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少的异能甜妻〕〔颤抖吧,渣爹〕〔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庶门风华〕〔贴身战兵〕〔御用狂兵〕〔从艺术家开始〕〔我真没想重生啊〕〔你的爱如星光〕〔直播之无敌西游〕〔你的爱如星光〕〔逆流纯金年代〕〔超级狂兵〕〔原来我是富二代〕〔替嫁娇妻:冷情总〕〔都市之六界裁决者〕〔婚宠无度:这个影〕〔三分月色七分甜〕〔界河之祖〕〔王爷拿我没办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六十二章 南城混战
    “末将李孝常参见主公。”李孝常此时虽然一身戎装,但是骨子里的那股书生气却丝毫不改,在微一打量薛洋之后立即大礼参拜。

    “孝常不用多礼,同安郡江防军能够顺利整编,今夜更是攻占府城东门,功不可没。”薛洋将其扶起来笑道:“告诉将士们再辛苦些,协助第一都尽快平定城内乱局。要让百姓知晓,我舒州军入主府城是救苦救难,挽救民心而来,而非烧杀抢掠,祸乱百姓。全军上下不扰民,不害民,贯彻舒州军建军宗旨,兵民乃胜利之本。”薛洋看着眼前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第二都将士高声道。

    “末将领命,但请主公放心,第二都全体将士必竭尽忠诚,执行主公军令不敢有违。”李孝常躬身应诺,身后第二都将士更是传出齐声跪地接令。

    看着李孝常率领手下兵马快速朝着城内而去之后,严明点了点头笑道:“做事干脆利落,手下将士执行军令有条不紊,倒是一名出色的将才,严明在此恭喜主公了,我舒州军壮大势不可挡。”

    “吴明,护送严先生去刺史府和陆指挥使汇合。”薛洋点点头,对于李孝常也很满意,转身吩咐道:“先生马上接管刺史府内的一切,府城到天明之前务必恢复如初,安民告示也要尽快张贴出去。阿六,你带人随我去追赶翊卫营,看看贝翊礼能够逃到哪去。”

    “主公安心打仗,城内一切交给严明和陆翊即可。”薛洋在严明行礼之后立即匆匆朝着南城而去。

    “吴明,向杰交代给你的事办好了没有?”严明见到薛洋远去之后和吴明一边走一边问道。

    “刺史府大印就在林远图身上,此刻他被擒,我已经安排暗线上前秘密搜查,想来不会有差。”吴明苦笑道:“原本不至于如此棘手,这个林远图最后关头忽然将大印拿走,害得我前功尽弃。”

    “只要大印没有被毁就无事。刚刚主公在城外已经打赢了林远图,向林度承诺饶他们一命,并且答应送他们去长安帝都。”严明冷笑道:“实在不行我就去和林度谈谈,事到如今他再死抱着刺史大印不放,难道真以为我舒州军的屠刀杀不了人不成?”

    两人随后就不再多说这件事,开始把话题转移到如何安定城内局势上面来,吴明在城内有极大地人脉再加上府城刚刚被拿下也需要十三司清查散兵游勇,所以等到两人走进刺史府的时候,严明已经基本上部署完了大部分的措施。

    “严先生来了?主公呢?”两人刚和守备大门的舒州军将士核对完身份进入前厅,就见到陆翊和向杰从里面走了出来。

    “主公已经去追击贝翊礼去了。”严明一句话让陆翊有些诧异道:“贝翊礼我已经安排向冲出城追击了,主公和翊卫营前往莫非是担心关天印会出兵不成?”

    见到严明点头之后陆翊微一沉吟道:“既然主公打算今夜彻底解决舒州所有的一切,那也好。向杰,你马上持我令箭找到李孝常,将城内一切兵马全部交给他指挥,配合严先生安排善后事宜,传令黄杰和向天所部立即集合随我出城。”

    陆翊匆匆给了向杰一枚令箭之后带着身后的亲卫瞬间出了刺史府,随后城内再次传来大队人马往南奔驰的声音。

    城内有第二都李孝常在而且陆翊还留下了杨功陈瑜和向明所部,自己则在出城之后直奔碗口城的官道而去。

    而此时一直在南城潜伏没有动静的袁袭和何兵实际上已经被包围,北面有贝翊礼大军死命往南突击,南边则不断传来消息,关天印的大军也已经出城。只不过关天印的江防军刚刚出城就发现碗口城内留守的一千多人马瞬间和自己失去了联络,城门也在随后紧闭,任由他亲自呼喊也无人应答。

    “启禀郎将,关宁将军尚在城内没有随军出城。”这句话让关天印的心瞬间沉了下来,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看着城墙上那对着自己沉默对待的将士,忍不住扬鞭怒吼。此时此刻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来了,城内的一切都是关宁在主导,也只有他才能够轻易调动自己手下的人马封锁城门。

    “关宁兄,事到如今你还没有决断?”城楼上陈武看着眼前一脸挣扎的关宁叹息道:“今夜是我军攻占府城之时,关郎将此刻出兵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告知吧?”

    “我答应你,但是有一个条件,希望小郎君看在我家郎将从未做过对不起百姓之事的份上,不要责难于他。”关宁在陈武叹息之后终于开口。他今夜原本是没有拿定主意要不要倒向舒州军的,但是陈武和潜伏进入江防军内部的暗子却在悄无声息之间完成了调动,把自己控制的各部人马全部放在了出兵队列的最后。在关天印出城之后迅速关闭碗口城城门,切断了关天印的回归之路。

    “此事我无法向你做出承诺,关郎将是生是死由我家主公决断。”陈武的话让关宁脸色一黯,但是对方随即再次开口道:“不过我家主公从来不杀对百姓有功之人。”

    “此言当真?”关宁豁然抬头看着陈武问道。

    陈武点了点头之后,关宁急切道:“我答应你,立即整顿各部谨守碗口城,等待郎君派人前来交接。”

    “也好,此间就交给你了,如果关郎将挥军攻城,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陈武点了点头。

    “放心,除了小郎君派人前来,任谁也别想从我手中夺取碗口城。”关宁得到了肯定答复之后精神一震,当即下达军令,留守城中的各部立即全力戒备,各式武器直接对准了城下的同僚。

    “郎将,我等该如何行事?”城楼上那一队队人马探出头来,火把照耀之下乌黑的箭矢让下面的江防军将士心惊胆战。关天印身边的亲卫更是直接带着颤音问道。

    “全军随我去接应贝翊礼和高金波,然后回军夺回碗口城,实在不行就直奔岳西。”关天印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恶狠狠的道:“他薛洋不是要赌吗?那好啊,那我们就赌个大的,我去直接捣了他的老巢。”他一声令下,两千多人的江防军开始迅速开拔朝北而去,开始加入到这场乱局漩涡之中。

    “何必呢?大好的前程不要,非要去自寻死路,还要连累这两千多弟兄。”陈武叹息一声,对于关天印的选择实在是无语。

    不过在他不知道的是,在两个时辰之后,何兵就已经率军和贝翊礼大战不辍。江防军的战力比起此前的府兵还是要强上一截的。至少和何兵的新编独立营比起来是丝毫不差,双方是打得你来我往,势均力敌。甚至是袁袭直接将手中的五十骑薛洋辛苦拉扯起来的骑兵投入战场发动冲击都没有取得什么明显的成果。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不论是贝翊礼还是高金波都是高呼酣战,就算是贝翊青这等平常看管辎重的家伙都在死命的上前攻击。

    激战之中贝翊礼一声怒吼将一名独立营战士砍到在地之后顾不得抹去脸上粘上的血迹看着身边的高金波问道:“关天印到底回信了没有?难道他不知道唇亡齿寒吗?一旦我等败亡,薛洋下一个要收拾的一定是他。”

    “他已经答应要出兵了,你我再坚持片刻。”高金波肩膀被刺中一枪,逼得他只能单手持刀在艰难的应对着身边越来越强横的攻势,断断续续的回答着贝翊礼的问题。

    “不行,不能在此地久留,一旦城中有兵马前来驰援,我等插翅难飞。”贝翊礼摇了摇头道:“带着所有人跟我突围,他不来我就主动靠上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贝翊礼,今日你的死期到了。”何兵本来不认识贝翊礼等人,但是对方一身甲胄勇猛无比,让他立即意识到这只怕是对方的主将。所以直接带着亲卫扑上来硬是将贝翊礼给堵在了原地,而且身后骑兵队也开始不断穿插强势摧毁高金波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士兵阵型,逼得手下的江防军不得不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

    “军师,我军身后有江防军杀到,为首之人正是关天印。”何兵率军冲杀在前,袁袭则带着少数人在后面不断指挥调度,此时发现关天印率军前来也是一愣,随即下令道:“吹号角,让骑兵队立即回援,趁关天印刚到,给我冲散他们。”

    号角声响起,骑兵队开始回撤的同时,整个战场之上不仅仅是关天印率军赶到,身后向冲所部也紧急追了过来,两支人马几乎是同时抵达战场。向冲是因为攻击南城的时候耽误了点时间,出城之后有没有料到袁袭将伏击地点选的那么远,所以差点更丢了。

    此时表情最精彩的就属贝翊礼了,前一秒钟袁袭召唤骑兵队回援,他立即察觉到关天印已经抵达战场,否则的话对方不可能将最强大的兵力抽调回去,乐得他哈哈大笑,连带着出手的攻势都变得更加凌厉,打得何兵是招招后退。但是后一秒钟身后再次传来的号角声就直接让他入坠冰窖,自己的援军就在前方,没想到的是后面的敌人也追了上来。

    “突,给我突出去。”贝翊礼再也无心和何兵分出胜负了,不顾一切的狂喊,带着身边的人手开始朝前硬冲,甚至连贝翊青在后面被缠住没有跟上来也没有时间顾及了。

    “哈哈,弟兄们,援军到了,大家给我杀。”这一下轮到何兵哈哈大笑了,独立营鏖战近一个时辰,原本已经精疲力尽,但是此时却硬生生的爆发出强大的战力,和贝翊礼纠缠在一起死命攻击,而后面部分人马甚至被袁袭抽掉出来准备上前支援骑兵队。

    “呜呜呜”牛角号在此时再次传出,这种薛洋和袁袭改进过的牛角号在此时的声音变得更加雄浑,又有一支兵马加入战场,而且人数还不少,远远的就听到了有人在喊舒州军的名字。

    “吹号,召唤他们从东面攻击贝翊礼。”袁袭在一瞬间判明局势,果断让人吹号联络来者加入攻击,同时让亲卫去寻找何兵抽调主力人手回身反杀关天印。整个黎明时分的战场变得异常混乱,不仅仅贝翊礼和关天印在死命冲击袁袭的防线,舒州军内部也在紧急调整部署,各部之间号角声不断响起。

    袁袭的调整在随后起到了作用,林大成和殷红林两人是新到,所以得到的命令直接就是从侧翼攻击贝翊礼,迫使贝翊礼不断往西撤退,隔开对方和何兵所部的接触。而独立营因为靠近袁袭,所以是指挥最方便的部队,迅速被抽掉出来攻击关天印,阻止对方不断突进的势头。如此一来舒州军迅速稳住了局势,不仅仅贝翊礼和关天印所部的距离越来越远,而且各部之间的联络也变得顺畅起来。在向冲和林大成联手之后直接将贝翊礼彻底的围了起来。

    “军师,关天印所部势大,只怕独立营挡不住啊。”袁袭身边有亲卫担忧的问道。此时也只有袁袭的身边暂时没有战事,还能保持一定的平静。

    “不断吹号,我们还有一路援军。”袁袭此时面沉似水,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这名亲卫点了点头道:“你叫杨易是吧,此战之后进讲武堂吧,不用羡慕他们,以后也有你领兵出征的时候。”

    袁袭所说的援军杨易不清楚,但是讲武堂他可是很了解,当即兴奋的接过号手手中的牛角号,运足全力让这股雄浑的号角声始终响彻不断。

    “全军出击,给我堵住关天印的去路,向天部往南,黄杰你在西面就近攻击,一定要将他合围在此。”黑暗之中人人都在拼命死战,根本就不知道在黎明前的这短短片刻之间,再次有一支人马杀了过来,而且目标赫然对准了关天印的江防军。

    “军师,真有援军。”杨易眼尖,几乎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关天印所部出现的骚乱,黑暗之中舒州军的将旗开始出现在所有人眼中,“军师,是陆指挥使来了。”

    “号角声不要停。”袁袭悄然放下紧握的右手,传来的一句话让杨易赶紧再次把断了的号角声再次接了起来。一瞬间,几乎所有的舒州军将士都从这再次响起的号角声中听出来了一股喜悦和激昂的战意,喊杀声随即再次大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