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宠甜妻:总裁请〕〔蒹葭露冷〕〔星际之永生计划〕〔基金会大游戏〕〔汽车大时代〕〔霸道兵王在都市〕〔共筑未来〕〔美食供应商〕〔重回1985:麻辣俏〕〔生活在港片世界〕〔娱乐超级奶爸〕〔八零炮灰大翻身〕〔重生之财气冲天〕〔九转神帝〕〔绝品都市医圣〕〔修罗神帝〕〔杨家有女宜室宜家〕〔重生现代之最强女〕〔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雪落关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八十三章 高骈回军
    “指挥使,梁缵已带人杀进节度使府。”陈武气喘吁吁的带着沈勇摸了进来,顾不得自己满头大汗急忙汇报道:“如今扬州城内大军云集,扬州军正在和吕用之的部下激战不已。”

    “毕师铎的妻儿老小现如今如何了?”向杰才不管城内的厮杀呢,在他看来打得越厉害越好,如此毕师铎才没有办法回头,只能硬着头皮和吕用之不死不休。他真正关心的是毕师铎的妻儿老小,只要没有落在吕用之手上,那么毕师铎就肯定会顾忌高骈,而如此一来吕用之才有可能利用高骈来对抗毕师铎掌控的军队。

    “哦,这让沈勇来汇报吧,他就是当涂沈家的三郎君。”陈武拉着身边的沈勇朝着向杰介绍了一句之后道。

    “启禀指挥使,末将沈勇前来汇报。”沈勇朝着向杰郑重一拱手道:“毕师铎妻儿已经被我十三司暗卫护送至毕府,脱离吕用之掌控。”

    “梁缵知道这件事吗?”向杰摆摆手示意两人坐下之后问道。

    “目前还不知晓。”沈勇摇摇头道:“梁缵进入节度使府之后只顾着和吕用之的手下厮杀,尚未来得及搜寻毕师铎妻儿。”

    “只怕他不是尚未来得及,而是不想吧。”陈武在旁边笑道:“没想到这个莽汉居然也是粗中有细,知道断了毕师铎的念想。”

    “那就让他知晓。”向杰饶有兴趣的点了点头,很显然对于梁缵的心思也很好奇,这个往常里只知道猛打猛冲的猛将此时居然还有这种心思?不过随即就接着道:“马上派人通知高骈,就说扬州内乱,毕师铎攻击节度使府,吕用之紧急求援,让他回来。”

    陈武点了点头,让人马上去通知,倒是旁边的沈勇有些不解道:“指挥使为何要通知高骈?他不在扬州军群龙无首岂不是更加有利于我军行事?”

    “那是扬州的火还不够旺,需要他回来再烧一次。”向杰神秘的一笑随即换了个话题道:“当涂如今被秦彦的宣州管辖,你马上赶回家族等待,一旦秦彦出兵北上立即让十三司传讯。”

    沈勇走后,向杰也开始从扬州离开返回巢县,协助陆翊制定相应的作战部署。而扬州在毕师铎拿下之后,对方并没有入主节度使府,反倒是一边清剿退出城内朝着八公山和高骈汇合的吕用之,一边也在派人给高骈送信,希望其回到扬州主持大局,清除奸佞。此时的毕师铎还没有到后来的那种地步,对于高骈他还是很信服的,认为只要高骈能够回来,淮南道的局势尚且能够掌控。所以他不仅仅没有趁机起事,反而主动带着军队撤出了扬州城。

    只不过此时接到十三司传讯的高骈却已经注定理解不了毕师铎的一番苦心了,在得到传讯急急忙忙从八公山返回的路上又和吕用之汇合,听信了对方的一番话之后更加坚信毕师铎实在聚众谋反。所以惊怒之下的高骈立即以自己的名义传讯和州等地军队立即前往扬州围剿毕师铎。一场内战就此在扬州为中心的淮南大地展开,在双方根本无法当面对质的情况之下,吕用之不停地搬弄是非,让高骈原本的还有的一点疑惑也迅速冰消瓦解。

    驻守和州、亳州的是高骈的心腹干将高勋和高济,这本是高骈的子侄,只是高勋常年驻守亳州,而高济此前和吕用之不和,原本是节度使府长史和左司马的他被贬斥到了和州。此危急存亡关头,两人率军千里来援,总算是没有让高骈当成空头节度使。

    不过一行人未曾到扬州境内,就被从扬州城内逃往的散兵告知宣州刺史秦彦已经率军北上和毕师铎合兵一处。如此一来毕师铎手中就足足有了近十万大军,虽然高骈自信有把握依靠着自己的威望将梁缵拉过来,但是在如此庞大的军队人数面前,吕用之却害怕了,不断怂恿高骈放弃扬州,移兵和州,并且传令其他各州郡兵马火速驰援,共同对抗毕师铎。

    “如今形势危急,相公应速传命舒州刺史薛洋、庐州刺史杨行愍、沔州刺史刘瑾尽起大军先拿下毕师铎才是。”高济一脸肃然,丝毫不理会坐在高骈旁边的吕用之道:“末将以为舒州刺史薛洋兵马强盛,为人亲和,被舒州各地奉为岳西小郎君。虽然此前我节度使府与其有隙,然危急关头此人必能助相公剿灭叛贼,收复扬州。”高济对于吕用之是不屑一顾,此前就差点被其害死,如果不是无意当中陈武要借助他来安插人手救了他一命,只怕高济早就身首异处了。

    “不可啊,相公,薛洋此人年纪虽小,但是却是狼子野心,先是驱逐刺史林度,其后更是出兵抢占庐州两县,和杨行愍结怨。在舒州境内也是横征暴敛,对佛道两界都盘剥不断,此等人如相公用了,必然会被三清怪罪,炼丹一事就再也无有机会了。”吕用之急忙打断了高济的话,叠声道:“高郎君不能有识人之明,只怕也无统兵之才,以下官看应剥夺其兵权,收归相公所有,如此方能在此时凝聚军心人心,和逆贼决一死战。”

    “吕用之,你这个佞臣,如果不是你,我叔父又如何会有今日众叛亲离之下场?毕师铎对我叔父毕恭毕敬,从来不敢有二心。定然是你从中捣鬼,逼迫终将反攻节度使府!如此奸人,三哥,今日诛之,为三军平叛祭旗。”高勋年纪较小,城府不够,见到吕用之竟然想要剥夺高济的军权,顿时再也忍耐不住,“咣当”一声拔出长剑就要上前将吕用之一刀两断,吓得吕用之急忙躲在高骈身后。

    “够了!危急关头,岂能再起内讧?”高骈瞪了一眼高勋之后道:“济儿,立即传讯杨行愍和刘瑾,让他率军紧急赶赴扬州,随我平叛。至于舒州嘛,暂时不要告知。如今淮南道境内是风雨飘摇,不能再有任何反复了。至于你本人嘛,还是把和州军交给叔父吧,你就留在我身边继续做你的左司马,监管全军。”

    高骈的处置让高济兄弟两人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的是在如此危机万分的时刻,自己的叔父相信的居然还是吕用之这个外人,自己兄弟可是他的亲侄子啊!片言之间就剥夺了军权,而且还招杨行愍和刘瑾前来救援!那杨行愍和刘瑾二人能够抽掉多少兵马前来?

    高勋见到自己的兄长口齿蠕动,面若金纸,忍不住拉了他一下,默默无言的退出了帅帐。而吕用之在高骈同意之后也没想过让高济传送命令,自行撰写了一道以高骈的名义着令刘瑾和杨行愍率军前来扬州的命令盖上节度使大印,然后让人迅速送了出去。

    “长史,薛洋真的在舒州大肆盘剥佛道众圣吗?那为何这些僧侣道士没有向长史一样来我扬州寻求庇护呢?”高骈看着吕用之问道。

    “只怕他们根本就逃不出薛洋布设的天罗地网啊!此前下官曾经和舒州境内的佛门信徒联络过,但是不久就被薛洋察觉,然后舒州府城当众以对抗刺史府新政、煽动百姓聚众谋反为由将其全部斩杀,其中还有十数名佛道两界的头面人物。”吕用之添油加醋的将这件事说了一遍之后高骈果然怒不可遏道:“竖子年幼,不知天高,竟敢对众圣下手!立即给薛洋传讯,罢免他的舒州刺史一职,待本帅平定扬州,必回师亲自剿灭此等胆大包天之徒。”

    高骈当场就要罢免薛洋的官职,好歹吕用之知道此时不能再得罪薛洋,免得四面受敌,好说歹说才消了高骈的火气,但是高骈却从此记住了薛洋的名字。

    高骈对于自己很有自信,觉得只要自己出现在扬州城,甚至可以做到兵不血刃拿下毕师铎。但是高济兄弟此时却忧心忡忡,高勋在将高济拉到自己的营帐之后就直接道:“三哥,莫不如今夜我就出兵直接宰了吕用之这个叛徒如何?”

    “唉,现如今杀了他也于事无补!”高济摇摇头苦笑道:“叔父想当然耳,那毕师铎对叔父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二心。但是却不曾想过,此等被其折服之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反他的,既然已经反了只怕心中早就下了无比坚定的决心。聚众谋反?那可是非成即死之举,寻常人尚且慎之又慎,更何况他?此时扬州城就是一个陷阱,只要叔父进了扬州必然会被毕师铎戕害。而吕用之提议让杨行愍等来援,岂不是逼迫毕师铎剑走极端?此等举动无异于将叔父送入十死无生之境地。”

    “那为何三哥此前也提议让舒州军前来呢?”高勋有些不解,这个建议的始作俑者是高济啊,吕用之只是打断了对方让舒州军前来而已。

    “因为舒州有水师!”高济点了点头道:“扬州位处大运河一侧,往来商贸钱粮皆靠运河输送。只要水师临近,毕师铎的十万大军就无用武之地。”高济黯然长叹一声道:“而且舒州靠近宣州等地,一旦舒州军南下攻击宣州,秦彦所部必然会放弃扬州返回老巢,如此一来才能够将扬州大军云集之势逐一化解。毕师铎势力受挫之后才有收复希望。”

    “舒州军提前进占巢县,看似是对庐州的报复,实则乃是一步高棋,占据一地就能够左右整个淮南道局势。不论叔父和毕师铎谁拿下扬州都会受到巢县舒州军的压制,只是单单一县之地就能够左右淮南道十四州之局势。此人眼光之高为兄生平所未见。”高济道:“为兄提议请他来也是防止万一我等战败,有一个愿意收留高氏子孙的人。而且你还不知晓,薛洋已经被朝廷任命为淮南按察使,和叔父的节度使平起平坐,唯一有差距的只怕就是爵位了。”

    高济的一番分析让高勋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沉默半晌之后才道:“如今可有其他计策?”他和高济的两路大军总共不到两万人,大部分还都是高济的人马。现如今高济又失了军权,一旦战事失利只怕渤海高家这一支要彻底断绝血脉了。此时由不得两人不考虑这件事了,说白了,就是争权夺利两人可以承认失败,但是高家血脉自南平郡王高崇文开始到他们已经是第六代,此等家族万万不能因为乱世争雄而身死族灭。

    “你派人以你我之名秘密送信给舒州军,就说我兄弟二人愿意投诚,请求舒州军能够看在淮南一脉的份上起兵来援。事成之日,不仅你我兄弟倾心归附,而且我高济愿以项上人头担保劝说叔父上书朝廷,建议薛洋为淮南节度使留后。”高济咬咬牙之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低声道。

    “三哥这是已经打定主意了吗?那薛洋真能庇佑我高家?”高勋脸色一黯,但是却出奇的没有反驳。

    “我曾与其手下接触过一次,去年在扬州被贬之前,吕用之曾要害我性命,被其手下救回,而且建议我出镇和州,如此为兄才幸得一命。”高济知道高勋在想什么,点点头道:“此后我多方搜寻探访才得知,薛洋为人虽年幼,但是对待治下百姓却极好,只要不触碰律法,甚至贩夫走卒都可与其嬉笑。单从舒州壮大之路看来,与民亲善之后却有着超人一等的眼光,于乱世之中此等人物才是家族真正可以托付之主。更何况其人出身贫寒,无有根基,所以身边皆是白手起家之辈,靠的都是真才实学。高家投靠过去,以你我之才学难道还不能支撑起家族安稳的天空?”

    “三哥眼光一向远超于我,请三哥放心,我立即去办,此事无论成败,你我兄弟一力并当。”高勋朝着高济郑重一抱拳然后出门开始安排,他派遣心腹之人当夜秘密出营,除了高济所说的之外,高勋还将此时高骈和吕用之准备调动杨行愍和刘瑾的兵马驰援扬州的事情也一并报了上去。他相信自己的如此举动必能够让舒州军相信自己兄弟二人的决心。

    扬州的天也伴随着这两人今夜的行动开始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转变,这一幕甚至直接打断了身在巢县的陆翊的思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爆萌小兽妃:邪王〕〔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重生之明星奶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