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卿为何不知愁〕〔重生之激荡年华〕〔混沌祖龙诀〕〔神女宠夫:师尊你〕〔威武不能娶〕〔今生不嫁有钱人〕〔无双〕〔凤鸾九霄〕〔透视仙王在都市〕〔从姑获鸟开始〕〔全球示爱慕太太〕〔金币即是正义〕〔七等分的未来〕〔七十亿分之一的遇〕〔圣者降临〕〔哈利波特之学霸无〕〔快穿:宿主她有点〕〔七爷家的人鱼姬〕〔战少,你被捕了!〕〔神武帝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五十三章 连环计
    “营正,这么干林远图一定会疯的。”吴明听完向杰的计划之后愣了半晌苦笑道:“这根本就不是反间计,而是绝户计啊。一旦林远图知道是我岳西在捣鬼,他一定会不择手段报复我舒州军的,会不会弄巧成拙啊?”

    向杰摆了摆手,无所谓的笑道:“放心好了,来之前军师已经交代过了,等过了年节,林远图就算是不动手,我军也会动手彻底拿下整个舒州。只有这样舒州军才会有继续发展壮大的机会,否则的话依靠目前岳西的地力和人力已经快到极限了。”

    “既然我军已经决定东出,那我没有意见,马上安排执行。”吴明点点头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笑道:“等了大半年时间了终于等到这个好消息,下面的弟兄们只怕都要高兴坏了。这段时日林远图对我等可是严防死守,好几次还打算派人击杀我十三司的眼线,这下子马上就要翻身了,看我怎么收拾这个家伙。”

    “我带来的人有一部分是需要安插道庐州境内的,你找可靠关系尽快安插过去,此事事关重大,是主公亲自交代下来的。”向杰点点头吩咐道。

    “小事一桩,庐州那边我有几个过命兄弟,正好用得上。”吴明挥挥手道:“营正你暂且在此处稍事歇息,我马上一一安排好一切。”吴明的话让向杰放下心来,这段时间以来他和陈武两人算得上十三司中出类拔萃的干将了,做事稳妥,而且在府城一带人面极广,不仅仅给岳西带去了大量的商队和物资,而且还掩护住了大量的十三司眼线,就算是林远图下了死命令追剿他们,但是吴明却始终安之若素,丝毫没有将其放在眼里。

    不过伴随着吴明一项项落实,向杰的计划也随之浮出水面。围绕着同安郡江防军所部的争夺在他的连环计中逐步偏离所有人预想的方向。先是林远图的管家在返回的途中被人截杀,护卫的人手死伤殆尽,但是管家本人其奇迹般生还,还带回来了对手遗失在战场上的一枚腰牌。虽然这个腰牌上面的字迹已经被刻意破坏,看不清楚,但是形制却是舒州府兵营所有。这一幕让林远图疑惑丛生,这等秘密截杀怎么会故意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而且对方只是将老管家的护卫全部杀死,却将正主安然无恙的放了回来,这根本不合情理。就算是如老管家所言最后关头江防军赶到吓走了这帮神秘人,那也说不过去。对方既然计划周全怎么可能漏出这么大破绽?老管家手无缚鸡之力,顺手一刀的事情而已。对方为何故意留下一个活口回来把这些告诉自己呢?

    林远图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到底对方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此时城外的贝翊礼却也几乎在同时得到了这个消息,只不过这个消息是李孝常通报给高金波的。和林远图根本想不出来对方到底要干什么不同,贝翊礼却在随后结合另外一则消息把注意力放到了碗口城那边。因为在高金波秘密接洽李孝常的时候发现了关天印的副将也同时出现在李孝常的驻地,而且在高金波询问的时候李孝常直接一口承认。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贝翊礼喃喃自语之后道:“想要嫁祸给本将,你关天印的伎俩是不是太明显了?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到底。”贝翊礼眼珠子一转随即想到了一则好主意,匆匆喊来贝翊青低头吩咐几句,后者很快出门而去。当天晚上关于刺史府管家在同安郡遇袭的消息就在城内飞速传开,而且贝翊礼添油加醋的将整个袭击场景描述的绘声绘色,并且直接点出,这么明显的伎俩除了挑动府城两大势力在年节前火拼没有别的用意,而此时最希望看到刺史府对贝翊礼下手的无疑就是此前差点被杀的关天印。

    “营正,贝翊礼已经上钩,下一步行动是不是马上执行?”吴明感受了一下府城之内一夜之间变得紧张莫测的气氛问道。

    “通知陈武在碗口城那边放出钓饵,你在府城这边也立即行动。”向杰点了点头道:“林远图此人鬼心眼多,但是精于算计的人往往就因为心思太多而把明显的问题往深处想,所以我才给他摆出了一道似是而非的把戏。”

    “也好,那就给他加点料。”吴明点点头出门而去,这座外间看来只是一座普通的宅院,此时成了舒州局势发展的总控室,一手操控局势变化和发展的向杰在吴明走后将眼光死死的盯住了东面,似乎想要从天空之中看出什么来。

    向杰看出什么来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但是吴明在城内趁夜惹出的动静却让另外一个人一下子陷入了进退维谷之中。当天晚上吴明组织人手袭击城内府兵兵营,试图挑起兵变,乒乒乓乓的打斗声让整个府城都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闻讯赶来的刺史府卫队、守城厢兵和李青龙三者合力之后费了老半天的劲才将其镇压下去。

    第二天一早林远图出来的时候看着狼藉的现场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这段时间府城内部情况稳固之后,他本来已经在逐步削减李青龙手中的兵权,将其手下精干一点点抽调出来补充进入刺史府卫队之中。虽然林远图并不觉得李青龙会背叛自己,但是在吃过几次大亏之后他还是觉得兵权还是掌控在自己手中更加安全。这样一来李青龙的潜在威胁就下降了不少,而自己直接掌控的人马却在不断加强。原本李青龙对此也没有太多的意见,只是暗示了一下,卫队和府兵之间的待遇差距有可能会让留下来的府兵心里不平衡,容易出事。但是林远图本来就是刻意制造出这种不平衡,为的就是让剩余的府兵羡慕卫队成员的高待遇从而心向自己,心向刺史府,这样一来就能够从根本上瓦解李青龙对于府兵的掌控权。

    但是昨晚的兵变却让他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场兵变是否是李青龙对自己不满之后的纵容?毕竟当初入城的时候自己答应将守城的厢兵也一并交给他统率。但是现如今不仅仅厢兵没给他,而且一千多人的队伍让自己零敲碎打只剩下五百多人不到,是个人都会有怨言,更何况是他这等军中宿将。

    一瞬之间林远图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看向李青龙的眼神也都变了,那种带着怨气和杀气的目光让后者情不自禁的退了一步,强自吞了口口水之后才干巴巴的说道:“大郎君息怒,弟兄们虽然有千般不是,但是追根究底也有情可原,如果郎君要怪罪的话那就责罚末将一人好了。”原本他这番话往常说出来林远图肯定会就势把话题转了不再纠缠。但是架不住此时他原本就把缘由算在了李青龙头上,再听到这句话之后更加怒气上扬,直接指着对方的鼻子就斥道:“身为一营主将,而且还是多年的老将,你看看你带的都是什么兵?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府城,是刺史府的颜面,纵兵哗变,你想干什么?想造反吗?还是想着你以前的旧主,想要和他里应外合,颠覆我刺史府?”

    林远图这番话可以说是非常刺耳,说的李青龙根本就不知道从哪开始辩驳。但是他没说话旁边的副将却在此时开口替自家主将鸣不平,“大郎君此话说的重了吧?我府兵自从入城之后,我家将军对于刺史府是毕恭毕敬,对于郎君也是从未敢有任何怨言。不过是场哗变而已,此时原委尚未调查清楚,郎君就将罪责全部扣在我家将军身上是否有嫌不公?我府兵自从归顺刺史府,为何将我等差别对待?难不成郎君也以为我等是无主之人就可以随意欺辱?”李青龙的副将李天成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之人了,这番话说的是急促之极,而且说完之后身后原本就颇有怨气的军兵此时看向林远图的目光更加不善。

    “天成你不要说了,郎君,军营哗变我身为主将罪责难逃,要打要杀我绝无怨言,但请郎君莫要为难弟兄们,他们从同安等地被招过来不容易,也是想跟着郎君想过几天好日子才会诚心依附,绝无背叛之理。”李青龙面色涨红,猛然间打断了李天成的话,然后朝着林远图当众一跪到底。

    “将军!”李青龙的这一跪让旁边的李天成和所有的府兵都再也忍耐不住了,尤其是李天成更是怒吼道:“林远图,有胆的你就来欺负你家爷爷,关我家将军何事?”

    “好,好啊,这是真要造反了。”原本李青龙这一跪倒也让林远图稍稍清醒,但是李天成的这句话和府兵的反应无疑将他最后的耐心全部磨平,指着李天成怒道:“小小一名牙将也敢在我面前称爹道祖,胆大包天,我看你就是兵变的罪魁祸首,来呀,给我拿下,打入死牢,有任何人敢于求情者一律同罪。”

    “哼,爷爷要是怕你就不是好汉,也罢今日这个府兵我也不当了。”李天成摘下军牌扔在地上,死死的盯着林远图,“你要是敢对我家将军不利,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他没有反抗任由林远图身后的护卫将其绑住一边被推向府城大牢一边咆哮不已。而那些府兵各个都是手握兵器蠢蠢欲动。

    “都给我停下,你们想干什么?真想造反不成?”李青龙猛然间站了起来一口断喝止住了手下的动作,“还不返回军营,不得惹是生非,严查营内人等不得有误。”这支府兵就是李青龙带出来的,他自然有着崇高的威望,甚至那些身处刺史府卫队之中的府兵旧将见到李青龙的反应也是松了口气,这万一面对面的冲突起来他们是最难做人的,不管站在哪一边都会得罪人。幸好关键时刻李青龙喝止了,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今天的这个局面最后该如何收场呢。

    李青龙喝令府兵回营之后林远图也准备回去,今天闹这一出他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到底问题出在哪了。只不过在转身的那一刹那,之前被李天成扔在地上的那枚军牌却晃了他的双眼,而后更是不顾身份上前将其捡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之前老管家带回来的那枚神秘杀手留下的军牌一对比,顿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马上安排人给我审问李天成,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问出他为何派人去同安刺杀老管家。”这种牙吱吱作响的举动吓了身边的护卫一大跳急忙朝着大牢的方向追了上去。

    “这个李天成倒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原本我还打算派人将这个消息透露给林远图,没想到这下省了好多事。”吴明躲在旁边的角落里目睹这一切之后回到据点向向杰汇报道。

    “这个年轻人心高气傲,受不得李青龙被人欺辱,只怕这种事情已经不止一次了,所以才会集中爆发。”向杰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救他一命,说不得会成为将来我们的棋子。”

    “既然林远图对李青龙已经生疑,那就执行最后一步吧,林远图这边也该走到最后了。抽调人手去对付贝翊礼。”向杰的话落下没多久,吴明就秘密安排人手在第二天晚上秘密将这个李天成救了出来。而且吴明的人还在现场留下了一道印记,府兵营内部常用的兵器砍在牢门上的一道印痕和半截刀尖。在将剩余的半截刀具秘密扔在军营附近之后,吴明和向杰就一边找人给已经被打得人事不省的李天成治伤一边坐等给贝翊礼放的鱼饵被触发。

    其实向杰和吴明相差了一件事,那就是贝翊礼此时早就调动了自己的一切人手去关注林远图的动向,白天府城内部发生的那一幕更是第一时间被他知晓。虽然贝翊礼想不清楚李青龙的府兵为何会在此时发生哗变,但是李青龙和林远图发生冲突无疑是他最想看到的事情。所以在这件事上他做的可比向杰预计的积极多了,在得知李天成被抓之后几乎和吴明的人前后脚前往大牢准备救人。自然他只是做做样子,但是架不住此前吴明救人之后大牢已经如临大敌,所以两厢在牢门外发生激烈大战。虽然贝翊礼的人最终败退,但是却让林远图看到了他们的底细。这一下直接坐实了李青龙和贝翊礼蛇鼠两端的事实,任由他亲自前往刺史府解释也无济于事。李青龙和他的府兵在随后短时间内就被团团围住,厢兵几乎是全军出动,逼得李青龙只能亲自坐镇营内才勉强压制住了军营内部府兵的暴躁。但是这种压制随着时间的推移犹如火山一般在凝聚力量,一旦被引爆必然会掀起冲天波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齐欢〕〔超品兵王〕〔重生军嫂种田记〕〔我真的长生不老〕〔最强都市修真〕〔大宋猛虎〕〔重生香江风云时代〕〔智能直播之地底世〕〔无敌咸鱼系统〕〔都市火爆兵王〕〔我有块神墓〕〔校花终极保镖〕〔我的QQ联未来〕〔卧底有毒:缉拿腹〕〔二次元经纪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