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至尊〕〔商海风云〕〔天降萌妻爱意欢梁〕〔重生六零:翻身做〕〔软肋〕〔武神血脉〕〔完美女婿〕〔苏酒娘〕〔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真没想高调啊〕〔恋战新梦〕〔长生五千年〕〔雪落关山〕〔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家有悍妻怎么破〕〔影帝今天做人了吗〕〔无敌双宝:首席大〕〔雄起都市〕〔叶黎笙陆承屹〕〔大王有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八十七章 清洗
    “启禀营正,节度使府内均已安排妥当,静等高济将军开始。”阿贵走了进来对陈武汇报道:“高济将军也已安排人手准备同时强行将高相公带到军营安置。”

    “派人通知指挥使,就说扬州城内已经准备妥当,就定在今夜。”陈武点了点头,本来按照十三司的策划,扬州城内的行动应该在陆翊率军抵达之后。但是毕师铎此时无心攻城却给了他们一个绝好的机会彻底清除内患,此等机会断断不容错过,为此十三司的所有计划都全部提前进入收尾阶段。

    此时陆翊的大军就停在运河东岸,和毕师铎的大军隔河相望。虽然毕师铎已经将运河上停靠的所有船只全部搜罗在手中,但是陆翊却始终不疾不徐,甚至连派人去上下游征发商船都懒得去做。如此悠闲的态度不仅仅让毕师铎如临大敌,将几乎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侦查淮南军的虚实上,就连在上游布置的刘威和戴友归也是疑惑不解,不清楚陆翊心中到底是何打算。

    不过在陆翊收到十三司的传讯之时,其实扬州城内陈武和高济已然开始了行动。因为毕师铎没有攻城,城内原本剑拔弩张的局面表面上趋于缓和,所以吕用之在收到高骈的传讯之后也不疑有他,安然进入了节度使府。他也打算利用这几日战事和缓的机会,挑唆高骈将高济给换掉。就算不能杀也不能再让他掌控兵权了,而且属于他直接掌控的莫邪营此时也接到了他的命令,秘密派遣精干力量潜伏在高济等人的军营附近,以应对突发状况。

    而陈武却几乎是一路冷眼旁观吕用之的走入节度使府内之后才朝着身边的阿贵点了点头,后者带人迅速隐没在扬州城内的黑暗之中。

    “走吧,我们也去看看今夜节度使府最后的落幕。”陈武看着因为宵禁而寂寥无声的扬州城深深吸了口气之后带着身边的亲卫跟着摸进了节度使府。

    而此时高骈也已经被高济安排的人手从节度使府后院的丹房之内强行带走,不过高济手下的人说是扬州城内混进来不少毕师铎的人手,打算在今夜突袭节度使府,阴谋危害高骈的安全,请他去军营暂避。

    在高骈走后,阿贵也带着十三司安排的人手直接闯入进来,和吕用之打了个照面。

    “汝等是何人,在节度使府内还敢胡乱走动,你们的将军是怎么带兵的?”阿贵一行人兵甲齐全,冰寒的刀光吓了吕用之一跳,还以为是从军营调过来的士兵不知道节度使府内的情况,胡乱闯进来的。

    “吕用之,死到临头了,怎么这么多废话?”阿贵冷然一笑,手中长刀举起直接扑了上来。这一下骤然的变故甚至让吕用之身边的人都没反应过来,阿贵等人之所以畅通无阻的一路抵达节度使府核心地带,除了高济事先的安排之外就因为身上本身就穿着扬州军自己的甲胄,在如今几乎主力军队都是和州和亳州外来的情况下,吕用之手下的人根本就分不清这些人的来路,当即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阿贵甚至是连杀数人之后吕用之身边的亲卫才乱纷纷的上前抵抗,同时纵声高呼招呼其他人迅速来援。

    只不过此时几乎在阿贵发难的时候,节度使府各处,几乎同时都在上演厮杀。十三司的人比起高济摆在明面上的护卫行动要快捷的多,吕用之带来的护卫几乎全部都被盯上,厮杀声一起,各处都在混战,这些护卫根本就没办法冲入大厅支援吕用之。而阿贵为首的数十名精锐却锐不可当,逼得吕用之身边步步后退,身边的亲卫更是不断倒地。

    “吕用之,今夜就是你的死期。”阿贵狞笑一声,伸手一抹脸上沾染的鲜血,直接朝着对方扑了上去,手中的长刀带着呼呼的风声,瞬间连过两人,逼近吕用之身边。

    “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要和我敌对?”吕用之见到对方勇不可当,自己身边的亲卫几乎没有一合之敌,在不断后退的同时颤声问道。他已经小心之极了,就算是从自己的府邸来节度使府也是足足带了百余人的亲卫,而且府外不远就有自己亲信莫邪营驻扎,但是没想到还是遭到了暗算。

    他自然不知道的是,在阿贵带人步步紧逼,甚至节度使府内原本他隐藏的一些心腹人手都冲出来救援的同时,他依仗着在扬州各地肆虐的心腹莫邪营也开始遭到了攻击,为首的赫然就是高勋和他的本部人马。莫邪营原本足有数千人之众,只不过当日在扬州事变的时候被毕师铎斩杀过半,跟着吕用之逃出去的只有三千人不到。而返回扬州之后就战事不断,吕用之忧心毕师铎冲进来自己性命不保,而高济又借机控制了扬州城内大部分权力,所以莫协营一直没有得到扩充。

    而此时高勋足足调集了近七千人之众将莫邪营团团围住,更是派人高声叫喊让其放下武器投诚。只不过这一招却没起到什么效果,莫邪营本身就是吕用之苦心组建起来的心腹,而且里面的人众几乎都是一些罪大恶极之辈,可以说吕用之做的坏事几乎都是莫邪营经手的,让这些人投诚,几乎没有任何希望。所以片刻之后厮杀声开始大作,双方直接刀兵相见,战成一团。

    “启禀将军,五将军劝降莫邪营失败,正与之激战。”扬州城的一处高楼上,高济看着夜色下城内激烈的厮杀声不断,身边的亲卫也流水一般将外面的战情汇报过来。节度使府内阿贵步步紧逼,吕用之已经没有反复的可能。只有这莫邪营还需要一番功夫,在无法抽调守城军加入的情况之下,高济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随我去左营。”高济双目一睁带着亲卫迅速下楼直奔此时城内唯一一处安静的军营,左营,也就是被高骈从他手中收了过去交给吕用之统率的最后一支精锐,这些年他在和州苦心训练出来的铁军。

    此时左营虽然面对城内骤然而起的混乱,但是却始终严守军营,所有士兵全员戒备,却没有一丝喧哗。在高济抵达之后值守士兵尚且能够做到上前查问自己的身份,这在乱世抓到人就能为兵的时代确实难能可贵,也可以看出高济对于这支军队倾注了多少心血。

    高济的到来让这最后一支军队有了归属,面对高济的命令,左营全军没有任何疑义,迅速集结开向莫邪营驻地加入战场。

    “传令守城军,严防死守,防止消息外泄引来毕师铎的攻击。其余人手随我去节度使府。”高济安排完一切之后匆匆带人赶到了节度使府。而此时吕用之身边的亲卫也已经伤亡殆尽,甚至连带着他在节度使府内所有的心腹齐出也无济于事。陈武和阿贵这一次几乎集中了扬州境内所有的十三司暗卫的力量,对吕用之是志在必得。所以不论吕用之身边有多少人冲出,阿贵却始终能够将其迅速斩杀然后不断靠近其身边。

    “死吧。”阿贵几乎将挡在自己身前的一名护卫砍成两半,身形一冲而过,朝着吕用之本人当头一刀,吓得对方一脚踩空,直接摔了一个四脚朝天,手中的长剑也“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不过这一变故倒是让阿贵这一招没有砍到人,结果一个冷不防身边的其他暗卫正好冲了过来,迅速挥刀而落,直接将吕用之硕大的头颅硬生生的给砍了下来。

    “臭小子,抢功倒是挺快。”阿贵看了一眼还回头朝他傻笑的暗卫摇了摇头,随即道:“立即带着吕用之的人头巡视各处,责令所有人就地投降,否则杀无赦。”

    吕用之被杀的消息伴随着这名暗卫带着血淋淋的人头到底高呼迅速传遍了整个节度使府,那些本来就被杀得心惊胆战的吕用之亲卫见到那颗硕大的头颅迅速放下了武器,弥漫了弄弄的血腥气的厮杀开始逐渐消停,以至于高济进来的时候激烈的战斗都已经逐渐进入尾声,到处都是暗卫押送就地投诚的这些人的身形。

    “高将军,幸不辱命,这是吕用之的人头。”阿贵朝着高济躬身一礼之后让身后的暗卫将吕用之的人头送了上来。

    “弟兄们辛苦了,此等恶贼一刀斩了真是便宜了他。”高济知道这位平日里跟在陈武身边的年轻人的身份来历,能够最早跟着薛洋从舒州城杀出去的最早一批人,其资历足够让所有人羡慕,所以丝毫不敢怠慢,回了一礼才道:“请代我转告陈将军,自明日一早起,扬州城悬挂舒州军旗,正式归顺淮南按察使薛相公麾下。”

    阿贵回了一礼,将在场的所有战俘全部移交给高济之后带着暗卫将受伤战死的同伴全部带了出去,节度使府此时除了高济自己带来的人在清点看押战俘之外,没有了其他的声音。但是这种寂静却让他没来由的叹了口气,曾经在高骈入主扬州的时候,高家迎来了自高崇文之后又一辉煌的时代,高家子孙成了扬州城最显赫的存在。但是如今,过了今夜,扬州城就该交到他人手中了,而自己这些高氏族人也要开始不一样的生活了。

    高济在节度使府内的叹息也让在府外厮杀的高勋莫名的回头,这一瞬间他本能的感受到一种失落的情绪没来由的从内心散发而出,仿佛自己的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失去了一般。不过随即他就被眼前的厮杀再次吸引了全部的心神,在左营加入战斗之后,莫邪营的抵抗就越来越弱。在高勋一愣神的时候那一千骑兵就直接开始了冲锋,恍若惊雷一般的马蹄声彻底碾碎了莫邪营的抵抗信心,在冲散了他们的阵型之后,一场屠杀随即展开。莫邪营的累累罪名在普通士兵看来甚至比吕用之还要多,所以下手之际根本没有容情,而不论是高勋还是左营的将领都没有制止这场屠杀。以至于等到高济赶到的时候莫邪营三千多人几乎被屠杀殆尽,最后在高济的收兵命令下活下来的不足百余人。

    “已经天亮了,看样子毕师铎这一次彻底失算了。”高济在见到高勋浑身浴血的走过来之后一句话尚未说完,城楼上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警报声,两人相视一笑。

    “左营除骑兵外,各部立即上城墙。”高济一声怒吼,身后排列整齐的左营将士立即出动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兄长打算派出骑兵出击?”高勋见到高济将骑兵留下还以为他要执行此前的计划,顿时上前道:“弟兄们厮杀一夜,此时主动出击只怕力有不怠。”

    高济摇了摇头,示意高勋将军队交给副将指挥清理战场,自己则带着他返回自己的营地,边走边道:“此时出击容易破坏舒州军的方略筹谋,我只是让启禀在城内巡逻,保持威慑,防止吕用之余党趁机捣乱。你随我去见叔父吧,把一切都跟他说清楚,高家到如今是该退出了。”

    扬州的这场夜战持续了整整一夜,高骈自然也明白了前因后果,但是此时的他却硬生生的被自己的侄儿软禁在军营之中,周围都是高济的心腹,虽然高骈三番五次要出营,但是都被这些亲卫直接给挡了回来。所以在两人返回的时候这股冲天的怒火顿时全部发泄在他们身上。

    不过此时大局已定,不论是高济还是高勋都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所以在高骈发泄完怒火之后,高勋虽然被一脚踹翻在地,但是接下来的一番话让高骈停下了动作,“叔父以为如今淮南道之中还有人会听从叔父的号召吗?这些年吕用之所做的所有恶行都打着叔父的旗号,就在这扬州城中,只怕就有无数百姓要将叔父生吞活剥了!”

    “叔父,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高家,还需要延续下去,不能断了血脉。”高济的这句话算是彻底击毁了高骈最后的心理防线,让其直愣愣的跌坐在地上。

    “派人去将大娘子他们都接过来吧。”高济和高勋相互叹息一声,但是眼神之中却同时泛起一丝别样的神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