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七十六章 出战庐州(上)
    庐州城的九月份阴雨绵绵,秋意萧索,雾蒙蒙的天仿佛和此时城内的气氛一样低沉。偌大的一个府城看起来人迹寥寥,仿佛已经到了迟暮之时。不论是此前郑啓主政还是换到如今依靠兵变驱逐郎幼占据了府城大权的杨行愍都没有心思去关注民生,府城内外反对者众多,境内盗贼叛乱横行。这一切都在考验着主政者的魄力,也在考验着庐州百姓的忍耐力。

    而在近日,府城之内更是流言四起,不仅仅在传说淮南节度使不承认杨行愍的地位,准备出兵围剿庐州,更有另外一则流言让城内人心惶惶,军队之中都引起了骚乱。

    “主公,府城之内的流言源头众多,无法查清到底是何方势力在主动散播。”庐州府内的气氛有些凝重,刘威低沉的语气向杨行愍汇报道。

    刚满三十岁的杨行愍却没有一点意气风发的样子,刚刚依仗武力驱逐了郎幼,独占庐州,拿到了刺史大权的他却恍若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府城内暗流密布,需要他一点一点去镇压,而庐州府管辖内的各县也在逐渐脱离府城的管制,到目前为止除了府城所在的合肥县之外,无为、巢县以及舒城县三地和自己是离心离德,他根本派不出人手前去接管镇压。眼看着金秋将近,秋收快要结束,各县税负到目前为止根本无人向自己上报。没有了税负钱粮,光靠府城的库藏又能支撑到几时呢?

    “城内暂时放一放吧,危机四伏中当取大者为重。”杨行愍摆摆手朝着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戴友规道:“我意立即出兵各县,先将各县税负收取上来,满足军需之后再回头慢慢治理府城内部,军师以为如何?”

    戴友规本是杨行愍的门客,作为庐州军的军咨幕僚参与军机大事。不过他最近很少说话,平常也是眉头紧锁,似乎有心事。此时见到杨行愍问到自己,强打起精神点头道:“主公所言甚是,秋收税负关乎我军存亡,不可不察。而下属各县久和府城离散,需要各军立即分赴各处坐镇,如此才能收拢人心,维护府城大局不乱,我等才有回旋余地。至于府城内部,区区苔藓之疾耳,不足为虑。只要主公坐镇府城不出,跳梁小丑就不敢出现在明处。”

    这一番话说的是杨行愍点头不已,紧锁的眉头也一点点舒缓,看着戴友归赞赏道:“我得军师犹如高祖得子房也,我无忧矣。刘威,你马上通知田覠、安仁义和李神福三人立即来刺史府,商议出兵大事。”

    “主公,这府城流言当中有一条不可不察啊,传说舒城已经被舒州军拿下,舒城县知县卢怀德也已经投诚舒州刺史薛洋了。”刘威见到杨行愍没有理会自己,忍不住瞪了一眼戴友归道:“舒城地处我庐州西南,乃是庐州、霍州和舒州三州交汇之所,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之地,如果真被舒州军拿下,那我庐州府就被动了。”刘威和安仁义等猛将不同,他在军事上很有造诣,所以才会对舒城格外看重,只是此前杨行愍忙于处理府城内乱,无法腾出手来往外扩张,使得他的建议才会屡屡被耽搁。

    “舒城?舒州刺史薛洋?不会吧?”杨行愍摇了摇头道:“舒州那边不是忙着内政事务吗?怎么会毫无征兆的忽然出兵舒城呢?”

    “刘司马,事到如今急也无用,还不如急招三位将军立即前来商议出兵,如果舒州军已经拿下舒城,那也正好借此机会将对方驱逐出去,以一场捷报振奋府城人心,化解主公地位之尴尬。如果只是流言,我军也正好前往舒城将其巩固,彻底掌握。”戴友归倒是若有所思道:“这条流言说不得对我军还有好处呢,正好提醒主公注意南边的舒州。”

    杨行愍和刘威相互看了看,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按照戴友归的建议迅速派兵朝着下属四县分兵而去。为了防止舒州军真的拿下舒城县,杨行愍将刘威和李神福派到了一起,以刘威占庐江、李神福入驻舒城,安仁义和田覠二人则分兵前往无为和巢县两地。四者之中李神福率军五千,几乎占到了庐州府兵马的一半。看得出来不论是杨行愍还是戴友归等人都对舒州起了警觉。

    过大军出征之后,藏在庐州府内的十三司也第一时间飞鸽传书后方,将四将兵马的前出方向全部标列出来。与此同时向杰派遣的特使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进入庐州,开始按照袁袭所列的清单逐一去拜访这些人,其中赫然在列的就有戴友归。

    此时不论是杨行愍还是领兵前出的刘威和李神福都不清楚的是,在他们出发的时候,舒城内舒州军的防御工事已经都要修建完毕了,沿着千人桥和桃溪镇这两个进出庐州和庐江的隘口,第一都六千多人马分赴两地张网以待,就等着庐州来人上钩了。

    而后方大本营,薛洋和袁袭在紧急商议之后也让蒲州的第二都李孝常率军前出攻击巢县。巢县位于无为和庐江的北部,雷泽的东北部地区,一旦巢县被占领,那么就可以将庐州府的辖地彻底一分为二,使其首尾难以兼顾。而舒州军水师刚刚大胜雷泽水贼,整个雷泽至长江段通行无阻,根本没有任何势力敢挑衅舒州军水师的虎威。舒州军前出巢县虽然背水作战,和主要地盘没有陆上接壤,但是却真正的发挥了扬长避短的优势。

    “向冲,本将预计,千人桥其地虽险,但从庐江来敌必不会多,所以你率军在此只要能守住即可,给杨行愍留点麻纱,免得我军突出太快,引起扬州方面的警觉。我第一都主力应在桃溪镇彻底击败庐州军,逼迫杨行愍向主公低头。”陆翊带着自信的笑容对着负责防守千人桥的向冲笑道。

    “指挥使放心,有我在千人桥,任他千军万马也过不来。”向冲一抱拳指着千人桥那险要的关隘笑道:“此去庐江县只有这一条官道可走,其余小道崎岖难走,庐州军不是天兵天将,过不了这千人桥天险。”

    “独立营作为后备兵力部署在茶香镇地段,你该知道这是何用意吧?”陆翊点点头问道。

    “防备庐州军见到救援无望,率军绕过舒城,从柯坦奔袭大关,断我军回撤桐城之后路。”向冲的回答让陆翊满意的点点头道:“你能认清这一点,第一都交于你手我也能安心。此战之后,我要返回军政部,第一都就交给你了,不要懈怠。”

    陆翊安排完向冲这边的事务之后就立即前往桃溪镇,也就是他为此次大战选择的主要战场。桃溪镇距离舒城县城只有五十里不到,也是舒城最北端的一个镇了,是进出舒城和庐州府最主要的隘口。桃溪镇镇北方向是一片低矮的小山丘地带,适合停军作为一片主战场。

    陆翊到的时候陈瑜黄杰等人已经率部在此安排好了营地,也提前布置了战场。这段时间不仅仅向冲等人不间断的被抽调进入讲武堂听讲,就连杨功和黄杰这样的一看到兵书就头疼的莽汉也被陆翊拿鞭子逼着去了好几次。没想到的是进步倒也不小,这营寨扎的倒也是像模像样,战场安排的也非常合理,不仅仅堵住了往来的要道,而且舒州军一方更是占据了小山丘居高临下的优势。

    “卢知县?为何出现在军营之中啊?大战将起,县城人心也急需知县坐镇,不可轻慢。”卢怀德出现在迎接的人群中让陆翊有些奇怪。

    “启禀指挥使,卢知县是来协助我军布置战场,搬迁附近村落百姓的。”陈瑜上前回禀道:“由于我军选择的战场附近有三四个村落,千余百姓,为了防止大战一起百姓受到牵连,所以末将擅自做主请知县前来协助搬迁。”

    陆翊点了点头,带着众人往帅帐一边走一边道:“搬迁还顺利吗?”

    “启禀指挥使,下官已经派出县衙衙役挨家挨户劝说,所有百姓已经全部搬迁完毕,暂时安置在县城以北,下官向所有百姓确保如有财物损坏,一切由我县衙照价补偿,百姓都愿意搬迁。”卢怀德上前一步回禀道。

    “如此有劳卢知县了。”陆翊入帅帐之后看着卢怀德笑道:“知县勤勉于政事,关爱百姓,是百姓之福。我舒州需要知县这样的人才,此战之后知县随我回去觐见主公,想来主公一定会对知县有褒奖的。”陆翊这句话算是代表舒州高层对于卢怀德的认可了,所以黄杰等人都是纷纷上前道贺,惹得还以为要收回他手中权力的卢怀德诧异不已,直到陈瑜述说了舒州军的惯例之后才恍然大悟,大喜过望之下朝着陆翊拜谢。

    由于接下来要商议军情大事,所以卢怀德在帅帐待了一会等陆翊问完周围的地势情况之后就退了出来返回县衙。

    “指挥使,这是军政部的通报和十三司从庐州传来的飞鸽传书。”由于陆翊之前去了千人桥,所以陈瑜将收到的情报和通报一起递给了陆翊。

    “原来朝舒城而来的是李神福,庐江那边是刘威。”陆翊微一沉吟之后道:“向天向明,你们知晓这个李神福和刘威的底细吗?”

    “李神福和刘威都是庐州府人,此前刘威和我兄弟几人都在庐州军中,不相熟,但是听过其名声。刘威此人早年间就有谋略,善武力,在庐州军中是难得一见的将才。而李神福则是和杨行愍是同乡,二人关系密切,为人天生神力,武艺非凡,在长丰周围十里八乡名声显赫。”向天出列之后道:“而且此人胆大心细,外表粗豪,但是实则心思细腻,不可小觑。”

    “李神福足有五千人之众朝我军奔袭而来,按照他们的行军速度,最迟明日一早就能够抵达桃溪,诸位有何建议?”陆翊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

    “末将以为若要一战打得杨行愍不敢有南下之意,就只有临阵以堂堂正正之道取胜,让对方输得心服口服。”陈瑜算是这一群人当中数得上的肯沉下心来琢磨兵法之道的人了,见到陆翊在考验自己,顿时出列道:“但如若只是打败李神福,只需今夜派遣一支劲旅趁夜偷袭即可。”

    “偷袭不可,李神福既然能够被杨行愍任命为主将,说明其为人能力已经被认可,夜袭只怕他早有防备,再加上十三司故意放出去的流言,他一定会早早在营内预备了陷阱。”向明摇了摇头。

    “好了,别扯远了,没让你们去偷袭,明日一战,我坐镇中军,陈瑜,由你负责在一线指挥。”陆翊摆摆手道:“说说吧,打算如何部署各部?”

    “以黄杰的重甲营在前,向天向明两部居中掩护,杨功所部的弓箭手在后,正面凿开李神福所部,末将本部压阵而出,擒拿李神福。”陈瑜倒是很有信心的回答道。

    “去布置吧!”陆翊没有回话,但是却让陈瑜直接按照自己的布置去安排。众将走后陆翊身边的亲卫队长见到陆翊独自沉思不语有些不解的问道:“指挥使是否是对陈将军的部署不满?”

    舒州军各级将领的亲卫队长基本上都是从军中选拔出来的有资质有潜力的年轻一代的人才,放在身边耳濡目染学习一阵子,然后视情况送进讲武堂深造。这也是一种折中的应急之策,避免舒州军大规模扩军而中低层将领却断档的一个无奈之举,但是倒也真的发掘了不少人才。陆翊身边的这位杜光义几乎是和李秀峰同一时间被发掘出来的,只不过他出身贫寒没有后者直接是李孝常副将,本身就很有见识和学识,所以被陆翊留在身边一段时间。

    “你觉得呢?”陆翊本来是在思索李孝常进军巢县的事情的,他虽然此时还身在第一都前线,但是不自觉的已经开始站在全局的高度思考战争了。毕竟庐州军总兵力就一万多人,李神福一下子带走一半,那么李孝常那边顶多就一两千人,拿下巢县之后整个淮南道的局势都会因为舒州军的主动出击而大变。此时听到杜光义主动询问自己,忍不住起了考教他的心思问道。

    “陈将军此举看似不管不顾,直接将主要兵力都放在中路猛打猛冲,浑然不顾两翼可能被对方包抄的危险。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如果我军攻势足够猛烈,那么李神福势必抽掉不出兵力来包抄我们。如此一来陈将军此计倒也真是贴合指挥使的心思,一战打掉杨行愍南下的心思,逼迫其从此不敢正视我军。”杜光义娓娓道来,说的陆翊眼前一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