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至尊〕〔商海风云〕〔天降萌妻爱意欢梁〕〔重生六零:翻身做〕〔软肋〕〔武神血脉〕〔完美女婿〕〔苏酒娘〕〔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真没想高调啊〕〔恋战新梦〕〔长生五千年〕〔雪落关山〕〔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家有悍妻怎么破〕〔影帝今天做人了吗〕〔无敌双宝:首席大〕〔雄起都市〕〔叶黎笙陆承屹〕〔大王有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七十九章 遣使
    “指挥使,前方便是庐州使者车架,我等是否稍事歇息再出发?”庐州前往舒城的官道上,已经初冬时分,皑皑的寒霜让天气分外的寒冷,但是向杰却摇了摇头道:“各走各的路,他既然打定主意那边随他。”

    向杰冷眼旁观,他身边却也站着几人,就是他此行秘密潜入庐州府境内的成果,王茂章、李遇、徐温和柴在用四人成功被他说服南下,朱延寿不在家中,杜荀鹤已经南返池州,但是他也已经飞鸽传书十三司立即派人过江去找寻。

    “我们也走吧,主公对诸位可是仰慕已久,此次军师派我前来也算是不辱使命了。”向杰转头对着徐温等人一笑,招呼众人上马之后立即往前而去,路过戴友归车架之时也是毫不停歇,根本没有将庐州府的车架放在眼里。这一幕景象甚至让负责护卫戴友归的庐州府军兵恨不得上前拦住这帮人,却被戴友归阻住了。

    “看来,向杰此行也有所收获,只是这些人就算是有些许才华也只是郡县之才,难成大器,他为何非要执意来我庐州?舒州这样的人也不会缺乏啊?”戴友归坐在马车之内喃喃自语,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不过随后抵达舒州发生的事情就更加让他疑惑不解了,自己这位庐州刺史的使者被薛洋扔在驿馆不闻不问,直接在刺史府大摆筵席为这几位他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郡县之才接风洗尘。宴会上薛洋甚至直接吟诵曹操的《短歌行》为宴会助兴,让徐温等人感慨之余也深切感受到了舒州上下对于人才的尊重,而且第二天包括跟随向杰南下的卢怀德都得到了舒州刺史府颁布的正式的任命状,柴在用和王茂章被留任军中,李遇在桐城县,徐温则直接被派遣到了最重要的巢县接管当地政务。随后杜荀鹤也被十三司从池州接了过来,同安县也交给了对方署理。

    如此一来再将舒州的地方政务交给这些新人历练之后,舒州也就抽调了足有一百多人的成熟官吏在府城待命,一方面补充刺史府内的空缺,另一方面显然薛洋也在准备着新的计划,这一点甚至这些被抽调上来的官员都心里清楚。

    “薛刺史终于肯见我这个敌国使者了?戴某深感荣幸。”一连几天刺史府不是开宴会就是发布对新来人员的任命再就是调整领地内的官员,所以戴友归直到抵达舒州的第五天也就是中和元年的十月十五才被薛洋召见,难免有些火气,所以一见面火药味十足。

    “哦,戴丈夫此言何意?我舒州自大唐开国至今从来都是国之领属,难不成庐州不是?要反叛大唐不成?”袁袭笑吟吟的一句话却让戴友归老脸涨红,他本来只是发了句牢骚,想要引起薛洋的正视却没成想被对方的言语给堵了回来。

    “好了,此前我舒州事务繁多,怠慢了。戴丈夫此来何意?难不成化源兄打算向我舒州求和不成?”薛洋摆了摆手笑道:“如此我舒州倒也不是不愿罢兵言和,只是——”

    “刺史多想了,我主和舒州向来无恩仇,此次事件也只是前任刺史郑啓所遗留。刺史想要出兵一些怨气,我庐州府能够理解,人之常情。”戴友归截断了薛洋的话,摇头道:“然,擅动刀兵毕竟会扰乱地方,让百姓受苦。既然刺史已经有言和之意不如将舒城和巢县归还我庐州治下,我主也愿和舒州同结盟好,相互守望相助。此前之事我主愿一笔勾销,恩怨两情。不知刺史以为如何?”

    “归还二县?恩怨两清?”薛洋和袁袭相视而笑,后者更是当初讽笑道:“戴丈夫莫非昨夜不曾安歇好?此二县乃我舒州军浴血奋战打回来的战利品,两县百姓也已经归顺我舒州治下,舒州新政随即就会在两县铺开。戴丈夫莫非以为就凭借如簧之舌就想让我主平白无故奉还与你不成?”

    “薛刺史如果执意如此,那我庐州府也绝对不会坐视下属县城被无端夺占,定会起大军征讨,倒是大战连天,难道舒州上下愿意战事久拖,匹马无归吗?”戴友归毫不示弱道:“再者言,贵部如此扰乱地方,只怕节度使府也不会答应吧?倒是如果高使君怪罪下来,你舒州吃罪不起。”

    “如果杨行愍觉得自己能是我舒州军的敌手,那么尽可放马过来,我袁袭倒要好好看看庐州军此刻有多少战力。”袁袭哂笑道:“戴丈夫莫要虚张声势,你庐州军到底有多少家底我家主公一目了然,和我主谈判最好实话实说,要想光凭讹诈就能取回二县,痴人说梦而已。至于高使君那边,我舒州自有说法不劳戴丈夫费心。而且杨行愍的底子到底什么样也不需要我多说,世人都明白。”

    袁袭直呼杨行愍姓名的方式也是让戴友归怒火中烧,偏偏又无法多说什么,归根结底,不论是袁袭还是他戴友归,其实和杨行愍都是起身草莽,袁袭至少还曾经在军中任职,在同乡的面子上他只能咽下这口恶气,然后朝着没有说话,含笑看着袁袭一直出言的薛洋道:“薛刺史当真不愿归还两县?”

    “本府已然说过,舒城和巢县已经划归我舒州管辖,已经安排官员走马上任,断无让出之理。化源兄如果心中不忿大可来舒州和我一较高下。”薛洋摇摇头道:“戴丈夫莫要在此费心了,我薛洋说话算话,如果化源兄愿和我舒州重修旧好,我薛洋依旧欢迎,但是还县一事还是休要再提。”

    薛洋直截了当的一句话直接堵死了戴友归最后一丝幻想,不过从他的话语中戴友归倒也听出了一丝弦外之音,舒州不打算继续北上将庐州彻底拿下。如此倒也给了庐州修养生息的机会,所以当即道:“我主也愿和舒州重修旧好,互相守望相助。只是巢县贵军近万大军屯驻于此,难免让我庐州上下心中不安,不知可否告知其中玄妙,也好让戴某返回之后一解我主心头疑惑。”

    “戴丈夫身为庐州军军师,自当是通晓军机,不妨猜一猜?”袁袭摇头道:“如果贵主连这一点都看不到的话,那庐州刺史的位置最好还是让贤为好,免得他日身首异处,身死族灭。”

    袁袭的话说的非常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有些恶毒,但是戴友归却心头一松,暗道舒州军果然早有准备,巢县周边庐州只有无为一个县,防备庐州需要调动这么多的兵马?更何况此前对方还差点将庐州军打得全军覆没。调集这么多兵马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防备扬州方向的压力,或者说预防高骈的干预。戴友归原本算定了计策,但是却猛然间发现袁袭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模样,忍不住又是忽然心头忽然一突,只觉得自己又被对方给算计了,但是细想却又全然想不出对方的后手到底在哪,但是追问起来不论是薛洋还是袁袭却忽然之间缄口不谈,倒是让他越想越是疑惑。

    戴友归带着疑惑离开舒州北返,袁袭前去送别,这一次倒是没有那么多刻薄之语,两人也刻意没有多说当前的局势,只是细说了当年在庐州的一些旧事。

    “主公,戴友归其人,疑心甚重却无有大局眼光,此行回去之后必然会将自己的疑惑和盘托出,杨行愍也必然会在无为等地布置重兵和我争锋相对,如此一来,则巢县需要面临扬州的压力也就会大为减少。甚至可以迷惑扬州高层,以为我两府争斗尚未结束,吕用之一定不会放过这等二虎相争的机会,肯定会尽力挑动舒州和庐州的冲突,从而从中渔利。”袁袭返回之后立即言道,“说不得这一次我们还帮了杨行愍一把,让他坐实了庐州刺史的位置。”

    “有没有高骈的任命杨行愍的刺史位置也跑不了,顶多也就是在面对内部压力的时候多一分底气而已。”薛洋一笑道:“庐州内部稳定也有利于舒州商贸的发展,至少北方地区的商路会以此大开,我舒州物品也多一条出路。而且,杨行愍此人擅长忍耐,在没有绝对的把握和我军动手之前,他不会刻意制造冲突的,他能够稳住庐州也不错,总归比吕用之换上自己的人要强。”

    舒州高层是将巢县后续的所有谋划全部算到位了,不仅仅杨行愍在内,甚至是周边的宣州和州乃至于扬州的高骈吕用之等人,尽数被其设计其中,以巢县为中心将周边势力全部放到了自己编织出来的罗网之中,从此一举一动只能按照舒州设计的道路行走。

    这其实就是舒州扩张计划的第一环,这也就解释了当初薛洋打算提前进行南进方略的时候袁袭为何着急了。费尽了筹谋如果因为意外被打断,那么不仅仅损耗了此前的多方布置,更多的还会影响舒州发展的根本。

    现如今所有的棋子都已经全部到位,扬州那边吕用之会是什么态度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在糅杂了无数的阴谋阳谋一股脑的被薛洋和袁袭两人扔到巢县之后,这块雷泽东部的狭小之地已经牵扯了整个淮南道几乎所有的势力,真正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等到吕用之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无能为力,就算是扬州大军倾巢而出也无济于事。再说他此刻根本指挥不了淮南军,按照陈武传过来的情报,吕用之和毕世铎等人的矛盾已经到了极点,吕用之甚至已经欺辱了毕世铎的妻妾,但是毕世铎却没有动作,想来是在积蓄力量,准备对吕用之发动致命一击。

    而在舒州高层看到杨行愍果然在庐州府城内部尚未安稳的情况之下咬牙抽调三千兵马前往无为之后,这最后一颗棋子如愿落下的时候,成都行宫的传令使节也于十一月初在舒州登岸。

    而此时关中,自八月份黄巢的大齐军在李详率领之下打败华州刺史高浔夺占华州之后,唐皇遣郎官、御史分行天下,征兵赴关内,并且昭告天下,凡蕃、汉将士赴难有功者,并听以墨敕除官。如此诸道兵马陆续抵达关中和黄巢大战不辍。然时间到了十一月份,也就是朝廷使节抵达舒州的前后,大齐军孟楷、朱温率军攻击富平,邠宁和夏绥两镇兵马陆续败北,损失惨重。原本大好形势由此也直接断送。新到的各道兵马收此大败,士气低落。而反观黄巢乱军,却越战越勇,其声势也越来越浩大。甚至黄巢在大胜之余开始调遣兵马让朱温筹划攻占同州,夺取北部重镇,以求获取战马补给基地。

    “军师,你看高骈这一次会接见朝廷使节吗?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如果再拒绝的话扬州的节度使府只怕顷刻之间就会换人。毕世铎等待的时机只怕马上就要来了。”朝廷使节在舒州登岸之后先去扬州传令,然后返回舒州召见薛洋。但是薛洋和袁袭却已经开始分析十三司陆续传回来的北方情报,商议关中局势的变化以及此次朝廷使节来之后,淮南道内部可能发生的剧变。

    “估计高骈依旧不会露面的,但是两次使节传令,唐皇已经给足了高骈的面子,吕用之此时只怕是不敢隐瞒,毕竟他需要依靠高骈的存在才能够获得权势,所以有可能高骈会被吕用之说动,派遣部分人马赴关中应付。扬州的主力是不会动的,但是对于朝廷而言,少量兵马已经无济于事,真正要北上的该是扬州的十余万大军和高骈本人,依靠他的威望去统兵和黄巢乱军交战,此才是朝廷真正用意。”袁袭摇头道:“如果高骈本人拒不出面,只怕淮南境内的局势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而且朝廷使节让主公在府城等待,只怕田令孜有可能要利用主公,所以我等要提前防备才好。”

    “让陆翊立即组建第四都,将陈瑜所部和李秀峰的独立营合并,龙家的那个龙剑锋和施家长子施崇信不是来回奔波数次要面见我,说要全面投诚吗?也好,让他二人也去第四都历练吧,带着新兵营,尽快将第四都的架子搭起来。”薛洋想到了某种可能,随即匆匆吩咐袁袭尽快让陆翊组建新军,与此同时向杰的十三司也开始全力探寻朝廷使节和高骈见面的真实场景。

    所以在使节走后陆翊也开始马上行动,除了将第一都正式交给向冲之外,还将陈瑜的兵马从第一都调出,和李秀峰的独立一营合并,然后从李青龙手中接受了已经秘密训练了三个多月的新兵,正式组建第四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