 水军出击(五)
    “将军,这是在河口的十三司眼线发过来的飞鸽传书,李家添的水师马上就到滠水河口。”何胜自从升任副营正之后就将自己的座舰交给弟弟何兵带领,自己和雷凌待在旗舰上协助指挥整个水军船队。此时他将收到的最新情报匆匆递给雷凌道:“按照路程计算,我军如果顺流而下的话大致会和他同时抵达。”

    “打旗语,全军准备立即起航。”雷凌点了点头道:“告诉将士们,胜负在此一举。我水军营能不能在主公面前露脸就看这一仗了。”水军营此前建制不完全,加上雷凌本人也不是正经的水军出身,所以旗语和号角这一类的软建制基本上都是何胜加入之后才带过来的,不过在实际运用的时候,原本大唐水师遗留下来的旗语和号角的种类又被两人完善了很多,现如今的旗语和号角能够表达的军令也更加丰富。这一点甚至引起了薛洋的关注,甚至准备结合后世的旗语再次丰富。不过对于目前的水军营来说,这些旗语已经够用了。毕竟在风帆木船水战时代,所谓的整体指挥要像步军那样不太现实。

    雷凌这边因为是顺流而下,十七艘战船一字排开行驶在秋季滠水河浑浊的河面上,场面是异常的壮观。但是所有战船之上的士兵却几乎没有任何喧闹之声,所有人都在认真的检查武器装备,等待着即将开始的大战。历经几次战役之后的水军营将士虽然没有大规模水战的经验,但是已经在一点一点的战斗中锻炼好了自身的素质,完成了一个老兵的蜕变。

    随着领头的何兵座舰打出旗语汇报发现对手,整支船队快速钻出滠水河口,只见此时大江之上一支十余艘战舰排开的双排船队正在浩浩荡荡沿江而下,白色的风帆在眼前不断晃动,桅杆上飘着的蕲州水师战旗也让所有人看在眼里。

    “吹号角,让先锋船立即截断他们。”雷凌朝何胜点了点头,后者立即下令,旗舰上不断传来的号角声除了让领头的四艘先锋战船一瞬间开始加速朝着对方冲了过去之外,也让猝不及防的蕲州水师开始陷入混乱。他们原本是直奔望江而去的,而滠水河口距离望江县可是足足有数百里之遥,所以这一路上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战斗准备。此时忽然出现一众战船从河口冒出来,一开始那些士兵还以为是水贼前来打劫,但是下一刻他们就立即尝到舒州水军营凌厉的攻势。何兵领着张大秋等人直接冲了上去,两两排开直接将蕲州水师的行进队伍一切两段,然后在对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何兵和李阳往东,张大秋和田成两人往西开始发动攻击。只见顷刻之间泛着寒光的精钢弩箭呼啸而出,尖锐的金属呼啸声在这一刻主宰了整片天空,五枚一发的弩机每一次扣动扳机都会腾空而起五道死亡的气息,根本就没有准备的蕲州水师一下子被彻底打蒙,无数的士兵被这种精钢弩箭直接洞穿身体,鲜血开始不断喷出,落在大江之中,斑斑点点迅速被水流冲散,而那些直接钉在战船之上的弩箭更是直接深深的扎进船板,突突的声音甚至让离得近的士兵心惊胆战,似乎生怕这些弩箭力道再强一点会直接将船板给扎透。

    “竖板,放箭。”何兵站在甲板上纵身高呼,很快战船的甲板四周就有一块块木板被斜拉上来,紧接着那些早就准备好在船舷附近的甲兵纷纷拉开长弓朝着蕲州水师的战船之上射出一道道箭矢。乌蓬蓬的箭雨打断了寥寥无几的反击,让死亡成为这一刻大江之上的主角。而且何兵等先锋船甚至速度丝毫不减,转舵之后迅速朝着对方靠近,身在第二排的士兵已经开调整射距,火油罐也准备到位,投石车的拉索被拉的滋滋作响,很快这种泛着无数火焰和黑烟的武器就直接被投射到半空之中朝着前方蕲州水师的战船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这个时代的火油和后世完全不同,火油是用植物油加上松油松脂之后制作出来的。薛洋此前曾经亲自试验过,虽然和后世的火油是两码事,但是倒也十分易燃耐烧,作为纵火武器效果也不错。岳西靠近大别山区,这些东西都十分易得,而作为水战的关键武器,火油的储备也是后勤部耗费极大钱财的重点。但是在此时的战场之上,火油罐却成了水军营致胜的法宝,甚至在火油罐投射之后,弩机上也开始更换成装载了火油包的弩箭。何兵和张大秋等人的四艘战船此时此刻切切实实成了纵火贩子,很快就将被截断的蕲州水师东西两面的战船给点燃了,滚滚的浓烟和火苗越烧越旺,冲天的大火让无数的士兵没有被箭矢杀死,反倒是被火油罐落地之后溅洒出来的火苗烧得不得不跳下大江,最后生死不知。

    这种情况在雷凌的主力船队加入之后变得更加明显,舒州水军根本就不和蕲州水师打传统的跳帮战,反倒是利用自身火力优势或者直接纵火或者远远的用箭矢杀伤。滚滚的浓烟在十几艘战船一致扔出无数的火油罐之后就彻底笼罩住了这一片江面。虽然雷凌和何胜两人此时已经无法指挥各船,但是不断传来的号角却在向两人汇报这大致的战情变化。

    “将军,那艘最大的就是李家添的座舰,这家伙是找死,居然亲自赶来了。”何胜在纷乱的战场上忽然看到了对方有一艘体型比其他战船都要大的船只,顿时兴奋起来道:“抓住李家添,就可以逼迫蕲州水师全军投降。”

    “那还等什么,让舵手转舵,所有操桨手全力划桨,冲过去。”雷凌一声咆哮之后以旗舰之身直接朝着对方冲了上去,座舰前方三架弩机一刻不停的朝着对方发射弩箭,呼啸的破空声瞬间覆盖住了这艘战船。

    “何胜,你马上带人准备好,这一次一定要生擒了李家添,这么大的船逮住了就是以后我舒州水军的旗舰了。”雷凌看着对方那几乎比自己大了一倍的大船差点流口水,甚至在身后两艘护卫战船没跟上来之前一马当先直接先冲了上去。何胜更是亲自手持刀盾上前指挥水军将士准备好拉索和勾铙,这一次跳帮战开始重演。因为是操桨手在划动船只前行,所以战船的速度基本上能够控制,何胜死死的盯着对方的船身,甚至顾不得对方射过来的箭矢,一心一意就等着跳上去展开肉搏。

    不过李家添的这艘大船上面人数众多,箭矢在两船靠近之后如雨而来,逼得雷凌不得不命令将士一边对射一边持盾牌防护,同时弩机也在全力压制对方。新式的弩机速度比起蕲州水师的老实弩机要快上一倍不止,因为对方此时也看出了雷凌的打算,几乎所有的水师将士都涌到了甲板和船舷两侧,这种距离和人群密集度让呼啸的弩箭几乎每一次都在连续穿透数人之后才耗尽能量,血雨腥风在两船之间迅速掀起,无数两军将士的鲜血甚至把江面都染红了。

    “甩钩。”何胜带人在熬过这一段箭矢互射之后一声爆喝,亲自甩起了一根勾铙,直接勾住了对方的船帮子,而在随后身边的将士更是连续二十多条勾铙瞬间甩出,将两船瞬间连在了一起。在何胜这边准备跳帮战的时候,对方也在打着同一的心思,甚至对于何胜的这种举动对方根本没有阻止。毕竟在刚刚经历的箭矢弩箭互射之中,蕲州水师座舰彻底落入下风,大量士兵被杀伤之后,也只有这种贴身近战才能够发挥出自己船大人多的优势。

    “杀。”何胜单手抓住勾铙,在船舷上纵身一跃,借助绳索的助力在空中连续几次攀爬之后终于上了对方的大船,然后一个滚地龙,躲过了对方等待多时的击杀,瞬间和对方战成一团,手中单刀挥舞,根本没有一合之敌。这个时代能够在战船上近战的身手比起步军都要高出不止一筹。他在率先上船之后给了后面人手持续上来的机会。伴随着十几名舒州水军将士上来加入战斗,后方终于将一架舷梯架了过来,雷琳亲自带人赶到,双方大战就此正式展开。在不需要掩护后续人马登船之后何胜开始朝着对方战船的核心而去,他是一心一意要抓住李家添。

    而雷凌带人上来之后已经将这艘大船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以至于剩下的两艘舒州水军战船中一艘引开了蕲州水师旗舰的护卫船之后,另外一艘再次靠了上来,双方一合力,这场战役的天平开始迅速朝着舒州水军倾斜。雷凌的大队人马开始不断压迫对方的水军士兵后退,让何胜在前方的压力瞬间减轻一大半。而在此时李家添的身影也终于出现在众人眼中,看得何胜一声怒吼,奋不顾身朝前冲了上去,嘴里面吼道:“李家添,你坏事做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何胜你这个孤魂野鬼,本将悔恨当初心慈手软没有杀你,今日居然敢来和本将对阵,你好大的胆子。”李家添手持一柄鬼头刀瞬间杀到,两人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瞬间战成一团,以至于逼得周围厮杀的两军将士根本就不敢靠近,给他们腾出了一块好大的空地。

    “蕲州水师的人听着,放下武器,本军饶你们不死。”雷凌一声断喝,手中长刀掀起一阵血雨腥风,将阻拦自己的几名蕲州水师的士兵劈翻在地之后怒吼道:“你们已经被我前后夹击,首尾不能相顾,此时不降,更待何时?”他的这一声怒吼才让所有人恍然发现,在船尾也传来了喊杀声,无数的舒州军将士从后面蜂拥而至,将所有的蕲州水师将士彻底的包围了起来。

    “李家添,让你的人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你和何胜之间的恩怨,今日本将可以做主,让尔等公平一战,如若你能打败他,我保证放你回去。但是你胆敢继续带人负隅顽抗,不要怪我以多欺少,将你彻底斩杀在此。”雷凌的这句话让对方一愣,随即怒吼道:“你舒州军厚颜无耻,堂堂官军却做盗匪之行,欺辱我太甚,我焉能信你?弟兄们,今日有死而已,给我杀。”他一刀击退何胜之后一声怒吼再次上前,试图朝雷凌而去,却被何胜当场拦住,双方再次大战不辍。

    李家添和何胜战在一起,但是他旁边的士兵此时却各个面面相觑,手中的动作不由自主的缓了下来,雷凌当即喝道:“本将就是舒州军水军营主将,再最后警告一次,立即放下武器,负隅顽抗者杀无赦。”雷凌声色俱厉,这一声爆喝声音高亢无比,旁边的士兵更是一起高呼,震慑人心的呼喊终于带来了效果,有扛不住这种厮杀的士兵咣当一声扔下兵器,随即被水军营的将士拿下。有了第一个就好办了,只见片刻之间这些蕲州水师士兵纷纷放下武器,成了水军营的俘虏,只有最后几十名李家添的心腹试图上前和李家添合力击杀何胜,被雷凌身边的护卫截住,迅速被斩杀殆尽。

    “李家添,我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放过的。”雷凌抢步上前,长刀挥舞从旁夹攻李家添,原本只是和何胜势均力敌的李家添再增加了一名对手之后终于不支,被何胜抢到一个空子,一刀砍在手臂之上,血花飞舞,差点连膀子都被直接砍了下来。李家添嘶吼一声之后倒地被何胜直接拿下。

    “立即吹号,责令蕲州水师全军投降。”何胜本就是蕲州水师的人,对于蕲州水师内部的号角旗语自然是熟稔之极,很快这艘蕲州水师战船之上就传来了地城的牛角号,无数原本还在奋战不止的水师将士都被这道停止战斗的命令给惊呆了。但是号角声持续不断,战船也在缓慢的朝着战船中心移动,这种情势也变得越发的明显。在随后当第一个吹出同样的号角的船只停止战斗之后,这场水战终于到了收尾阶段。蕲州水师在滠水河口鏖战整整一个时辰之后伴随着主将被击杀,旗舰被对方夺走,终于全军向舒州水军投诚。

    “我们胜利了。”不断的欢呼声开始从水军营各船上响起,无数将士开始纵声欢呼,让整片大江都跟着呼应。而江面之上原本老远就避开大战的往来商船也飞速将这个消息传递到各地。舒州水军一战成名,从此这条大江之上终于迎来了新的水军,新的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