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侠〕〔一名隐士的前半生〕〔重生之超级仙帝〕〔魔道至宝〕〔豪门蜜爱,重生天〕〔龙舞传说〕〔贴身兵王的总裁老〕〔甜妻难追:总裁老〕〔废少重生归来〕〔文明的见证〕〔我的灵根不正常〕〔异界火影战记〕〔一刀倾情〕〔贴身女王〕〔娇妻狠大牌:别闹〕〔战国赵为帝〕〔宁桐惜盛昂司〕〔奋斗吧反派〕〔喵我变成猫了〕〔斗破苍穹之无上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末战图 第九十一章 内外夹击
    “大将军,水师已经过来了。”陆明的话还未说完,向杰也匆匆而至,笑道:“主公也到了。”

    “陆明,你带人去迎水师和第一都他们,向杰,我们去接主公。”水师和薛洋几乎同时而至让他脸上浮现出一缕轻松之色,当即和陆明分别去迎接。

    薛洋走的是巢县当初陆翊出兵时走的路,依仗着骑兵的速度从陆路过来的,在见到陆翊和向杰带人走出大营迎接之后,袁袭就哈哈笑道:“主公啊,这引而不发的事果然也只有陆翊才能做得出来,换做旁人屯兵运河西岸十余日眼看着毕师铎在扬州城下大举进攻却无动于衷,只怕都要疯了。”

    “军师谬赞,主公,大娘子,请。”陆翊上前给薛洋和陈潇潇行礼之后笑道:“幸亏带的是第四都陆明,之前做主公亲卫之时,性子被磨得很沉稳,这要是换做杨功和向明他们,估计末将会被他们给烦死。”

    “水师的战报我在来时已经收到,李孝常在润州战事结束了吗?”薛洋带着陈潇潇领头走在前面,刚问了一句却见到前方运河一队战船已然放下了铁锚,大量的人手开始从船上涌出,顿时笑道:“看样子孝常的事办得也非常利落了,只是这运河冬季水位低,往来行船也没那么便利,将来还需要大修一次才好。”冬季大运河水位本身就低,再加上距离炀帝时代已经过去近三百年,河道淤塞,昔日碧水青波现如今浑浊一片。此次跟随雷凌而来的水师战船几乎所有的福船都被他留下了,开过来的都是老式的船只和随行的商船货船。

    陈潇潇原本只是想前来随军看看战场狼烟,这几日连续赶路也是累得很,到了军营和薛洋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转回后帐歇息。但是按照陆翊的谋算,也就是今日,淮南军就要大举出动,所以几人匆匆来到帅帐。

    “陆翊,你们这是打算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太明显了吧?毕师铎又不是傻子,白天我军强援刚至,你晚上就来一次渡河而战,这可不是什么高招。”袁袭刚刚说完,向杰上前将手中的情报递给他笑道:“这是十三司和斥候送来的急报,五天前的夜里,毕师铎秘密派人前往庐州军营之中,而也就在刚刚,刘威正好率军渡河。”

    薛洋接过从袁袭手中转过来的情报,沉吟半晌之后问道:“你们三位是如何看待此事的?”

    “主公,只怕其中另有隐情。”袁袭摇了摇头道:“庐州和我舒州毗邻,如果毕师铎想依靠投诚庐州来换取生机,只怕是想当然耳!”

    “看来军师也是觉得毕师铎给戴友归开出来的是一个幌子是吗?”陆翊听到袁袭的话之后接着道:“军师知道戴友归此时所想为何?”

    “扬州此地能够被戴友归看得上眼的,也就只有毕师铎手中的那几万兵马了。自上次在舒城一战被你差点打的全军覆没之后,杨行愍虽然励精图治,然则庐州被我军占据两县之后财力人力困顿不堪,目前养了的两万兵马已然达到极致,再多下去必然会拖累民生。”袁袭笑道:“但是在我军的强势面前扩军又势在必行,所以戴友归才会在此地弄险,想借力而已。”

    “主公,我军该如何行事?”陆翊点了点头,虽然袁袭只是寥寥几句但是他却明白过来随即朝薛洋问道。

    “毕师铎既然想逃那就让他逃好了,左右不会往南就对了。”对于袁袭的分析薛洋也是不住颔首,作为此时战场之上的第三方,庐州军既然起不到平衡的作用,那么就只有这一条路了,而且针对目前庐州的困境和即将开始的谋划,也的确需要毕师铎的这些兵马来攻打北面占据着光州和寿州的王绪等人。

    “不要理会他们,他打他的,我打我的。”薛洋笑道:“如果毕师铎能够逃出生天岂不是与我有利?最起码在我军全力南下攻略淮南道南部诸州郡之时,北面多出了一个能够牵制杨行愍的对手。”

    “也好,向杰,马上通知扬州城内的高济和高勋,今夜子时出击。”陆翊见到薛洋已经下定了决心,立即让向杰去通知城内高济做好准备。

    而第一都和第四都下船之后直接被安置到了军营修整,但是随船而来的辎重物资却没有卸货,水师船队依旧停泊在运河西岸,只有雷凌带着盛宏烨前来觐见薛洋。

    “盛将军能够弃暗投明,我心甚慰。”薛洋有些好奇这位扬州水师郎将,按照向杰送来的十三司调查结果,扬州水师原本是江防军的一部分,也是淮南道和江南道两道水师的总督统。只不过大唐水师自从白江口水战之后就日渐式微,此时更是已经沦为彻彻底底的步军附庸。所以其他各州虽然都有自己的水师,但都是安史之乱后那些藩镇诸侯自行组建的,属于朝廷正统的水师只有扬州水师这一支,在高骈入主淮南道之后,直接归属淮南节度使节制。

    “将军对江南道其他各州水师可有了解?”袁袭上前问道。

    “启禀军师,江南道各地水师大多是后来组建,但其根基都是昔日末将下属,算得上知根知底。”盛宏烨一句话让薛洋眼前一亮,笑道:“如此,来时我军南下之时,还请将军多多出力。”薛洋这句话算是彻底认可了盛宏烨,这也让他脸上浮现出喜色,急忙拱手抱拳道:“请主公放心,末将定然尽心尽力,报效主公。”

    “今夜,你协助雷都督安排船只送步军过河,然后水师船队立即沿河拦截搜捕毕师铎败军,防止其往南逃脱。”虽然按照几人的预计,毕师铎难逃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薛洋还是不放心,对方手中足足有五六万人马,如果真的难逃,就算是有大奖阻隔,也难保不会窜入其他地区。

    薛洋安排完这些之后就将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陆翊,步军原本就已经有了成熟的部署,他和袁袭也不插手具体的军务。所以中和二年正月二十八夜里,大队人马开始纷纷出营登上船队开始朝东岸而去。大运河在扬州地段虽然被刻意加宽过不少,然则不到百丈的距离还是很轻松的直接到了对岸。

    虽然选择在夜间渡河,但是淮南军却丝毫没有隐匿自己行踪的意思,船队直扑扬州渡口,盛宏烨带着先头船只靠上去之后直接招降了驻守渡口码头的水师留守人员,然后大队人马迅速上岸。

    “这运河终究还是要架桥才可,依靠摆渡费时费力。”袁袭对于陆翊在扬州这么多天却连一座浮桥都没搭有些无语道:“你让陈烨派人过来搭一座桥也比让水师船运更加方便吧?”

    “浮桥就算了,此战之后造一座石桥吧。”薛洋带着几人登上最后一艘战船,看着远处的城墙和城外已经被惊动的毕师铎大营摇头道:“运河也需要加宽拓深,否则这条当年炀帝耗尽民力开凿的大运河不出百年就会彻底淤塞无法行船。”

    几人边说运河边等靠岸,但是前方的战事却已经展开,先期渡河的第三都和第一都组成的两道攻击浪潮是一刻不停的朝着毕师铎大营冲了过去,隆隆的战鼓声不断从战船之上响起,在催促着所有人奋力冲杀。

    夜战从来都是统兵者需要面对的大难题,就算是平时有专门操训过的淮南军在夜间发挥出来的战力比之平时也逊色不少。所以陆翊想出来的变通办法就是各军上岸之后不要管编制,直接上前杀敌,分散之后就近依靠身处前线的将领指挥,只要是淮南军的军旗,各军将士都会自动依附在其周围,如此一来算得上是基本解决了夜战乱战的难题。而薛洋站在甲板上见到前方的喊杀声虽然杂乱,却很集中,很显然实现三个都都有过类似的演练,顿时点了点头道:“如此乱战倒也是符合兵法所言,散而不乱,聚而成形,陆翊你是有心了。”

    “主公,让骑兵营也上去吧,夜战之中骑兵比之步军要强悍数倍。”袁袭在跟着薛洋上岸之后见到岸边除了雷凌和盛宏烨等水师将士值守码头之外,骑兵营也整装待发。只不过骑兵营目前是薛洋的亲卫扈从,没有他本人的命令他们根本无法出击。

    “军师所言甚是,高济在扬州城内也有一支骑兵,战后合并在一起,我淮南军的骑兵就可一跃而上达到千人之众了。”陆翊点头笑道。

    薛洋右手一挥,骑兵迅速出击,但见瞬间一道火把组成的火龙风驰电掣一般杀向了已经喊杀声漫天的毕师铎大营。而几乎与此同时,扬州城的城墙上无数篝火火把照的犹如白昼一般亮堂,城门打开,一道骑兵迅速冲了出去,无数旌旗招展,大队的人马开始涌出城外,瞬间将毕师铎夹在了中间。

    “看得出来,高济是一员良将啊!高氏家族到了他手中,也算是不辱没了这个百年望族了。”薛洋等人在黑暗之中虽然看不清楚人影,但是那声势丝毫不迅速第一都他们的攻击几人却看得一清二楚。这种对战机的把握只怕就算和陆翊比起来也不会逊色太多。

    “主公你看,北面有大军开来,想必是刘威和戴友归来了。”向杰在薛洋说话的当口见到北面有大片的火把渐渐出现,立即出声提醒。

    “立即变更鼓点,让各军立即驱赶毕师铎败军往北而去,倒卷珠帘。”在薛洋和袁袭的注视之下,陆翊不慌不忙的让身后的战鼓队立即改变鼓点,让事先约定好的信号立即送了出去,只见那一刹那间原本激昂的鼓声忽然出现了变故,连绵不绝的势头开始陡然间变得更加急促,而且中间明显的出现了断档。

    这种改变让身处前线的向冲和陆明等三人立即意识到变故已经到来,所以三人几乎是同时高呼酣战,同时改变攻击方向,放开了对北面的限制,集中兵力开始从西到东横切毕师铎大军。

    而在稍后,伴随着喊杀声和火把数量和位置的变化,一直在城楼上观战的高济也瞬间明白了淮南军的意图,虽然他不清楚对方为何要这样做,但是却丝毫没有犹豫的下达命令,让统兵出击的高勋放开北面,从东南包抄,将毕师铎的所有南向退路全部切断,然后和已经占据了正南方位的陆明两军合力,加大了攻击和驱赶的力度。

    此时身在大营内部已经将中军整合完毕的毕师铎也已经发现了淮南军的变化,虽然此前他没有料到高济会选在此时出城攻击,但此时的变故却让他发现了的生机。所以当即跨马领兵主动往北而去,同时通知在西面拼命抵挡淮南军第一都攻击的梁缵不要恋战,跟上他的步伐。

    这数万大军虽然阵型混乱,但是好歹未曾崩溃,而且毕师铎的号令还是能够统合中军的精锐,所以中军一出动立即引起了连锁效应,几乎所有在拼死战斗的其他各军将士全部一窝蜂的跟着中军疯狂的朝着北面狂奔而去。

    “毕师铎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旦撤退,中军动摇,原本还有战力的军队会顷刻间军心丧尽。四面合围网开一面,莫过于攻心为上。”薛洋见到一窝蜂的朝着庐州军的方向冲了过去的毕师铎大军,微微摇了摇头。

    但是此时陆翊却再次命令改变鼓点,全军突击,几乎所有的淮南军和高济的军队都在这铺天盖地的鼓声中大举出击,往北冲了上去。

    “我不管毕师铎,我只想看看这一刻戴友归是不是想哭。”袁袭笑道:“数万大军一冲而过,光凭他的那点人马只怕会被吃的一干二净。”

    “立即命令骑兵营,同时通知高济高勋,两部骑兵合二为一,给我穷追不舍,要一直杀到毕师铎全军大败为止,不给他留下一丝喘息之机。”薛洋没理会这家伙的幸灾乐祸,戴友归棋差一招和毕师铎一样,今夜注定是不能得逞。

    “同时传令各部,待毕师铎冲散庐州军之后,想办法招降。”袁袭插过一句话之后陆翊身后的亲卫立即分成无数股纷纷冲了过去。

    “军师,大军就交给陆翊吧,你我跟着向杰进城去看看。”薛洋将战事交给陆翊之后和袁袭等人开始朝着扬州城的城门而去,而此时城内的高济也走下了城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
  sitemap