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甜妻深深宠〕〔公子如兰,美人如〕〔最狂御灵师〕〔进击的赘婿〕〔香辣农女:汉子,〕〔你豪女婿〕〔都市极品医神〕〔都市透视医尊〕〔技能交流群〕〔天网建筑师〕〔捡个校花做老婆〕〔蝶谷修士〕〔小可爱你被逮捕了〕〔我的师父是神仙〕〔春野小神医〕〔我对你暗恋已久〕〔鸡毛蒜皮都是情〕〔最佳特摄时代〕〔长生不老混都市〕〔良奴为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五十二章 不约而同
    “主公,这是十三司府城的情报。”薛洋和袁袭在李家添离开望江之后就径直返回太湖,开始和严明等人布置年后岳西新政的落实情况。在秋收结束之后,得到实惠的广大百姓对于岳西兵马使府更加爱戴,甚至不少百姓不远数百里之遥从宿松等地赶来,就为了将自家新分到田地中收上来的新鲜的稻谷和水果等物送到薛洋手中,以感谢他在乱世中为自己争到田地,给了他们活路。

    这些景象除了让主管岳西民政事务的严明感慨万千之外,也让他深切的感到自己责任重大,所以一见到薛洋处理完军务就拉着他审阅自己这段时间制定的明年的计划。

    “军师啊,来坐,严先生这里有刚刚收到的翠竹香茗,先来一杯。你我借着这香茶听听严先生明年的举措,倒也算得上是一件雅事。”薛洋一边招呼袁袭坐下来一边笑道:“府城那边林远图不会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吧?这大冬天的,马上就要过年了,难不成他还有别的心思?”

    旁边的严明放下手中的册子一边给袁袭倒茶一边看着对方笑骂道:“你不来我都差点忘了,主公,军师对于民政这一块也是熟稔之极,看样子我要把你拉过来给我打下手了,不然三县报上来的来年施政方略我一个人如何看得完?”

    “别别别,你要是缺人手就去征召,实在不行我让向杰去府城等地给你去请,哪怕去抢也无事。军政分离这是主公定下来的规矩,你我身在高处可不能破坏,防止下面的人有样学样,坏了主公的良政。”袁袭连连摆手,示意自己不插手民政事务。

    “得了,你一来就说的这么严重我是没办法了。不过民政司的确需要增加人手,如果主公辖地再次增加那岂不是又要临时抱佛脚?”严明点了点头道:“这几日忙完我给你写个清单,你让向杰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这几人给我挖过来,有了他们在,明年你们军队就是把府城打下来都有人能够帮忙稳住局势。”

    薛洋在看情报,没理会这两人相互打趣,倒是袁袭很好奇的问道:“严兄你这整日间忙于政务,也不常去军政司,怎么知晓我军明年的方略?”

    “你让陆翊在黄泥镇整编军队,又调拨了那么多粮草过去,把新兵也放到那边,这不是要对东线用兵那是要干嘛?”严明白了一眼这个装糊涂的家伙摇摇头道:“就算是林远图和贝翊礼没动静,我就不信你这个谋算天下的大军师不会使点诡计比他们就范?”

    “看样子是不用军师出手了,这个林远图此举倒是迫不及待啊。”薛洋将手中的情报递给严明之后若有所思道:“这个家伙从来都喜欢借力,但是他却不明白,只有自强才能够不被人所吞并。乱世之中身为掌控一州之地的刺史,遇到难题只有借力打力这一招,迟早会遭反噬。”

    “现如今看来反噬已经开始了。”袁袭点点头道:“舒州境内的情势已经明了,唯一能够借力的也只有同安郡的江防军了,所以他才会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主公所言不错,他能想到这个主意难道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不成?贝翊礼此前能够谋算关天印,难道此时就算不到他出这一招?同安郡和碗口城的江防军虽然相互独立,但是彼此之间往来不断,贝翊礼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如袭所料不差,就算是自己吃了此前吞并碗口城江防军的亏,贝翊礼也一定会通过手下的高金波等人和同安郡的江防军郎将李孝常联络,而且还会伺机破坏林远图的打算。”

    “只怕贝翊礼也已经开始行动了,毕竟相对于刺史府而言上次碗口城之战他的损失更大,已经在府城的争斗中落入下风,此时比林远图要更加急切。”薛洋点点头道:“只是我有些不解,此前林远图不是表现的不紧不慢步步紧逼贝翊礼吗?怎么突然如此急迫?受到什么刺激了?”

    “还能有什么刺激?肯定是望江那一幕传到府城了,我舒州军水师都成军了,那步军的实力还用猜吗?林远图这也是未雨绸缪,此刻已经顾不得压制贝翊礼了,甚至搞不好还会和后者合流,彼此沆瀣一气对抗我舒州军。”袁袭看着薛洋笑道:“主公没算到这一招失误吧?不过倒也不算什么,贝翊礼和林远图斗了这么多年可不是些许外力就能够强行弥合二者之间的裂痕的。”

    “军师把这件事交给向杰处置吧。十三司有足够的能力破坏贝翊礼和林远图的图谋,让他们在争取李孝常的行动中增加彼此之间的冲突,为我军明年进军府城营造一个好的条件。”薛洋自失的一笑随即道:“年节之前我军除了水师以外,步军除了协助地方之外就是操练,没有其他任务。”

    “来时袭已经和向杰交代过了,十三司正在抓紧时间制定行动方略,向杰本人也带队秘密前往府城,准备亲自坐镇处置此事。”袁袭点了点头笑道:“时候不早了,该吃午饭了,今日主公请客,严兄你我作陪如何?”

    “你们啊,算了,冬日无聊,吃吃喝喝也正好应景。”薛洋看着自己手下这一文一武一副吃定自己的样子也是忍不住无奈,起身笑道:“我去喊上潇潇,今日豁出去了,把这个月的薪俸都拿出来。”

    太湖城外,舒州军高层没有把府城的动静当做一回事。但是身处其中的林远图却已经面色阴沉了好几天了,往日里因为占据上风压制住宿敌贝翊礼挂上脸上的笑容丝毫不见踪迹。这几日除了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往西而去,秘密刺探舒州军的虚实之外,更是着令心腹管家启程往东,对外宣称往老家送点年节要准备的礼品,但是暗地里却是带着大量的钱粮朝同安郡江防军驻地,打算和李孝常密谈。

    同安郡本是舒州的旧称,只不过同安郡在安史之乱后又改回舒州之名,当地百姓所称的同安郡就专指桐城往南抵达长江北岸蒲州一带。而且这一得名也正是江防军一直在此地驻扎的缘故。不过此时的同安郡江防军郎将李孝常不知道的是除了已经到了跟前的刺史府管家之外,舒州境内的另外两股势力在此时也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瞄准了他。

    事实上虽然林远图做的隐蔽,但是却根本瞒不住贝翊礼。刺史府如今的任何动静贝翊礼都格外的关注,一听到林远图让管家带着大队的车马朝东而去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打算。

    “这个该死的林远图,果然在此时把心思放在了李孝常身上,这是打算将我合围在府城之外吗?”贝翊礼怒不可遏,在营帐之内走来走去,思考着对策。原本他已经谋划好利用高金波和李孝常有旧,谋划在年节时分由后者出面邀请李孝常见面谈一次。他手下的江防军余部原本就和李孝常同本同源,要是合并在一起也未尝不可。江防军需要一个稳固的粮饷保证,而贝翊礼则需要足够的兵力对抗刺史府和岳西的薛洋。至于会不会乱了朝廷的兵制根本没人在意,贝翊礼更是对此不屑一顾,否则的话当初也不会打算吃掉关天印了。

    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自己还没动手,老对头居然先行一步,而且利用刺史府的优势来直接用钱粮拉拢李孝常。这一下子打到了贝翊礼的软肋上了,对方掌握着刺史府民政大权,在李青龙投靠之后更是将自己的势力死死地压在了府兵营内部,依靠着府城和同安县两地的收入,刺史府根本就不缺粮草。而粮草和兵员问题又是江防军的软肋,所以二者相互之间的确存在着合作的空间。林远图甚至都不需要李孝常投靠,只需要在和自己的争斗中保持中立,那么刚刚得罪完关天印的自己必然会陷入彻底的合围之中,总不能去投靠岳西兵马使府吧?

    贝翊礼在稍作思量之后立即喊来高金波匆匆谋划,打算赶在林远图之前见到李孝常,和对方深切谈一次,他都已经想好了,必要的时候可以让出同安县作为李孝常的驻地,自己只要拿下府城即可。

    贝翊礼开出的条件不可谓不高,同安县从南到北几乎占据着整个舒州的东部和北部,面积加起来甚至足以和岳西相媲美。而且境内基本上都是平原地带,鱼米之乡,人口稠密,历来都是舒州刺史府的自留地。同安县甚至不设知县,直接归刺史府直辖,足以见得此地的重要性。而林度的刺史府在失去了岳西三县之后还能够安然运转的原因也就在同安县。贝翊礼能够开出这个条件等于是牺牲掉了自己将来入主府城之后的战略腾挪之地和粮草兵员的补给基地,他觉得李孝常不会不动心。

    不过他的劣势就在于这一切都需要对方同意和他合作,甚至是合并打败林远图主导的舒州刺史府之后才能够获得,算得上是给对方画了一个大饼。但是此时已经没有了后退之路的贝翊礼也顾不得这些了,只能试图凭借着自己的口舌之利说动李孝常,毕竟虽然有风险但是回报也非常丰厚。

    不过林远图和贝翊礼乃至于身处漩涡中心的李孝常自己都不清楚的是,除了他们还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抱着同样的心思。远在碗口城的关天印在处置完此前的剧变之后也陷入了困境。碗口城的江防军此时已经没有了粮草和兵员补给途径。即使他用军队强行接管了碗口城内部所有的民政事务,但是碗口城毕竟原本只是一个军事堡垒,这些年虽然人口越发的繁盛,商业发达,周边的渔民增多,但是这些根本无法维持住三千多人的军队消耗。而且关天印和贝翊礼等人不同的是,他出身下层,所以即使接管了民政也不愿意强制加税。眼看着快要到年节,自己的军队补充跟不上就算了,粮草也在此前被高金波等人全部带走。要想等到下一批庐州和舒州接济的粮草过来最迟也是明年三四月份的事情了,可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手下的兵马真要喝西北风了。

    “将军,莫不如去找岳西的薛郎君求助吧。”副将见到关天印愁眉苦脸,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事实上整个碗口城江防军上下都知道自己目前的困境。

    “不可,上次就因为小郎君出手,我关天印才能够得回碗口城,此恩此情尚未报答,怎可再次去麻烦人家?再者说岳西那边也在厉兵秣马,还新建了水师,只怕也是难有多少余粮接济我等啊。”关天印摆摆手道:“此事还需另想办法,不过你也告诉各部兄弟,我关某定然不会让兄弟们饿着肚子过这个年。”

    “可是不去求小郎君那又该找谁呢?二祖寺送来的粮食只够维持到月底,只怕腊月开始我军就要彻底断炊了。”副将是忧心忡忡,正德禅师利用二祖寺的积蓄在关天印返回碗口城之后就不断接济江防军,但是这本就是杯水车薪之举,也无法长久,毕竟这是好几千人的粮食,就算是不断缩减总要有饭吃才行啊。

    “你马上带着我这份亲笔信去找李孝常,就说看在江防军一脉的份上助我们渡过难关,等到他日我关天印必当厚报。”关天印沉吟良久之后拿出一份亲笔书信交给副将让其立即出城朝东去找李孝常。

    一时之间原本偏僻孤立在舒州东部没有多少关注度的同安县和李孝常所部一下子成了焦点,在年节尚未到来之时,这一场围绕着他吹起的风暴已经逐渐掀起。而伴随着林远图、贝翊礼和关天印都在关注着李孝常,舒州府城外,向杰也带着自己的人走了进来。他的到来更是让这场风暴开始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吹去,这一刻除了他自己甚至就连远在岳西坐镇指挥的袁袭都不清楚,这位十三司的谍报头子到底准备实施什么样的计划。

    不过这些围绕着李孝常的势力如何行动对于已经进入府城的向杰来说都不重要了,他已经习惯性的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惹得前来接他的吴明一阵心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