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都赵成风〕〔奇门医仙〕〔爱在晨钟暮鼓时〕〔农女有田超给力〕〔香辣农女:汉子,〕〔乔夫人她总想着离〕〔最强技能系统〕〔田园小福妞〕〔影帝大明星〕〔我的重生不一样啊〕〔离世双界引〕〔重生之都市魔尊〕〔特种医王在都市〕〔重生之修仙归来〕〔第一战妃:王爷清〕〔穿越末世之炮灰转〕〔喜当妈〕〔龙回都市〕〔遇见你遇见白月光〕〔娘子是狼是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五十七章 人心思变
    “主公,向杰飞鸽传书,府城于昨夜发生兵变,府兵冲击刺史府,李青龙临阵自裁,乱兵随后从西城逃脱,已被十三司引入我岳西境内。”袁袭将一大早收到的情报匆匆递给薛洋。

    原本打算趁着还没下雪去天柱山拜访慧心禅师的薛洋停下脚步,接过这份急报扫了一眼笑道:“如此林远图算是彻底失去了爪牙,就凭他的那点刺史府卫队根本就不足为虑。贝翊礼那边的安排有消息了吗?”

    袁袭摇了摇头道:“向杰和吴明等人尚未从蒲州返回,想来贝翊礼应该也未动身。”袁袭顿了一下道:“林远图和贝翊礼此次遭受重创,为了应付年后我军东进,十有*会合流。”

    “向杰此举只要能够彻底隔断贝翊礼和外界的勾连,则连环计已出成效,剩余的皆不足为虑。”薛洋倒是微微一笑,对方合流也好还是继续相互对抗也罢,此番一闹刺史府必然威信扫地,府城人心浮动,明年出兵的由头也就有了。

    “倒也是,李孝常一倒向我军,关天印就算是心有犹豫也不会耽搁太久,明年一战必然可以彻底收复舒州境内所有势力,内部人心稳定,铁板一块,正是整军精武,抚民以静的好时机。”袁袭也是跟着一笑道:“主公想去天柱山是否可以带着袭一起啊,正好府内无事,外部自相纷乱,去吃吃斋颂颂佛也不错。”

    “哦,军师有把握收服李青龙?”薛洋看着对方若有所思的问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一起去吧,我去叫上潇潇,上次世叔送过来的几样霍州特产正好一起带上,捎给大师。”

    他们一行人很快从太湖往东朝着天柱山而去,而此时已经出了府城势力范围进入岳西地界之后,阿六也看着被抢救过来的李青龙松了口气。这家伙现如今可不能死,这数百人的队伍在从府城逃脱之后就彻底失去了精气神,最后的寄托就是李青龙,如果对方再出现意外的话,那这支队伍可就真的散了。

    “阿六兄弟,这次多谢你救下我家将军,李天成日后必结草衔环报答兄弟的大恩大德。”李天成自身的伤势还没好再加上昨晚的那一番遁逃差点没跟着一起倒下,此时见到李青龙醒转之后朝着阿六躬身一拜。

    “别别别,别谢我,我只是奉命行事,你们要谢就谢我家主公吧。要不是他始终惦记着你们,只怕我也未必能够及时出现。”阿六见到李天成之后几乎所有的府兵都开始向自己行礼急忙摆摆手道:“现在还是赶紧赶路吧,只要到了天柱镇就到了我舒州军的驻地,到时候你们也有一个修整的地方了。”阿六见到陈在石带着他自己的部下从后面追了上来急忙安排所有人加速赶路。

    府兵消失在岳西境内林远图也没有安排人去追击,此时府城之内大乱,府兵昨夜冲击刺史府带来的恶劣影响在第二天开始出现。几乎城内的所有百姓都人心惶惶,只要看到军队都开始纷纷躲避,甚至那些厢兵家属都暗中嘱咐自家子弟这些天尽量不要回家,免得吓到周围的邻居。偌大的一个府城原本按照今年的发展势头不可能如此冷清的,大白天的几乎有一大半的商铺关门。往日里就算是到了冬天依旧熙熙攘攘的大街如今根本看不见任何的人影,所有人都被这连接的兵变吓得不敢出门,生怕昨晚上的乱兵再次冲出来。

    实际上昨夜府兵的兵变倒是没有冲击多少民居和商铺,毕竟李青龙带出来的兵比起以前的府兵要好不少,只是这影响太大,惹得府城民心开始背离刺史府。而林度父子能够执掌舒州最大的根基就在于民心,没有了府城百姓的支持刺史府也就失去了最大的屏障。

    反倒是在吴明等人的宣传之下,越来越多的商户百姓对于岳西有了更大的好感。伴随着商队的进出岳西日新月异的变化和安定的局势让惊慌失措的百姓找到了救命稻草,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越来越多的百姓和商户拖家带口的前往岳西。

    不过在广明元年的十一月初的几天时间里,府城人心惶惶百姓逃难,不仅仅林远图无心去管,就连刚刚返回的吴明也无暇理会。前者是一边筹谋接下来的局势自己要如何应对,在失去了李青龙的伏兵之后,刺史府能够控制的力量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而李孝常那边却始终没有回应,这让林远图打算再次派人前往蒲州。而吴明则是在焦急的等待着陈武那边的结果。

    只是这件事陈武也无法知晓,因为人手虽然是他派出去的,但是此时贝翊礼和高金波刚出蒲州城,林大成按照李秀峰的嘱咐亲自出城送别,倒是把贝翊礼的心思给送活络起来,以至于两人一边往往舒州赶一边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李孝常的回答虽然和自己的设想相去不远,但是他始终觉得这其中有什么蹊跷,而这个林大成却让他越看越中意,而且殷红林和另外一名营正他看着也很顺眼只不过暂时不知底细所以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

    “将军,待回到舒州,我派人给林大成送件东西,保证让他和李孝常新生嫌隙,从而彻底倒向将军。”高金波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主意,在马上就跟贝翊礼叙说自己的反间计,听的贝翊礼是连连点头。

    不过两人都不知道的是,就在前方的一个土坡后面,有一队人手已经等了他们整整一天一夜。此时趴在早晨已经结霜的草丛中好不容易等到了对手前来,领头的阿贵差点没叫出声来,兴奋的吩咐下去道:“大家伙注意了啊,领头的就是贝翊礼和高金波,别把他们俩给弄死了,其他人随便杀,死多少都不打紧的。”

    阿贵悄悄的拉起手中的长弓,对准了前方的贝翊礼一行,心中默念几句之后猛然间松开弓弦,只见刹那间闪电般一道箭矢冲出,呼啸的声音让前方的贝翊礼呆了一呆之后只能面前在马背上勉强一侧让开了要害,长箭贴着肩膀飞了过去直接钉在了身后的一名护卫身上。

    “不好,有敌袭。”贝翊礼被吓出一声冷汗之后大吼出声策马直接就冲了上来,手中长刀也瞬间出鞘急速挥舞抵挡后续而来的箭矢。

    “到底是上过战场的老兵,反应不慢。”阿贵倒也不在意贝翊礼冲过来,晃悠悠的射出最后一箭也跟着起身,嘶吼道:“兄弟们杀了高金波这个叛徒。”他是急速朝着高金波冲了过去,反倒是把主要人物贝翊礼给让到了一边。这种奇怪的举动让贝翊礼心头一沉,但是随后自己身后传来的兵刃交击声让他无暇去想这些,反身跟着杀了过去。阿贵带来的人手一共才不到三十人,他随行的护卫足足二十多人,而且还都是骑兵,根本就不怕对方。

    激战之中阿贵和高金波游斗几招之后就闪身而退,与此同时随他一同冲过来的十三司人手也是边打边撤,除了斩杀了几名落单的护卫之外,高金波倒也没受伤。只是在最后阿贵再次放箭将他的战马射死,结果一头栽倒在地。不过也正是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让贝翊礼心有顾忌没有再追,让阿贵等人几个闪身消失在远处。

    “将军,我没事,这是关天印的人,有一个人我认识,是关天印的亲卫。”高金波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喘了口气道:“只怕关天印打算下黑手了,不然的话不会派人埋伏在此处就等着我等返回。”

    “不怕他,等到回到舒州,有了李孝常不管是关天印还是林远图都会被我等一一拿下。”贝翊礼狠狠的将手中的马鞭甩了个空响之后冷笑道:“图穷匕首见而已,不管他。”

    高金波换了匹战马之后一行人匆匆再次启程,沿途除了加快脚步以外还全力戒备,不过倒是没有太大的变故安全返回了舒州。不过他贝翊礼刚回来就被贝翊青带回来的府城兵变的消息给惊呆了。

    “李青龙的府兵出现兵变?”贝翊礼犹自不信的问道:“不可能啊,旁人不了解他,我还不了解他吗?他就是根木头,怎么可能叛变?”

    “大兄,不是李青龙兵变,而是他手下的府兵兵变。”贝翊青见到贝翊礼和高金波都是一脸不信急忙将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将军,这是大好事啊,林远图失去了李青龙就等于断了一条胳膊,半废之人而已,我等还需怕他?”高金波大喜过望笑道:“我马上整顿人手杀进城去,替将军斩了这个碍手碍脚的林远图,然后保举将军为刺史留后。”

    “好什么?你知道那李青龙逃往岳西意味着什么吗?”贝翊礼摇摇头瞪了一眼高金波之后继续道:“岳西的薛洋断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到时候我军只要冲入城内,砍了林度父子,他肯定立马出兵以替林度报仇的名义光明正大的剿灭我等,他还落个好名声。这等赔本的买卖能做吗?”

    “三弟,你马上入刺史府见见林远图,就说李青龙叛逃事关重大,我贝翊礼愿意全力襄助刺史府稳定大局,但有吩咐万死不辞。”贝翊礼斥责了一句高金波之后立即吩咐贝翊青道:“记住啊,进去之后给我恭敬一点,不管林远图反应如何,你都必须恭恭敬敬,不得有误。”

    贝翊青虽然还没反应过来,但是贝翊礼的命令他哪敢怠慢,急匆匆的就往城内而去。而贝翊礼也赶紧道:“金波,你也别闲着,赶紧亲书一封把你的反间计都使出来,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岳西那边不会坐视不管的,尤其是李青龙的兵马一去,薛洋肯定立马明白府城内发生的一切,如此天赐良机他要是不用那就说不过去了。”

    “将军放心,我马上整顿兵马然后全力拉拢林大成,最起码也要得到他手上的那一营人马。”高金波也跟着急匆匆而去,只留下贝翊礼一人独自在大帐之中发愣。

    “这件事怎么这么诡异呢?林远图到底做了什么让李青龙的手下如此气愤?以至于连他都压制不住?”贝翊礼喃喃自语,在仔细琢磨其中的缘由。由于此前不少事情贝翊青都没有得到消息,只是将府兵被封锁在营内加上兵变的事情说了一遍,前后的细节他不知道所以根本就说不清楚,以至于贝翊礼越想越觉得奇怪,不知道林远图为何忽然对府兵下手。

    不过此时一直在监控贝翊礼动向的吴明却见到贝翊青急匆匆朝刺史府而去笑道:“看样子贝翊礼是已经回来了,马上给陈武传讯,就说贝翊礼已然返回府城,他那边也可以给关天印汇报了。”

    不过贝翊青此次去刺史府却没有什么效果,彷徨之中的林远图一见到贝翊青顿时气都不打一处来,直接下令卫队将其赶了出来,以至于贝翊青一急之下直接怒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如此待我,要不是我兄长好心让我来,你这刺史府我才不来呢。哼,你就等着吧,不日我大军杀进程内必然会将你父子五马分尸。”他这一番浑话如果往日里林远图肯定会不屑一顾,毕竟贝翊青和贝翊礼差距甚远,没必要和一个莽夫较劲。但是此时却让林远图彻底爆发,内心的火气加上急躁之下直接下令卫队沿街大肆追杀贝翊青,这一场闹剧虽然随着贝翊青狼狈逃出城而结束,但是却让整个府城原本就紧张的气氛再次加深。刺史府在遭遇兵变之后再次和贝翊礼起冲突,只怕府城顷刻之间就会遭遇刀兵之灾了。无数有此念头的百姓开始纷纷逃往城外,或是前往乡下或者直接前往岳西等地。短短几天时间里整个府城足足有三四成百姓商户离开,这一下让剩下的人更加惶惶不可终日。

    “不是告诉你要恭敬吗?你怎么还和他差点打起来了?你看看你,沿街被人追杀,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此时贝翊礼尚未意识到事实的严重性,倒是责怪了一顿贝翊青,将其直接撵出了自己的营帐。

    “看样子林远图是不可靠了,关键时刻还需要靠自己。”贝翊礼沉默半晌之后忽然找来亲卫秘密吩咐了几句,随后这名亲卫就趁着傍晚时分城门尚未关闭之时溜到了城内径直去找西城的城门令。

    只不过等到这名亲卫在随后从城门令家中出来的时候,另外一人也从里面钻了出来,赫然就是吴明,只见他盯着贝翊礼的这名亲卫冷笑一声,身后转出一人,正是西城的城门令方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清风谣上部〕〔全民修仙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