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锋天下林义〕〔最强幸运主播〕〔无限狗带〕〔致我们奋斗的时代〕〔炮灰她嫁了豪门大〕〔最红女主播:总裁〕〔主神公敌〕〔总裁爹地霸气宠〕〔兵锋天下〕〔我的2110〕〔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家有个仙侠世界〕〔这就是无敌〕〔总裁大人,又又又〕〔向往之欢乐大师〕〔都市之仙帝归来〕〔仙圣奶爸〕〔武道天下〕〔校花总裁的特种兵〕〔穿越六十年代农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五十八章 收服李青龙
    “吴大哥,此番算不算我向郎君送上的一份礼物?”方毅看着远处消失的贝翊礼亲卫道:“如今府城人心思变,大部百姓纷纷出城逃难,还请大兄转告郎君,尽早出兵收拾残局,以免局势彻底败坏,白白让百姓跟着遭受苦难。”

    “呵呵,如今方毅兄弟也看好我家主公了?”吴明笑道:“还请兄弟放心,我家主公既得百姓所望必然不会让百姓失望。舒州残局已经到了收尾时刻。”

    “如此方毅代府城百姓谢过薛郎君了。只要舒州军一到,我必控制厢兵大开城门,迎接郎君入主府城。”方毅四十岁的年纪,国字脸上尽是肃然之色,朝着吴明拱手一礼,作别之后才返回家中。

    在吴明这边已经做好全部准备,甚至就连最关键平时根本却无人关注的厢兵也被他拿下的时候,远在天柱山脚下,薛洋也再次见到了李青龙。和上次不同,这一次李青龙刚刚被救过来不久,此前失血过多使得他根本无力起身,只能躺在塌上看着薛洋和袁袭。

    “军师交给你了,我去看看那个叫李天成的小伙子。”薛洋摆摆手转身出门来到另外一间厢房,里面躺着的是李天成,不过他进去的时候阿六正好也在里面,见到薛洋进来顿时行礼。

    阿六本是陈家家丁,之前和自己一起从舒州城内逃出来的一员,薛洋对他很熟悉,见面之后笑道:“干得不错啊阿六,年后十三司提拔一级,你又立了大功,怕是也要跟着升迁了。”

    “多谢主公夸奖,阿六只是做了该做的。”在薛洋面前阿六倒是有些腼腆,所以行礼之后摸了摸脑袋道:“主公,这便是李天成,是李青龙的副将,此前被林远图关押在大牢之内,受尽酷刑,被我等救出之后就一直在阿六身边。”

    薛洋摆摆手笑道:“我就是来看看他的,看看敢当着林远图的面叫嚣的年轻人到底是副什么模样,看起来也没有传言说的那么厉害嘛,没长着三头六臂。”

    他一句话倒是将两人直接逗笑了,李天成有些好奇的看着薛洋笑道:“郎君看起来比天成尚且要小上几岁,也和府城百姓传言的不一样啊。”

    “嗯,看样子你这副脾气倒是和传言一致。”薛洋点点头坐在一边道:“此次来我岳西今后打算做点什么?继续当你的副将?跟着李青龙?”

    “天成自小被将军收留,自当是将军到哪我到哪?”李天成说完一句之后忽然问道:“郎君打算如何对待我等?”

    “府兵解散,去留随意,我不加干涉。”薛洋笑道:“我岳西还不至于诓你这数百人,至于你们二位嘛,只要不跟着敌对我岳西的势力,我也随你们。”

    “那郎君,若我想加入舒州军呢?郎君可愿收留?”李天成闻言脸色一振道:“郎君在岳西不足一年就让岳西三县变了一副模样,内部安稳,百姓富庶,我李天成佩服,愿意加入郎君麾下,听命差遣。”

    “你刚才不是说要跟着你家将军吗?他可未必愿意跟着我。”薛洋摇摇头道:“再说了,府兵已经不适应如今这个乱世了。你们此前在同安招兵的时候想必也知道,如今这个世道哪还有能出府兵的家庭?百姓不是因为田地都被富家大户收走沦为佃农就是根本无地可种,已经没有府兵的兵员了,他还死抱着不放,我可没心思天天和他斗嘴。此次也是听闻你们被林远图撵了出来所以就近来看看他。”

    “郎君且慢,天成有办法说服我家将军归顺郎君。他如今心思也变了,和从前大不相同。请郎君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李天成见到薛洋摇头急忙道:“我愿劝说我家将军归顺郎君。”

    “阿六扶着他去隔壁去找军师,成不成的就看着一出了,我薛洋虽然求贤若渴但也不想被一个抱残守缺的人绊倒两次。”薛洋点了点头起身而去,身后阿六赶紧过来搀扶着李天成起身往外走,同时低声道:“我主公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你和李将军最好别错过这最后的机会了。”

    “你放心吧,我有办法劝说他向郎君投诚。”李天成大包大揽的跟着阿六走进了李青龙的住处,却见到袁袭摇着头往外走,差点撞了个满怀。

    “阿六啊,你带他来干嘛?大冬天的也不怕给他冻着。”袁袭似乎面上不好看,见到是阿六之后才缓和下来。

    “是主公让我带他来的,他是李天成,是李青龙的副将。”阿六行礼之后直接带着李天成进去,然后出来跟上袁袭的步伐道:“他对主公说有办法劝说李青龙投诚。”

    “我正要和主公说,不要浪费精力了,此人顽固不化,而且此时心如死灰,非言语所能说动。”袁袭摆摆手道:“府城那边还需要人手,你们明日就赶回去吧。把这些人都交给陆翊,我和主公还有大娘子明日上山去见慧心禅师。”

    “主公也说这是李青龙最后的机会。”阿六见到袁袭似乎还在气头上,赶紧告了一声罪之后离开,虽然他和李天成很投缘,但是此时见到薛洋和袁袭两人都没办法根本不敢插嘴。

    “哦,军师出来了?看样子也碰壁了?”袁袭没走几步远就听到薛洋的声音传来,转头一看却见到薛洋和陈潇潇两人正踏月而来,忍不住苦笑道:“袭都是被撞得满头包了,主公居然有闲心和大娘子花前月下,还要出言嘲笑,这可不像是主公的为人啊。”

    “刚刚薛洋还说,明日一早就上山去拜见大师,看样子此言不假。”对于袁袭拿自己开玩笑陈潇潇都已经习惯了,所以跟着笑道:“军师明日也要一起去吗?”

    “自然要去,袭此刻宁愿在菩提座前问道也不想对着一个木头人说话。”袁袭忍不住抱怨道:“这个李青龙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言语,他是丧失了最后一股精气神了。阿六当初就不该救他,救了也只是救了躯体,灵魂都没了。”

    “李青龙是想为他心中的府兵殉道。”薛洋点点头道:“此来我也没指望收服他,只是想送别而已。不论他是死是活,府兵都已经彻底消亡了,就算是以后天下重归一统,府兵制也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他应该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对军师的劝说始终不发一言。”

    “随他去吧,我已交代阿六明日一早返回府城,只怕那边林远图和贝翊礼合流之势难以阻拦,但是却也要为明年我军进军做好铺垫才是,年节之时更是马虎不得。难保这两人在压力面前会出什么昏招,到时连累府城百姓连一个安稳的年节都过不好。”袁袭点点头,向杰没回来十三司的具体事宜就由他代为处置。

    薛洋带着陈潇潇一边走一边叹息道:“只怕此刻府城的百姓是无心过年了,短短一月之中两次兵变,百姓哪有心思过年?今天傍晚陆翊还前来汇报说,近日内府城那边前来岳西的百姓拖家带口是络绎不绝,通过官道时长长的队伍犹如长龙一般。可见人心思变,难以安宁,林度的刺史府已经彻底失去民望了,就算是贝翊礼倾心归附又有何用?”

    “眼下也只有我岳西才是一块世外桃源,所以百姓才会扶老携幼而来。不过此时于府城百姓而言是灾难,但对于我舒州军而言倒也不全算是坏事。至少来日出兵之时我军大获全胜,一战可得整个舒州之地,舒州之民心啊。”袁袭倒是很快调整过来,笑道:“所以如此看来,袭虽然在李青龙那里碰壁,倒也不算什么坏事嘛。”

    “启禀主公军师,李天成求见,说是已经劝说李青龙投诚,但是对方想要见主公。”薛洋和袁袭两人是一边走一边闲聊,事到如今该做的他们都已经全部都做完了,剩下的就是等了。陈潇潇见到天色依然不早正要拉着薛洋返回住处,却见到一名十三司士兵赶来汇报。

    “军师你去吧,正好收拾收拾这个老顽固,我就不去了。转告他,当日在天柱镇镇头所言请他记住即可。”薛洋摆摆手看着袁袭道:“军师不想过去报仇?”

    袁袭哈哈一笑转身跟着来者而去,陈潇潇却好奇道:“你之前不就是来看他的吗?怎么人家答应投诚了你为何不见了?”

    “不见有不见的用意。”陈潇潇在月色之下一袭长衣,温婉的笑容让薛洋这几日的忙碌带来的疲惫一扫而空,两人沿着山路慢慢朝山腰的别院而去,薛洋一边走一边道:“他想见我,是想要我答应将来重启府兵,我不想见他就是告诉他府兵制已经不可能出现了。抱残守缺,枉顾天下大势早已大变,我见他何用?难不成也让我走上他的老路不成?”

    “你呀,真是越来越高深莫测了,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情非要绕这么多弯,以前在家的时候就是如此,现在更变本加厉了。”陈潇潇白了他一眼,嗤笑道,“看样子和军师在一起你的鬼主意是越来越多了。”

    “小心军师听到你在说他坏话。”薛洋逗了她一下之后点头道:“我派人去霍州去接世叔了,今年把陈武他们都叫来太湖过年吧,一家人热闹一下。”

    “哼,谁跟你是一家人?才不是呢。”陈潇潇轻哼一声之后走在前面不理他,薛洋也是摸着鼻子一笑,转头看了看南边。此时在碗口城的陈武没心思去想年节上哪去,他在等到阿贵等人返回之后,立即让阿贵安排暗线把贝翊礼遇刺的消息传给了关天印。

    实际上关天印自己也派出了心腹亲卫前往蒲州查探消息,只不过他的心腹已经被十三司给拉了过去,这也是为何高金波会说他认出了其中一人是关天印手下的原因。所以他对于这条消息是深信不疑,只不过他对于安排刺杀贝翊礼的幕后主使他是猜不出来。

    “将军,会不会是林远图安排的人手?”关天印的副将关宁见到关天印沉吟不语道:“林远图和贝翊礼势同水火,安排刺杀他不奇怪。”

    “如果是林远图安排的人手,又怎么可能将贝翊礼安然的放了回去呢?他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斩草除根的,如此一击不中,只会招来贝翊礼的报复。除非这个刺杀本身并不重要,让贝翊礼感觉到有人要对他下手才是真的。”关天印说到这里悚然一惊道:“不好,只怕真的是林远图在算计我。贝翊礼一旦被袭,幕后主使除了林远图就只有我了,这个该死的林远图,好阴险的一招遗祸江东之计。”

    “将军,赶紧防备啊,不能白白被人推出来当替罪羊啊。”关宁急道:“如今我军处境危险,又被人算计,不如找岳西小郎君求援吧。”关宁自从上次和黄杰等人并肩一战夺回碗口城之后对于岳西就非常感兴趣,而且私下里还乔装去过一次太湖,亲身经历过之后他对于舒州军也更加向往。只不过不知为何,自从自己去岳西的事情被关天印察觉之后对方就似乎始终在防备岳西。

    “这不是求援的事,容我想想吧。”关天印摆摆手打断了关宁的话,独自一人在书房内沉思,让关宁忍不住叹息而去。

    不过此时关宁不知道的是,就在第二天他所心心念念的岳西小郎君就再次出手将李青龙的部下全部收拢过去。准确的说不是薛洋出手,而是陆翊。李青龙在和袁袭面谈之后就被安排回太湖养伤,李天成带着剩下的人留在天柱镇第一都军营之中协助陆翊剔除了府兵内部不合格的士兵和剩下的一些想回家的士兵之后,将剩下的不到三百人单独编成一个营,交给李天成负责。

    由于李天成暂时还在养伤,所以这支新编成的新兵营就暂时由第一都代管,伴随着大量的舒州军将士加入新兵营,这支舒州最后的府兵精华悄然消融在舒州军之内。这一幕没有人注意,甚至就连养伤的李天成都不知道,府兵这个词已经越来越少出现在这些人口中。而所有的士兵被同化之后也逐渐和第一都的其他舒州军将士一样,开始迎着冬日的暖阳,等待着新的征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