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劫剑魔〕〔重生九零:鲜妻甜〕〔王妃策繁华〕〔随身桃花园〕〔快穿:龙套抢戏日〕〔穿书之小富婆〕〔我是葫芦仙〕〔重生之勇夺世界杯〕〔这个师尊有点萌〕〔天才酷宝:总裁宠〕〔夫人,少帅又吃醋〕〔无敌枪炮大师〕〔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叔,你命中缺我〕〔异世丹帝〕〔快穿守则:黑化男〕〔农门悍女:山里汉〕〔随身空间:神医小〕〔田园小针女〕〔奋斗在港片世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五十九章 年关
    薛洋一行在天柱山拜会慧心禅师的时候,望江那边新成立的水师也正式启程,开始溯江而上,迎着冬日里冰冷的江水动身,开始了持续的练兵和剿匪征程。前锋张大秋率领五艘战船先行一步出发朝着蕲州而去,在那里先行补给,顺便给李家添镇场子。

    这半个多月时间李家添的日子是非常不好过,滠水河一战失利的消息虽然他竭力隐瞒但是望江那边来来往往的商船队却将消息快速散播出去,很快蕲州城内都满是水师失利大部人马损失殆尽的消息。这让原本和他结盟对抗蕲州军的刺史府根本就扛不住蕲州牙兵牙将的压力。

    岐黄一带的地方军是在剿灭黄巢和王仙芝义军的过程中崛起的地方豪强,甚至其中不少还是王仙芝昔日的旧部。这些人本身就和大唐朝廷格格不入,对于刺史府更是听宣不听调。所以蕲州刺史府才会和岐黄大家族出身的李家添合作,借用水师的力量平衡蕲州矛盾。但是李家添的水师大部损失之后这种平衡就彻底失效,以至于半月之内蕲州内部冲突不断。

    所以张大秋的战船抵达蕲州码头让李家添悄然松了口气,他为了能够让舒州水师早日启程可是费尽了周折,不仅仅多出了无数的钱粮,甚至还说服了蕲州刺史开放了商贸通道,对于舒州商人在境内从事商贸活动一律享受税收优惠,放开了物资采购的限制。

    不过张大秋见到李家添两人却很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在李家添见过的场面多,几句话岔开了话题之后,情况倒是好了不少。当天张大秋带着舒州水师将士从蕲州码头出来之后极大地震慑了当地的地方军势力,而且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贺毅和李阳的人马陆续到来更是让李家添的底气骤增,刺史府也由此态度转向强硬,蕲州内部的冲突被这股外来的力量强行压制住了。

    而李家添在当天刺史府的筵席上也表示,蕲州水师将和舒州水师一道持续打击周边水域的水匪隐患,保障过往商旅的安全,并且由蕲州为过境的舒州水师提供粮草辎重补给。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状况的蕲州地方军在随后看到二十余艘战船陆续而来,李家添的势力比起以前更加强大之后就再也不敢妄动。而刺史府也乐得用钱粮来买平安,对于过境停靠的舒州水师和商船不断收拢水师将士家属带走的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随后舒州军大队人马开始启程继续往西而去,李家添虽然没有战船随行,但是还是咬牙抽掉了部分人手协助查探各地水匪的具体情况,他是打定主意在自己的实力恢复之前牢牢抱住舒州这条大腿。

    蕲州利用舒州军的强势介入暂时消弭了隐患,但是大别山对面的舒州府城之内林远图却没办法借力了,虽然在拉拢李孝常没有音讯之后他也想到了碗口城的关天印。毕竟关天印虽然缺少粮草补给,但是手中那三千多人马却是实打实存在的,如果拉拢他的话倒是能和自己相互取长补短。只不过拉拢关天印一方面考虑到对方和岳西走得太近,另一方面关天印和贝翊礼的仇恨却无法解开,一旦被其得知只怕贝翊礼会立即暴跳如雷,瞬间翻脸。

    在冷静下来之后林远图最终还是想到了贝翊青当天来的用意,所以顾不得面子派人出城重新和贝翊礼接洽。在双方都一无所获而且外部越来越大的压力面前,林远图先开始向贝翊礼低头,不仅仅在年前拨给了对方大量的粮草辎重,而且还答应把东城的守备交给对方,把方毅的厢兵全部集中到了西城附近。而贝翊礼得到这么多的好处之后也一口答应,他会誓死保护府城安全,并且表示不会插手地方政务,屈居刺史府之下安心带兵。

    双方的这一系列合作让整个广明元年的十一月份变得异常精彩,这份动静甚至连当年的第一场大雪都没办法掩盖住其中浓浓的相互联合相互利用的气息。但这番动作不仅仅没有打消城内百姓的担忧反,反而越来越多的人不看好舒州的局势,甚至不少人已经信誓旦旦的表示来年舒州必然会变天。毕竟林远图和贝翊礼这一对老对头都能联合,那就说明他们已经遇到了更大的危机,单独一方根本无法应对,所以才会相互勾结。

    “队正,方毅大哥调到西城岂不是更加便利我军下一步的行动,为何你这几日一直愁眉不展?”阿六见到吴明一连几天都在思索方毅被调动的事情,有些疑惑不解。

    “方毅被调到西城虽然有利于我军突破府城城墙,但却让贝翊礼有机会从容从东城撤出。”吴明摇了摇头道:“到时候李孝常率军从东面而来就需要面对贝翊礼的亡命冲击,如果抵挡不住,岂不是白白放跑了这家伙。他和林度父子可不一样,此人野心颇大而且还是个宿将,一旦放走是后患无穷。”

    “那也没办法,这已经是腊月初了,主公那边只怕不过完年是不会下令出兵的。我军无法前来,方毅也不可能公开违抗将令。”阿六苦笑不已道:“主公为了照顾百姓安稳过年的心思虽然我等都明白,但是这却让府城的局势平白多了几分变数。”

    “上报营正,把实情汇报上去,想来主公和军师应该会心中有数,剩下的,就看贝翊礼的造化了。”吴明咬了咬牙道:“实在不行就让安插在贝翊礼身边的人手准备好,在他逃走的时候暗杀。”

    吴明这边在暗自准备下杀手的时候,陈烨的后勤部却在不断的朝着蒲州运送辎重装备。在李孝常归顺并且秘密前往岳西见了薛洋一次之后,同安郡江防军在舒州军内部就有了新的番号,被改编为第二都,李孝常为都指挥使。原本的指挥体系暂时不变,只不过补充了部分舒州军的老兵帮助整训,按照舒州军的编制和操典重新编组。虽然建制上暂时没有大的调整,但是后勤部源源不断送过来的崭新甲胄兵器却让所有人都喜笑颜开。那统一制式的兵器和黑衣黑甲惹得暂时没有轮上的殷红林和陈裕时看着林大成那清一色的黑甲军团直流口水。

    “指挥使,十三司传来军政司命令,定在正月十六。”尽管同安郡江防军对外仍是独立编制,但是在内部大家都已经习惯按照舒州军的军衔来称呼彼此。李秀峰把收到的命令递给李孝常之后笑道:“主公要求我军正月十六务必赶至舒州城外,阻截贝翊礼东逃之路。”

    李秀峰马上就要被抽调到岳西新成立的讲武堂学习一个月,所以有些羡慕的说道:“可惜了,一个月的时间只怕赶不上这场大战了。”

    “听说讲武堂是主公和军师培养新进青年将领的所在,不仅仅有专人督导军法军规,而且还教习兵法和行军打战之要旨,是未来舒州军年轻一辈将军的摇篮。你能进去还是因为我等新近归附,所以主公特批了一个名额,你就知足吧。错过一场大战有什么可惜的,如今天下大乱,只怕将来会大战连天,仗有的你打的。”李孝常笑道:“出来之后只怕就是一个实权的将军了,要好好努力不要丢了我的脸。要是让主公和军师说你在讲武堂捣乱我可不轻饶。”

    “大兄放心,秀峰晓得。”李秀峰朝着李孝常行了个舒州军的军礼道,这一幕让后者点了点头,“去通知大成他们,全军加速换装,所有将士这段时间务必拿出十二分的精神,等待命令出击。”

    李孝常的第二都人马在加速换装的同时也在全力准备,等待着时间一点一点朝着年关而来。而与此同时第一都原本分散在各镇据点的人马也开始缓慢朝着天柱镇聚集。大队人马此时已经不需要伪装,第一都的士兵在短时间内几乎将整个天柱镇的外围全部占据,军营营帐接天蔽日,从江边一直延伸到山岭之中。

    天柱镇的镇头,三叔公带着陈南岳看着来来往往的将士一队队从眼前走过,浑浊的老眼当中也迸发出一缕缕神采。天柱镇的百姓对于舒州军是有着难以言明的情怀的。小小的一个镇子每年都有人参军,那些不能参军打仗的也都尽心尽力帮助后勤部和陈家在此地开设的大量作坊和店铺忙碌。每个人只要一提到舒州军都会回忆起当初薛洋站在镇头的场景。因为这一幕,舒州军的将士在天柱镇几乎都被称作小郎君。

    “三叔公,郎君大哥为何不让我也去参军?”陈南岳此前在薛洋途径天柱镇看望他的时候想要参军,结果被拒绝了,反倒是让其在年后跟着袁袭先入讲武堂,习文断字,熬练武艺。

    “你郎君大哥觉得你还小,应该多多跟着军师历练。他是要做大事的人,所以也需要你多学本事,将来才能帮到他。”三叔公看着身边的半大小子笑呵呵的说道:“战场无情,郎君大哥那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你,不让你受伤。”

    “三叔公,大清早的就出门了?这天下着雪您老人家可得慢着点。”这一老一少在镇口说话,冷不防的陆翊的声音出现在身边响起。

    “陆大哥,要不你就带上我吧,我给你当亲兵如何?我不要军饷的。”陈南岳在见到陆翊之后有些羡慕的看着他身边的亲卫身上那漂亮的甲胄,满怀希望的问道。

    “好啊,那我给你下一道军令。”陆翊扶着三叔公笑道:“陈南岳听令,命你即刻随我出发前往岳西兵马使府。”

    陈南岳大喜,学着舒州军的将士的模样刚要行礼却忽然反应过来,有些呐呐的问道:“陆大哥,不,指挥使将军,去岳西兵马使府做什么?”

    “哈哈,傻小子,去兵马使府自然是你的郎君大哥打算接你去过年啊。”陆翊看着陈南岳那憨憨的样子一改往日里的严肃,哈哈大笑道:“然后帮你寻个好师父,拜师学艺。”

    “娃子,小郎君让你跟他一起去过年,你还不快去?”三叔公见到陈南岳听说薛洋要给自己寻个师父拜师学艺顿时耷拉下来的脸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拄着拐杖笑骂道。

    陈南岳有些丧气的跟着陆翊赶到太湖岳西兵马使府的时候,因为年关将近,所以兵马使府内是热闹异常,不仅有陈家的家人不断进出后院,而且袁袭和严明等领衔的前院办公区也是各式官员将领出入不断。陆翊将陈南岳交给陈家的一个家丁带到后院之后刚要走就被旁边路过的向杰给一头撞上了。

    “干什么呢?你这十三司怎么这么忙碌?”陆翊拉着向杰刚说了一句话就被后者直接给拖到了军政司大楼内。

    “陆翊你也来了,赶紧坐吧,紧急会议。”袁袭招呼陆翊坐下之后就听到向杰在一旁道:“主公军师,这是十三司刚刚得到的消息,黄巢叛军于本月初攻克潼关等地杀入关中,长安一片混乱,大宦官田令孜携皇帝陛下弃守长安逃往蜀中兴元府,目前关中大部地区已被黄巢占领。黄巢在长安大肆屠杀皇室宗亲和诸大臣之后,于十三日在含元殿称帝,建国号大齐。”

    向杰的一番话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所有人都没想到黄巢的速度会这么快,而且唐军此前在淮河岸边列阵对抗黄巢乱军的时候袁袭还说过短时间内这场大战不会结束,结果这才几个月不到黄巢不仅打下了东都,而且连长安都拿下来了。

    “主公,唐皇一旦退守蜀中,必然会昭令天下节度使兵马勤王,北方连天大战势难避免,我军要不要把进攻日期提前?”陆翊略微一想之后起身道:“果如此,我舒州兵马必然会被征召,高骈不会让自己的嫡系人马出战,但是淮泗地方军只怕会被抽调一空。我军必须在北方变局到来之前拿下舒州全境,如此才能够避免主力兵马北上后方被林远图和贝翊礼等掣肘。”

    袁袭则是摇了摇头道:“如今就算是提前出兵只怕也未必能够好得了多少,舒州一地能够抽调的兵马不会太多,不会伤及元气。主公,袭只怕黄巢乱军短期内无法被赶出关中,迁延日久朝廷会出现更大的变故。而且勤王的各节度使也会在大战之后逐步壮大,则我舒州日后的处境会越发艰难。”

    薛洋虽然早就知道黄巢会进长安,但是当他听到向杰的汇报时还是感到了一阵震惊。黄巢义军从南方一路北上从中原打到关中,虽然是流动作战,但是却给沿途各地带来了极大地破坏,不仅仅百姓流离失所,而且也抽掉了大唐王朝最后一口精气神。伴随着大战崛起的各路诸侯在黄巢灭亡之后就越发无法约束,从而最后形成了各地大战连天的场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艺的咸鱼人生〕〔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登仙之极〕〔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陈平江婉全文免费〕〔最废女婿〕〔天韵之轮回未至〕〔云中之瞳〕〔总裁凶猛:甜心要〕〔七零异能小娇妻〕〔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末路逃亡100天〕〔重生谋爱:腹黑娇〕〔死亡工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