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进击的龙虾〕〔高塔之旅〕〔黑铁打野王〕〔生死游乐场〕〔新秦记〕〔如果爱情有来生〕〔超脱进行时〕〔大明英侠传〕〔快穿之戏精系统能〕〔东晋北府一丘八〕〔都市极品邪僧〕〔不做教主夫人〕〔隐龙赘婿〕〔晚风残〕〔混在帝国当王爷〕〔金陵故〕〔嘉平关纪事〕〔太古丹尊〕〔农女有田超给力〕〔妖孽弃少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七十二章 雷泽水战(上)
    “指挥使,雷泽水贼联军已在湖心岛附近扎营,总计有大小水贼五股,以湖东龙家和湖心岛施家为首,共计大小战船不下于五十艘,另外宣州附近的水师也派战船在我军附近监视。”亲卫传来的情报让雷凌皱了皱眉头,虽然这段时间随着新式福船不断下水,水师已经拥有五艘福船,剩下的战船也是优中选优,足足三十艘战船的舒州水师已经达到满编,这还不算李阳的步军营这等专职登岸作战的部队。但是此时见到对方足足有五十多艘战船,雷凌还是紧皱眉头。

    “步军独立营目前抵达何处?”雷凌一方面不断思考双方的兵力对比一方面问道。

    “独立营已进驻雷泽北岸附近,按照约定今晚就会发起陆上攻击,提前攻占部分水贼的陆上巢穴,断其后路。”何胜领军在前面驻扎,雷凌身边就只有这个新提拔上来的亲卫队长***了,不过对方很显然早就料到雷凌会问这件事,所以回答的有条不紊。

    “通知何胜,明日午间准时发起攻击,水师要用一场大战来向所有人宣告,舒州在大江之上的地位。”雷凌看了一眼这位***之后笑道。

    水师前锋所在地,何胜也在按照计划布置接下来的战术,在接到雷凌的命令之后何胜就将部署在前锋的四艘福船集中起来作为先锋部队,借助福船庞大的形体和武装到牙齿的火力在开战之处一举打开局面,掩护后续的战船发动突袭。

    “将军,指挥使有没有说,宣州水师该如何应对?”张大秋见到何胜所有的布置都是对准水贼联军,忍不住问道。

    “宣州水师之所以在远处监控,就是想趁着我军和水贼两败俱伤之际突进来捡便宜。”何胜摇了摇头道:“如此好事岂能让他如愿?指挥使准备利用自己旗舰优势在后面阻截对手,逼迫对方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如果对方执迷不悟的话,依靠旗舰和三艘护卫舰,足以挡住他们的战船,为我主力船队剿灭水贼联军赢取时间。”

    水师这边在紧急商议最后的部署,步军方面,李秀峰和关宁两人也在何兵的引导之下潜伏到了雷泽北岸附近,十三司将北岸和东岸大大小小尽十数家水寨的基本情报送到了他们手中。

    “两位老弟,我军和水师约定的时间是今夜,所以我打算兵分三路,一路是关宁,你所部就近攻击伍家桥为中心的水贼巢穴,将其一举捣毁。秀峰你去东北部将剩余的营寨一把火全烧了。至于湖东的龙家水寨交给我。”何兵是从水军调出来的,也是此次三支军队的指挥将领,所以在分配完任务之后摸了摸脑袋笑道:“听说龙家在湖东已经十几年了,积累了巨额的财富,还和宣州府内的高官有关联,此战务必要端掉他的老巢。两位打完之后将俘虏缴获移交给随后赶来的第二都所部,然后逐次增援。”

    李秀峰和关宁接过将令之后就立即出发,在何兵安排完军务之后也开始指挥部队开始急速行军朝距离最远的湖东而去。他们所在的区域距离湖东足足有七十里之遥,虽然沿途有十三司安排人手执行遮断任务,但是何兵的任务却一点也不轻松,以至于他在急速行军一下午之后才匆匆走过了四十多里路,入夜之后行军变得更加艰难。

    而距离最近的李秀峰和关宁在入夜之后其实战斗就已经打响了,趁着这些水寨内部寥寥炊烟升起,所有人都在夜幕之中忙着吃饭的功夫一股脑冲了进去,雪亮的刀光随即在水寨内部四处响起,不论是李秀峰还是关宁,对于这些盘踞在雷泽岸边打家劫舍,控制沿岸渔民强迫其向自己缴纳保护费的水贼都没有丝毫的好感,举起屠刀之后根本停不下来。而猝不及防之下这些留守水寨的水贼基本上都是些老弱妇孺,比起精挑细选的舒州军将士差距实在是太大,以至于在关宁在剿灭了伍家桥这股最大的水贼基地之后所有的将士都是满脸的不过瘾,要不是最后关头他硬生生的下达了抓捕俘虏的命令,只怕控制不住自己的这些士兵真的会将水寨之中所有人都杀光。

    大队的俘虏和缴获都交给后勤部和第二都的士兵处置,关宁和李秀峰几乎是马不停蹄率军赶往下一处水寨。北岸的水贼大小不一,所以彼此的水贼也不是集中布置,他们除了安排了部分人手防止这些人趁乱串联之外,主力部队不得不逐个攻击。这样一来虽然防止了陆上有人逃走,但是却防不了水上。不过不论是关宁等人还是水师这边对于这一点都根本不做防范,对于有人能够逃脱还会趁机扰乱水贼联军的军心,到时候原本就是联军指挥不畅的水贼会因此更加军心涣散。

    关宁和李秀峰两人基本上都是横扫,没有遇到什么抵抗的力量,但是何兵所部此时却有些犯难了。龙家水寨和北岸的其他水寨不一样,得益于势力庞大和财力丰厚,龙家水寨几乎都快赶上一座城堡了,除了晚上的水上码头之外,陆地防御也是一点都不含糊。那高高的成员和沿途不断的防御措施让何兵有些愣神。

    “营正,我们没带攻城武器啊?”副将看着对面夜色之中的城垣有些犯难的问道:“这总不能让弟兄们去骗开城门吧?”

    “骗开城门?好主意,我就说主公把你安排在我身边就是有用处的吧!”副将徐英原本只是一句牢骚,但是却让何兵眼前一亮,直接吩咐道:“你马上让你的一个大队去找点破碎衣裳,然后装作从水上败逃回来的溃兵,问问十三司,有没有办法骗过那城门上的守卫让人放你们入城。”何兵的办法看起来简单,实则是凶险异常,一旦被对方识破只怕徐英的这一队人马瞬间就会被对方彻底包围。但是此时没有其他办法的何兵和徐英两人稍微一合计之后立即开始行动。

    计策安排起来很简单,包括十三司里面也有合适的人选去上前答话,城内的一切十三司都比较熟悉,所以问题不大。真正让所有人犯难的还是伪装自己的破碎衣服,总不能穿着舒州军的铠甲上前行骗吧?好不容易十三司从其他地方凑了一些,然后又从后面后勤部那里搞来一些破布袋搭在身上,总算是有点溃败的样子了。徐英顾不得歇息直接领着自己手下的两百多人从岸边出发然后朝着城门而去。

    龙家水寨和码头之间有些距离,这一片都是水贼的卸货区,所以掩护这些人靠近倒也没什么问题。而且龙家主力船队都已经出发迎战了,剩下的人除了一部分留守部队之外大部分都是老弱人员。而且龙家势大,几乎可算是雷泽最大的水贼势力,也不担心有人会偷袭他们,所以偌大的一个码头连巡逻的船队都没有。这一举动让徐英暗自握了握拳头。

    “快开门,不好了,老爷他们败了!快去救命啊!”十三司这名眼线哭喊的话语差点让所有人都笑出声来,但是这句话却让城楼上的人开始惊慌起来,急切的问道:“到底出了何事?”

    “施家,施家早就投靠了舒州,今天下午大战刚起,他们就从背后偷袭,老爷他们猝不及防已经被打败了,现在正朝湖东宣州而去了,你们快快去救老爷。”十三司眼线话音刚落就跌跌撞撞的倒在地上,不言语了。而徐英此时也是上前道:“快开城门,快起大军去救救老爷,舒州人都杀疯了,弟兄们都被冲散了。”他说完之后是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也不叫门了,那一幕凄惨的景象甚至让后面歪歪斜斜跟着的士兵都个个低头,生怕自己看了会忍不住出声。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让城楼上的人信了,急忙叫道:“你们在这等着,我马上去通知大郎君。”城楼上的人虽然没开门,但是却也放松了下来,至少原本因为徐英等人的出现而全力戒备的弓箭手此刻都放下了箭矢,有几个还出声不断安危徐英。

    很快城墙上就出现了一名少年人,蹲在城垛旁边朝下喊道:“你们是哪一位头领的部下?是如何逃脱的?还有我父亲现在何处?”

    “我是老白条的前军老张头!”徐英此时也不哭了,起身抬头让对方看清楚自己故意化过妆,贴了胡子的脸盘,连带着身子也都按照十三司的吩咐佝偻着嘶声道:“我们当时在前军冲锋,施家叛乱之后,舒州军忙着和他们汇合剿灭老爷,所以我们被冲散了,只好先回营寨搬兵。老爷的座船朝着宣州府那边去了,但是舒州水师的人就在后面追赶,郎君,宣州府的水师见死不救,你可要担心他们啊。”徐英说的是绘声绘色,倒是让所有人都不得不信了,而且不少人都认识这位老张头,也亏得徐英这么短时间内就将对方学的这么像,再加上一个在城楼上,一个在城下,靠着火把和篝火的亮光也看不清楚。所以城楼上的龙家大郎君问明白一切之后马上道:“我马上开城门,然后率军去救父亲和其他头领,你挑一下还能战的兄弟随我出发。”

    他的命令一下,下面立即传来城门吱吱打开的声音,与此同时吊桥也开始缓缓下垂,一点一点搭在徐英的脚边。

    “还有口气的跟我走,剩下的回城去修养吧。”徐英故意踢了一脚躺在地上撞死的十三司眼线,然后一行人继续歪歪斜斜踏上吊桥朝着城内而去。

    “营正,副营正已经抵达城门口了,我们要不要出击?”城外的隐蔽角落,何兵几乎是全程欣赏了徐英的表演,忍不住大赞对方随机应变的能力和本事。

    “不着急,等我号令行事,等到城内打起来,副营正控制住城门再出战不迟。”何兵对徐英是信心百倍,刚才那一幕他自付和龙家大郎君易位而处也会上当,人是自己认识的老人,说的话虽然杂乱无章,但是却合情合理,而且还有提醒,再加上所有人都是垂头丧气的模样,任谁看见了都不得不信。

    而此时的徐英看着匆匆朝自己而来的龙家大郎君,心头也是闪过了一个念头,故意站在城门口原地不动,垂头不语。

    “好了,我没怪你们!赶紧随我去找老爷和各位头领,只要他们没事我龙家堡就不会有事。”龙家大郎君倒是安慰了一句徐英,后者低沉着声音道:“多谢大郎君宽慰,老张头一定会找到老爷的。”说完之后忽然普通一下跪在地上,垂泪道:“大郎君要提防宣州水师啊,他们见死不救,率先逃走,不然老爷,老爷他们不会败得这么惨的。”

    “本来就是一群见利忘义之辈,有什么好说的,这笔账我龙剑锋迟早会跟他们算的。”龙家大郎君也就是龙剑锋伸手扶起徐英刚要说话,忽然之间只觉得一道寒光直扑自己而来,大惊之下就要闪避,却发现自己伸出去扶对方的左手被对方牢牢擒住,危急之中只能勉力偏了偏上半身,避开了这致命一击。

    “老张头?你!不好,这是舒州军的奸细!”龙剑锋刚刚一句话说出口,徐英已经一声冷笑,他周围的士兵原本懒散垂头丧气的模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生龙活虎的精干,各取刀剑迅速围了上来,厮杀声随之大起。

    “大郎君最好不要乱动,不然的话我必让你血溅三尺,龙家堡内所有人都会为你陪葬。”徐英一把抓住龙剑锋的左手,右手利刃瞬间一个回旋,将其一把扯到自己身前,然后横剑架在对方脖子上,整个过程犹如闪电般迅速,根本不给对方一丝逃脱的机会。等到死死按住了对方之后,更是直接道:“龙家大郎君已经被擒,尔等放下武器者我舒州军保证不杀,负隅顽抗杀无赦。”

    “大家随我冲!”城内的厮杀让城外的何兵飞速率兵冲了进来,大队人马沿着被骗开的城门涌入城内。

    “哈哈,徐英,好样的,回去之后我立即向指挥使禀明一切,为你请功。”何兵看到徐英手中被制住无法动作的龙剑锋点点头道:“我舒州军不杀俘虏,所以你放心,只要没有人抵抗,就不会有杀戮。尔等盘踞雷泽十几年,祸害百姓,拦截商旅,勾结宣州府高官横征暴敛,今日到了末日了。”

    “若不是我今日大意,尔等休想攻入我龙家堡!”龙剑锋双眼赤红,虽然不能动弹但是却死死地盯着何兵。

    “成王败寇你不要和我说,有本事你去舒州找我家主公吧!”何兵挥了挥手,身后立即有士兵上前一把将龙剑锋绑了起来,和随后的大队战俘一起连夜押送舒州,随行的还有无数的缴获辎重。后勤部的商队甚至直到第二天才面前将龙家堡内所有的物资全部装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