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全才天医小说〕〔都市透视医仙〕〔隐世佳人赵婉兮〕〔枭妃倾天:妖帝,〕〔冒牌修仙者〕〔极品全能霸主〕〔地下游戏〕〔战少,一宠到底!〕〔九转帝尊〕〔农家小甜妻:腹黑〕〔大佬一直爽〕〔带着房车回古代〕〔修仙之生存手册〕〔快穿之魔王有点甜〕〔晚风残〕〔念再竹镜寒〕〔诱妻入怀:前夫,〕〔奇门小相师〕〔网游之第一符咒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五十五章 东西合并
    “队正,人已经出发了,下一步该如何行事?”碗口城中陈武目送一队人手出城之后身边副手问道。

    陈武微微一笑,缩了缩身上破旧的商贩服饰笑道:“剩下的?静待这几日,想来舒州的这趟浑水也快到最后了,等着吧。”说完之后带着手下的人头也不回的朝着城内而去。他已经将最后一招也送了出去,不管结果如何,此时占据着碗口城的关天印都已经逃不出十三司布下的大网。

    而此时已经快到蒲州城外的向杰也和吴明在布下他们这边最后一枚棋子,远在舒州府城那边这一刻的十三司成员也同时动作,将已经清醒过来的李天成秘密带到另外一处。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救我?”这句话李天成自从被救过来就问了不止十遍了,但是不论是此前匆匆露面的向杰还是此刻站在他身边的阿六都没有回答,反倒是直接告诉他今晚城内有大变故,需要他去见证,然后就不再理会这位李青龙的副将,将其秘密带到府兵营附近的一个隐秘所在,等待着夜晚的降临。

    “营正,就这么直接闯进去吗?那李孝常要是有歹心的话岂不是将我十三司一锅全端了?”看着远处的蒲州低矮的土墙已经遥遥在望,吴明摇摇头道:“要不我先去吧,如果没有问题营正再出面如何?”

    “不必如此,李孝常就算是真有歹意也不会对我如何的,他就不怕我舒州军的报复?”向杰摇了摇头率先朝城门口而去,边走边道:“而且,既然主动接洽,还是有诚意一点的好,藏着掖着反倒是让他觉得我等心虚,平白的让主公面上无光。”见到向杰执意如此,吴明也只能点点头,但是暗地里却吩咐随行的几位手下全力戒备,防止出现意外。

    向杰此时入城,而城内的李孝常却在自己的府邸之内面色难堪之极。刚刚从席间出来,对于贝翊礼和高金波两人他是再也没有谈下去的心思,甚至连原本推脱敷衍的心思都荡然无存。他是将自己定位为职业军人角色的,这两人已经彻头彻脑的成了争权夺利的政客,甚至连政客不如,基本上都是拿舒州多年来的安宁和百姓的福祉在自己的一己之私谋利。虽然在如今这个乱世,掌权者为了自己的私利死拼的事情太多太多,但是李孝常却始终坚守自己的本心,这也是同安郡江防军这些年几乎很少出现在舒州府城纷争者视线之中的原因所在。

    “大兄,莫不如找个理由推脱一下,看样子这个贝翊礼今天是铁了心要和大兄摊牌,现在还在和高金波两人拉着大成他们在那硬耗呢。高金波这厮胆子也太大了,当着我的面就敢拉拢大成他们,要不是大兄始终没有表态,我真想砍了这厮的脑袋。“李秀峰没有自己兄长那么好的涵养,说话之间已经露出了一股浓重的鄙夷之色,看他那样子只怕只要李孝常一个眼神,今晚非直接把贝翊礼和高金波两人给宰了不可。

    “你去告知贝翊礼,就说他说的话我已经记住了,但是事关数千人生死,本将不得不慎重,希望他可以给我两天时间思量一二。”李秀峰的话倒是让李孝常想起点什么抬头道:“同时暗示大成他们,既然高金波他想挖墙脚,索性就陪陪他,看看他们是不是有后招。”李孝常的话让李秀峰眼前一亮,随即匆匆而去。

    李秀峰走后李孝常揉了揉额头,沉吟半晌之后忽然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把自己摆的有点高了?要不要主动派人去岳西一趟。这要是被人以为是故作姿态,那以后会被忌讳的。”

    李孝常此时有些患得患失,舒州境内几乎所有的势力在此时都对自己露出了底牌,也就是说自己必须尽快做出选择,原本的骑墙之势此时已经行不通了。但是遍数这些人之后李孝常却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所以他才会觉得自己此时做出的姿态是不是太高了,让岳西那边觉得自己在摆架子。

    不过这件事随着向杰的到来很快就见到了分晓,李秀峰在把李孝常的意思透露出来之后贝翊礼和高金波两人虽然无奈,但是也只能点头然后跟随林大成等人前往驿馆歇息。而临走之前高金波还不忘约林大成等人稍后前往驿馆,他准备宴请江防军的三名营正,希望他作陪。林大成原本和高金波就认识,再加上高金波和贝翊礼都知道,林大成虽然和林度父子同宗但是关系却非常不好,以至于虽然同处一州,数年来竟无丝毫往来,两人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是拉拢李孝常不成也一定要将他拉到自己这边。按照贝翊礼的估计,李孝常既然对自己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就一定是有所默许,

    “老林,将军已经说了,让你和高金波周旋几日,一面探寻二人的后手到底是什么,另一方面也是给将军一点时间等待岳西那边的人过来。”李秀峰拉住了林大成道。

    “这让我一个老实人出面骗人就怕被高金波看出玄虚来坏了将军的大事啊。”;林大成苦着脸道:“不如让红林打头阵吧?他脑子比我好使。”林大成一推自己身边捂着嘴偷笑的殷红林道:“我和裕时敲边鼓。”

    “随你们自己吧,刚刚高金波不是邀请你们都去吗?”李秀峰摆摆手道:“不过你们注意点,这两人都坏透了,他们的话不可信,否则的话将军怪罪下来我可不不想被你们连累。”

    “秀峰,将军在等待岳西的人,如果他们不知情呢?或者说没有派人前来呢?”殷红林年纪和李秀峰差不多,看起来也清秀很多,抬头忽然问道。

    “岳西对于舒州局势的掌控不会这么差的,否则的话此前他们也不可能接连击败贝翊礼,可以及时协助关郎将夺回碗口城。说明他们一定对舒州各地有着密切的关注。而此时我蒲州成了舒州各方势力的焦点他们不会不知。所以耐心等待吧,就算他们没有派人来难道我们就不能过去吗?”李秀峰的话让大家精神一震,随即开始各自分工出门而去。

    “将军,门房送过来一份名剌。”李秀峰刚要反身去找李孝常就见到门口亲卫送上来一份名剌,他有些好奇的翻了翻,随即脸色就大变,直接匆匆闯入李孝常的书房。

    “秀峰啊,你就不能让我歇息一下吗?”李孝常刚刚说了半句就被李秀峰打断了,“大兄,岳西来人了,这是名剌。”

    李孝常闻言豁然站起身来,一把抢过之后匆匆看了一眼直接道:“秀峰,你马上将来人直接请进来,记住不要让外人看见,吩咐下去,府邸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意走动,”

    李秀峰匆匆而去,随即就带着几人走了进来,笑道:“两位,这便是我同安郡江防军郎将李孝常。大兄,这是岳西兵马使府薛郎君麾下十三司营正向杰和吴明将军。”李秀峰介绍三人认识之后就退了出去然后亲自守住书房门口,同时调动亲卫把守府邸各个门口,禁止任何人走动。

    “两位终于来了,李某可是盼望郎君麾下来人有些心急啊。”李孝常招呼向杰和吴明坐下苦笑道:“如果两位再不来的话李某就只好亲自前往岳西拜谒小郎君了。”

    “哦,李郎将之意是?”李孝常这开口就直接单刀直入倒是让向杰和吴明有些意外,不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所以吴明开口道:“我等前来确实是有事要和郎将相商。”

    “两位听我说完,此前李某已经做错了事,此时更该当着两位尊使之面直抒胸臆。”李孝常摆摆手道:“我同安郡江防军全军已然做好准备,准备加入岳西兵马使麾下,全军自我以下愿追随小郎君鞍前马后,绝无怨言。”他这简单明了的一句话让向杰紧跟着笑道:“没想到将军真是爽快之人,这样倒是让我二人在路准备的说服之语一下子没了用途。不过为将者就该如此,我等武将职来职往反倒是贴合心意。既然郎将挑明,那我也直说,我家主公对郎将为人以及同安郡江防军能够加入非常欣慰,对待将军及江防军同僚也一定一视同仁,和我岳西旧部同等待遇,不分轩轾。”

    “如此我也放心。”李孝常笑道:“既然两位让我安心,那我稍时就将贝翊礼和高金波拿下,作为我军加入岳西归属小郎君的见面礼。”

    “将军慢行。”吴明见到李孝常当即就要起身准备吩咐拿人急忙制止,不过向杰见到如此倒是暗自点了点头。他明白李孝常的心思,此前他对着所有来拉拢的人都以礼相待,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骑墙派,他在自己面前更是直接表明心意,那么要让自己相信就必须拿贝翊礼开刀。

    “将军这是何意?”李孝常有些疑惑道:“那贝翊礼的为人相比两位也清楚,此刻他二人就在我蒲州城内,杀他易如反掌,而且我出手也能够表明心意啊。”

    “将军稍待。”吴明急忙把对方按在座位上,向杰接过话茬道:“将军心意我家主公一目了然,所以将军不用如此。至于贝翊礼和高金波,确如将军所言,此等人物杀之对于百姓而言是天大幸事。”向杰安抚住李孝常之后继续道:“只是如今贝翊礼尚且有用,让他或者回舒州府城才能牵制住林远图,为我军下一步争取时间。”

    向杰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但是李孝常却瞬间明白了,“岳西谋算全局之心果然非常,孝常佩服,既然如此,那我明日见到贝翊礼就说年节之后我军会西进府城助他一臂之力,为舒州乱局再添一把火。”

    “将军果然眼光独到,哈哈,如此甚好。”向杰和吴明对视一眼都是相互点头,很显然对于李孝常的这种敏锐和时机洞察力感到诧异。

    “贝翊礼此刻尚在城内,我不能多留二位。还请两位代我致意郎君,就说我李孝常随时等候他的召见,但有所命,万死不辞。”李孝常知道向杰两人属于秘密前行,所以在谈妥了一些其他事宜之后也不留他们在府中过夜,匆匆起来送客。

    “秀峰,明日一早立即通知贝翊礼,就说年后我会亲自前往府城助他一臂之力,条件就是同安县必须归我李孝常所有。“向杰和吴明匆匆离开之后李孝常的一句话吓了李秀峰一大跳,还以为和向杰两人谈崩了。

    “你想到哪去了?”李孝常笑道:“我已经和岳西约定好了,他们会在年后攻略舒州府城,到时候我等一起上前,到时正式归顺岳西小郎君麾下。”

    “大兄你这一句话吓了我一跳。”李秀峰对于李孝常的这口大喘气忍不住无语,不过随即就来了精神道:“大兄你这一招是不是里应外合?既然如此做戏不如做的真一点,让贝翊礼此时再出点血如何?”

    “你想说什么?”李孝常看了一眼自己的族弟道:“刚才向杰将军说过了,他会尽快派人在蒲州城内建立一处隐秘所在,用于和我军联络讯息,方便联动。这时候再去敲诈贝翊礼是不是容易让他误会?”

    “大兄放心,我观向杰和吴明二人可大略知晓岳西小郎君之心性,不会为此等小事怪罪大兄的。更何况我觉得这等事换做是向杰将军在说不得做的比我兄弟二人还要狠。”李秀峰笑道。

    “既然如此那随你安排吧,等到贝翊礼走后立即通知大成他们,我军需要立即整顿,尽量向岳西舒州军看齐,听说那边军法严明,军规执行严厉,我可不想到时候两军汇合整编之后有人拖我等后腿。”

    李孝常兄弟在这边紧急安排各项事务的时候,向杰和吴明等人也在李秀峰派人秘密打开城门之后连夜返回舒州。原本也不用这么着急,但是此间大事谈妥,向杰也需要紧急返回岳西复命,而吴明也要协助安排人手进入蒲州,尽早把十三司的暗线正式安插到此地。

    “营正,此行顺利的我都觉得不真实。”黑夜之中一行人打着火把往回走,吴明有些苦笑道:“这要是李孝常设下的圈套,我估计主公会把你我二人一起抓起来千刀万剐的。”

    “放心吧,除非李孝常脑子坏了,否则的话不会自取灭亡。而且我观此人,是个纯粹的军人,从我一句话就能推断出我军明年的方略,说明他的眼光不会短浅到如此地步。而且刚才你我要是不出手拦下他,他一定会砍下贝翊礼的脑袋来表忠心的,所以你只需要安插眼线监控即可,剩余的,到时候滔滔大势而来,就容不得他有别的心思。”

    “倒也是,你我二人离开,陈武的人过来,贝翊礼这一行被算计的可不止这一次了。”吴明意有所指,让向杰也是跟着微微点头。他二人往舒州走,但是此时舒州城内另外一场变故也正在拉开大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