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情霍庭深〕〔随身淘宝:拐个皇〕〔万兽朝凰〕〔都市主宰神医〕〔末日赘婿〕〔寻宝全世界〕〔施法诸天〕〔美女总裁的兵王高〕〔美漫最强美国队长〕〔清穿之贵妃有喜了〕〔仙壶〕〔影帝大人的心尖魅〕〔我成了小乌鸦嘴他〕〔美漫世界的魔法师〕〔千金公主修仙记〕〔家有庶夫套路深〕〔天妃策之嫡后难养〕〔重生景少帅炸天〕〔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大道诛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六十七章 佛宗故事(上)
    关中大战不辍暂时没有影响到淮南道,至于往南的江东等地更是没有多大影响,而借助于周边环境尚且保持平和的形势,舒州发展的势头也是越发的强盛。尤其是在雷凌的水师一路横扫进入云梦泽周边之后,楚地原本的水师甚至都在一次次的水战之中被雷凌强势扫灭。在装备了两艘福船之后,这种原本应该为海战准备的战船在内河里展现出了自己无敌的一面,不论是大小水贼还是沿岸妄图对抗的各地水师全部都败下阵来。兵分两路的舒州水师硬是在云梦泽和彭泽两大湖流域长期驻留,强势疏通水道,确保商船队能够便利畅通往来舒州。

    在实战之中,雷凌下达了舒州水师将令,凡是悬挂舒州旗号并在舒州有登记的商船优先得到水师护卫,甚至在初期进入两湖的时候直接派遣水师护送商船队往来各地。这一举动直接让所有的商人倍受鼓舞,甚至不少商船队只要在沿途遇到水师战船都会主动停下来给征战不断的将士送去源源不断的慰问品。

    沿江打击水匪,打破各地水师占水圈钱,等于急速促进了沿江两岸的商贸往来,也让整个长江真正发挥出黄金水道的优势。在北方大战的时候,江面上的商船却始终不断,不管是已经畅通无阻的中上游船只不断东下,还是从江东各地不断西进入舒州的船队,带来了无数的物资也带走了无数的商品。大量舒州本地作坊生产出来的特色产品被带走之后换回了大量的稀缺物资和大量的财富,这些让刺史府和百姓喜笑颜开的同时,也触动了越来越多人的利益。

    “主公,这是镇南节度使钟传送过来的信件。”雷凌率部返回,何胜指挥的分舰队却依旧在彭泽流域驻扎,但是却派人送回来一封信件。

    “钟传?”薛洋有些皱眉不定,这个钟传自己的印象倒是不大,但是此时应该是才刚刚加封为南平郡王吧?怎么他会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刺史留后送信?薛洋虽然不解但是拆开信件之后看完却立即明了。

    “这个钟传,还真是——”薛洋将信件递给袁袭之后面色古怪道:“想要挖人就直接说,拐弯抹角的累不累?”

    “舒州地小人多,贫瘠之中无法养活水师船队,特转舒州刺史府,由镇南节度使府之财力接济水师,两地共辖......”袁袭哑然失笑道:“这个南平郡王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还是三月份那场水战将他的水师打掉之后就得了失心疯了?两地共辖,真是亏他想得出来。”何胜的分舰队在刚入彭泽不久就和已经封了郡王的钟传手中的水师舰队打了一仗。已经操练精熟而且战斗经验丰富的何胜所部虽然船只数量不及对方,但是却在实战当中摧枯拉朽一般将其船队主力全部歼灭,大量水师将士被俘,几乎是一战震慑住了彭泽附近所有的势力。也将钟传手中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水师船队一战打回原形。只不过考虑到对方是新册封的郡王,薛洋想了想之后命令何胜归还了大部分战俘,并且遣使说明缘由。虽然钟传当时是恨得牙根痒痒,但是在水师被歼灭之后还是答应了薛洋提出的两地自由往来的主张。结果没想到这才一个多月过去,这家伙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水师身上。

    “主公,该如何回复这家伙?”袁袭哑然失笑之余问道,对于钟传的这种做法他也是无奈,明明不是自己的对手却还要死要面子活受罪。江州等地刚刚经历黄巢乱军洗劫,百废待兴,比起舒州一地的岁入都要差,却还要说接济舒州水师。

    “你们水师准备修整多长时日?”薛洋转头向雷凌问道。

    “何胜的分舰队月底返回新修的蒲州码头,准备沿蒲州附近往东先期剿灭雷泽水贼,解决我舒州东部隐患,然后我主力船队东下开始执行东进方略。”雷凌拱手道:“具体作战部署已经上报给军师。”

    “既然如此就不要理会钟传,他要是有能耐就过江来和我一争高低。”薛洋撇了撇嘴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此时的钟传还没有后来的实力,而且水师刚刚组建不久就被自己一扫而空,他是根本没有实力和自己对决。

    “主公,留下一支分舰队执行巡逻任务吧,不然我怕部分地区会有水贼死灰复燃。”袁袭建议道。他的这句话也得到了陆翊的支持,如今各地官府对于民间的压榨已经越来越重,百姓困苦必然会走上反抗之路,占山为王和占水为寨的道理是一样的。

    薛洋点了点头,待雷凌领命而去之后问道:“十三司对于二祖寺及其附庸寺院的监控有何进展?”

    “自关天印在二祖寺出家已有十余天,二祖寺、三祖寺等寺院暂时未见动静,但是二祖寺信徒之中有人仍在不断串联,暗地奔走,有反复之意。”袁袭摇头道:“此事暂时不知与关天印和正德大师有何关联,但是这些人此前可都是正德联络过的人手。”

    “既然如此,布下眼线监控,然后让严先生给各寺院送去一份刺史府文告,从现在起寺院寺产也需要按照舒州新政按章纳税,寺院各人众如有违反舒州律法者一律和百姓同等待遇。在舒州境内自我薛洋以下绝对不允许有法外之地,法外之人存在。”薛洋点点头道:“正好世叔也在舒州,让十三司以他的名义请慧心禅师来一趟,有些事需要提前准备。”

    薛洋如此吩咐让袁袭和陆翊两人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他的心思,所以两人走后不久,这一前一后,一公一私两到命令就分别送往舒州东西两大佛宗圣地。

    薛洋约慧心禅师来的目的自然是未雨绸缪,一旦和正德禅师翻脸,他需要在佛宗内部有一个得力的高层为自己解释颁布政策的来由,以及为何要抑制宗教扩散的原因。

    不过很显然这是一条很艰难的路,至少在慧心禅师刚来听到薛洋的打算的时候也是觉得他有些矫枉过正。但是等到薛洋将自己这数月以来收到的十三司关于二祖寺私下串联信徒对抗刺史府新政的证据摆了上来之后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是赞同薛洋新政举措的,虽然在施政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打压反对者。但是自古以来变法者都是以屠刀开路,方能在血淋淋的荆棘之中趟出一条新路。

    “洋儿,这是否只是正德大师个人所为?和二祖寺无关呢?”旁边煎茶的陈潇潇见到气氛陡然沉默,急忙拉了一下自己的父亲,陈老爷子咳嗽了一句之后问道。他是打算和稀泥,如果只是正德一个人所为,倒也解释的过去,毕竟他和关天印有血缘关系,如果为了一己私情调动寺院信徒对抗官府,那么只要惩罚他一人足以,二祖寺及其其他佛教寺院倒也无话可说。

    “郎君打算如何决断?”慧心禅师沉默半晌之后抬头看着薛洋问道。

    “大师莫要误会,薛洋对于佛道两教并无刻意打压之意。而且薛洋和舒州军能够走到今日,也多亏大师当日提携和资助,此等恩情薛洋铭记于心。”薛洋摇摇头苦笑一声忽然问道:“大师当日将佛光寺几乎所有的田产和粮食全部捐出资助薛洋成事,以至于如今佛光寺及其天柱山附近大佛寺等寺院需要日日化缘和开垦山地度日,此等作风方是世外高人之举。但是诛心而言,佛门寺院具有大量田产,下属无数百姓依附耕种,更有甚者,振臂高呼,信徒云集,其势比起官府世俗权力更加浩大,真的有利于佛门光大吗?”

    “当年太武帝为何不顾满朝反对一心一意要灭佛?惹得禅宗教祖慧可禅师衣裳剪破裁云补,两肩担月上司空?”薛洋的声音不大,但是慧心禅师听起来却不啻于平地惊雷,刹那间眼神都跟着锐利起来。

    不过薛洋话一说出口倒也没有了此前的顾虑,反倒是不顾陈老爷子不断向自己使眼色继续道:“当年北周境内佛教寺院众多,众多土地因为各种缘由挂在寺院名下,从而逃脱税负征收范畴,使得北周朝岁入大减,入不敷出。朝廷无钱无粮,运转不周,必然导致祸患丛生。更有甚者,佛门信徒不仅不纳税,而且也不用服兵役徭役,却需要帝朝百姓供养,实则是消耗朝廷元气,折损帝国根基。所以当年太武帝正是因为看清楚这一点之后才会不惜以最惨烈之手段对待佛门。这还是当年佛门众寺院并无人利用这一庞大势力对抗朝廷,否则只怕当年慧可大师能否在司空山保留佛门一脉都会尚未可知啊。”

    “郎君虽然言辞犀利,让贫僧只觉骇人听闻。但是细想却也无一不是症结所在。”薛洋的话说完之后陈潇潇已经走到他身后,靠着他的肩膀满脸担忧之色。而坐在对面的慧心禅师则是脸色变幻半晌之后才一声叹息道:“所有佛门弟子一生一世无一不想光大佛教,广收信徒,但是却几乎无人知晓,这神道和人道之间有着不可调和之冲突。人道集众,从而组建朝廷各地官府,讲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算是神道之众也是这王臣一员,佛门寺院也不该在王土之外啊。”

    “小郎君历经一年风雨,已然长成,南岳俯冲,从此必然鱼翔浅底,龙腾九霄。”慧心禅师一声感叹之后看着薛洋点头道:“不知郎君需要贫僧做点什么?”

    “大师折煞薛洋了。”薛洋起身朝着慧心禅师拱手一礼道:“大师乃是长者,薛洋小辈而已,怎敢提吩咐二字。只是此事事关佛门生死,尤其是二祖寺乃是南天佛界之圣地,如若以刺史府名义上门,则一来必生冲突,而来也让如此盛景染上刀兵之色。”

    “此事贫僧分所应当,郎君尽可放心,我愿亲上二祖寺劝说正德师兄遵从刺史府文告,效仿我佛光寺旧例,捐出所有寺产,约束门下僧人,奉行郎君命令行事。”慧心禅师点头道:“出家人六根清净,本不该沾染凡尘,为世俗钱财所扰。正德着相了,此事交给贫僧即可,不知小郎君是否还有其他吩咐?”

    薛洋点点头,对于慧心禅师的无欲无求他很佩服,佛门修道修心,能够不染外物才是深得当年六祖惠能之衣钵。所以当即继续道:“薛洋意欲在佛门颁行新度牒制,对现有舒州境内所有寺院僧众发放刺史府官凭度牒,作为僧道两宗弟子外出行走的户籍证明。如此一则可与目前舒州通行之户籍制相配合,二则也是确保神道众圣不要染指人道世俗,专心修道修心。”薛洋所说的官凭度牒和唐代已有的度牒制度大不一样,其实是参考后世朱元璋的办法而来。只不过他这里的度牒可没有那么多特权,只是作为清查佛门弟子人数的凭证。只要度牒制度实施,那么佛道扩散传播的主导权就会掌控在自己手中,从而彻底杜绝佛门膨胀之势,让其在可控范围之内传道,辅助教化,安定民心。

    “那度牒制由谁人执掌颁行呢?”慧心禅师在薛洋重新解释了自己准备颁行的新度牒制度之后想了想问道。他知道这种新的度牒制度对于僧侣佛道人士的约束力在哪,但是在细想了薛洋所言的北周太武帝灭佛的深层次缘由之后,他对于盲目壮大释道已经有了警觉。太武帝当年尚处在治世,官府做事还需要考虑影响。可如今是乱世,一旦薛洋真的忍不可忍,屠刀挥起那么禅宗一脉只怕真的要从此断绝了。而舒州只要动手,其他各地藩镇诸侯必然会有样学样,将佛门当做积累财富之宝库,予取予求。

    “下月起,舒州刺史府内部机构革新,民政司会改成民政部,增设一个宗教司,由刺史府属员和神道代表各出七人组建,限期清查佛道僧侣人数和各寺、各观和各庵田产及附庸佃农人数,然后分发度牒官凭,并且作为刺史府管理佛道事务最高机构。任何涉及到宗教事务全部由此机构处置,然后上报民政部。”薛洋解释完之后道:“神道禅院可以按照寺院人数享受每人五亩的免税田产份额,超出部分按照土地法新规执行。而且宗教司需要定期清查各处新增僧侣人数,对于三十岁以下男女,不得收入宗内。”

    “刺史府已经在着手拟定宗教司管理条陈,届时请大师帮忙参详,下月初对外颁布。”薛洋说完这些之后看着慧心禅师道:“如此佛门广大才可度化真正有缘之人,而不会招来官府忌惮,从而处处打压时时限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