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府悍妇惹不起〕〔慕时年顾言溪〕〔头号战神〕〔弃妇成凰:皇后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万古界圣〕〔极品萌宝:霸道爹〕〔金牌女讼师〕〔能不能不偷懒〕〔八零神医俏娇媳〕〔吸血鬼女王又黑化〕〔王爷,王妃喊你来〕〔快穿之反派女boss〕〔女神她有预言式乌〕〔农家美食日常〕〔重生那些事儿〕〔落枝飞〕〔超神纪元〕〔缘由你而起〕〔绝品圣医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八十二章 扬州动乱
    “启禀指挥使,吕用之带着一种节度使文士大宴宾客,开始喝酒了。”陈武面色有些古怪的朝向杰汇报道。

    “不就是喝酒嘛,那个吕用之虽然是个道士,但是听说以前是个落魄文人,喝喝酒有何奇怪的?”向杰有些不解,这么寻常的事情还用得着跑过来汇报?眼看着已经十一月底了,大本营那边陆续传来军队已经完成最后部署的消息,这让他生出一种焦急的感觉,这几天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实施计划,将大幕拉开。

    “指挥使有所不知,吕用之一般喝醉酒之后都会前去毕师铎府上厮闹。”陈武一句话让向杰恍然大悟,随即拍手笑道:“好小子,这果然是最有用处的好消息。紧急传令下去,其一,安插在毕师铎府上的暗线要在关键时刻动手,护住毕师铎妻小性命。其二你算好时间,通知毕师铎和梁缵等军中将领。其三,让暗线立即在扬州各处散布消息,就说吕用之阴谋杀害毕师铎全家,戕害军中家属,罪大恶极,今夜大家要齐聚节度使府诛灭佞臣,挑动淮南军内乱。”

    “现在就开始启动?”陈武想了想之后道:“我军已经准备妥当了是吗?”

    向杰点点头道:“水师两部分离,何胜所部已经沿大江东下剿匪,贺毅所部也在雷泽附近巡弋,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抽调部分战船沿运河北上来扬州附近作战。现如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你只管放心去布置吧。”

    “既然如此,不如让吕用之身边的暗线到时候再添一把柴,彻底烧旺一点?”陈武咬咬牙道:“往常吕用之虽然胡闹,但是也有些分寸。不如我安排人今夜带着他的那帮宾客去围观,如此一来吕用之到时候在众目睽睽面前下不来台,一定会闹出不可收拾的大祸。”

    “你小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也罢,只要能够将毕师铎的血性给激出来,怎么做随你。”向杰点点头,不再过问具体细节,让陈武自行处置。

    陈武身为十三司在扬州的负责人,很显然更擅长这种细节处置,在稍微一整理之后,潜藏在城内各处的暗线纷纷收到消息,顿时间这张大幕开始迅速拉开。这种饮宴,宾客中自然有人提出歌舞助兴,众人填词作赋应景,成功的将这一次宴会的主题从商议如何对付舒州军转移到风花雪月上面。吕用之酒到半酣也不会纠结这等小事,顿时间大批的舞女和丝弦管乐之声就飘飘摇摇的从节度使府内传出。冬日严寒,外间已经开始下雪,但是节度使府内的宴会厅之中却炭火熊熊,满屋春色无边,一阵又一阵的香风扫过,让所有的与会文人心猿意马,自然也就不断的有各式各样的诗句传出,让这场热热闹闹的宴会变成了文人墨客卖弄才学的现场。

    吕用之自己也陶醉在其中,把盏不断,身边的舞女更是不断劝酒。如今的吕用之是早已经脱下道袍,成了淮南道内最炙手可热的权贵,几乎所有人都在为其歌功颂德,甚至这些舞女也是如此,丝毫不敢得罪他。

    “想那薛洋,一个毛头小子,乳臭未干,如何能够和长史相抗衡哉。只是如今扬州祸事不在外间,而在眼前。”也不知道谁在这一片祥和当中插了一句嘴,顿时让现场的气氛骤然凝固起来。吕用之原本带着沉醉的脸也瞬间变了,让坐在他怀里的舞女吓得瑟瑟发抖。

    “本官知晓诸位在担心什么,高相公在八公山炼丹未归,而淮南军中有人的心已经长歪了,不再忠于相公,时时刻刻想着的就是自己的荣华富贵,想着和外贼里应外合,破坏淮南得之不易的太平和祥和,断绝诸位的荣华富贵。”吕用之扶着舞女的身子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赤红的双眼看着眼前的所有人道:“此等人才是人人得而诛之,是他阻了所有人的路,通天之路。”

    “长史乃是节度使府柱石,对于此等恶人可不要心慈手软啊,否则今日宴会主公,他日只恐会被人所记恨,从而祸从天降。”还是此前说话那人,但是却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赞同。

    “祸从天降?什么祸?你是说毕师铎吧?一介草莽匹夫耳,在本长史看来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已,反掌之间即可让其乖乖束手。”吕用之此时已经有些酒意冲脑了,大袖一挥道:“今日就让如等好好看看,到底谁会祸从天降!左右,去毕师铎家中传唤他的妻妾来节度使府,就说几日府上饮宴,需要他们前来歌舞助兴。如有不从,就直接给我抓过来。”

    醉酒半酣之中的众人没有一个提出反对意见,反倒是都对吕用之的做法轰然叫好,唯独刚刚说话的那人若有若无的摇了摇头,退到自己的座位上之后冷眼旁观。

    他是宣州商人沈勇,表面上是沈家在扬州的主事,实则却是十三司安插的人手。此人和马天明是表亲,在得知表兄在舒州快速发展之后也搭上了这条线,只不过一直没有对外公开而已。但是在扬州,他却是节度使府的幕僚,准确的说是吕用之的幕僚,依仗着沈家在淮南道内部的影响力以及特殊的兵器世家的地位,几乎是横行各州郡无往而不利。

    吕用之自然是不知道自己依仗的沈勇,暗地里为自己的私人卫队提供武器支援的幕僚居然是对手那边安排过来的暗线。此时的他醉酒半酣之后打着哈切笑道:“想那舒州薛洋还曾经找人给我送过礼呢,只不过本官是何等样人,怎么可能收这等乱臣贼子的赃物?他在舒州横行不法,肆意盘剥百姓,更是将手伸到了我道门之中,规定佛道两教的田产也一律都要缴纳税收钱粮,此乃是千古未闻。本官能和他和睦共处吗?此乃是祸国殃民之辈,朝廷封了他一个淮南观察使的官衔就开始四处乱窜,霸占临近州府土地子民,罪大恶极。容我收拾完毕师铎,必会禀明相公,亲提大军征剿舒州,到时诸位也可随军建功立业,光耀门楣,岂不是好?”

    “听说毕师铎的妻妾都是天姿国色,此等佳人委身于一个草莽匹夫,真是暴殄天物。长史您可不能看着不管,让佳人蒙尘啊。”吕用之的激励顿时引来了一片阿谀奉承之声,果然有人说出了吕用之的心思,乐得后者哈哈大笑。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节度使府内军兵冲向毕师铎府上的时候,冒雪而出的陈武却冷然一笑,随即吩咐道:“立即传令,让军营之中的暗线立即禀报毕师铎,就说吕用之派人去府上将大娘子全都抓到了节度使府。记住,把事情闹大一点,要让更多的人知晓!煽动军中士兵的情绪,逼迫毕师铎动手。”

    “营正,你的意思,毕师铎这种事情他还能忍不成?”阿贵在身后有些不解的问道:“要是我,非宰了这个吕用之不可。”

    “你是你,毕师铎是毕师铎。如今淮南军所有的粮饷全部捏在吕用之手中,而且为了防备他,吕用之让张守一为监军,又将秦彦安排到了宣州。现如今毕师铎真正能够掌控的军队也就是扬州大营之中的几万兵马,其他如和州等地的淮南军他根本无法节制。所以我猜如果事情不闹大他有可能忍下这口恶气!”陈武摇摇头道:“此人虽然出身草莽,但是毕竟也是一名宿将,不会这么冲动的。所以我们要把火给他点起来,最好攒动梁缵来动手,他和毕师铎不一样,是个火爆脾气,而且和毕师铎交情好,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毕师铎受辱的。”

    阿贵以最快的速度将陈武的命令散播出去,军营那边随后就开始炸了锅一般的在传播毕师铎妻妾被抓紧节度使府的消息。吕用之对毕师铎妻妾的垂涎扬州城几乎是人尽皆知,此前的几次大闹虽然最后不了了之,但是却闹得沸沸扬扬。所以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梁缵和毕师铎的耳中。原本毕师铎还打算考虑一下对策的,但是随后梁缵的亲兵亲眼见到节度使府的军兵将毕师铎全家老小一起押到节度使府,这一下这位火爆脾气的将军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冲进了毕师铎的帅帐。

    “快出兵城中,将嫂嫂救出来啊!”梁缵将一颗黑漆漆的人头直接扔了进来,对依旧在沉吟不语的毕师铎吼道:“我已经将张守一这个混账斩杀,只待将军一声令下,就冲入城内,斩杀吕用之,清除奸佞。”

    “你杀了张守一?”毕师铎顿时坐不住了,张守一和吕用之是一伙的,原本两人都是道士,被高骈招揽过来之后,为了分化瓦解毕师铎等将领的威胁,吕用之就让张守一在军中做了监军。也就是此人提议将秦彦调到宣州,斩断了毕师铎的一只臂膀。秦彦和毕师铎都是从黄巢那边投诚过来的将领,两人的关系比他和梁缵还要好。秦彦一到宣州毕师铎顿时就孤掌难鸣,无法应付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吕用之了。

    但是此时梁缵斩了张守一,就等于和吕用之彻底撕破了脸皮,自己此前所想的忍辱负重的计划也顿时没有了实施的可能了。只觉得眼前一黑的毕师铎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道:“吕用之大宴宾客张守一为何没去?”

    “他在营内招了数十名舞姬厮混,哪有闲心去城内?”梁缵毫不在乎的说道:“我去斩杀他的时候,满营帐都是舞女,偌大的一个军营被他一个臭道士搞得乌烟瘴气,军士离心,上下失德,将军,我们不能再等了。”

    “斩杀了吕用之,我等该往何处?”毕师铎苦笑道,他虽然是从黄巢乱军那边投诚过来的,但是脑子却比梁缵好用多了,想的也更长远。

    “斩杀吕用之,将高相公请回来主持大局啊,和往常一样。”梁缵道:“我等出兵是剪除佞臣,相公只是一时被其所惑而已。”

    “算了,事到如今,也已经没有退路了,你马上带兵进入城内,先将我的家人救出来,如果吕用之阻拦就斩了他。我来做这个恶人,为相公除害。”毕师铎深吸一口气之后下定了决心,梁缵顿时兴冲冲的出营而去,身后大队的人马蜂拥而出浩浩荡荡的朝着扬州开了过去。

    此时的吕用之丝毫不知道一场混乱就因为他的这一举动随后在扬州蔓延,他是实在是被毕师铎的妻妾给迷住了,所以在军兵将对方的家小送过来之后就将毕师铎的妻妾数人全部带到他的身边,乐得是哈哈大笑。

    “敢问长史意欲何为”毕师铎的妻子颤颤巍巍的看着吕用之那淫邪的笑脸已经周围人群的笑声,不敢有任何异动,只能不断退缩的看着吕用之越来越靠近自己。

    她的这副模样更加激起了吕用之的心头火,一想到毕师铎三番两次和自己作对的场景,就忍不住一把上前将其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大手一撕,扯裂了对方身上的衣裳,那锦帛碎裂的声音引起众女的一阵惊呼,也让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哈哈,诸位美人,今日就从了我,道爷让你们从此摆脱了毕师铎那个莽夫,跟着道爷吃香的喝辣的如何?”吕用之看着自己怀里的张氏垂然欲泣的神色,忍不住笑道。

    “我家夫君乃是大将军,不会放过你的。”毕师铎的小妾此时却有一人忽然抬头怒斥道:“抢占人妻,天理丧尽,你们,你们不得好死,该下地狱。”

    “该下地狱?哈哈,道爷乃是三清门徒,不会下地狱的。美人,随我到后厅一会。”吕用之倒是没发火,反倒是一下子拉住了这名小妾笑道:“诸位尽管赏玩,本官稍事歇息再来。”

    吕用之正要走,却见到门外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数名军士,直接大喊道:“启禀长史,不好了,城外大军已经杀进来了,朝着节度使府而来。”

    “好你个毕师铎,居然敢起兵造反。”吕用之呆了一呆,但是外面的喊杀声已经传了过来,顿时让他勃然大怒,伸手一拽张氏的衣袖道:“把这些女人都给我抓起来,我倒要看看毕师铎到底有没有本事来杀我。”

    毕师铎领军杀进城的消息让参加宴会的宾客一阵惶恐,随即大乱之下四散而逃,混乱之中沈勇见到暗中有几道人影悄无声息的靠近吕用之,顿时点了点头,也跟着众人消失不见。但是扬州的动乱在这一刻却发生了更加诡异的事情,彻底脱离了毕师铎和吕用之的预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