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常魔兽见闻录〕〔诸天尽头〕〔仙缘福泽农家女〕〔冥婚霸宠:天才萌〕〔我的未来电台〕〔综艺大导演〕〔无敌剑神〕〔无限神装在都市〕〔我是地球治理者〕〔最强终极兵王〕〔拜见君子〕〔隐婚心尖宠:靳爷〕〔武修为帝〕〔星临诸天〕〔留里克的崛起〕〔卜筑〕〔靳先生他最苏了〕〔启灵传〕〔婚内有诡:薄先生〕〔重生之最强蜜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八十五章 围城之战
    “陈主事?不,应该是陈将军吧?”高济当晚见到了冒着大雪秘密前来的陈武,顿时一把手拉住了对方肃然道:“昔日救命之恩,济不敢稍忘。将军请受济一拜。”

    陈武急忙扶住高济笑道:“高将军言重,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不敢当将军大礼。但不知将军夤夜召唤某前来,所为何事?”

    高济将陈武拉到自己的书房之中,吩咐心腹谨守房门之后才道:“有一心腹事想要将军传达,不知贵主上是否收到我四弟送去的投诚书信?”

    “不敢瞒将军,陈武正是为此事而来。”陈武点了点头,高济一口道破也就让他不用再转圜,所以问道:“我家主公命我向将军转达,此间事了,高家可在淮南境内自由往来,高相公也来去自由,高氏子孙不论是做官还是为民,都不会有人歧视为难。”

    “如此甚好,我兄弟二人也愿效力薛郎君,万死不悔。”高济郑重一抱拳肃然道:“我叔父已经率军入城,明日便会招毕师铎、秦彦和梁缵等人入城觐见,有吕用之这个佞臣在,只怕不日之间扬州城就会经历一场劫难。不知我兄弟二人需要如何配合行事?”

    “此事只怕高相公不到最后不会死心,所以将军兄弟二人坐守扬州毋宁有失即可。我舒州大军已然集结待命,后续末将会专职传送。”陈武的话让高济放下了心,两人密谈一番陈武才悄然离去。

    而在第二天高骈满心以为自己的命令一送达城外,毕师铎等人自然会拱手来降。没想到的是,不仅仅毕师铎等人一个都没有出现,而且扬州城外十万大军也迅速出动将城池团团围住,甚至原本一直态度不明的扬州水师也开始驱赶高骈派过去的传令使,战船离开码头,将矛头直指城内,加入毕师铎的阵营之中。

    如此剧变不仅仅让高骈目瞪口呆,甚至连吕用之等人也是惶恐不安。他们身在城内被围的严严实实,两万多人根本就不是城外十万大军的对手。他们前日入城只怕是早就被对方设计好的,存心来一个瓮中捉鳖。

    事实上高骈的传令使根本没有见到毕师铎就被梁缵直接给撵了出去,在他和秦彦两人的合力劝说之下,原本摇摆不定的毕师铎此时也已经下定了决心,打着清除奸佞的旗号,开始号令大军攻城。十万大军加上水师四面合围,中和元年的最后三天时间里,整个扬州城都沉浸在血与火的煎熬之中。背水一战的毕师铎也是发了狠,攻城战斗几乎是日夜不停,不断驱使士卒上前,甚至秦彦等大将都亲赴前线,鼓舞士气。这种几乎没有间断四面攻击的办法让原本兵力就捉襟见肘的城内守军兵力更加分散,短短三日时间,城墙就四处告急。

    “兄长,我军兵力已经告罄,再不来援军只怕不出几日扬州城必然会被逆贼攻破。”高勋一身戎装透着血水走进节度使府高济的院落,喘着粗气问道。

    “我已传命征召城内青壮补入正军之中,十日之内你务必坚守,确保城防万无一失,否则扬州败局无人可救。”高济也是双眼冒着血丝,他知道高勋在前方征战艰难,这一身的血迹只怕就连他这个主将都已经上阵肉搏了,但是算了算时间却硬是咬牙开口。

    “三哥,舒州军能及时赶到吗?”高勋坐在一边深吸一口气之后道:“如若坚守十日,我就算是拼死也会做到,但十日之后呢?”

    “十日之后扬州围城叛军必然会分兵而去。”高济点头道:“我已得到确信,舒州军已然出动,甚至庐州那边也有军队开来,只不过眼下——”

    “兄长是说十日之后我军伤亡殆尽,无力坚守城防以待时局变化?”高勋接过话茬道:“叔父手中还有五千正军,那是兄长你在和州精心操训出来的精锐,是不是已经被吕用之调走了?”

    “叔父已经将其充作节度使府卫队,兵权现如今掌控在吕用之手中。”高济点了点头道:“此五千精锐之中有一千军是最精锐的骑兵,如果在城外出现变故之时忽然出击,打毕师铎一个措手不及,必然能够挫其锐气,为我军赢得时间。”

    “那兄长你干嘛不夺回兵权?”高勋一句话尚未说完却见到高济忽然摇了摇头顿时明白了后者的意思,急忙按下了心头所想。

    “从明日开始你我轮换驻守城墙,毕师铎连续猛攻数日却攻城未果,他不会甘心的。此役不论是他还是我等,都是背水一战,没有丝毫退路。”高济见到高勋明白过来,开始和他分城驻守,指挥手下应对毕师铎的攻击。

    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攻防双方围绕着扬州城的城墙打得是争锋相对,在得到了城内青壮年的支撑之后,城内守军的数量逐渐增加,只是战斗力却大为削弱,这些青壮年和精锐的正军比起来差距甚远。无奈之下,高济开始让每一名正军士兵携带数名青壮年作战,以老带新,用这种办法在不计损耗城内守城耗材的情况之下,生生的抗住了毕师铎的连续攻击,甚至在对方的投石车大阵面前,还能够死死的挡住对方的步伐。激战之中,高济身受数创却始终坚守在第一线,鼓舞士气,避免了战斗最惨烈的南城陷落的风险。

    毕师铎围城近十日惨烈攻击却始终不能突破城防之后,开始让投靠自己的水师开掘运河河提,利用扬州瘦西湖和运河连通,蓄水准备水淹扬州,并且让水师乘坐小船趁夜突袭扬州水门,试图利用城内士兵鏖战,精力耗尽,视线都集中在城墙上的机会,从水门攻入城内。此举却被城内的陈武一举识破,带着十三司扬州内的暗卫在水门外摆下漫天的火阵,将扬州水师的小船尽数阻拦在外然后一把大火全部烧毁。

    而针对对方准备水淹扬州的阴谋,高济连夜调集城内百姓早早在城内开挖了沟渠,将对方利用瘦西湖积蓄的大水全部引到城外和护城河连成一体,再加上冬季大运河河水水位本身就不高,毕师铎的水攻之计被破掉之后恼羞成怒,再次调集大军蜂拥而上,连夜攻城,双方一直打到中和二年正月初五上午才缓缓收兵。

    和历经连夜大战却获胜的守城军不同,退下去的淮南军此时已经士气极其低落。连日大战,严寒之中冒雪攻击城垣,本来就是军中大忌,再加上淮南军战斗韧性不足,一旦碰到这种损耗极大的攻城对峙,淮南军的劣势更加明显。所以尽管毕师铎和秦彦等人暴跳如雷,却看着低沉的士气无可奈何,只能收兵暂时休战。

    而此时的高济却一边和陈武计算着日子一边不计代价,甚至直接将军需仓库内大量的钱粮都搬出来犒赏将士,大量的赏赐和吃食流水一般送到军营,让刚刚赢得胜利的所有士兵都开始纵声欢呼。

    只不过高济的这般做法却让吕用之如鲠在喉,军需原本是归他掌控的,但是高济却以战时为由强行从他手中接管了节度使府在城内的几乎所有的府库,甚至好几个属于他自己的私库都被强行占据。原本一心想着逃出生天的他也没在意这些,但是随着战事的持续进行,高济兄弟却硬生生的守住了扬州近十日之久,却又让他的心思变得活络起来。所以在高济带着将士奋守第一线的时候,他开始抢夺这些胜利成果,不仅仅派兵强制收回了自己的私库,而且还想抢占那几个军需粮库和武库。

    “他想抢,你就让他去抢!”高济一把制止住了高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摆摆手道:“数日之内毕师铎必然无力来攻!所以抢了也无妨。命令各部抓紧时间修整,不可怠慢。”

    “相公那边有何动静?”高济将高勋打发走之后脸色却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身边的亲卫带来的消息让他高兴不起来。

    “将军,相公躲在节度使府内不见外人,除了吕用之搬进去一堆炼丹物件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听相公说准备炼制轰天雷,接引神雷灭了毕师铎。”亲卫的话让高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吩咐下去,派人秘密守在相公身边,一旦事有不谐,立即将相公强行架到军中,但有阻拦者杀无赦。”

    高济在吩咐亲卫走后,独自在帐内沉吟良久才派人去找陈武,匆匆商议后续事宜。而城外的毕师铎也果然停兵数日没有再行进攻,但是毕师铎此时却在酝酿着另外一个计划。

    “大哥,向城内投诚?”秦彦差点跳了起来,瞪着牛眼还以为毕师铎没有睡醒,如果不是梁缵一把拉住了他,只怕他还以为毕师铎被人跳了大神。

    “将军之意是赚开城门?”梁缵有些惊疑不定,但是还是脱口而出道:“只怕此事不易,且不说我等和吕用之仇深似海,他根本不会相信我们,就说如今守在城楼上的高济和高勋,如何取信他二人?”

    “不是赚开城门,而是借投诚之名,挑动吕用之和高济之间的内斗,从而渔翁得利。”毕师铎这些年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去学习兵法,所以此时说的是有条有理,“那吕用之可不光是对我等兄弟诸多压迫,昔日曾经要害高济性命。而此番大战高济和高勋出面和我等对阵,功劳都属于高氏兄弟,军权想必已经被高济借着大战为由一扫而空。你说吕用之这等小人不会担忧高济会事后找他算账?高济毕竟是高相公的亲侄子,打断骨头连着筋,万一高相公醒悟过来,你想想高济会不会掌控大权?”

    这一下秦彦和梁缵都不说话了,作为军中将领,他们和高济打过的交道不少。如果不是此次大战,自己和高济还属于同一阵营,都是被吕用之谋害的一方,自然知晓他们之前的矛盾。所以秦彦当即点头问道:“大哥,此计该如何行事?不论是高济还是吕用之都不会相信我等会在此时投诚的。”

    “相不相信不妨事,只要将他们之间的那层窗户纸挑开即可,而且他二人不相信,指不定高相公相信呢。”毕师铎笑道道:“我已安排下去,今夜秘密联络城内,让他们将投诚书信送抵高相公处,然后再故意遗落一份书信给吕用之,就说我等决意和高济联手铲除吕用之,事成之后只求高济将军在相公面前替我等陈述原委,免去责罚即可。”

    “如此书信落入吕用之之手,你觉得这个小人会如何行事?”毕师铎的一句问话让两人不做声了,当天夜里毕师铎果然让心腹人手囚水秘密潜入城内,然后让藏在城内的眼线秘密进入节度使府给高骈送信,然后派遣死士故意惊动吕用之,将书信送到了对方眼前。

    吕用之这边看见书信之后固然是惊疑不定,开始认真盘算高济和毕师铎联手对付自己的可能,但是那边送到高骈身边书信的内容却很快被高济得知。

    “这是借刀杀人。”陈武被高济通知过来一看直接开口道:“此计之要害不在于除掉吕用之,而是要高相公之手除掉将军两人,断掉扬州城防的擎天之柱。”

    “原本留下吕用之是为了稳住高相公,现如今只怕是不得不下手了。”陈武微一沉吟道:“将军专心战事吧,此事交给我十三司即可。如果末将估计不错,明日毕师铎必会亲至城外求见高相公,到时将军务必小心行事。”

    “吕用之该如何处置陈将军但请自便,只要能够护住我叔父即可。”高济点了点头,在陈武走后立即和高勋秘密商议一番。等到第二天一早也就是中和二年正月十一,毕师铎果然带着一队亲信来到南城门口要求觐见高骈,并且当场陈述自己无奈起兵之缘由。毕师铎声音高亢,控诉吕用之之余对于高济则是大加赞赏,表示愿意听从高济调遣,清除叛逆。

    他的话高济没有作答,但是城楼上浴血奋战的那些守军将士却各个都是义愤填膺,不少人已经开始私下询问当日扬州事变的真正缘由。这些从和州和亳州带来的将士不清楚当日原委,但是此时毕师铎的话无疑在慢慢撬开高济利用大战凝聚起来的军心,将对外的心思重新对准了城内,对准了吕用之。这样一举两得的办法既能够挑动军心,又能够挑拨高济和吕用之的矛盾的办法确实让众将士开始纷纷交头接耳。

    高勋一看路数不对急忙过来找到高济道:“兄长,不能让毕师铎在城下继续说下去了,否则的话我军军心只怕立时就会败坏,到时军心一乱何以守城?”

    “别急,你听他说,还不到时候。”高济摇了摇头,倒是好整以暇,带着高勋就站在城楼上看着毕师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最废女婿〕〔残阳如血剑气如霜〕〔七零异能小娇妻〕〔重生那些事儿〕〔农园医锦〕〔美漫之无敌幸运轮〕〔医女倾城:邪王,〕〔爷,上门女婿〕〔掌贵〕〔请回头,我,还在〕〔邪灵战神〕〔重生军嫂种田记〕〔落地一把98K〕〔透视神医在校园〕〔我家有个仙侠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