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权世界的真汉子〕〔凤策凰谋〕〔霍三爷,宠妻请克〕〔三宝难养:总裁老〕〔枪神信仰〕〔网游之我就是BUG〕〔全球灵潮〕〔都市之仙帝归来〕〔鸿蒙天帝〕〔舰载特重兵〕〔灰烬之燃〕〔萌宝来袭:总裁爹〕〔至尊魔妻:师父,〕〔婚来孕转:总裁爹〕〔心动代码〕〔我爸真是大明星〕〔甜心玫瑰〕〔都市之六界裁决者〕〔都市极品医神〕〔霸妃吃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七十四章 高骈来信
    “禀告指挥使,我军已拿下湖心岛,施家主干及其党羽已经被勒令投诚,龙家剩余逃逸船只也在追击之中。”何胜见到雷凌座舰抵达岸边,上前汇报道。

    “传令张大秋,全力搜索龙家剩余残匪,派人喊话,归降者我舒州不会为难他的家人,如果让我逮着,龙家所有人全部被贬为奴隶。”雷凌上岸之后道:“此前见到激战之时,湖心岛有火焰腾空而起,是否是步军提前来支援?”

    看着雷凌似笑非笑的表情,何胜也有些尴尬道:“确实是何兵所部提前登岛参与攻击,末将马上申饬,请指挥使恕罪。”

    “申饬什么!”雷凌摆摆手带着众人朝着施家主宅方向一边走一边笑道:“只要仗打赢了,你就该给他请功才是。能够敏锐把握战机也是一种本事,就是这冒险的劲头太足了。看来主公给他调到第三都和陆明待在一起不行,得想办法调到第一都,让陆指挥使调教一二,说不得以后也是一名帅才呢。”

    “启禀指挥使,施家所有人等全部缉拿到位,湖心岛所藏所有钱粮珍宝也在装箱清点。”雷凌说的话是实话,旁边何胜也是深吸一口气,自家这位兄弟胆大妄为的毛病是不好改,就算是在自己身边也管不好,这调到步军只怕更难管教了。不过真能调到第一都,说不得依靠着陆翊亲自治军的机会能够好好调教一番。不过没等他想清楚这件事,何兵在前面已经迎了过来,拱手一礼之后汇报道。

    “指挥使,步军抢夺我水师功劳,您可得给我们做主啊!”雷凌尚未答话,何兵身后的李阳直接上前道:“何兵这不按章法出兵,差点扰乱我水师部署,该当治罪。”李阳一句话差点直接把何胜的脸都说黑了,但是一个是自家兄弟,一个是自己带来的生死之交,这两人打嘴官司,旁边的人都在捂嘴偷笑,他只好看着雷凌。

    “打乱水师既定部署,确实该治罪!”雷凌点点头看着何兵那瞬间低头的神态忍不住一笑道:“只是他何兵现如今是步军编制,不归水师管辖。这样,稍后本将会将此战所有经过原原本本上陈军政部和主公,到时候让陆指挥使治他的罪。”陆翊执行军法的严厉舒州军上下不论是谁都知晓,这一句话说的是李阳眉开眼笑,直接捅了一下何兵笑道:“哈哈,看你小子下次还敢不敢乱来,你知道不知道,要不是指挥使同知一早判断是你,我们的投石车都要开始朝着岸上水寨发射火油罐了,没烧死你是给你面子。”

    “好了,全军上下立即整顿三日,把所有缴获物资战俘全部装船运回舒州,大秋和李阳二人留守湖心岛,给我牢牢将雷泽攥在我舒州手中。”雷凌率军在此整修三日之后开始班师,剩余残匪的缉拿全部交给张大秋和李阳负责。

    雷泽水战的战果则在大军班师之前就以最快的速度送回舒州,但舒州刺史府内,袁袭和薛洋两人却面色冷峻,在收到雷凌的捷报的同时,扬州那边也发过来两份情报。一份是陈武送过来的十三司情报,另外一份则是高骈的节度使公告,让薛洋于九月底前往扬州觐见高骈。

    “十三司的情报说了什么?”薛洋沉吟半晌之后问道,高骈来信让他去觐见,表面上是一次例行公事。但是这八月底九月初整个淮南道可是动荡非小,庐州刺史郑啓卸任被调往朝廷中枢,刺史大位由郎幼接任,后来则是杨行愍趁乱而起,自领庐州八营都兵马使,趁着郎幼逃出庐州之际,直接占据了庐州府。此举甚至让原本打算从桐城返回的陆翊再次滞留桐城,防备乱兵南下冲击舒州。

    而庐州之乱尚未结束,扬州那边也是弥漫着一股阴谋的气息,吕用之和淮南军中大将毕世铎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而高骈又放任不管,以至于双方几次差点兵戎相见。此时高骈忽然昭命薛洋入扬州是否其中有诈?

    “陈武言道,吕用之在淮南气焰嚣张,无人能制,甚至毕世铎都多次被其欺辱。”袁袭摇摇头道:“传闻吕用之近日看上了毕世铎的妻妾,多次上门索要,双方冲突只怕挨不过年底就要彻底爆发。”

    “高骈算是彻底废了。”薛洋摇了摇头道:“此等乱命十有*是吕用之僭越发过来的,先不要理会。”薛洋将高骈的信件扔在一边道:“让陈武想办法打探一下高骈本人的近况。一个名将就算是堕落也不该如此之快,吕用之到底有了什么手段倒是让我很好奇。”

    “主公,陆翊建议我军往北突袭至庐州地界,预防杨行愍南侵,同时确保霍州往东的官道畅通,主公打算如何回复他?”袁袭对于薛洋的恶趣味也是好笑,不过查探高骈本人的近况对于判明高骈是否还能掌控淮南道倒是非常有用,所以点点头,将陆翊的汇报送到薛洋面前。

    “想出兵试试杨行愍的深浅就直说,我又没说不同意!”薛洋笑骂道:“杨行愍刚刚占据庐州,内部不稳,外面还有时刻受扬州方向的压制,比起当初我等入主舒州的境况还要凄惨,他哪有心思来挑衅我?让他自主行事,对了,独立营关宁所部驻扎在雷泽北岸防备宣州秦彦,李秀峰不是刚刚返回吗?把他也带上,以战养战是舒州军的传统了,不要丢了。只有实战才能锻造出精锐战队出来。”

    “如此那就只剩下这水师的捷报了。”薛洋刚刚没顾得上,此时拿起来看了看笑道:“看样子这雷泽水贼的家底可是够殷实的,这大大小小的水寨抄没之后光粮食就足有四五万石以上,还有这食盐四十多船?他们怎么有这么多粮食和食盐?打劫过往商船也没有这么多吧?”

    “主公有所不知,雷泽水贼可不光是在大江大河上打劫商船,他们上岸之后就是占山为王的绿林贼寇,往来的商队行商他们要抽成。而且最重要的还是在雷泽上讨生活的那些渔民要向他们交租。交给官府多少就要交给他们多少,这么多年无法无天,有这么多缴获一点也不为怪!”袁袭摇头道:“这只是初步清点,其他缴获尚未计算,只怕最终根本不止这些,翻倍是绰绰有余。所以宣州才会在雷泽也设立起水师来,就是参与其中分利啊。”

    “水师返回之后修整一段时间然后继续出击,这些水上贼寇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给抓起来。如此多的民脂民膏不知能够养活多少百姓!”薛洋也是轻声一叹,生逢乱世,这些事情也是让他有心无力。

    “主公放心,陈烨已经带着大量的车马商队赶过去了,这么多的缴获足够我军放心扩充,等我舒州军兵强马壮,就一一剿灭这些藩镇节度使,打下一片土地就治理好一片土地,让普天下的老百姓也有个盼头。”袁袭和薛洋在刺史府内感慨万千,但是此时身在扬州的陈武却是愁眉苦脸,高骈忽然传讯舒州让薛洋觐见,此时纷乱复杂,内幕重重,自己虽然将扬州的基本情况汇报回去,但是这些内幕他却始终没有办法弄清楚。

    此时的扬州城因为吕用之的存在而阴谋诡异气息密布,再加上吕用之和毕世铎等军中将领的矛盾日益激烈,使得扬州百姓几乎是时时刻刻生活在刀剑的阴影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股冲突就会演变成真正的兵灾。

    “高骈现在人是否还在节度使府?”陈武独自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半晌之后才开口问道。

    “高骈已经月余没有在节度使府出现,家人也不知其去向。营正,该不会是高骈已经被吕用之这个小人给暗害了吧?”副手显得有些丧气,这扬州城内的局势还真是摸不着头绪,最主要的是堂堂的节度使,掌控一道生死的高骈居然消失了,所有人都不知道其去向。这让原本打算在扬州好好建功的众人有些无奈。

    “安插进吕用之府上的人有没有消息传来?”陈武深吸一口气之后让自己的心思稳住,想了想问道:“之前不是传说高骈准备去城外山中炼丹吗?有派人过去跟踪吗?”

    “吕用之府上虽然安插人手已经潜伏进去,但是级别太低,暂时没有可用的消息。”副手摇头道:“之前高骈说去炼丹,但不是在扬州城外,而是去八公山,我已经安排人跟踪而去,暂时没有消息传来。”

    “加紧追查,一定要知道高骈的真实动向,如果可能把人手安插到他身边去。”陈武摆摆手道:“另外,紧急传讯舒州,就说在十三司未查明高骈真实动向之前,让主公切勿亲自前来扬州。”

    陈武的担心不无道路,在扬州城内凶险莫测的情况下,薛洋绝对不能置身险境。舒州军建立才两年不到,所有的人心全部凝聚在薛洋一人身上,如果他有个不测,只怕这个势力团体会瞬间分崩离析,由不得所有人不重视。

    副手匆匆出去传达命令,陈武也抖擞精神走出据点,开始利用其他途径继续监控城内的动静。得益于高骈余威尚在和扬州附近十几万大军的驻守,淮南节度使治所之地倒也十分平稳,商贸发达,扬州在未曾遭受大的兵灾洗礼之前,依旧是繁华的大都市,一城之地的税收几乎占到了淮南道的一半左右。所以依靠着陈家等舒州商人的商贸网络,陈武等十三司成员在扬州城内倒也是如鱼得水。他本身表面上也是陈家在扬州的商贸负责人之一,所以在十三司的眼线没有大的进展的时候,商贸方面还是给他带来了不少可用的信息。

    很快陈武这边就得知了一个确切的消息,吕用之最近要收购一批炼丹的器皿和材料,准备送往城外。虽然商人不知道具体送往何处,但是陈武还是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蕴含的信息,既然吕用之依旧在收集这些东西那么就意味着虽然高骈没有在扬州城内出现,但是现如今一定还活着。只要他还活着那么扬州的态势就不至于到风声鹤唳的地步,不论是毕世铎等军中将领还是吕用之等权臣都无法取代高骈的威望。

    而高骈不在城中那么发往舒州的命令自然就是吕用之私自所为,其目的自然也就是昭然若揭。此前释道信就曾与吕用之私下串联,想要借助关天印控制舒州军政,以此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和毕世铎等军中将领相抗衡。此次招薛洋来扬州只怕也是如此,一则要舒州向他投诚,成为其外援,如果薛洋不答应的话那么只怕会当场击杀。

    惊出一身冷汗的陈武赶紧再次传讯舒州将自己打探到的所有信息全部汇总一五一十上报,同时请示下一步对策。

    陈武的最后一封急训传回来的时候向杰也带人赶到了舒州城内。孟昭图此时才见到了向杰口中的这个世外桃源到是何模样,不过向杰也没管他,只是派了个人跟着他之后就直接返回刺史府,将朝廷下发的任命状送到了薛洋手中。

    “呵呵,主公看样子扬州那边不用理会了。如今主公可是唐皇亲颁昭命的刺史,不用理会扬州的乱命。”袁袭将任命状和陈武送来的急报一起递给薛洋笑道。

    “扬州出了什么变故不成?”向杰刚刚返回,不知道扬州的近况,所以不明所以的问道。不过随后听了袁袭简略的叙述之后顿时明白过来道:“这一定是吕用之捣的鬼,他想控制舒州。”

    “他的确是想借助主公前往扬州的时机将我舒州一举收入囊中。”袁袭点点头道:“只要主公一入扬州,我舒州上下必然是投鼠忌器,从而任他摆布。”

    “既然高骈没死,那就让陈武继续盯着便是。”薛洋点点头道:“通知他,有机会的话看看能否接触淮南军中将领,争取拉拢一两位为我所用。”薛洋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什么笑道:“军师是庐州人,如今杨行愍占据庐州,正是内外不稳的时候,不知军师是否有什么故人拉到我舒州帐下效力?”薛洋是想起了杨行密后世的那位大将李神福了。

    “主公是想说杨行愍的大将李神福和刘威?”薛洋一句话袁袭立即反应过来了,点点头道:“如此,袭愿一试,正好向杰也已经返回,此事交于他去办即可。”

    “如果能够成功,陆翊在北线出兵才能够有所收获。”薛洋点了点头,不过也没抱太大希望,倒是对于陆翊此次出征很好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死亡工厂〕〔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