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情霍庭深〕〔随身淘宝:拐个皇〕〔万兽朝凰〕〔都市主宰神医〕〔末日赘婿〕〔寻宝全世界〕〔施法诸天〕〔美女总裁的兵王高〕〔美漫最强美国队长〕〔清穿之贵妃有喜了〕〔仙壶〕〔影帝大人的心尖魅〕〔我成了小乌鸦嘴他〕〔美漫世界的魔法师〕〔千金公主修仙记〕〔家有庶夫套路深〕〔天妃策之嫡后难养〕〔重生景少帅炸天〕〔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大道诛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八十九章 润州之战
    “德胜,率部在此等候商船队,为船队护航,剩余所有战船带着战俘和俘获船队返回舒州大本营,然后听候军政部命令。”采石矶水战到最后结束已经是中和二年正月二十一的下午时分了,扬州水师剩余各部在盛宏晔的带领下投诚,宣州水师几乎全军覆没,逃脱的也是寥寥无几,雷凌已经给何胜传讯,交给他处置。

    “盛将军妨请随我一起去一趟扬州如何?去见见毕师铎最后的结局。”雷凌目送贺毅带着大队的俘虏启程返回舒州,对着身边不发一言的盛宏晔笑道。

    “都督之意是?”盛宏晔有些诧异,自己是败军之将,雷凌却直接带着自己返回扬州前线,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对方似乎不仅仅对自己很放心,而且对于已经渡过长江在润州境内急行军朝宣州而去的秦彦军毫不在意一般。

    “没什么特别之意,我家主公如果估计不错的话,此时也已经启程朝扬州而去,正好阵前带你觐见,也不辜负将军的满腹才华才好。”雷凌右手一挥,水师舰队开始缓缓调转船头开始往北而去。

    盛宏晔料定的确实不错,雷凌对于润州的秦彦军确实没有太多的担心。此时的李孝常带着三个都的主力淮南军已经在句容县境内隐蔽埋伏,静静等候秦彦率军抵达。

    “指挥使,这是十三司送来的急报,他们已然尾随秦彦军抵达丹徒县润州治所,距离我军所在的句容已经不剩一日路程。”殷红林匆匆送来十三司的情报道。

    “让向冲、和陈瑜两个指挥使来我第二都阵地,商议一下明日大战部署。”李孝常看了看天色点头道:“秦彦心急宣州安危,定然会不顾一切急行军,而且大江天堑依然渡过,润州根本没有天险,所以肯定不会想到我军会突然在句容伏击他。所以按照这日头算,明日午时过后他们定然能够抵达此处,所以我们要在明日午时之后展开大战。”

    李孝常这边在做最后的调整,秦彦那边也的确如他所想,在扬州水师护送至下安然渡过大江之后,一路畅通无阻之下让他逐渐放下了心思,原本严整的行军阵型在他不断催促之下也逐渐变得越来越散漫,不少士兵无人约束,甚至已经悄悄溜走当了逃兵。而他本人也是归心似箭,所以就连润州刺史赵宗权给他摆的接风筵席都没去,大军匆匆休息一夜之后立即马不停蹄朝着宣州而去。

    润州治所丹徒县距离句容一日路程硬生生的被秦彦缩短了一半时间,全力行军之下果然在过了正月二十二午时之后让殷红林安排的斥候发现了踪迹,那一路走来长长的几乎看不到头的大队人马让隐蔽在灌木丛里的斥候不要命的跑到李孝常身边汇报。

    “通知两翼的陈瑜和向冲,等到秦彦大军钻进我军布设的口袋之后再行攻击。”李孝常点了点头让人去传讯之后,在两翼最前方的向冲和陈瑜也是一左一右看到了秦彦军的前锋大军。

    李孝常选择的这个伏击阵地并没有什么险峻的地形,官道两侧虽然是小山坡,但是却一望而至,所以第一都和第四都埋伏的士兵几乎所有人都是偃旗息鼓,身上披着提前做好的草皮子,防止被对方发现。但也正是这种看似根本藏不了人的地形才能够起到伏击的突然效果。所以甚至秦彦军的前锋士兵走过来的时候距离两军最近的只有区区不到十余丈远,大队行军的脚步声淮南军都清晰可闻,但是却始终没有被发现。

    只有陈瑜和向冲两人悄悄的顶着一蓬枯草查看秦彦军的动静,在李孝常远远的堵住了官道正面之后,战争的主动权就掌握在他们两人手中。和向冲的沉稳不同,陈瑜一边查看动静一边悄悄叹息道:“四万大军果然声势浩大,这根本就望不到头,要不是孝常将军选的地形前面狭小,我们的口袋阵只怕一半人都装不下。”

    “指挥使,就算如此,只怕我军也拦不住这么多人。”陈瑜身边亲卫摇了摇头,眼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怪不得他不看好这个口袋阵。

    “你就放心跟着我杀敌,孝常将军早有准备。”陈瑜看了看下面已经足足大半兵马走了过去正要招呼准备,就看见对面第一都的阵地忽然发生一阵鼓噪,喊杀声随即大作,顿时顾不得其他,立即一跃而起,纵身高呼,高亢的声音在一瞬间传遍了整座山丘,瞬间第四都就跟着他杀了出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李孝常的正面阵地也发出了隆隆的战鼓声,急促的鼓点之下漫山遍野无数的淮南军纷纷杀了出来。

    “全军突击,给我杀。”李孝常一身戎装,手中长刀前举,第二都所有的将士在殷红林和林大成两人的统率下拦住了秦彦军的先头部队,早已经埋伏好的弓弩手更是万箭齐发,铺天盖地的箭矢犹如下雨一般从三面阵地蜂拥而至,将猝不及防的秦彦军成片的击杀在当场。李孝常精于计算,几乎将手中军队的每一份战力都发挥到了极致,弓箭手三轮齐射之后迅速跟进,在刀盾手和长枪手身后抵近射击,为前军强行开辟出一条通途。而布置在山顶的弩机则是不断发射大威力的弩箭对于那些仓促之中拿起盾牌和长枪挡住淮南军前进之路的障碍进行点射,和水师所用没有多少差别的弩箭每一轮射击之后都会强势砸开对方原本就不多的盾牌大阵,清空一片战场。

    秦彦军最初的混乱和长途行军的疲惫让原本就松散的阵型此时更是再无一点调整的可能,只能依靠各军将士和中基层将领来依靠人数来一点一点扳回逆势。甚至秦彦本人都只能依靠着中军直接统率的部队来反击向冲和陈瑜两人的联手攻击。

    李孝常的正面阵地主要目的就是挡住去路然后冲乱秦彦军的阵型,而真正的杀手锏还在于陈瑜和向冲两人的联手反击。尤其是第一都依靠那强悍的战力开战的最初就直接冲到了秦彦的中军阵前,在向氏兄弟的联手之下,战斗过程几乎是一边倒的在进行。秦彦中军所部一万多人在向冲面前根本就挡不住对方一击,如果不是后续军队在秦彦的拼命召唤之下迅速涌了上来,以人命来挡住第一都的冲锋脚步。

    “变更鼓点,让第一都和第四都按照命令行事。”李孝常站在中军将台仿若亲眼见到了向冲和陈瑜的动作一般,整个淮南军在他的调度之下开始改变部署,向冲的第一都继续执行攻击秦彦军中军的任务,但是陈瑜的第四都却开始由之前和第一都联手攻击,迅速改变目标,在自己布置在山顶的弩机支援之下迅速朝后军而去,开始为向冲争取时间,挡住秦彦军后军支援的之路。

    这样一来在李孝常的调度之下这场伏击战逐渐变成了三个独立的战场。第二都在利用大量的杀伤稳步前进,一点一点压着秦彦军的前锋朝秦彦的中军而去。而向冲的精锐第一都则竭尽全力扑杀秦彦中军的反击,执行斩首任务,陈瑜的第四都则拼命堵住对方后军两万多人的冲击。

    激战之中,向冲不顾自己身中数箭的伤势,带着亲卫在万军丛中杀出了一条路,直逼秦彦中军的核心。眼见着秦彦的身形已经清晰在望,第一都所有的将士都纵声高呼酣战,手中的兵器在这一刻带起了散发着让所有人心寒的杀气,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向天和向明两兄弟甚至联手上前,不顾对方的盾牌阻拦,一个攒步直接扑了上去,以自己的身躯撞开了一个缝隙,让身后兄长率军顺利杀了进去。

    虽然两人为此身负重伤,向天甚至头盔都被秦彦军的士兵给挑了,但是两人却相互搀扶着看着秦彦迅速被自己手下的将士淹没哈哈大笑。

    “快,给我砍倒秦彦的中军将旗。”向冲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和秦彦相互对砍数招之后,招呼身边的亲卫几下将秦彦那高高的将旗直接砍倒,刹那之间整个秦彦军彻底失去了指挥,周围的中军将士一看将旗倒了顿时心神大乱,战局在片刻之间迅速逆转。第一都在向氏兄弟的指挥之下透阵而出,将秦彦身边的亲卫迅速斩杀殆尽,向明和向天奋起余勇联手将秦彦斩杀当场。

    虽然向明为此力竭倒地,但是秦彦被枭首,硕大的头颅被第一都将士挑在枪尖上绕场一圈之后秦彦军的中军剩余将士军心迅速消失,战局陡转直下,原本最艰难的战场在向氏兄弟和第一都面前最先结束。

    中军军心丧尽,被第一都碾压之后开始逐渐和前锋挤在一起,加上淮南军越战越勇,第一都和第二都联手之下,大片的秦彦军士兵就地放下武器,战役到了现在这一万多人被蜂拥而上的淮南军迅速抓捕。

    “向天,你还有没有战力?迅速回军支援陈瑜。”向冲在向明醒转之后来到阵前,让向天迅速回军往后方而去,和陈瑜并肩战斗,同时让人挑着秦彦的首级跟了上去。

    也就在此时,第二都扑上来和第一都剩下的人掌控住前方的局面的时候,远处的号角声忽然传来。

    “这是第五都的号角,哈哈,我就说黄杰那小子肯定会赶过来的。”陈瑜在前面浴血奋战,为第一都挡住两万多人的冲击,此时顾不得身边向明率军到来乐得哈哈大笑。

    来者正是原计划攻击丹阳郡的第五都黄杰所部,沉闷的脚步声犹如地震一般传了过来,那一片黑沉沉的黑甲之下,一个个犹如山岳一般耸立的身形出现在地平线上,那股压抑感甚至隔着万余名秦彦军都让向天感到沉闷。而在随后,这些黑甲将士拖着长长的奇异长刀冲过来的时候,杀戮由此展开,陌刀伴随着黑甲将士如墙而立,排排推进,如汤泼雪,每前进一步都带着无尽的鲜血,任何挡在他们面前的敌人全部都被一刀枭首,滚滚的人头纷纷落地,冲天的血迹溅射之下让冬日的暖阳这一刻都显得格外的冷冽,一如那映着阳光的陌刀,在战场上露着一往无前的霸气。

    黄杰的到来让这场战斗在夕阳西下之前落下了帷幕,那几乎无坚不摧无物不挡的霸气和杀戮比起秦彦的首级还要有震撼力,秦彦的后军彻底被吓破了胆,在听到第一都和第四都招降的命令之后,慌不跌的扔下兵器蹲在一边,唯恐惹到了这帮杀神,和此前的同伴一样,身首异处。

    夕阳之下,李孝常身边淮南军的将旗高高飘扬,仿佛笼罩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辉,已经开始打扫战场,收拾受伤士兵的淮南军将士在这一瞬间,心灵福至,全部都在望着这杆开战之后就一直飘扬的将旗,庄严肃穆,就连那些受伤的将士在这一刻都强自忍着伤痛,眼神之中透着坚毅的神采。

    “淮南军万胜,主公万胜。”李孝常右手高举,纵身高呼,几乎在同时,所有的将士齐刷刷跪地,面朝将旗,呼应着主帅的声音,也在呼应着这个一手创建出今日强盛军容的淮南军掌控者。

    而几乎在一瞬间,远在舒州城外的薛洋猛然间抬起头来,目光眺望着东南,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那挺拔的身姿和肃穆的面容让身边正要跟随他出发前往扬州的骑兵营将士全体行礼,这一刻不论是参战与否,所有的淮南军将士都感受到了这冥冥之中的那股意志。

    “军魂诞生了。”薛洋转头看着身边有些迷茫但是同样感受到这股悸动的陈潇潇,微微一笑。

    “诸位随我一起,结束这乱世!”薛洋马鞭一扬,纵马而前,那一幕身影让前来送别的舒州军民全体跪地,纵声呼应来自主帅的意志,来自军魂的呼唤。

    “全军出发,去扬州!”马蹄扬起,新的淮南军开始踏上了全新的征程。

    “淮南大势已定,天下大势已定。”留守的严明微微一笑,说出的话让身边所有人都一阵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